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解决钱的问题
    李牧坚信人生如登山,很多人都有登顶的潜质,但登顶的道路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多种因素。

    在登顶的漫漫长路中,只要一脚踩空,就有可能粉身碎骨,饶是再厉害的人物,只要高度足够,也不会幸免于难,而有些有幸捡回一条命的家伙,怕是再也没有了登顶的心态与勇气。

    许多人的成功是一鼓作气,就像是飞奔着从一块块石头上跳过波涛汹涌的江河,如比尔盖茨,如马画藤,如马克扎克伯格,如乔布斯,虽说这些人都一鼓作气的成功跑到了对岸,但这途中的每一步都凶险万分,一脚踏空,万劫不复。

    这些人中,乔布斯的登顶之路最为坎坷,几次登顶失败,几次不得已退回山脚下另寻他径,好不容易才在ipod和itunes上站稳了脚跟,自此,他终于找到了一鼓作气的途径,随后马踏联营、大杀四方。

    但是,支撑苹果成为世界最高市值企业的不只是ipod,如率军南下篡位的燕王朱棣,ipod的成功只能支撑起一个藩王和一块封地,支撑不起一个庞大的帝国,想打下天下,就必须一步步向南进攻,一直到打下金陵城。

    打下金陵前的每一步其实都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乔布斯上辈子成功了,他如朱棣一般,奇迹般的成功了,但是这辈子,他没那么好的运气,李牧抽走了ipod这块石头,让乔布斯带领的苹果跌进了汹涌的江水之中。

    在知道乔布斯彻底妥协之后,李牧断定,乔布斯已经不再是上辈子的那个乔布斯了,他就像是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朱棣,带着自己的大军刚打出燕京,主力部队便被剿灭殆尽,失败让他失去了自己的封地,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原本的兽性与信心。

    李牧终于松了口气,自己手里有了安迪鲁宾,马上又要把苹果收入囊中,到时候这两方完全独立开来,让安迪鲁宾按照他自己的构想,在ux的基础上去开发上辈子的android,也就是现在的os,同时让蒂姆库克带着苹果的研发人员在as的基础上开发ios。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2005年,最迟2006年,牧野科技就能够拿出两套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到那个时候,何止是大杀四方,简直是毁天灭地。

    在李牧的构想里,ios一定采用完全闭源的方式,只供自己的手机以及其他移动硬件使用;至于以android为核心的os,可以采取付费授权的方式,授权给其他的手机制造商。

    付费授权,但绝不是完全开放式的付费授权,不是谁想买都能买,而是自己想卖给谁,谁才能买。

    等自己手握两套移动操作系统的时候,这个行业里的其他所有竞争对手都成了蚂蚁。

    随后,林清雅代表李牧,与苹果开始了进一步的收购谈判。

    林清雅代表李牧,向苹果开出了李牧的最终报价以当天415美元的价格作为标准价,以标准价的90为实际成交价,收购苹果股东层手里所有的股份,在签字确认之后,以415元为标准价,以标准价的150作为流通股票的收购价,向纳斯达克提出强制私有化。

    支付给苹果股东的收购资金,签字付50,剩下50三个月内付齐,支付用于收购流通股票的资金,将在启动私有化的时候立刻付齐。

    关于流通股票的收购价格,李牧其实可以再往下压一压,毕竟苹果的股价表现太惨,而且如果自己收购的消息传出,而后又因为私有化成本过高而放弃收购,那苹果的股价还会再进行一轮超跌,到那个时候,股价还会再创新低,再想起来就难如登天了,所以只要给予2030的溢价,无论是纳斯达克还是散户以及投资者都会接受,强行退市就可以实现。

    但是为了牧野科技的企业形象,李牧亲自做主,定了150溢价私有化的标准,算是用牧野科技自己掏腰包,来代替苹果,给已经损失惨重的散户以及其他投资者一点补偿。

    毕竟牧野科技将来一定要在纳斯达克上市,李牧不想现在就给纳斯达克的投资者留下一种周扒皮的印象,多花点钱,买个好名声,同时也卖纳斯达克一个面子,将来上市的时候自然会方便很多。

