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跌到3.49!
    这个夜晚对李牧来说,恍如隔世。

    苏映雪把自己最宝贵的礼物送给了李牧,前生今世两辈子的情感纠缠,终于在硅谷这个夜晚修成了正果。

    李牧承认多数时候,苏映雪对自己而言,更多是一份跨越两世的情怀,她承载着自己前世青葱年少时期所有的情感,对重生后的自己来说,她就像是一种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像是盗梦空间里,莱昂纳多辨别梦境与现实的陀螺。

    正因为这样,李牧才能够长时间与苏映雪相敬如宾。

    而现在,一切都跨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李牧曾在上辈子无数次的幻想这一晚,而今终于幻想成真。

    清早,李牧刻意延后了去公司的时间,想在这个全新的早上多陪陪苏映雪。

    苏映雪醒的很早,但却少见的赖起了床,李牧让酒店的私人管家安排了丰盛的早餐,待早餐送到之后,才把苏映雪从被窝里哄了起来。

    在昨晚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苏映雪习惯了时刻端着从小家庭教育灌输给她的矜持姿态,这种矜持并非是让她装得更矜持,而是潜移默化的让她学会并适应控制人本能的各种**,包括了玩乐的**、偷懒的**、情感与生理的**

    而现在,忽然间卸下了这个长久存在的负担,让苏映雪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李牧哄着她起床吃饭,她一边像正常恋爱的小女生一样向李牧撒娇,一边又关心的问他“你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去公司”

    “不着急。”李牧解释道“重要的事情昨天就已经解决了,今天主要是等个结果。”

    李牧所说的结果,就是今天苹果股价开盘后的价格,是否会直接击穿35美元的大关击穿之后是否能够长时间压得住,起码在今天这个交易日内,股价要压得住,因为只要股价击穿35美元,牧野科技就会正式向纳斯达克递交私有化方案,这个时候股价如果波动太大,尤其是反弹到35美元以上的话,多少都会带来一些麻烦。

    苏映雪柔声道“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不用留在这里陪我,我吃饭完看看书,一天就过去了。”

    李牧递给她一小块三明治,又看了看时间,道“现在是九点十分,等到九点半我看看苹果今天开盘的股价,如果低于35美元,我就得赶紧去公司了。”

    苏映雪点了点头,嫣然一笑,道“那我今天就只看书和游泳。”

    李牧看着她,笑问道“昨天折腾到后半夜,你今天还有体力游泳吗”

    苏映雪俏脸如酡染一般,难掩羞赧的说“游不动就晒太阳,这总行了吧”

    李牧满意一笑,对她说“就算能游得动也尽量少游,要留着点儿体力知道吗”

    苏映雪眼睑低垂、轻轻点头,极低的声音说“我知道了”

    早饭吃到一半,李牧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等待着苹果今天的开盘股价,今天的盘前新闻李牧没有去看,到了这个时候,盘前新闻怎么说,他已经完全不去在意了,他只想要结果,要一个把苹果彻底吞噬,同时又能在纳斯达克的证券投资机构头上狠割一把韭菜的结果。

    九点三十分。

    无数人都在关注着这一刻的纳斯达克。

    这些人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在关注着苹果股价,因为他们想要亲眼见证李牧的影响力,是不是真的能够用一份声明,就把苹果的股价一拳砸道35美元以下。

    全世界众多金融媒体、互联网媒体也都在跟进着这一动态,期待着一个新的金融奇迹。

    9:30分

    纳斯达克正式开盘

    苹果的股价从上个交易日收盘的422美元,瞬间暴跌173,直接从422美元,暴跌到了349美元

    整个纳斯达克一片哗然

    牧野科技一份声明,就直接把苹果股价砍掉了173,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牧野科技说苹果股价超过35美元就不考虑收购,结果苹果股价就如同施了魔咒一般,直接掉道了349美元。

    要知道,现在苹果绝大部分的流通股都在这些证券投资机构手里,正常情况下,他们有一万种方法拉升股价,但是在这个特殊情况下,他们连一种办法都找不到。

    而且最关键的是,拉升股价也没有意义,股票真正的意义不在于股价的高低,而在于套现。

    股价必须有人认可、有人愿意照价支付、卖家能够照价拿钱,才有实际的意义,因为这体现了股票的实际价值,现在,苹果的股票已经彻底没有了市场需求,在牧野科技发表声明之后,没有人会在超过35美元的价位上购买苹果股票,所以,机构之间抬高股价也只是没有意义的徒劳,最终谁都没办法解套。

    股价暴跌173,这个比例已经算是深度套牢,唯一能让他们解套的,就是牧野科技。

    整个市场都开始对牧野科技充满敬畏与忌惮,这样的选手就像是bug一样的存在,李牧更是神一样的存在,谁都不知道年纪轻轻的他,体内到底还蕴含着多大的能量。

    资本家忌惮李牧与牧野科技,觉得它是破坏规则的一种存在,但纳斯达克的普通投资者,对牧野科技的推崇超过了市面上的任何一家企业,苹果股价的暴跌,对普通投资者来说,意味着李牧对那些吸血主力的惩罚,意味着正义得到了伸张,意味着他们的仇恨得报。

    尤其是李牧,他已经成了纳斯达克投资者心目中的超级英雄,今天,在纳斯达克的交易市场门外,大量投资者高举印有李牧头像和标语的牌子,这些都是李牧在纳斯达克的拥趸,他们坚信李牧今天能够把苹果的股价彻底打压下去,所以早就做好了物料,来为李牧呐喊助威。

    在赢得这些投资者尊重与推崇的同时,李牧也在普通投资者层面,为牧野科技奠定了极好的群众基础,由于这些人对李牧以及牧野科技有着极大的信任,所以将来牧野科技上市之后,他们会因为对牧野科技超强的信心,而间接提升牧野科技的股价与市值。

