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民族企业的骄傲
    牧野科技正式向纳斯达克提交了关于苹果私有化的整体方案之后,整个市场都认为,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纳斯达克不会拒绝牧野科技的方案,因为他们很清楚,那些手持苹果股票的机构已经认赔,并且渴望早日退出,毕竟是一场亏本的买卖,在无力扭转亏本局面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期待早日收资金,好用作其他投资,如果苹果股票在手里深度套牢,还会带来其他潜在的损失。

    这就好像投资一千万做买卖,三天之后铁定亏了一百七十万,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拿着剩下的八百三十万出来,找其他的项目抓紧时间把窟窿补上;

    最惨的莫过于投资一千万,三天之后就亏了一千七百万,然后剩下的八百三十万还不知道哪年才能拿得出来,这才是深度套牢的悲惨。

    玩资本的都是人精,这笔账他们每天都在算,心里十分清楚厉害干系。

    所以,纳斯达克在接到私有化方案之后,象征性的开会讨论了两天,在递交结果的第三天,正式复牧野科技,纳斯达克核准了牧野科技关于苹果私有化的方案,苹果正式进入私有化退市流程!

    这个消息没有在西方市场掀起什么波澜,因为大家早就已经看到了这个结果必然会发生,但是在遥远的华夏,这个消息让全国了解it、了解互联网的人们兴奋不已。

    媒体对其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报道,就连央妈都在不同的时段不同的节目里反复提及这个收购案,甚至还请来一大堆专家分析牧野科技接下来在海外资本市场的爆发力,全国上下俨然已经把牧野科技当成了华夏企业的杰出代表、华夏企业的国际名片。

    与此同时,李牧以等价人民币向央行抵押借款25亿美元外汇的事情也传了出来,不知道这个消息到底是从哪里泄露出来的,但当媒体开始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所有媒体的口径都出奇一致:国家与央行对华夏企业走出去,始终报以全力支持的态度,而牧野科技本身也是一家极具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为了在遵守外汇管制规则的前提下拿到用于收购苹果的外汇,他们没有向银行索要任何形式的杠杆,而是先解决等价的人民币,再以此为抵押,借出等价的外汇,简直是正直诚实而又不失变通。

    被媒体这么一宣传,李牧成立巨额私募基金的事情就直接被遮盖了过去,从而成了一种诚实正直的变通,而这样宣传也可以避免影响外汇管制的大基调,因为李牧不是从央行兑换外汇,他是以人民币做抵押,借出外汇;

    兑换外汇是单方面的,企业想兑换外汇到海外发展,人民币兑换成美元然后在海外投资,这是外汇的流失;

    借出外汇与兑换外汇相比,最大的不同时,李牧拿走的这些外汇,都是会还来的,25亿美元外汇暂时流向美国资本市场,但李牧承诺偿还,也就意味着,这25亿美元还会来。

    如此宣传之后,牧野科技收购苹果的事情,更多了几分传奇色彩的演绎,一时间,各种版本的故事在国内层出不穷,但归根结底都是一个主基调:为牧野科技在美国资本市场的第一场攻城战胜利而自豪。

    这是华夏历史上,第一个成功全资收购西方著名高科技企业的案例,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全资收购!在华夏刚加入世贸不久的当下来说,这件事情意义极大,不但是华夏企业的胜利,也是华夏资本的胜利、是华夏互联网行业的胜利。

    华夏的高新企业起步较晚,工业起步也相比西方晚了许多,在国际贸易的地位中,华夏暂时还处于技术含量低、利润空间低、贸易地位低的“三低”阶段,所以,华夏企业在西方的攻城略地,对华夏企业家以及从业人员来说,有着很大的激励作用。

    一两年之后,联想将会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业务,这次收购在李牧上辈子就被塑造成了民族企业海外扩张的典范;

    几年之后,吉利收购沃尔沃轿车,也一度成为民族工业的骄傲,并且在多年之后还被人津津乐道;

