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我这是讹诈
    “并购?!”拉里·佩奇惊呼一声,问:“您要并购谷歌??”

    李牧摇摇头,笑道:“是谷歌并购;b.!”

    “啊?为什么?”

    拉里·佩奇彻底傻了。

    李牧想让自己并购他新成立的;b.?那家公司才刚成立没几天,李牧也只是投了万美元而已,它现在除了有百度给它搭的一个搜索内测版之外,几乎就是个空壳子啊!

    现在李牧说聊谷歌并购;b.,这不就等于要把这个空壳子强卖给自己吗?!

    见拉里·佩奇被吓住了,李牧淡然一笑,道:“你来找我,不就是怕;b.在将来会用搜索去冲击谷歌的份额以及在资本市场的估值吗?你现在找我入股,附加条件肯定是希望我能够停止搜索引擎,想让我停止也很简单,你把我这家公司并购了,我就停。”

    拉里·佩奇眼神空洞的看着李牧,无力的问:“李总,请问您的并购条件是?”

    李牧说:“谷歌以不低于.%的自身股份,收购;b.%的股份。”

    拉里·佩奇听到这个条件,几乎快要跳起来暴走了。

    “李总,你怎么可能用一家刚成立起来的空壳公司,就套走谷歌.%的股份?而且是在一分钱都不花的前提下!”

    李牧看着他,心平气和的问道:“为什么不能?”

    拉里·佩奇义愤填膺的指责道:“这是抢劫!而且是不切实际的抢劫!”

    李牧微微一笑,道:“拉里,我永远给别人自由选择的权利,所以,你用抢劫来形容我是不是不太合适?”

    拉里·佩奇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李牧这张人畜无害的面孔。

    李牧表情严肃的说:“你要知道,我给过你们合作的机会,那时候我还没有成立;b.,只要你们接受我的条件,我就愿意跟你们进行深度合作,但你们拒绝了。现在,我有了;b.,你又跑来跟我谈之前的合作,怎么可能呢?我的;b.怎么办?难道不该有人为它买单吗?”

    拉里·佩奇说:“我们愿意为它买单,但前提是价格合适的情况下,你现在的报价,根本就超出了正常合适的范畴,这和抢劫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李牧呵呵一笑,说:“要不你回去吧,我可不想平白无故落一个抢劫的名声,咱俩也别聊了,我现在就让司机送你回机场,;b.我也不卖给你了,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卖了,所以你也别说我抢劫你,?”

    拉里·佩奇一下子又被李牧搞的下不来台,他急忙解释道:“李总,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误会你什么了?”李牧皱眉看着他,表情不悦的说道:“我压根就没想跟你见面,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在美国的时候我就不想见你,以为我觉得没必要再跟你见面聊什么r,既然大家意见不合,不如就各做各的,是你上赶着从美国跑过来跟我见面、要跟我谈,我才给了你一个新的报价,结果你反而指责我抢劫你?有你这样不远万里跑到别人面前、主动送上门让别人抢的吗?”

    李牧忽然翻脸,让拉里·佩奇紧张之余,不免面红耳赤。

    李牧说的没错,本来就是他自己苦苦寻求跟李牧见面而没有机会,最后只能不打招呼就大老远从美国飞过来,结果自己一时气恼,指责他是在抢劫自己,这种情况下,李牧必然会有怒气……

    拉里·佩奇只能非常虔诚的对李牧说:“对不起李总,是我措辞不当,我向您道歉。”

    李牧点了点头,说:“我接受你的道歉,顺便叮嘱你一句,主动求别人的时候,就得低下头、弯下腰,甚至跪下膝盖。”

    拉里·佩奇急忙说道:“李总说的很对,受教了。”

    说完,拉里·佩奇看着李牧,带着几分恳求的说:“李总,您的报价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高了,还请您适当降低一些,我们也好继续往下谈。”

    李牧摇了摇头,道:“报价就是最终报价,不改了。“

    说完,李牧看着拉里·佩奇,笑着对他说:“其实我这不是抢劫,而是讹诈,什么是讹诈你懂吗?”

    拉里·佩奇目瞪口呆,他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把讹诈说的这么轻描淡写、理所当然。

    就在拉里·佩奇被李牧刷新三观的时候,李牧非常认真的对他说:“拉里,回想一下上世纪四十年代开始到现在的国际局势,你们美国政府不也一天到晚拿着核武器到处搞核讹诈吗?无论兜里有没有货,你们都会出去讹诈别人,这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了,怎么到我这儿你就接受不了了?”

    “年你们一共就造了三颗原子弹,试验引爆了一颗,剩下两颗都丢到了日本,吊蛋精光了还骗日本政府说如果不投降,你们还会向他们投放更多的原子弹,这不就是典型的讹诈吗?”

