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什么才是绝佳的产品
    在李牧看来,人类科技如爆炸式发展的当下,电池反而是长时间难寻突破的一个特殊领域。

    人们已经能把几十年前需要几十上百吨的计算机设备,浓缩成一本书的大小与重量,甚至连运算能力都提升了成千上万倍,如果按照计算机的发展速度来看,现在一块移动电源大小的电池,应该就能驱动一台两顿重的车一刻不停的狂奔两千公里了。

    但是现实却很残酷,人类的科技树没有在电池这个领域寻找到巨大的技术突破,所有的移动设备都被电池的无法突破的比容量所困扰。

    五十年前的电池,一公斤能存储多少能量,现在的锂电池也就最多提升几倍,想提升电池的能量密度难如登天,笔记本附带着笨重的电池,蓄能不过短短几小时,十几年后的智能手机,再宣传省电,基本上也要一天一充,如果按照计算机处理芯片的发展速度,到了苹果手机的时代,电池应该在同容量的情况下,缩减到只有一元钱硬币的大小与重量才算合理。

    恰恰是因为电池行业无法找到重大突破,才会让锂电池的服役时间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大家早就习惯的快速革新,就连当代的科学家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有人能够找到比锂电池更先进的电能存储方案,但可怕的是,锂电池这东西就像是橡胶一样,成了工业领域一直无法替换的部分。

    汽车从发明到现在,里里外外的各种技术革新已经不下万次,人们甚至开始尝试甩掉油箱、甩掉燃油发动机,但至今为止,没有一款汽车能够甩掉橡胶。

    越是这样,李牧越发觉得,锂电池产业的布局应该抓紧,趁着现在它还没有成为信息时代的中流砥柱,赶紧把这个行业的源头挖个干净。

    现在的人们,生活与锂电池的距离还很远,手机普及率不高,所以不是每个人都能接触到锂电池,但是将来,手机、笔记本、平板电脑、充电宝、相机,甚至是手电筒、震动小玩具、新能源汽车等等等等,没有一样能离开锂电池,必须在行业利好凸显之前,把资源笼到自己手中

    哈佛校园里一如既往,作为学术的殿堂,这里的一切都非常遵循自身的规律,看不出什么变化,不过,内在的哈佛,却开始有了一些与往常不同的元素,这是因为哈佛的体内,正在孕育着一个非常新潮的婴孩,它的名字叫face。

    有了李牧的资金,马克扎克伯格把自己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face项目的孵化之中,他没有极大的野心,在创业的前期,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face能够在全美的高校风靡,成为美国大学生的互联网新宠。

    为了能够实现这个目标,马克扎克伯格投入了相当一部分精力和资金,用来在全国各大高校推广face,他和他的地推团队计划在未来的三个月时间内跑遍全美所有的高校,将face这款新潮的大学生社交产品推给在校的大学生们。

    李牧到哈佛的时候,马克扎克伯格刚从纽约赶回来,地推团队正在哥伦比亚大学以及纽约的其他高校轮番进行地推工作,由于纽约的高校实在太多,马克扎克伯格非常重视,在这之前,他已经连续在纽约盯了一个多礼拜了,这次听李牧说要在哈佛跟自己见面,他才急匆匆的赶回马萨诸塞州。

    在马克扎克伯格眼中,李牧就是他的老板,所以他一到哈佛就直接来找李牧,一见面就非常激动的向李牧汇报了face目前的发展情况。

    据马克扎克伯格介绍,目前face已经有百万注册用户,超过十万日活用户,90以上的用户都是在校大学生,这不仅因为宣传对象重点在大学校园,也因为大学生接触网络的时间比较多,而且校园内社交的需求很大。

    李牧问他“美国现在有多少在校大学生”

    马克扎克伯格不假思索的说“目前,全美所有在校本科生以及研究生总人数在一千七百万左右。”

    李牧点了点头,说“你现在有百万注册用户,占了你第一阶段总目标群体的6,道路还很漫长啊。”

    马克扎克伯格说“虽然现在只占了6,但以我们目前的推广速度来看,最多年底就能把这个比例提升到30。”

    李牧托着下巴,兀自说道“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从6到30,这是线性增长。”

    马克扎克伯格没明白李牧话里的意思,只是隐隐觉得李牧可能对自己的目标不是太满意,于是便试探性的问他“李总,您如果有什么看法和不满意的地方,就请直接指出来,我一定会努力改正。”

    李牧微微一笑,说“你先别太紧张。”

    说罢,李牧才缓缓道“互联网里,好的产品用户都是线性增长的,从一万用户开始,跨过五万大关、十万大关、二十万大关,不断增长到百万级、千万级甚至亿万级。”

    马克扎克伯格赞同的说道“您说的没错,这确实是好产品需要有的素质,用户总量稳步上升,而且瓶颈期少,甚至没有。”