    再过几年,华夏高速铁路制造企业,在全世界多家高速铁路领头羊企业中间运筹帷幄,拿到了多家高铁企业的顶尖技术,从而让华夏高铁一路高歌猛进、成为华夏工业的一张靓丽名片,这让华夏人民一直为之骄傲和自豪;

    现在,牧野科技收购苹果,已经提前让华夏人民感受到了这种骄傲与自豪。

    李牧相信,历史将会向全世界证明,牧野科技收购苹果,是一个多么至关重要的决定;

    历史也会向全世界证明,牧野科技收购苹果,将成为世界商业历史上的一次奇迹,除了他自己,谁都想象不出,现在市值仅有几十亿美元的苹果,究竟会迸发出什么样的光芒!

    所有私有化的后续工作,李牧全都丢给了团队去操作,他从这一刻开始,对私有化的事情彻底撒手不管。

    李牧就像是运载火箭的前两级,迸发出巨大的推动力让载荷冲向太空,剩下的只需要团队按照既定轨道前进即可,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可以把精力投入到其他的项目中去了。

    李紫薇专门跟李牧对了一下近期的事务安排,她首先向李牧汇报了自己这几天对全球动力锂矿以及钴矿行业现状的调查,这是李牧在前几天带着埃隆马斯克去哈佛的飞行途中想到的,然后一下飞机就交代了李紫薇。

    李紫薇说:“我以多家壳公司的名义,授权几家调查企业分别调查了锂矿与钴矿目前的行业情况以及资源分布,初步的结果是这样,首先说锂矿,锂矿资源相对算是非常丰富,咱们华夏就有很大的锂矿石储量,而锂矿石以及配套开采体炼等产业的现状并不太好,利润空间不足、矿石价格波动频繁都是影响锂矿产业利润的主要原因,再加上目前全球锂需求稳定,所以产业整体的投资评估偏低,多家企业都给出了不建议近期做锂矿石投资的建议;”

    “至于钴矿,它的分布相比锂矿就显得极其的不均,首先我们国内的储量极少,其次,全世界一大半的钴矿分布在刚果、赞比亚、古巴和澳大利亚,其中全球钴矿产量的60%在刚果,目前来看,其他储量高国家的钴矿开采难度较大、成本较高,刚果钴矿产业相对成熟且性价比最高,不过钴的消费量不算高,每年以35个百分点缓慢增长,所以价格也很难有所突破,多家企业给出的初步建议是,不建议做钴矿产业投资,如果有意向投资,性价比最高的投资方向是刚果,但考虑到非洲国家相对不够稳定,所以这样的投资风险相对会大一些。”

    说到这里,李紫薇见李牧表情淡定,忍不住提醒一句:“李总,综合来看,多家专业机构都不建议涉足锂矿石和钴矿石产业,确实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而且矿产行业涉及面极大,投入精力、人力、物力都很大,所以整体看下来,不是太有前景。”

    李牧微微一笑,说:“有些事情不是为了眼下能够赚钱,而是为了将来做更上游的产业布局。”

    说罢,李牧问她:“你觉得,高新企业最希望垄断的是什么?”

    李紫薇想了想,笑道:“可能是处理器吧?毕竟那个东西在高新企业里还是非常重要的。”

    李牧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说:“看起来是这样,但其实大家最想垄断的,应该是硅原料,只可惜这玩意儿在地球上的容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随手可见、唾手可得。”

    说到这儿,李牧问她:“试想一下,如果硅在地球上是一种稀缺元素呢?如果硅不但是稀缺元素,而且是几十年内都不可替代的元素呢?那个时候谁有了硅,谁就有了影响整个高新产业的能力,就算无法控制整条产业,起码也可以控制整条产业的成本。”

    李紫薇思忖片刻,轻轻点头说:“我好想明白了一点”

    李牧笑道:“也不需要明白太多,只需要知道这件事对我们未来很重要就对了。”

    随后,李牧嘱咐道:“锂矿既然储量大,那我们就不从矿产上布局了,梳理一下目前锂产量比较大的工矿企业,我们在外部成立一个基金,专门用来投资锂矿企业,每一家企业都争取控股,如果短时间内无法控股,也要先入股站好坑。”

