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正面开战!
    拉里佩奇对这些墙头草一样的股东们倍感绝望。

    不过他也没办法责怪他们,因为大家都在追逐资本、追逐利益,而资本领域里,永远伴随着深入骨髓的赌徒心理,利益越大,赌徒心理也就越严重,李牧的胃口如果不那么大,股东们愿意牺牲一定的利益来换取安稳,但当李牧的胃口大到超出股东心理预期的时候,股东们就反过来变成愿意承担一定风险,来换取利益,也正是这种心态,让大家决定冒险一试,试一试李牧到底是不是一头纸老虎。

    可惜,李牧不是纸老虎,他甚至不是老虎,如他跟rob所说,他是动物世界里带枪的猎人,高傲的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他会对路过的兔子视而不见,但不会放过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老虎,或者是玩弄心思的狐狸。

    虽然理解这些股东,但拉里佩奇还是很认真的对他们说“我们如果现在返回头去找李牧、上赶着接受他的报价,那我们反而会面临一个鸡飞蛋打的尴尬局面,以我对李牧的了解,如果我今天回去找李牧,李牧的报价绝不再是15,有可能是18、有可能是20,那时候怎么办接受吗还是继续拒绝”

    股东们陷入沉默。

    拒绝了15的offer,然后隔一天就恬着脸去接受一个20的新offer,这算什么装b的代价如果这是装b的代价,那未免也太沉重了。

    怎么办

    现在李牧爸爸要动真格的了,对谷歌来说,是跪下当孙子,还是站着跟李牧刚一波

    跪下倒是简单,可是牺牲的不止尊严,还有巨大的利益,站着倒是能够捍卫尊严,可是能不能站得住才是关键,毕竟自己跪下,跟被人打趴下,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状态。

    这些人无一不是精英,他们有的精通互联网,有的精通计算机,有的精通投资与资本操作,但是他们没有一个精通跟李牧装b。

    有些时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饶是你有千般能耐、万般手段,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显得那么脆弱不堪,无论是技术还是资本,都不能帮助他们赶超牧野科技,牧野科技就像是全球化的、升级版的腾训,无论它选择做什么,都能让竞争对手难受的睡不着觉,因为他有着强大的用户基础,当你想平地起高楼的时候,他已经在领先你一百米的高度上堆砌摩天大楼了,在这种强大的优势面前,牧野科技只会败在自己的手里。

    就像腾训,华夏的互联网公司想获得大发展,只有做腾训没做过的,或者做不好的领域下手,否则极难成功。

    眼下,牧野科技已经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展示了自己的生态实力,它可以在几天的时间里就彻底颠覆苹果的itunes,o能在他手里撑过几个回合呢

    苹果的惨状犹在眼前,虽然最后苹果被牧野科技收购,但是背后的股东割掉了多少肉,如果真摆在台面上,那真是比屠宰场还要恐怖,虽然在普通人眼里,这不过就是一个公司收购了另一个公司,但只有懂资本操作的人才知道,这一幕到底有多么的血淋淋与惨不忍睹。

    辛辛苦苦十几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谷歌的股东没有一个人愿意谷歌也是这样的下场。

    所有的股东被迫放弃了一个原本可以蓬勃发展、可以赚上一笔巨额利益的机会,然后把手里的资产以极低的价格白菜价卖掉,随后黯然离场。

    这样的下场,谷歌的股东接受不了。

    所以,恐慌开始在他们中间酝酿,想要立刻向李牧跪下的人越来越多。

    拉里佩奇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他对所有人说“我们暂时不要乱了阵脚,李牧现在只是跟百度准备合作,并非已经启动合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再观望一段时间,如果确实会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们再跟牧野科技重新谈判也不迟。”

    立刻有人质问道“如果到时候牧野科技的搜索引擎做大做强,他们还会愿意跟我们合作吗我怕到时候李牧最大的想法是干掉我们吧”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

    拉里佩奇反问道“昨天你们还愿意承担风险,今天怎么就没这个魄力了你们之前说李牧是虚张声势,那你们凭什么认为李牧现在不是虚张声势”