    丁健给李牧算了笔账。

    目前,苹果市值在30亿美元左右,流通股占比差不多是25,市值75亿美元,也就是说,用来收购流通股的资金是75亿美元的15倍,也就是1125亿;

    剩下的225亿美元,打九折支付给苹果股东,总价2025亿美元。

    算一算,这是315亿美元。

    给牧野科技留下一定的现金流,最多能抽出7亿美元现金,这也就意味着李牧的资金缺口在25亿美元左右。

    眼看苹果公司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被收购了,丁健拉着李牧和林清雅私底下碰了一下,专门提醒李牧,眼下收购苹果最大的问题已经不是苹果答不答应,而是牧野科技拿不拿得出这么多钱了。

    25亿美元现金,全世界互联网企业能拿出这么多钱的,一家都没有。

    大家的市值都是靠高流水、高毛利以及讲故事、炒概念堆积起来的,大部分公司净利率很低,手头的钱自己都不够花,还要到处融资,哪可能有25亿美元趴在账上。

    这让李牧想起一个笑话。

    一个不着片缕的女人打出租,司机盯着她看,她问自己,没他妈看过不穿衣服的美女吗司机说我只是好奇,你他妈待会从哪掏钱。

    林清雅也很担心。

    李牧一直让她往前推进,别管钱的问题,车到山前必有路,前提是先把车开到山脚下去再说,可是眼看车就要到山脚了,还没有看见具体的路在哪里,她真怕这件事到最后会闪了腰。

    不过,李牧并没有这个担心。

    李牧对林清雅和丁健说“钱的问题你们不用担心,我脑力已经大概理清楚一个操作模式了。”

    “什么模式”两人都很诧异。

    不融资,不贷款,二十五亿美元去哪弄

    牧野科技现在如果想在银行贷款,银行一定不会接受净资产质押,他们一定会要求股权质押,而且会将股权的估值压的很低,这也就意味着,想股权质押贷款25亿美元,牧野科技很可能要质押5个点以上的股份。

    说起来质押也不是大问题,上市之后有了钱赎回来就是,可华尔街可不是羊群,这他妈全是狼,如果真把牧野科技的股份质押在这些人的手里,他们不知道会为了利益整出什么妖蛾子出来,这样的例子在美帝国主义的资本市场屡见不鲜。

    在国内质押国内银行倒是肯定会卖李牧一个面子,可是这25亿美元可不能是等价的人民币,得是实打实的外汇啊,不然给苹果股东人民币用来购买他们的股份,他们能愿意还奇了怪了。

    丁健和林清雅都不知道李牧有什么途径能弄到25亿美元外汇,不过李牧却胸有成竹,他当着两人的面,给陈泽打了一个电话。

    在李牧看来,陈泽不仅是个够意思的朋友,更是牧野科技的股东之一,搭车赚了这么多钱,该出力的时候自然不能便宜了他。

    电话接通,陈泽先是询问李牧在美国怎么样,李牧与他寒暄片刻,随后对他说“老陈,我脑子里有个思路,我不确定能不能行得通,说出来你帮我参谋一下。”

    陈泽笑道“还他妈有你理不清的事情你快说来我听听看。”

    李牧说“是这样,我想先在csc俱乐部里搞个私募基金,短期的,半年左右,年化收益不低于8。”

    “不低于8够高的啊。”陈泽咂了咂嘴,感觉到了一丝不妙,问他“给这么高的收益率,你是想弄多少钱啊”

    李牧哈哈一笑,说“还是你懂我。”

    顿了顿,李牧说“钱不多,也就两百多亿。”

    “我日”陈泽脱口说道“两百多亿,这样的私募规模太大了,短期内很难用正常的手续走通,国家怕是不会批。”

