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让Facebook爆红的导火索
    李牧的话,让马克扎克伯格茅塞顿开

    先造出一根导火索然后就能把所有单个的目标群体,在极快的速度内一次性全部点燃

    仔细想想,牧野耳机的每一款产品都有这样的“导火索”,yy的导火索是最早的开心农场,而天堂小镇的导火索是完全依托社交,植物大战僵尸one也是一样,而yytunes迅速爆火,是因为基于音乐的兴趣社交。

    李牧快速的把所有产品推向全世界,原因就是造出了能把全球用户捆在一起,一次全引燃的导火索,用户燃起来了,产品也自然爆火。

    想通了这一层,马克扎克伯格立刻开始反思自己,face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导火索呢或者,什么才真正适合让face拿来做导火索

    思前想后,不得其解。

    有些时候,方向可以在一瞬间弄明白,但是路却要很长时间才走得通。

    就在马克扎克伯格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的时候,李牧开口对他说“华夏有句古话叫做大道至简,意思是终极的真理是极其简单的,想找到真理,首先要弄明白原理,比如你知道了地球是自西向东转动,所以你就能理解为什么太阳总是在东边升起,而又在西边落下。”

    说罢,李牧又道“对face来说,终极的真理是让它能够爆炸式的发展,弄清楚这一点,剩下的就是去探求爆炸式发展的源头在哪里,比如在我看来,face现阶段最大的问题是,用户没有自发展的动力,几乎每一个用户都要靠你和你的团队去发展,全美有一千七百万高校生,用这种笨方法,你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够把他们都驱动起来”

    “自发展”马克扎克伯格陷入沉思。

    约莫几分钟之后,马克扎克伯格忽然抬起头来,惊喜的说道“我明白了李总就像您最早做的开心农场,人脉就是推动开心农场用户自发展的关键因素,因为他们在游戏里需要更多的人脉来提升自己游戏的趣味性,所以他们就会主动邀请其他人也加入到这个游戏中来,这样就形成了用户主动去推动更多用户加入的惯性,对吗”

    李牧点点头“没错,有点意思了,继续。”

    马克扎克伯格说“face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用户自发展的动力,这样才能号召起用户的力量来推动产品的发展,也就是说,我们首先要打破face目前只在各大学校内部闭环式发展的现状,然后让大家主动邀请更多的朋友加入这个产品”

    李牧笑道“方向对了,接下来就是要顺着这个方向,去找出一个最合适的办法。”

    马克扎克伯格说“那我回去之后好好想一想”

    李牧说“你作为项目的负责人,自然是要多想多考虑的,不过眼下我倒是可以给你一点小建议。”

    马克扎克伯格急忙说道“李总您请讲”

    李牧说“你想让产品如瘟疫一般发展,就一定要让产品有突破群体限制的能力,比如face现在缺乏的是某一所大学,与另外无数所大学之间的交互,也就是说,你要让face现阶段的用户,对本校之外的其他face更感兴趣,基于这一点,我有一个想法,可以供你参考。”

    马克扎克伯格一下子激动起来,忙道“李总,请您指点”

    李牧没有立刻说出自己的解决办法,而是问他“马克,你是哪里人”

    马克扎克伯格下意识的回答道“我是纽约人。”

    李牧又问他“你高中在哪所学校读的”

    马克扎克伯格说“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是一家私立高中。”

    李牧点点头,又问“你的那些高中同学,现在还有联系吗”

    “一部分吧。”马克扎克伯格说“只是一些关系不错的还在联系,其他的很多已经断了联系了。”

    李牧又问他“你现在回想你的高中时代,有没有现在特别想联系,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联系的人”

    “有。”马克扎克伯格说“是我高中时暗恋的一个女孩,她的名字叫珍妮。”

    李牧问他“她现在在哪”

    马克扎克伯格说“在斯坦福。”

    李牧又问“那你有没有试过找以前的同学打听她的联系方式”