    这句话,让许多人面露尴尬。

    拉里佩奇说的没错,都是赌徒心理,为什么昨天敢赌,今天就不敢了

    叹了口气,拉里佩奇摊开双手,对众人说道“诸位,我不要求大家凡事都能够听从我的建议,但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把智商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线上,不要昨天智商160,今天只剩下40,智商波动太大会让我们的项目风险始终不够可控。”

    说着,拉里佩奇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伙计们,你们都是硅谷顶尖的精英分子,但你们的智商不要只体现在专业技能上,生活中,或者其他层面也尽量能够有所体现,这样才能够让你们时刻都保持着精英阶层的判断力。”

    一位股东皱着眉头,问“拉里,你拐弯抹角这么半天,到底想说什么”

    拉里佩奇看着他,表情严肃的说道“弗兰克,我跟你讲一个故事,我曾经有一个大学同学,他的智商非常高,是一个十足的计算机天才,当我们还在学校里的时候,他就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他独立开发的软件卖给了ib,24岁的时候,他已经是拥有上千万美元的身家,三年前,他身家突破三千万美元,但是就在三年前的某一天他自杀了,用他自己的腰带把他自己吊死在了他那套位于洛杉矶的别墅里,你知道为什么吗”

    众人均是一脸不解。

    拉里佩奇伸出一根手指在半空不停的虚点,情绪激动的说道“因为他在五年前娶了一个该死的脱依舞娘一个可以为了二十美元消费,脱掉所有上衣骑在你身上为你跳舞的脱依舞娘他有上千万美元的身价,却爱上了这个每天为二十美元脱衣服的女人,更可怕的是,他不但娶了那个脱依舞娘,还把自己所有的资产都交给她来打理,最终的后果是,那个脱依舞娘跟他的私人律师勾搭成奸,然后两人转移走了他所有的财产,并把他骗入一个非法集资的私募基金里做合伙人,结果是他一夜之间损失了所有的家产,然后欠下了上千万美元的债务。”

    说到这里,拉里佩奇冷笑一声,道“一个能赚上千万美元的天才,却不能识破一个脱依舞娘的真面目,硬是把二十美元的买卖,做到了几千万美元外加一条命,这就是我说的,智商局限性太大说实话,我在诸位的身上看到了我这位大学同学的影子”

    众人听完,表情尴尬的一言不发。

    拉里佩奇接着说道“我希望你们打开你们智商的局限性,然后看清两个关键点

    第一,李牧的真面目是一个趁火打劫的资本家,你越怕他,他要的就越多,如果我们现在就乱了阵脚,只会让我们在李牧眼里看起来更容易宰割;

    第二,李牧很聪明也很狡猾,能看穿竞争对手的弱点与虚实,却又能极好的隐藏自己的弱点和动机,所以在我们火候不足的时候,千万不要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因为我们的第一直觉,往往会被李牧看穿并加以利用。”

    顿了顿,拉里佩奇又道“几分钟前,你们的第一直觉是找李牧服软,并接受他的报价,所以眼下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绝不表露出任何向李牧低头的态度,先稳住节奏,看一看李牧接下来的虚实。”

    拉里佩奇自以为,李牧这次的动作是虚招多过实招,李牧最期待的,还是低价入股谷歌,躺着赚搜索引擎行业的红利,而不是自己全力以赴去开垦和拼搏,搜索引擎业务在李牧所有的业务中,前景并不算非常广阔,所以他觉得,只要谷歌这边稳住节奏,李牧就算真的跟百度合作,相信后续推进也不会非常迅速,甚至有可能无疾而终,到那个时候再去跟李牧谈合作,自己就能多少占据一些主动权。

    但是,他没想到,李牧推进这件事的决心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就连牧野科技的人也不明白,李牧为什么忽然之间就要增设搜索引擎业务,并且还投入这么大的精力去亲自操盘。

    rob跟自己的股东、高管们进行了一个视频会议,当他把李牧那个猴子、老虎、猎人与子弹的比喻转述给百度其他高管的时候,大家全部表示同意接受李牧的合作方案,将百度在搜索引擎上所有的技术与专利都开放给牧野科技。

