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9章 安卓之父
    当安迪·鲁宾听到拉里·佩奇要介绍自己跟李牧见面的时候,安迪·鲁宾错愕了半晌,本能的认为拉里·佩奇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反复向拉里·佩奇询问确认时候,这才相信。

    随后,安迪·鲁宾急忙跟拉里·佩奇确定好了时间,一个小时后,他将准时来牧野科技跟李牧会面。

    挂了电话,安迪·鲁宾激动的无所适从。

    在安迪·鲁宾对硅谷大佬的认知中,拉里·佩奇就已经是非常顶尖的大咖了,至于比尔·盖茨这样的,基本上已经是只能敬仰的神级人物,而来自华夏的年轻人李牧,则是安迪·鲁宾眼里非人类一般的存在。

    纵观整个互联网行业,能向李牧这样完全白手起家,并且短时间内创造如此大业的人,除了李牧之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硅谷有很多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但白手起家还能身价数百亿美元的,一个都没有,比尔·盖茨?他才不是白手起家,硅谷出身能比得上比尔·盖茨的还真没几个。

    正因为如此,安迪·鲁宾才会觉得不可置信,按照正常情况,自己就算是到牧野科技这种公司求职,也是没有机会见到李牧的,除非是非常高的管理岗位,否则自己连牧野科技的副总裁都见不到。

    公司越大,内部等级也就越明确,这倒不是为了凸显管理层的特权,而是管理层不得不遵循的节省时间的方式,无论是招聘面试,还是合作会谈,企业内部一定要遵循明确的分级逻辑,否则如果所有面试、会谈都直接送到ceo面前,那ceo怕是要累个半死。

    像牧野科技这样的公司,除非是面试副总裁级的人才,亦或者大事业部负责人这样的重要岗位,会需要李牧亲自确认之外,其他级别的岗位,李牧根本连了解的时间都没有,因为那个岗位的上一级负责人会为这个人以及这个岗位负责,自己只要看负责人反馈的结果即可。

    投融资方面也是一样。

    牧野科技有自己的投资部门,这个投资部门不是为李牧一个人的意志服务的,而是为了整个牧野科技服务,对外投资从几百万到几千万甚至几亿、十几亿美元,跨度非常大,亿元级别以上的,李牧才会亲自把关,低于亿元的,投资部负责人和业务部门负责人只要意见一致就能定下来。低于千万级的投资,一个投资经理,以及投资部门的委员会就可以全权做主。

    对安迪·鲁宾来说,他的新项目融资目标甚至还不到一千万美元,这样的项目,在李牧眼里,恐怕听一听都属于浪费时间,直接安排一个对应这个金额权限的投资经理来跟自己谈就可以了。

    但是,李牧偏偏要亲自跟自己见面,这让安迪·鲁宾激动之余,也不免紧张。

    ……

    拉里·佩奇从牧野科技告辞了,在告辞之前他就已经给谷歌董事会发信息,让他们准备好召开紧急会议,不管怎么说,李牧要的是谷歌口袋里的部分利益,而不是要跟谷歌为敌,这足以让整个谷歌的董事会松一口气了,剩下的,就是赶紧沟通一下,看看给李牧这个威尼斯商人分多少利益当做渡海的船票,才能够上得了他的船。

    李牧在办公室里研究了一下苹果今天的股价,今天苹果股价小幅震荡了一天,整体下跌2%,基本上算是稳住了。

    在苹果内部,止损派和反攻派还在各自为各自的目标努力。

    止损派还在与微软沟通收购的事宜,但是进展微乎其微,微软的态度比较强硬,他们只想要苹果的操作系统以及整机生产业务,至于其他的,他们并不准备接盘。

    但是,苹果内部的止损派,想要的是全盘脱手,这也就意味着接手方得额外为苹果现在一比吊糟的ipod业务埋单,虽说ipod业务线还能挤压出差不多一亿美元的资金可以供临时周转,但这只是饮鸩止渴,ipod业务后续的事情才最可怕,生产线停工、代工厂结算、用户与经销商退货退款、大量库存需要降价销售挽回损失,但即便如此,所有处在库存状态的ipod也难以挽回卖一台亏一台的命运。

    如果微软不愿兜着ipod,那止损派自己也无法承担这么大的损失,所以整个事态变得僵持不下。

    不过,反攻派却正在积极寻找对策。

    这帮以程序员、产品经理以及各种技术人员组成的极客团队,在危急关头全部抱成团,拼命寻找能够破局的方法,这也是苹果内部业务线上空前的大团结,蒂姆·库克虽然临危受命,但却把业务团队的心态和斗志维持的非常好。

    反攻派目前已经有了大概的思路,他们觉得,立刻停止ipod业务、关停ipod生产线的话,那背后的损失对苹果来说很难扛的过去,所以他们决定在ipod业务上寻找新的突破,具体操作分两个部分,第一,要把ipod的产能在维持生产线继续运转的情况下降到最低,然后解决现阶段ipod退货以及后续低价清仓的问题;第二,赶紧研发新的ipod!