    随后,市场上又出现了一个神奇的情形,苹果股价从开盘那一刻开始,就一直稳定在349美元的价格上,没有丝毫波动,股票的换手率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个时候,大家等的就是牧野科技的下一步动作,如果牧野科技今天就向纳斯达克提交私有化方案,并且履行诺言,把价格定在35美元的话,那么这个股价就能够稳住,并且一直稳到退市。

    但是,如果牧野科技这个时候反悔了,那就完了。

    苹果股价之所以还能在349美元站稳,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在这个价位上,牧野科技就有可能全面接盘,市场有这个信心,股价自然就能站得住,但如果牧野科技放弃接盘,苹果的股价就会一脚踩空,继续下跌。

    客观的说,如果李牧耍无赖,这个时候不兑现自己的言论,继续压制苹果的价格,那么私有化苹果的最终成交价可能还会更低,而且,现在的舆论对李牧也特别有利,大家都知道苹果的股价是否继续下跌完全取决于李牧,为了让机构付出更大的代价,那些投资者们纷纷在互联网上呼吁李牧不要理会苹果,让苹果的股价继续暴跌。

    但李牧显然不会为了一点利益,就出卖自己和牧野科技说一不二的名声,所以他立刻与苏映雪告别,匆忙赶赴牧野科技,准备即刻起正式进入与纳斯达克沟通私有化的关键流程。

    抵达公司之后,李牧立刻召集收购苹果的事业部全体成员,当众宣布“我们今天上午就正式向纳斯达克递交苹果股东对私有化的投票结果,以及我们的私有化方案,同时告知纳斯达克,我们私有化所需的资金已经全部备好,随时可以打入纳斯达克的监管账户,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对方案进行审核,然后与我们联系、告知我们结果。”

    路易斯马丁激动难耐的说“李总,我相信纳斯达克不会拒绝我们的方案,甚至会加速推进来促使私有化尽早完成。”

    李牧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路易斯马丁笑道“相信我,那些机构现在绝不敢与你为敌,他们已经接受了被你割韭菜的现实,所以急于退场的他们,不会对我们的私有化进程进行任何形式的阻挡,而纳斯达克也希望早点结束这场他们无法控制的游戏,对他们来说,苹果越早完成私有化,他们就越早松一口气,如此一来,机构接受、纳斯达克顺水推舟,这件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解决掉。”

    李牧满意一笑“那就借你的吉言了,路易斯”

    律师团昨天就为李牧拟好了苹果股东关于私有化投票结果的法律文书,牧野科技拥有苹果8011股权与投票权,而李牧拥有牧野科技100投票权,于是李牧个人就等于拥有了苹果8011的投票权,只要他个人同意私有化,就等于代表整个苹果股东层做出了终审决定。

    而路易斯马丁也早就为李牧拟定好了私有化苹果的材料,牧野科技的私有化方案非常简单,35美元的价格,不包含任何其他溢价,全面强制私有化,只要纳斯达克点头通过,所有机构和投资者的股票全部强制回购。

    随后,这批文件被迅速发给纳斯达克的管理委员会,接下来牧野科技关于苹果私有化唯一的事情就是等,等纳斯达克通过私有化方案。

    路易斯马丁一路见证了李牧收购与私有化苹果的全过程,他一方面感叹于李牧手腕之强,一方面也庆幸自己接受了李牧私底下的offer,等苹果私有化完成,自己轻松有一千万美元到账。

    一想到这么轻松就能赚到税后一千万美元,路易斯马丁甚至觉得有些对不住李牧、让李牧做了冤大头,于是他找了个机会,向李牧提了一个建议和一个承诺。

    建议是,他希望李牧将来在牧野科技上市的时候,能够采取双层股权架构,也就是同股不同权,这样一来,就能够降低风险投资机构、对冲基金以及流通股东对牧野科技的控制力,如果李牧把股权架构设置好,将来即便他自己的股份稀释到不足10,他也有可能依旧拥有公司超过666的决策权,公司依旧归他控制。

    如果当初乔布斯在苹果能够推行双层股权架构,他也就不会被董事会从他一手创建的公司里踢出去了。

    除此之外,路易斯马丁向李牧承诺,将来随时听候李牧的差遣,任何时间、任何事情,他都将全力以赴帮助李牧解决问题,如果李牧有一天需要他加盟牧野科技,他也绝不会有半点犹豫。

    双层股权架构李牧非常感兴趣,他决定将来把牧野科技的股权一分为二,一部分是包括在即在内的核心创始团队持股,一部分是对外稀释的融资机构,以及未来上市之后的流通股持股,而这部分持股,李牧干脆就不准备给任何投票权。

    这样一来,可以确保公司的投票权永远在自己和自己团队的手里,而自己又永远在团队比例中占绝大多数,这样一来,谁都别想抢走自己对牧野科技的掌控权。

    这样的股权架构有些偏极端,可能胡引起资本市场和流通市场的排斥,但李牧一点也不在意,他要把资本和投资者定义成纯粹的资本合作,不给他们任何插手牧野科技实际运作的机会。

    至于路易斯马丁,李牧收下了他的承诺,并且告诉他“未来的某一天,我可能真的需要你加盟牧野科技,那个时候我希望你能够不拖泥带水,立刻马上加入牧野科技,为牧野科技服务,当然了,到时候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你,我给你的一切条件,都会让你感到满意。”

    路易斯马丁当即说道“李总放心,我以后将随时听候你的差遣”

    李牧微微一笑,点头说道“ok,接下来的时间,麻烦你先帮我设计出一套双层股权架构的具体执行模式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