    李牧说“这个先别管,你先做个评估,把整个csc都发动起来,能不能募集两百来亿现金”

    陈泽毫不犹豫的说“就金额来说一定可以,现在csc俱乐部在全国的会员已经过千了,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国内绝大部分大富豪的子女都在我们的俱乐部里了,我之前粗略的统计了一下,整个俱乐部成员背后代表着的身家,总额已经几千亿了,如果用几千亿做杠杆,他们能撬动的资金量就更大了,你给他们8的年化收益,他们都不用自己拿钱,只需要用他们的关系,就可以轻松搞到年化利息低于5的资金,把这笔钱拿过来转手借给你就赚一半的利息,轻轻松松拿钱生钱,所以别说两百亿,如果国家政策允许,两千亿也不是问题。”

    “好,这也是我为什么给8年化收益的原因,只要能保证募集到足够的资金就行。”李牧说“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拿这两百多亿,去找央行帮忙换25亿美元的外汇,拿到美国市场做资本运作,你觉得靠谱吗”

    陈泽愣了半天,问李牧“兄弟你没睡醒吧换25亿美元外汇你知道这么大笔外汇意味着什么吗央行把这么多外汇放出来,万一回不来,国家损失可就太大了,谁都不敢冒这样的风险,除非你是央企,有部委以上的机构背书。”

    说到这儿,陈泽想起来什么,又补充道“对了,你募集两百多亿现金的这个事儿,本身就几乎没什么成功的可能性,就算成功了,也会留下把柄,将来如果有人想找你麻烦,这件事很容易拿来大做文章,更别提拿两百多亿现金,去找央行换25亿美元外汇了”

    李牧笑了笑,说“我这不是要收购美国那家苹果公司吗,手里钱不够。”

    说着,李牧又道“那我再问你,如果我承诺等牧野科技ipo成功之后,把这25亿美元连本带利还回去,再额外追加25亿美元投资到国内呢美元资本到国内投资,可是首先要在央行那里折换成人民币的。”

    陈泽愣了愣,说“你的意思是,先找央行借25亿美元外汇,等牧野科技在美国上市了,你把这25亿美元还回来,再给央行补25亿美元”

    “对啊,而且是保底25亿美元,极有可能会更多。”李牧说“牧野科技ipo成功之后,我们从美股市场融到的钱全都是美元,把其中一部分投资到国内,不就是外汇了吗”

    陈泽半晌才感叹道“你要是早说这个,我刚才就不跟你扯私募合法性的事儿了,这事儿直接找央行,央行一定会愿意帮忙的,需要走的审批流程,我相信以牧野科技的实力以及你个人的行事风格,也肯定没任何问题,就算不看这些,单看在25亿美元外汇上也会帮忙,这样你连私募那8的年利率都省了。”

    李牧说“那可不行,我直接找央行借美元,这算是明目张胆的破坏国家外汇管理规定,就算是央行给我开个后门,给别人留下把柄以后也有隐患,还是曲线救国一下,8的年化利率,跟我从资本手里弄钱的代价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说到这,李牧又道“最主要的是,csc俱乐部里的会员家庭背景都比较强,如果这个私募是一两百甚至五六百个各地富翁一起拿出来的,这事儿背后的利益团体就相当大了,有心的人就算想做文章,也要掂量一下这背后的能量,我这是花8的利息,拉一群人跟我一起扛。”

    “明白了。”陈泽说“这个事儿我等明天就去通个气,如果央行那边点头,私募的事情我这边就在国内开始运作,我觉得,就冲你那25亿美金的许诺,这事儿也**不离十。”

    ”那就好。“李牧松了口气,道“如果ok的话,尽快推进,争取这个月就把钱弄到位,免得夜长梦多。”

    “放心。”陈泽笑道“这是个两全其美、互相收益的好事儿,我尽快推动落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