    研发新的ipod才是最关键的,因为蒂姆·库克认为,牧野科技的mango-me2虽然性价比非常高,但是它现在的产能还没到能够全球铺货的阶段,这也就意味着,mango-me2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未来要不断增加产能、扩建销售以及售后体系,然后再完成市场占领,这个过程中,牧野科技很难有多余的经历投入到新一代的mango-me上,所以,趁着牧野科技全速奔跑、无法转身的时候,苹果赶紧研发能全面超越mango-me2的下一代ipod,就成了逆袭的重中之重。

    蒂姆·库克甚至已经开始带领团队进行产品立项以及后续开发,他们选定了一个初步的产品方案,那就是在下一代的ipod里,实现设备网络化。

    设备网络化,也就意味着ipod将一定程度上脱离电脑,成为直接连入互联网的终端设备,在这个基础上,就要支持ipod自身通过互联网与itunes的连接,起码可以通过ipod直接从itunes下载音乐。

    反攻派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一部分认为,他们可以直接将itunes的ipod版软件写入单片机系统,再给ipod加上wlan模块,这样一来,用户就可以通过网络以及ipod上的itunes软件下载歌曲,这个解决方案的优点是开发速度比较快,而且成本低;但缺点也很明显,采用这样的方式设计下一代ipod的话,它几乎没有什么拓展空间;

    另一部分人认为,既然要反攻牧野科技、要彻底逆转ipod败局,就必须在最核心的层面上赶超牧野科技,给ipod焊上一块wlan模块以及写入了简易itunes的单片机,虽然能让ipod连入互联网并实现脱离电脑使用,但这种方式牧野科技也会,他们也完全可以把yytunes写入单片机,然后和wlan捆绑在一起加入到下一代的mango-me上,到时候新一代的mango-me又在性能上赶超上ipod,再大打价格战,那时候苹果该怎么办?

    所以,这一部分人提出了一个目标远大的解决方案:为ipod开发一套操作系统!不仅仅要在ipod上实现itunes的使用,还要实现其他的软件使用,这样一来,ipod就会发生质变。

    对全世界大多数it公司来说,开发操作系统实在是一个工程量极其浩大的项目,而且绝大部分公司根本没有这个基础实力,但是苹果不一样,苹果有这个技术实力,而且有非常强大的技术储备。

    苹果上辈子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就推出ios,很大程度上依拖macos操作系统的底子,由此可见,有足够的基础,在桌面操作系统的底子上,开发一款移动操作系统,难度并不算大。

    这部分人就是想靠着macos,为ipod开发一套移动操作系统,彻底与牧野科技拉开差距,牧野科技如果想开发一套移动操作系统,就算从全世界搜刮顶尖团队,也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能见成效,这个时间差,足够苹果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了。

    但是,这个解决方案也有它的缺点,为了能够应对一套移动操作系统,苹果需要对ipod的硬件进行颠覆性的重新设计和升级,这一方面会很大程度上增加ipod的成本,一方面还会延长研发周期。

    如果是上单片机,苹果立刻就可以着手研发,硬件成熟,软件也成熟,但是如果上操作系统,工程量立刻几何倍上升。

    除了研发自己的移动操作系统,苹果还要对市面上的微处理器以及其他各种硬件进行深入的了解和研究,然后再制定多套硬件搭配方案,随后反复进行各项测试论证,最后选出一个解决方案出来。

    单片机方案对苹果来说,就像是组装一架无动力滑翔机玩具,大体上没什么难度;

    但操作系统方案,等同于把无动力滑翔机玩具,升级到组装一架稳定、可靠、高性能的遥控航模,那可就麻烦多了。

    材料选择、电机与电池的选择与搭配,遥控收发模块、电调、舵机的选择与搭配,整体工程量之浩大,即便是对苹果来说,都是一件大工程。

    工程大,自然意味着耗时久,这样的方案,从立项到软硬件开发再到成品,至少一年半到两年的周期才能够落地,苹果本身已经千疮百孔,还能在这样的危机中挺过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