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蘑菇屋
    李牧抵达蘑菇屋的时候,是上午十一点二十。

    下车之后,李牧一个人在镜头覆盖的范围内走到了蘑菇屋,叩响了蘑菇屋木门上的铁环。

    此时,蘑菇屋的院子里,陈婉正在帮黄雷洗菜,何囧正在喂鸡,彭于彦正在做着节目组安排的活计。

    陈婉已经在蘑菇屋录制了一天一夜,等李牧来了之后,一起吃过午饭她就要回去了。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彭于彦第一个做出反应,惊喜的说道:“哎呀,新客人来了!”

    何囧放下喂鸡的饲料,看着黄雷,问他:“黄老师你觉得会是谁?”

    黄雷摇摇头:“说实话我没听出来是谁的声音,不太熟。”

    彭于彦说:“我去开门!”

    陈婉脸上忽然挂起少女般的甜美笑容,四个人中只有她知道,李牧来了。

    何囧虽然知道李牧答应要来录制一期节目,但是李牧到底什么时候来,他完全不清楚,而且在他看来,李牧很可能会爽约,因为他实在是太忙了,前段时间刚听说他收购了苹果公司,国内媒体都说那是一个超大的手笔,结果李牧刚收购完苹果,紧接着就成立了uy≈baidu.in,直接向谷歌开战,这种时候,李牧怕是根本没有时间来参加这档节目的录制。

    这时候,彭于彦已经打开了房门,当看见门外站着的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时,他整个人惊的说不出话来。

    彭于彦确实震惊的无以附加,他从没想到自己能够亲眼见到李牧,更没想到李牧竟然会来参加这档综艺节目!

    虽说彭于彦现在已经算是一个人气小生,但作为明星的他自己也会追星,而他最崇拜的,就是这个与自己年纪不相上下的李牧,如今,李牧忽然出现在门口,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忽然打开自家大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自己最喜欢的明星一样惊喜。

    李牧眼看着彭于彦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主动向他伸出手去,笑道:“彭于彦对吧?很高兴认识你!”

    彭于彦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伸出双手与李牧握手,激动地说道:“李先生您好,我是您的粉丝!自从您在哈佛演讲之后,我就把您视为人生最大的偶像!”

    李牧谦逊一笑,说道:“不敢当不敢当。”

    说完,迈步进了蘑菇屋的大门。

    蘑菇屋的院子不大不小,一进门就能看见院子中央摆放着一张硕大的中式榻榻米,黄雷在院子里搭了两口土灶,还弄了一个烧烤台,果然与上辈子的套路差不多。

    刚进门,院子里就有一条狗汪汪叫唤,眨眼功夫就跑到了李牧跟前,不过这狗却一点也不凶,只是围着李牧不停的转圈摇尾巴,时不时还在他脚边嗅一嗅。

    李牧仔细看了看,似乎是一条金色边牧,不过品种并不是太纯,而且还没长大,估摸着也就三个来月的样子。

    彭于彦急忙介绍道:“李先生,它是嘟嘟,我们养的看门狗。”

    李牧蹲下摸了摸狗的脑袋,这只小边牧乖巧的舔了舔他的手掌,李牧笑道:“这个小家伙还挺乖的。”

    何囧和黄雷看见李牧进门,一个个也是惊的目瞪口呆,何囧最先反应过来,惊喜的说道:“李总!您是我们今天的嘉宾吗?”

    李牧点点头,笑道:“怎么了何老师,不欢迎吗?”

    “怎么会。”何囧走到李牧跟前与他握手,欣喜的说:“我是不敢相信我们节目组竟然能把您也请过来,这真的是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黄雷这个时候也走到跟前,带着几分兴奋的说道:“李总,我可是仰慕您已经很长时间了,只是从来没想过能有机会在现实生活里见到。”

    李牧主动与他握了握手,笑着说:“黄老师您实在是客气了,要说仰慕,我很早就是您的粉丝了。”

    商业性的互吹总是万年不过时的寒暄方式,李牧与三人打招呼的时候,陈婉也来到了近前,只是一直含笑看着李牧没有说话。

    李牧看见陈婉,也含笑走了过去,只不过他没有跟陈婉握手,而是直接伸开双臂,走到陈婉身边与她轻轻拥抱了一下,口中说:“婉姐,好久不见了。”

    陈婉一想到这段镜头会在全国观众面前播出,心跳的速度一下子快了许多,不过她也只能强行让自己表现的镇定一下,笑着说:“是啊臭小子,好久不见。”..

