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3章 对自家儿子理应多些包容
    蒂姆·库克被李牧和林清雅晾了一整天,一直到收盘之前,他和苹果的股东们都在担惊受怕,生怕这次股价的异常波动,让牧野科技放弃收购苹果,亦或者调整给苹果股东的收购offer。

    急剧攀升的股价意味着私有化成本的提升,虽然牧野科技在得到苹果股东的集体签字之后,可以直接让苹果强制退市,但退市的价格不能低于实时股价这是最基本的前提,其次,退市的offer可以不让所有流通股投资者点头,但必须要让纳斯达克点头,否则强制私有化也绝无可能。

    所以,纳斯达克就是所有纳斯达克股民的独裁爸爸,私有化只需他一个人点头同意即可,家里的孩子们是什么意见,无关紧要。

    基于这一点,机构拿到筹码、拉升股价,就可以得到牧野科技的全盘接手;

    而且,大家都很清楚,李牧不希望给纳斯达克的股民留下恶劣的印象,所以他一定会按照纳斯达克退市的惯例,给予股价20%以上的溢价,这对机构来说,又是一笔巨大的收益。

    如果李牧一生气向苹果say-goodbye,那所有苹果股东都要狗带,蒂姆·库克手里那点期权基本上都要打水漂,这些年在苹果等于白干,至于加入牧野科技,估计也没什么可能了。

    如果李牧在股价提升之后还要继续收购苹果,那他私有化的成本必然要提升不少,以李牧的脾气,必然不会白白支付这么多成本,最大的可能,就是让苹果股东自己埋单。

    全面收购等于是把一百块三七分,股民拿三、股东拿七,如果因为某些原因,股民要拿到四,而控盘的人又不愿意额外支出的话,那股东就只能拿六。

    如果是第二种结果,那苹果勉强还能接受,如果是第一种,大家基本上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蒂姆·库克做梦也没想到,李牧竟然通过某种手段引导了舆论,让证券投资机构成为众矢之的,随后用一份极其粗暴的声明,直接把机构砍成两截,这个操作,被苹果上上下下奉为金融界暴力美学的典范。

    李牧向纳斯达克的投机者们展示了东方家长式的绝对威严,首先,爸爸说打你屁股就打你屁股,没有理由也可以打你屁股;其次,爸爸打你屁股谁都管不了,警察也不会管;最后,爸爸打你屁股的时候你要站好,你如果敢跑、敢躲、敢忤逆,爸爸腰间的皮带就会跟你的屁股亲密接触。

    蒂姆·库克坐在苹果的会议室里,面对着一众苹果高管,发自肺腑的感叹道:“伙计们,说句心里话,我真不知道今天的事情竟然还能以这样的结果收尾,说实话,我个人真的是,目瞪口呆。”

    一位懂汉语的股东开口说道:“华夏有句成语叫五体投地,用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最合适。”

    另一位股东叹道:“李牧的玩法就是这么简单,我们也能想得到,可我们从来不觉得这种事情是可行的,直接公布收购底价,我们会担心被扣上操纵股价的罪名;抢夺机构手里的利润,我们会担心将来在市场上遭到机构的抵制;以实时股价进行私有化,我们一会担心纳斯达克不同意,二会担心股民投资者痛骂我们是土匪强盗,可是李牧什么都不担心,他就这么自然直接的干了,而且干的干净利落、行云流水,这就是魄力不同所带来的巨大差异……”

    蒂姆·库克说:“约翰逊,你不要被李牧误导了,他才不是一个一味讲究魄力的莽夫,他真正的能耐,是在手起刀落之前,就已经处理好一切可能存在的威胁和影响,你见他一刀就砍了机构的利润,但在这背后,是李牧对整个纳斯达克动向的实时掌握,以及对其中规律的纯属应用,他为什么等到收盘才发表这个声明,我猜是他一直监控着苹果流通股票的走向,知道绝大多数的筹码都入了机构的口袋,所以才在这个时候果断下手;”

    “而且,李牧做了万全的舆论引导,他先让机构吸筹的行为暴露在阳光下,然后引导舆论对这些机构进行大规模的口诛笔伐,同时挑起所有普通投资者对机构的愤怒审核仇恨,为自己奠定了强大的群众基础,这是华夏人最擅长的谋略,就像华古代夏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发起者首先要做的就是让群众和自己站在一起、让群众恨自己的敌人,这一点李牧也做到了,他的宣传手段实在是太强大也太高明,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李牧在操纵舆论,但群众虽然还蒙在鼓里,但在座的诸位心里应该都很明白,这一切必然是李牧暗中推动;”