    “有。”马克扎克伯格如实的说“不过我身边的朋友跟珍妮都不熟悉,他们也没有珍妮的联系方式,不过倒是能帮我打听到珍妮的好朋友,可我后来退缩了,因为我怕珍妮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李牧笑着点了点头,说“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赋予face一个新的功能,让大家可以通过对方的名字、对方的籍贯、对方就读的小学、中学、高中、大学这些关键信息来找到对方的face主页打个比方,如果你想联系到珍妮,或者想知道珍妮现在的动态,你就可以到face上去搜索,搜索高中就读过菲利普斯埃尔赛特学院、现在就读于斯坦福的珍妮如果珍妮恰好也有face,那你就可以看到她的个人主页,可以看到她的照片,看到她的近况,你也可以大胆的跟她打个招呼,告诉她你是同样来自菲利普斯埃尔赛特学院的马克扎克伯格,如果她记得你,她就会通过你的好友申请,然后你们两个人就能够在互联网上重新建立起联系。”

    马克扎克伯格眼睛瞬间变得闪亮起来,他激动不已的说道“我明白了李总我们要让face冲破高校自身的围墙,给这些在校大学生一个寻找校外朋友的机会”

    李牧笑道“是这样,一所大学的人来自五湖四海,虽然大家的社交大部分时间被限制在了校园内,但是他在进入大学这个围城之前,必然是有其他社交圈子的,或许是多年没联系的老友,或许是暗恋的对象,更可能是前任的恋人,虽然找不到他们的联系方式,但是只要有了face就有很大的机会找到他,这样一来,face就会因为用户这样的需求,继而突破校园的围墙,继而拥有自发展的能力,这就像是忽然给局域网开了一个对外的端口,它所能带来的改变,也许会是突破性的,如果你运作好这一点,很有可能在个月之后,face在高校生里的使用率就能达到80甚至更高。”

    “我明白了”马克扎克伯格格外兴奋的说道“这个切入点实在是太完美了,如果能把它运作好,face一定会迎来您说的爆炸式增长”

    李牧说“不久的将来,互联网行业一定会诞生eb社交领域的巨擘,face有可能夺得这个先机,但关键是看你怎么运作,现在对你来说,face没有竞品,这意味着你前期发展的压力不会太大,甚至如徜徉蓝海一般惬意自在,但也意味着你很容易放慢速度或者走上弯路;

    长时间没有竞品的话还好,发育时间充足,你也有足够的机会去不断试错,不断调整自己,但如果竞品林立,你一个小小的失误就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希望你时刻警醒,时刻当成是在红海里拼命,而不是在蓝海中享受。”

    马画藤在qq发展的初期几年,犯下过无数的错误,很多在十年后的互联网行业看来,简直致命,但都因为当时的即时通讯领域没有强大的对手,而给了腾训从犯错,到意识错误,再到改正错误的时间窗口,可是,自己重生之后,马总就没这么好运了,他甚至没有犯错,只是一点点的疏忽,就被自己用开心农场偷了老底。

    face虽然上辈子没遇到什么像样的对手,但是这辈子谁都说不好互联网行业会发生什么变化,马克扎克伯格上辈子创立face的时候还无人知晓,但是这辈子因为自己的照顾以及投资,已经让他在硅谷有了很高的名气,这也就导致face没办法在硅谷的实现外低调发育,很容易被人发现这个商业模式的潜力,这样一来,蓝海很快就会成为红海,如果在这个过程中,马克扎克伯格没办法加快速度的话,face很难达到上辈子那样的高度,甚至还有可能被人半道截胡。

    在点醒了马克扎克伯格之后,李牧对他说“近期抓紧在产品结构以及产品推广上做变通,逐个大学的地推太慢了,换成我刚才说的那种方式尝试一下,到时候我会安排牧野科技给face做一个软广,软广的核心就是某所大学的男生,从高中起一直暗恋一个女孩,后来两人分隔两地上学,彼此间也没了联系,但男生通过face找到了心仪的女生,并鼓起勇气在网上表白,随后才知道,女孩其实也一直对他心怀好感,于是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你要先把这个故事准备妥当,不要被人看出破绽。”

    说到这里,李牧又道“还有,到时候我还会让人在软广里传递一个信息,告诉所有的大学生,甚至所有曾经上过学的人,最好都去注册一个face、完善自己的资料,搞不好就有哪位暗恋你的人正在寻找着你的联系方式,如果你注册了face账号,并且如实填写资料的话,暗恋你的人就可以在这里找到你,这是刺激潜在用户的关键,你在将来做推广的时候,也一定要把这个观念传达给潜在的用户群体。”

    “让用户知道,在face上能找到你想找到的人,也能让想找到你的人找到你,这就是将来让face在全球范围内爆火的两条导火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