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贱卖是唯一出路
    李牧对苹果有兴趣,让苹果高层大为震惊。

    他们甚至觉得,把苹果卖给巴菲克,甚至卖给美国政府,都比卖给李牧更容易,因为他们想不出李牧有什么理由会愿意收购苹果。

    但林清雅却在与蒂姆·库克的电话里清楚的转达了李牧对苹果的兴趣,而且林清雅主动约蒂姆·库克面谈,所以这绝不会是一个玩笑。

    林清雅虽然年轻,资历也很浅,但她是牧野科技在美国的最高负责人,如果真论影响力,乔布斯也比不上她,因为她背后有整个牧野科技的资源做强大支撑,就好像一个可调集千军万马征战沙场的年轻将领,与她相比,乔布斯就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游击队长,作战经验丰富、战术战略也非常独到,但在眼下拳头还远不够硬。

    再联想到李牧刚到美国不久,林清雅就立刻约蒂姆·库克见面,看来李牧对苹果是真的有兴趣,并且他让林清雅这样的最高核心管理层人员来对接这件事,证明他对这件事是相当重视的。

    没准这是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预兆。

    苹果把所有高层都从家里召唤到了公司,要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在会议上,蒂姆·库克向大家介绍了大概情况,随后诸位管理层代表便在现场,立刻就一个问题进行快速投票。

    董事会主席开口道:“诸位,认为应该拒绝牧野科技收购要约的人请举手,如果举手表决的诸位所代表的投票权超过60%,蒂姆明天将直接回绝牧野科技的林清雅。”

    三秒之后,无人举手。

    董事局主席自己都有些傻眼,他好奇的问在场的所有人:“诸位,李牧是苹果公司市值暴跌、利润暴跌的元凶,你们难道没有人认为我们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多些骨气吗?”

    一位董事会成员撇撇嘴道:“我们国家的海军早在1853年就在佩里将军的指挥下,用大炮轰开过日本的国门,二战的时候还给日本投了两颗原子弹,又几乎把东京炸成平地,你看看现在的日本人恨我们吗?他们甚至为佩里将军铸造雕像以做纪念!”

    说着,这位董事会成员又道:“我这个人很现实的,大家都是生意人,我们追求的不是谁曾经伤害过我们,而是谁能在眼前和未来给我们带来利益,我们现在的困境,想靠自己走出来是几乎没有可能了,既然这样,谁出的价高,谁就是我爸爸。”

    另一位董事会成员哈哈一笑,说:“詹森,你说出了我想说的!我们要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我一点都不恨李牧和牧野科技,那是因为他们对苹果的打击已经是过去式了,而且我们也确实敌不过对方,被击垮也并不出乎意料,但我恨的是微软那帮家伙,他们就像是趁火打劫的强盗,吃人不吐骨头的秃鹫!”

    董事会主席欣慰的说:“看到大家都这么成熟,我很欣慰。”

    说罢,他又正色道:“李牧既然想收购苹果,那我们就积极配合,会面、立项、谈判、尽调,我们积极配合牧野科技的一切需求,只要他能够给我们一个满意的报价,其他的什么都无所谓,尽快把公司以最高的价格卖掉,是我们眼下最重要的任务。”

    有人询问:“我们如何给李牧报价?不管他怎么报,我们总要给出一个报价,同时定一个我们的底线价位。”

    “这也是我让大家来开会的主要原因。”董事会主席说:“我们的股价到现在还没有停止下跌,安迪·鲁宾加入牧野科技负责mango产品线技术研发的消息让投资者对我们更加的不看好,我们的竞争对手早已经碾压了我们,同时还在坚持不懈的继续提升自己,而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对外公布任何计划,甚至没有给外界任何有可能挽回局面的信息,这让我们的投资者更加没有信心,继续这么下去,市值跌破三十亿美元已经指日可待。”

    有人说:“我们不如跟李牧要求并购,我们以现有市值为基准,牧野科技以资本市场的估值为基准,这样的话,如果牧野科技900亿,我们30亿,并购进牧野科技,至少也要占并购后牧野科技3.2%的股份,我们明天不妨争取一下,看看能不能做到3.5-4个百分点,这样等牧野科技上市之后,我们持有这笔股份两年,很可能就把我们在苹果身上亏损掉的全都补回来了,甚至还会有很客观的收益。”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向看智障一样看着他,董事会主席反问他:“汤姆,你儿子今年多大了?”

    “八岁,怎么了?”

    “你有没有兴趣收养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还有一定的残疾。”

    汤姆耸耸肩膀,说:“你这个比喻不恰当,收养一个孩子是纯粹的付出,收购一家公司是为了能在将来带来利润。”

    “ok。”董事会主席点点头,又问他:“如果你收养这个残疾孩子,并把他养大成人、供他上哈佛大学,这样将来他赚的所有钱在除去他个人开销之后,剩下的都归你,你愿意吗?”