    “除此之外,李牧也摸准了纳斯达克的脉搏,理论上说,上市公司股价都是实际价值的体现,1:1的价格只适合正常买卖,纳斯达克不会批准任何公司以1:1的成本价强行私有化,但是这次,李牧公开宣布不给予任何溢价,看起来是公然违反了纳斯达克的规则,但是我相信纳斯达克一定不会反对,因为李牧已经有了足够的主动姿态、群众基础和道德基础,纳斯达克如果不批准,苹果股价将跌破净资产,同时群众将对纳斯达克报以巨大的厌恶,而纳斯达克也会成为群众眼中,那些万恶机构的帮凶。”

    说到这儿,蒂姆·库克唏嘘不已的说:“用不了多久,纳斯达克,甚至整个美国就会变成李牧的主场了,人们拥戴他,会超过拥戴任何一位美国本土企业家,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一位股东兼高管插话道:“蒂姆,只要我们顺利被牧野科技收购,这件事就一点也不可怕,将来你还会成为牧野科技的高管,如果努力一些,甚至能成为牧野科技的副总裁,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赶紧弄清楚李牧现在对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如果股价跌到3.5美元以下,他会不会更改给我们的offer?”

    这句话引起许多人的共鸣。

    李牧已经通过声明来展示了他的强硬和实力,李牧现在已经砍了流通股股东的收益,那他会不会砍了苹果股东的收益?苹果股东们已经接受了4.15美元乘以90%的收购价格,李牧明天会不会忽然宣布,要以3.5美元的90%来收购他们手里的股份?如果是那样的话,大家就真的惨到姥姥家了。

    蒂姆·库克说:“李牧和林清雅都暂时拒绝和我沟通,我估计他们应该是对泄密的事情很不满意,毕竟这件事最有可能的泄密源头就在我们内部。”

    股东们纷纷说道:“得赶紧跟李牧沟通确认才好啊!否则大家的神经都紧绷着,一刻也不敢松懈。”

    蒂姆·库克轻轻点了点头,迟疑片刻,他说:“那我再给李牧打个电话吧。”

    ……

    牧野科技正在提前庆祝胜利,无论从舆论、法律的角度,还是以及实力、市场的角度来看,牧野科技这次都稳赢了。

    林清雅的助理接到蒂姆·库克打来的电话,急忙到会议室里对林清雅说:“林总,苹果公司的蒂姆·库克又打电话来了,说是想跟您通话。”

    林清雅看了一眼身边的李牧,对她说:“告诉他,就说我没有时间,让他明天再跟我联系。”

    助理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几分钟后,蒂姆·库克就把电话打到了李紫薇这里。

    李紫薇来到李牧身边,低声道:“李总,蒂姆·库克打电话请求跟您通话。”

    “这么快就打到你这儿来了……”李牧微微一笑,对林清雅说:“苹果那边现在一定很着急。”

    林清雅道:“他们现在一定在担心,担心我们会不会趁机把他们的利益也砍掉一块。”

    “没错。”李牧点头一笑,道:“如果今天不给他们一个回复,他们怕是要夜不能寐了。”

    林清雅问:“李总,那你的想法呢?”

    李牧略一思忖,开口道:“既然准备收购他们,那以后就是自家儿子,对自家儿子,理应多一点包容。”

    李牧说着,抬起头来,对李紫薇道:“紫薇,给蒂姆·库克回个电话,让他今晚带着苹果所有的股东到牧野科技来签约,告诉他们我的offer变了,不过报价没变,还是按照4.15的90%支付,不过实际付款要增加一个条件:我会在苹果成功私有化之后付款给他们,而付款之前,我有随时终止合作的权力。”

    说完,李牧又解释道:“跟他们说的再详细一点,我的要求是:让他们今天就过来先签字把股权转让给我,我先推迟付款,用他们转让给我的股份去发起投票,通过私有化决议之后,再向纳斯达克申请私有化,如果纳斯达克通过私有化申请,牧野科技会同时支付私有化所需的资金,以及苹果股东应得的股权转让收入,顺利完成私有化;如果纳斯达克没有通过私有化申请,我可以随时放弃对苹果的收购,时间期限为两个月,如果签字后两个月我没有搞定纳斯达克,或者没有付款,所有股份自动返还给苹果股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