    “二战结束之后,美国和苏联一天到晚在国际上搞核讹诈,动不动就威胁要动用核武器,然后逼迫那么多国家牺牲了那么多利益,这不也是讹诈吗?”

    “国与国之间都可以,公司与公司之间什么不行?”

    拉里·佩奇听到这里,只觉得一口老血几乎就要喷出来……

    李牧接着说道:“我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就像我第一次跟你聊,告诉你牺牲股份等于交保护费一样。”

    顿了顿,李牧又道:“我现在跟你玩的,说白了无限接近核讹诈的这一套,道理就很简单,你们要么答应我的条件,要么准备好接受我的核打击。如果你们觉得我手里没什么核武器储备、对你们起不到巨大的威胁,那大可以拒绝我的条件,我们大家在后续的竞争中见真章;如果你觉得我确实有足够的核武器,并且有把你们炸成废墟的能力,那就不要再有什么愤青思想,只要接受我的条件,我就停止对你们的核威慑,所以接受与否,你们可以再好好考虑考虑。”

    拉里·佩奇直到现在才意识到李牧到底在玩什么,他玩的不是一般的商业竞争,他也不一定真的要弄个搜索拼命跟自己竞争,他就是要用搜索来讹诈自己,就像美国用核武器讹诈其他国家一样,美国也未必会真的对目标动用核武,他只是把核武都拉出来、对准目标,然后让目标自己判断、判断他到底敢不敢发射。

    核武还有国际公约的约束,李牧可没有任何约束!

    说他是霸权主义也好,流氓主义也好,李牧这一套公开透明的讹诈,背后也代表着李牧的能力与底气。

    当李牧终于表露出自己巨大的狼子野心时,拉里·佩奇虽然出奇愤怒,却偏偏不敢再盲目抗议或者拒绝了。

    李牧的话已经说的很直白,现在;b.就是他瞄准谷歌的核武器,谈的成就谈,谈不成就打,虽然;b.还只是一个空壳子,但牧野科技的实力是毋容置疑的,李牧只是成立这个公司,就让谷歌在资本市场的估值暴跌,如果李牧全力运营这个公司、向搜索导入资源,那对谷歌的打击,确实如同核武器的焦土战略一样,到那个时候,谷歌就算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眼看拉里·佩奇又气又怕,李牧表情愈发淡然,他微微笑道:“你啊,不要觉得我用;b.换你.%的股份你就亏大了,很多时候账不是这么算的。”

    拉里·佩奇看着李牧,无力的问他:“李总,为什么这么说?”

    李牧笑道:“你想,如果劫匪绑架了你,索要万美元的赎金,而他用来威胁你的,却只是一把美元的手枪和一颗不到美元的子弹,你觉得亏大了,但你想过没有,如果他开枪呢?”

    “这……”拉里·佩奇后背有些发凉。

    李牧话说的轻描淡写,可还是让拉里·佩奇感觉到了一种笑容与淡定背后的嗜血与残忍。

    他不禁在心底问自己:“是啊!如果劫匪开枪呢?”

    这时候,李牧又道:“虽然是谷歌并购;b.,;b.不为并购额外出一分钱,但你要明白,;b.就像是我的女儿,我送她出嫁也是要给嫁妆的,所以,如果你们并购了;b.,那我还是承诺五年内不做搜索引擎,并且把所有非中文用户的搜索流量全部导给谷歌,这就是我给;b.准备的嫁妆。”

    拉里·佩奇在心里算了一笔账。

    原本,李牧的要求是,以亿美元的估值,购买%的谷歌股份,谷歌高层傲娇的拒绝了;

    现在,李牧的要求是,直接用;b.这个刚成立的壳公司,换谷歌.%的股份,一分钱不给……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就好像错失了比特币的感觉一样,美元的时候让你买你不买,涨到美元的时候,你能不难受吗?

    不难受还怪了。

    李牧也知道拉里·佩奇一定难受,但是他一点不觉得有何不妥,资本市场就是利益至上,自己讹诈谷歌一波算得了什么?到嘴边的肉不咬一口才是傻子。

    自己狙击谷歌,最多让这些谷歌的股东损失一部分利润罢了,说到底是资本家跟资本家的战争,而索罗斯当年为了利益在亚洲掀起金融风暴、导致成千上万人陷入水火,多少人破产跳楼,与他相比,自己已经非常仁慈了。

    见拉里·佩奇似乎格外挣扎,李牧忽然又补充一句:“拉里,如果你能让谷歌最终答应这个条件,等并购完成之后,那.%股份对应的投票权,我全部授权给你,到那个时候,你也就不用每天跟你那帮智障股东扯皮了!”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