    李牧感叹道“可这只是好的产品,真正绝佳的产品,用户应该是爆炸式增长的,它的体内蕴含着如同大自然一般的巨大能量,就如同华夏一句古诗所描绘的那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大自然从来不会让哈佛甚至马萨诸塞州的树木一棵接着一棵的抽出绿芽,它会用它的能量,让整个马萨诸塞州的绝大部分树木在极短的时间内同时抽出绿芽来,几天之后,其他纬度与海拔的地区,也会相继以大面积为单位,一片一片的绿起来,绝佳的产品就应该像大自然那样。”

    李牧坚信“绝佳的产品是爆炸式发展”这一理论,许多产品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迅速占领大片市场,这一理论也是互联网爆款必遵循的规律,往前数,有传奇,有qq,有淘宝,往后数,有微博、有iphone、ipad以及安卓,甚至抖音,只不过李牧并没有机会经历抖音一年多就火遍全球的时代。

    face本身也是一个爆款,只是,它在初始阶段还没有打开爆款之门,李牧知道马克扎克伯格早晚能够打通这道脉门,但他还是希望这一天来的更快一些。

    “绝佳的产品”马克扎克伯格喃喃自语,脑海中想到的,就是每逢春天来临时,那万物同时复苏时的场景,自己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早就习惯了季节的变换,所以从来不觉得万物同时复苏是多么震撼的事情,但是现在仔细想来,那真的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在背后推动着这一切,是那股力量,能够在短时间内让半个地球都沐浴在温暖的春风之下。

    如果是全球的树木植物背后,是强大的自然在推动着一切,那么在全球的互联网用户背后,是哪股力量在推动呢亦或者,怎么才能拥有这样的力量呢

    马克扎克伯格忽然看向李牧,脑海中茅塞顿开

    李牧不就是这样的一股力量吗他从yy开始,所有的产品都是这样爆炸式的增长,yy的用户数量根本不需要设定一万、五万、十万的阶段,它发展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它的阶段都是以一百万、五百万、一千万、五千万这样的数目为标准的。

    与yy相比,face的发展速度简直慢了不止一点半点,自己还在带着团队疯狂的奔跑于美国的一所所高校,一个学校、一个学校的攻克,而李牧当初,几乎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攻克,这之间的差距,大到让人脊背发凉。

    马克扎克伯格这才明白,李牧刚才说好的产品是线性增长,并不是在夸赞自己的工作成果,而是在隐晦的传达失望face如果按照这样的节奏发展,只能成为一个线性增长的好产品,但绝对成不了爆炸式增长的绝佳产品。

    一下子,马克扎克伯格的心里满是挫败感。

    李牧看出了他的失落,没有出言安慰,而是问他“你现在的推广节奏是怎么样的”

    马克扎克伯格说“我先是把美国做了几个版图划分,作为大区域,然后划定出若干个需要重点突破的区域,比如现在正在推进的纽约高校圈,我们一所大学接着一所大学不断的进行推广,每到一所大学,就尽量发动这所大学的学生,让他们对face感兴趣。”

    李牧点点头,说“做法是没错的,但这种做法,本身就是循规蹈矩的做法,你总觉得每一所大学的学生都是独立的闭环,所以要你一个接着一个的去打开,所以我相信,你现在face的用户,眼下也是一个闭环一个闭环独立的,比如哈佛的学生在face只跟哈佛的人互动,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也只跟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交流,虽然大家几乎就只隔着一堵墙,但在face上,大家却如同绝缘的两个局域网,对吗”

    马克扎克伯格心里一怔,立刻羞愧的说道“您说的没错,现在确实是这样,用户都是以学校为单位在互动,很少能够突破学校的界限”

    李牧点了点头,问他“放过鞭炮吗”

    马克扎克伯格愣了愣,问他“您说的是华夏那种一串的鞭炮吗”

    “没错。”

    马克扎克伯格说“小时候玩过。”

    李牧说“在华夏,鞭炮有一百响的,也有十万甚至一百万响的,但它们的本质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个个独立的炮仗,然后用导火索连在一起,单独的叫炮仗,连在一起的才叫鞭炮,鞭炮由于是很多炮仗连在一起,所以你点燃之后,它就会噼里啪啦的一直炸下去,炸到最后一颗不剩。”

    说完,李牧话锋一转,看着马克扎克伯格,严肃的说“但是你现在,不是在放鞭炮,你只是在点炮仗,一所大学就是一个炮仗,你跑过去,点燃,等它炸响了,再去点下一个,这样的话,你要多久才能点完”

    马克扎克伯格看着李牧,喃喃问道“李总,您的意思是,我需要像点燃鞭炮那样,快速解决所有的高校”

    李牧摆摆手,说“我的意思是,你要先造出一根导火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