    一天之后,李牧与rob在硅谷举行了一个内部签字仪式。

    这次的签字仪式,除了牧野科技的高管以及rob之外,还有百度的三名高管、股东,他们连夜飞赴美国,简单参与了合约细节的讨论,随后大家便痛痛快快的达成了共识,拟出了一份合约。

    这份合约的核心内容是牧野科技与百度共同在硅谷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公司的名字叫做uc,在未来,uc将把经营的重心放在搜索引擎上,拟计划开发一个名为“uye”的搜索引擎,并将其打造成世界一流的搜索引擎。

    uc的出资与股权结构为牧野科技出资1000万美元,占公司股份90,百度以技术入股,占公司股份的10,而百度将在未来的十年内,无条件实时向uc开放其在搜索引擎领域的所有技术与专利,而牧野科技将投入自己的技术实力在百度技术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同时也将二次开发的技术成果无条件实时开放给百度。

    双方关于各自覆盖范围的限制为uc永久不得在华夏本土市场开展与搜索引擎相关的业务,百度则永久不得在华夏本土市场以外的市场开展非中文搜索引擎的相关业务。

    最后一条是李牧送给百度的一个小福利,他承诺uc不会去华夏市场与百度抢任何份额,但百度本身可以到海外市场来做中文搜索,这一点自己不做限制,算是给百度留了一个全球化发展的小窗口。

    除了这份合约之外,李牧还以牧野科技的名义,跟百度签署了一个补充协议,这个补充协议非常简单,鉴于李牧不准备在国内做搜索引擎业务,甚至不准备在全球做中文搜索业务,所以他决定,在yy中文版以及yy网中文站内,增设多个的入口,把所有中文搜索流量都无条件的导向百度。

    这相当于李牧送给rob的一个顺水人情,但是对百度来说,等于增开了多个供血渠道,基础业务在瞬间就能获得巨大的提升。

    双方欢天喜地的签完协议,随后李牧立刻要求牧野科技在北美的行政后勤部门,开始在公司附近物色新的办公场所,用来给uc办公,同时要求方旭东来一趟硅谷,一方面对牧野科技在硅谷的技术人员进行分工,拿出一部分技术实力用于uc即将开展的搜索引擎业务;一方面梳理苹果即将入职的技术员工,对这些人才进行区分与评级,大部分在牧野科技内部消化,小部分释放给uc。

    为了给员工一个满意的交代,李牧在牧野科技内部发了集团邮件,又向蒂姆库克以及所有苹果员工做了几点说明

    首先,双方的员工都有被选中派往uc的可能性,希望所有员工做好心理准备;

    其次,这只是集团内部的调岗,而不是公司层面的调动,由于uc是牧野科技绝对控股的子公司,所以所有从牧野科技调往uc的员工,都将以派遣性质处理,本质上还是牧野科技的员工;

    最后,牧野科技将为所有派遣到uc的员工,增加其薪资的10作为派遣补贴。

    这个说明一出来,打消了两个团队内的所有顾虑。

    牧野科技在互联网行业的影响力、品牌知名度首屈一指,员工并不希望脱离这个大集团、加入一家刚成立的新公司,在美国这样一个极其注重个人信用的社会,工作企业的含金量对员工来说意义重大,牧野科技的员工和一家不知名企业的员工,即便两人的薪资水平完全一样,但在美国社会中,他们的个人信用含金量相差巨大。

    这种情况在未来几年里,会逐渐在国内显现,大公司员工哪怕办一张信用卡,额度也比小公司员工要高得多,大公司员工出去相亲都能让异性高看一眼,这就是大公司赋予员工的附加价值。

    短短几天的时间,李牧的雷厉风行就震惊了整个硅谷。

    没人知道李牧跟谷歌发生了什么矛盾,但所有人都看得出,李牧前脚刚收购完苹果,后脚就立刻调集重兵,又找来一支华夏雇佣兵,组成了一支超级军队,准备跟谷歌正面开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