    称呼李牧这个世界级亿万富翁臭小子,陈婉随口一句话,还真是把其他三个人吓了一跳,不过何囧倒是最快释然,他知道,李牧与陈婉两人早就认识,而且以姐弟相称,感情很要好。

    这是两人前两天在紫云山庄时商量的台本,陈婉和李牧本就是老乡,两人早就相识这是娱乐圈众所周知的,李牧一直全力给陈婉导资源、不断提高她在主持界的地位,也是娱乐圈无人不知的事情,所以两人也就没必要在镜头前保持陌生,但是,两人姐弟恋的实情也不适合公开,于是便有了这样看起来非常随意又亲密的姐弟关系。

    两人拥抱片刻,李牧才对其他三人说道:“我跟婉姐认识好多年了,我跟她都是海州人。”

    黄雷和彭于彦这才恍然大悟。

    何囧笑着说:“李总,那就先让小婉带你去我们的客房看看吧,我们这边条件有些简陋,李总您就将就委屈一下。”

    李牧微微一笑,说道:“说实话我倒是挺喜欢这种田园环境的,这次是时间仓促,以后有时间了一定过来多住几天。”

    彭于彦开口问李牧:“李总,待会儿要不要去湖里钓鱼?晚上好让黄老师给你做鱼头泡饼。”

    “好啊。”李牧爽快的说道:“等我放下东西,我们就过去。”

    黄雷惊讶道:“你们还真要去钓鱼啊?这湖里估计够呛有能做鱼头泡饼的胖头鱼,就算有我估计你们俩也钓不上来,那鱼老大了!”

    李牧笑道:“是不是胖头鱼无所谓,反正是有啥吃啥,什么鱼都行。”

    黄雷说:“我本来还琢磨着下午去镇上买个鱼头呢,不过你们真想钓鱼吃也行,不过咱们再过半个小时就吃午饭了。”

    李牧便道:“那就吃过饭再去。”

    陈婉带着李牧先到院子角落参观了鸡棚、羊圈,蘑菇屋里养了五只鸡,据说每天早晨可以收获四枚鸡蛋,刚好够一天的消耗,羊圈里只有两只小羊羔,据说每天都会有一位嘉宾带着羊去湖边放养。

    蘑菇屋正房一共有四间,中间是堂屋,右手边是最大的一间卧室,左手边是两个稍小一些的卧室,卫生间是单独一个小间,在室外,不过燕京周边的农村卫生条件比较好,起码已经有了下水道,所以不需要忍耐旱厕。

    除了正房和卫生间之外,两侧还都有偏房,右手边一间,左手边两间。

    无论是蘑菇屋本身,还是周围环境都非常不错,山水景色不如名胜景区那般威严险峻,但却能给人一种更接地气儿的温馨感,无论是周边还是自身环境都非常有真正的田园气息,而不是旅游景区那种熙熙攘攘的繁忙感。

    节目组对蘑菇屋的装修也是恰到好处,无论内外,都干净整洁、随意舒适,既不简陋,也不奢华,就连土炕下面褥子的软硬程度都是刚刚好。

    陈婉对李牧说:“在这儿生活,作息时间一天就变得特别规律,晚上十点四周就静悄悄的只剩下虫子和青蛙叫声,躺在炕上听上一会儿就困的不行了,然后五点多六点钟就会被鸡鸣声叫醒,清晨起床到院子里呼吸一下晨间的空气,整个人都特别有精神。”

    李牧点点头,下意识想调侃陈婉,让她干脆晚上就别走了,不过想到卧室内有固定的摄像机,便一本正经的说道:“在城市里生活久了,还真是需要到这样的环境里来放松一下、亲近亲近大自然。”

    陈婉笑道:“其实每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人,都向往自然,可能这也是为什么节目组把它命名为向往的生活。”

    黄雷收拾出了一桌农家饭菜之后,便招呼大家一起在院子里用餐,因为三个常驻嘉宾都穿短裤,李牧便也换了条短裤出来,踩着一双人字拖,这感觉惬意极了。

    和陈婉一起坐下之后,黄雷向李牧介绍道:“李总,你看咱们这餐桌上的几道菜,基本上都是咱们蘑菇屋自己的产品。”

    李牧好奇的问道:“自己的产品?你们自己种的?”

    “对啊。”黄雷笑道:“其实也不算自己种的,毕竟时间上也来不及,我们包了老乡一块菜园子,把它命名为蘑菇屋果蔬园,里面种了不少蔬菜瓜果,基本上都是没有化肥和农药的无公害食品,你比如咱们这几个菜里用到的茄子、豆角、菜花、辣椒和西红柿,都是上午去菜园子里现摘的,西红柿炒鸡蛋里的鸡蛋是咱们自家鸡今儿早晨刚下的,唯独这肉不是咱自己的,是在镇上菜市场买来的。”

    李牧笑道:“那这顿饭可真是太健康了。”

    何囧说:“不仅健康,而且味道很好,一个是黄老师手艺了得,再一个食材确实很棒,我跟你说李总,我真希望咱们这节目能一口气在这里录一个月,我既能放松心情、好好体验美妙的田园生活,还能把工作顾好。”

    黄雷笑道:“你这是要把明年的节目也录了”说完,他看着彭于彦说:“于彦肯定不习惯,要是在这儿待一个月,你怕是要疯了吧?”