    汤姆说:“那就要看这个孩子有多大潜力了,牧野科技要收购我们,也一定会对我们未来的潜力进行一个深入的考量。”

    董事会主席说:“你忽略了一个问题,你只考虑到要看这个孩子未来的潜力,但你没想过把他养大成人要花多少钱,你更忽略了这个孩子是个残疾人的事实,这也就意味着,你必须要把他的病治好,再供他吃喝拉撒穿以及接受教育,他才有可能帮你赚钱。”

    汤姆摊开手:“李牧有的是钱,他追求的可能是……”

    董事会主席打断他,道:“我还没说完,原本你只是收养这个孩子,花钱养他给他治病就可以,但他现在却需要你儿子身上的某个器官来拯救他的性命,不过你放心,他需要的不是缺一不可的器官,而是损失一部分也不会太影响生活的器官,例如一个眼角膜、一颗肾脏,或者是一块肝脏。”

    “够了!”汤姆表情难看的说道:“我只是想帮大家争取最大利益,可你却拿我儿子做比喻,还说出这么难以入耳的话来,未免太过分了吧?”

    董事会主席冷笑说:“我只是那你儿子打个比方,你就受不了了,而你却希望李牧从他的儿子身上取下一部分器官来给你?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你觉得以李牧的行事风格,如果明天蒂姆真向林清雅开口要4%的苹果股份,李牧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我猜他会立刻放弃收购,并且往我们的心脏上再补一发子弹!”

    汤姆一下子有些尴尬,刚才的怒火早就消散,剩下的只是后怕。

    利欲熏心觉得全世界就属他最聪明,而其他人都是缺乏思考能力的傻x,而最终鸡飞蛋打的也都是这样的人。

    其他董事会成员通过董事会主席刚才的一系列比喻,彻底弄清楚了苹果现在的局面,他们单拿出去各个都是人中龙凤,但凑在一起的时候却当局者迷,这个比喻,第一次让他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看到整个局面的全貌。

    苹果就是董事会主席口中那个等待收养的残疾孩子,有幸遇见愿意收养他的人就已经是他最大的幸运了,如果还指望收养人把自己儿子身上的肉割下来喂他,这比痴人说梦还痴心妄想。

    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希望牧野科技并购苹果的事情最好连想都别想,因为想多了万一说秃噜嘴,可能李牧直接就say-goodbye了。

    并购没有可能,剩下的可能就只有议价买卖这一种了。

    那么,该如何跟李牧报价呢?在现有股价基础上再要求一定的溢价?那简直是做梦一样的想法,因为以苹果现在的境地,别说在现有股价上给予一定溢价,就算是苹果想按照市值把手里的股份都卖掉套现也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不可能,是因为苹果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虽然它的大部分股份在董事会手里,但还有部分股份在市场内流通,这些股份被大量投资者购买,资本市场为了保障投资者的利益以及整个证券市场的稳定,严格限制了上市公司股东以及高管的套现自由。

    也就是说,某家资本如果有10%的苹果股份,如果他们想把这10%套现成现金,绝不是直接在股市上把股票卖了那么简单,他们首先要按照市场的要求,提前做减持披露,并且走大量臃肿而缓慢的流程,最后经过漫长的过程,才能像挤牙膏那样,一点点把股份套现。

    这样一来,如果苹果股东想减持,减持之前先要对外披露,一旦投资人发现苹果股东要逃走,恐慌会引发更大的抛售潮,到时候股东的股份还没来得及减持,股价已经跌到底了。

    这也就意味着,苹果的股东现在才是深度套牢的投资人,甚至想按市值套现都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所以,苹果的股东如果现在想套现,不但不可能按照市值拿到现金,反而要牺牲一部分利益来获取套现的机会,这是李牧向苹果压价的关键筹码。

    如果苹果市值30亿,股东手里持股70%,那这部分按照市值计算是21亿美元,如果李牧节奏把控的好,很可能迫使苹果股东答应以15亿美元的价格,转让手里所有的股份给他,让他成为苹果的控股股东。

    不过,如果李牧想让苹果从纳斯达克退市,就必须要给流通部分的股份市值一个溢价空间,来确保私有化的顺利推进,如果苹果流通市值达到9亿美元,那李牧就得补齐他们的溢价,然后从他们手里把股票都回收过来,如果溢价40%,就要多花3.6亿美元。

    这些钱看似是李牧要负担的成本,但对苹果董事会来说,他们心里清楚,李牧一定会把这部分成本也算在他们头上。

    如此一算,他们不但不可能按股价拿到钱,甚至还要远低于股价。

    而且鉴于现在已经没有其他人对苹果感兴趣,所以苹果的高层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想几十止损套现,贱卖是苹果唯一的出路!重生完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