    李紫薇道:“好的李总,我记下了。”

    李牧又道:“钴矿从分布的情况来看很适合从根源做文章,这样吧,你了解一下目前全世界产出矿石最多的几家钴矿企业,了解一下这些钴矿企业在世界各地的实际开采权覆盖总量以及权利期限,我们到时候采用跟锂矿石同样的方式,直接控股,或者收购他们。”

    在李牧看来,锂矿储量大且分布均匀,很难做到源头垄断,这样的情况下,再去到矿山上做文章就没有太大的必要了,可以直接入股或者收购动力锂生产企业,只要自己控制了相当数量的成品动力锂市场,未来起码可以保障自己用锂的成本可以比其他电池企业,或者新能源企业低很多;

    而钴矿的储量与分布情况,就太容易拿来大做文章了,先从源头卡住未来全世界60%以上的钴产量,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采用多产、少卖、多储备的策略,每年储存一定量的钴矿石,一旦新能源时代来临,这批储备在手,自己就有极大的主动权。

    有的时候主动权并非是要拿来屠宰别人,而是为了做好自身防御,如果李牧到时候利用特斯拉全球快速推广新能源汽车,如果日韩的锂电池生产企业跟自己对着干这么办?如果他们哄抬电池价格,然后再与自己国内的新能源汽车厂商暗地合作、抢夺市场怎么办?如果他们与下游合作,跟自己对着干怎么办?

    如果自己手里有自己的电池产能,有足量的锂矿石供应,有足量的钴储备,那时候谁都别想跟自己呲牙咧嘴,lg、三星和松下敢在电池问题上跟自己放一个屁,自己就可以立刻宣布自己控制的钴矿进行全面的升级改造、暂时关闭产能,钴矿市场产能一下子减少超过60%,电池成本会立刻飞涨,那个时候,自己还有这么多年储备的钴矿石,可以保障自己的电池生产成本不受影响,这能瞬间与竞品拉开巨大的差距,让他们累死都追不上来。

    而且,现在的钴矿产业没有收到足够的重视,如果好好操作,能笼到手里的资源,在整个产业链里的占比恐怕还会更多。

    李紫薇不会明白李牧深挖洞、广积粮的长远战略储备,但她最大的优点,就是无论李牧要做什么,她都会尽全力执行落地。

    在记清李牧关于锂和钴的一系列要求之后,她又对李牧说道:“李总,这几天谷歌的拉里佩奇一直在跟我联系,说希望能够跟您约一个面谈,讨论一下牧野科技入股谷歌的事情,前几天您一直让我压着这件事情,他显然有点着急了。”

    李牧点点头,笑道:“刚好苹果的事情也基本上差不多了,这样吧,你跟拉里佩奇约一下,明天下午三点钟,让他到牧野科技来见我。”

    “ok。”李紫薇说:“那我待会儿就给他个电话,确定一下时间。”

    拉里佩奇应最近是真的着急了,眼看牧野科技最近针对苹果的一连串操作,拉里佩奇真正意识到了李牧的可怕之处。

    李牧的可怕之处不只是他的企业有着强大的推进能力,更重要的是,李牧就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猎人,他知道豺狼虎豹、大象犀牛的弱点,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实现对他们的快速猎杀,从找到弱点,到一枪击倒,再到一点点的吞下。

    苹果就是这样一个曾经强大的猎物,现在被李牧找到弱点、击个半死,然后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而且,李牧吞下苹果,是在没有融资的前提下,这就更加可怕了。

    如果李牧决定做搜索引擎,那么他一定会向对待苹果一样对待谷歌,找到谷歌的弱点,把谷歌击残或者打死,吞下整个谷歌,或者任由谷歌的尸体在山林之中腐烂。

    所以,越早让李牧入股谷歌,对拉里佩奇来说就越能松口气,李牧上次也说了,他也可以不去涉足搜索引擎,并且给谷歌导量、加快谷歌的发展节奏,但前提是,保护费要给够!,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