    彭于彦嘿嘿一笑,说:“我其实还好啦,我在加拿大也是住在比较乡下的地方,只不过那边的乡下跟这边有点不一样。”

    黄雷轻轻拍了拍彭于彦的脑袋,说:“傻孩子,那哪是有点不一样,那是太不一样了。”

    说罢,黄雷招呼大家:“咱们赶紧开动吧,这顿饭就当是欢送小婉、欢迎李总了。”

    不得不说,黄雷做饭确实很有一套,桌上的菜都是最普通的家常小炒,但却真的堪称是色香味俱全,味道非常好。

    吃过饭之后,陈婉便得回市里了,李牧和三个常驻嘉宾送她出门,又一路送她上车,看她乘坐的商务车走远了之后,四个大男人才并肩往回走,彭于彦看了看时间,问李牧:“李总,要不要去钓鱼?”

    李牧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一挥手:“走!”

    两人岁数相仿,骨子里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所以放下其他身份在这种环境中也比较能够玩到一起去,于是李牧和彭于彦两人一路小跑回了蘑菇屋,然后带着垂钓的装备便赶往湖边。

    今天市里的气温足有3度,不过在秘云,气温只是30多一点点,舒适宜人,再加上天气多云,体感非常舒适。

    节目组一直备有数艘皮划艇,每一艘都可供六人乘坐,体积很大,而且质量也非常好,李牧和彭于彦穿好救生衣,两人在岸边共同乘坐其中一辆皮划艇,把钓具放好之后,一人一支船桨,将皮划艇划到了小湖的中央。

    摄制组的两艘皮划艇也划入水中,从不同的角度拍摄两人垂钓的画面。

    李牧很久没钓鱼了,彭于彦就比他熟练许多,在他的协助下做好所有准备工作,两人一左一右,开始垂钓。

    这个湖泊虽然不大,但是水最深处据说有七八米,村民很少在这里打鱼钓鱼,所以这里鱼还是很多的,据彭于彦说他在这里见过大鱼,分不清是什么品种,但至少有半米长。

    李牧笑着调侃道:“要说正宗的鱼头泡饼,就得是大鱼的鱼头才行,不过我估计咱俩也没那个本事钓到那么大的鱼,实在不行,钓上俩鲫鱼来个鲫鱼泡饼也可以。”

    彭于彦说:“大鱼我没把握,鲫鱼还是没问题的。”

    李牧点点头,这边刚把鱼钩甩出去,皮划艇里的对讲机便传来节目组工作人员的声音:“李总,有一个美国人过来找您,被您的司机拦住了,他说他叫拉里,说是您让他到这里见您的。”

    李牧拿起对讲机,笑道:“让他到湖边来吧。”

    “好的。”

    片刻之后,李牧便远远的看见工作人员带着拉里佩奇到了湖边,拉里佩奇冲着李牧挥了挥双手,大喊道:“下午好,李先生!”

    李牧笑道:“下午好拉里,找个舒服点的地方坐着等我一会儿,我得先把晚饭钓上来!”

    拉里佩奇愣了愣,又看了看四周,苦笑一声,对李牧说:“好的李先生,我就在这等你。”

    说罢,拉里佩奇拖着疲惫不已的身躯,靠着湖边一棵柳树坐了下来,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下了飞机又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出租,从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到另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然后再到一个距离城市一百多公里的小村落,拉里佩奇已经筋疲力尽。

    这时候,节目组的导演听说来了个外国人,过来了解情况之后,立刻兴奋的通过对讲机向李牧询问:“李总,这位拉里先生就是谷歌的吗?”

    李牧回道:“是的。”

    导演惊喜不已的问:“那能不能让他也入镜拍点镜头?”

    李牧脱口道:“美的他肝儿疼!”

    导演一时没回过神来。

    李牧这时候语气严肃的嘱咐道:“千万不要让他在节目中露哪怕一根手指头,我可不想让谷歌跟着我们的节目白捡个免费宣传的机会。”

    导演明白了李牧的意思,心里虽然有些遗憾,但也不好再请求,于是便道:“那我们先给他安排个休息的地方吧。”

    李牧随口说道:“你们别管他,让他自己在那坐着就得了,没什么事儿也不用搭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