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止损还是反攻
    ,精彩小说免费!

    李牧给路易斯·马丁的500万美元+500万美元很快就起到了作用。

    路易斯·马丁虽然人在燕京,但动用了自己的私人关系,以不符合职业道德的方式,拿到了苹果内部此时此刻的一手讯息。

    自从蒂姆·库克临危受命、接任了苹果ceo的职务之后,苹果内部就接下来的方向问题,密集的发生了数次激烈的争论,此时的苹果高管内部主要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止损派,一个是反攻派。

    止损派的态度很简单,立刻将苹果拆分出售,以免将来苹果的股价跌穿净资产,这派人主要是投资人以及背后资本,他们眼看着投在苹果身上的钱以光速流失,资本的本能驱使着他们只想尽快结束这场失败的投资,然后赶紧从其他的项目身上找利润,把这个洞补回来。

    对许多私募基金来说,同时投出去的钱可能超过几十亿美元,在单一项目上亏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并不是世界末日,只要其他的项目能够争口气把这部分资金补回来,他们就可以正常交差,所以及时止损对他们来说就非常重要,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个黑洞接下来会扩散到多大,如果你想补一个洞,首先得让这个洞停止扩大,然后再根据洞的实际大小,去全力寻找补上它的办法。

    至于反攻派,多是苹果这么多年来一直并肩奋战的创始人与高管团队,像蒂姆·库克,五年前怀揣着对苹果将来的无比信任而加入公司,虽然钱没赚到多少,但却把自己的热情和信仰寄托在了这家公司身上,现在让他们立刻投降,这是他们所无法接受的。

    反攻派的观点是,苹果与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都不一样,苹果是一家以硬件为核心、以专利技术和软件技术为支撑的公司,纯粹的互联网公司,遇到泡沫有可能市值缩水95%,那是因为他们像被吹得巨大的橡胶气球,炸了之后基本上是剩下一坨橡胶皮;

    但苹果是一头一千多斤的北极熊,就算在寒冬里断了粮,也能靠着自己的脂肪挺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就算是饿到皮包骨头的北极熊依旧有着很强的战斗力,苹果也是一样,在这个关键时刻,苹果更应该静下来好好想一想对策,找一个反攻对手的突破口。

    这两个派系各有优势与劣势,比如止损派虽然人数不够多,但掌控的股份比重高;反攻派虽然人数很多,但大都是公司员工以及职业经理人,他们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又有些不够。

    从法理上来说,止损派有着绝对的权力可以做出一个决定并且落地执行,但是他们也忌惮于反攻派人数占了大多数,一旦他们对公司彻底丧失信心,他们极有可能随时甩手走人,如果苹果对外出售的时候,核心团队流失大半,那公司的市值必然还会遭受更大的打击,这是止损派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当苹果股价在接下来的第三个交易日跌破4美元大关的时候,止损派与反攻派还是没有达成共识。

    据路易斯·马丁的消息,止损派正在不断劝说反攻派接受公司的资本规划,这样起码可以确保大家的工作有机会保留,即便无法保留,起码也能够拿到应得的补偿;

    而反攻派也在劝说止损派对公司多一些信心,他们觉得,以苹果现有的技术积累,苹果的团队一定能找到一个扭转乾坤的机会。

    李牧很关心苹果内部以蒂姆·库克为首的反攻派,目前到底有没有什么明确的反攻策略,ipod业务已经被未上市的mango-me2蹂躏的一塌糊涂,如果苹果还想在mango-me2身上扳回一城,那真有可能会触发这帮家伙的神经,迫使他们决定将ipod提高半代,甚至提高一代。

    不过从路易斯·马丁打探到的消息来看,反攻派目前还没有找到一个非常明确的切入点。

    路易斯·马丁还为李牧贡献了另一个价值非常高的讯息,微软正通过旗下某支基金绕了好几圈间接控制的离岸公司,向苹果发出收购offer,不过微软不准备把整个苹果都拿到手里,他们只希望收购苹果的操作系统以及mac整机业务线,至于在投资者眼里已经成了垃圾资产的ipod以及itunes,微软也并不感兴趣。

    李牧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兴奋的接连叫好。

    其他人不太明白李牧为什么对微软有意收购苹果的动机感到兴奋,毕竟微软是it领域的庞然大物,即便是牧野科技在他们面前也显得有些弱鸡,市值、现金流、技术储备以及盈利能力,都比微软差了许多,如果微软也想要苹果,牧野科技显然很难保证竞争力。

    不过李牧却有他的观点,他对众人说:“美国政府不会允许微软收购苹果,所以微软只能用这种擦边球的方式来实现目的,所以他们用公司控基金、基金再控离岸公司,拐了好几个弯来收购,其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把苹果的os操作系统拿到手,然后把它做成操作系统里的人彘,让os有一口气,像屎一样的活着,这样一来,os不但不会对微软带来任何后续威胁,还能够防止微软收到反垄断法的制裁。”

    说到这里,李牧又道:“首先声明,我对同性恋群体没有任何歧视,我只是借这个群体中的一些人渣来打个比方,微软的心思,其实就是一个渴望找个女人结婚的男同性恋,他不想跟女人谈情说爱,他只想娶了这个女人,这样就没人再去怀疑他的性取向,而他的父母也不会再给他施加压力。”

    众人赞同的点了点头,听起来确实像是这么回事。

    李牧又道:“对苹果来说,微软应该是他们最不愿意被收购的一家公司,而现在,这家他们最不愿意被收购的公司,却主动找上他们,我相信苹果团队的心里一定极为不爽,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我们是拍死苹果的始作俑者,苹果看我们也会觉得比微软亲切了许多。”

    “真的吗?”路易斯·马丁笑道:“如果我是苹果,那你一定是我最恨的人。”

    李牧笑道:“你们这些纯粹玩资本的人,看的只是钱,但是你们要知道玩技术的极客们看重的不只是钱,更有尊严,你可以打败他们,甚至把他们杀死在战场上,但你不能把他们买到家里当奴隶,然后又把他们的孩子丢进粪坑。”

    路易斯·马丁说:“苹果内部的止损派跟我一样,都是纯粹玩资本的人,他们只在乎谁给的钱更多,如果微软给他们更高的价格,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苹果卖掉,那些有荣誉感的人,没有投票权,他们决定不了这个公司未来的命运。”

    李牧说:“路易斯,看细节,微软为什么只愿意买苹果的操作系统和电脑业务?说白了他们根本不愿意为苹果多花一分钱,他们只希望用最少的钱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他们根本不关心ipod以及itunes业务,更不关心苹果在这两个业务线上员工的死活;

    就算是苹果止损派全是资本思维,他们也要考虑一个问题,ipod以及itunes业务唯一的套现机会就是和整个苹果一起打包卖掉,否则只剩下这些,谁都不会感兴趣,到时候这部分资产就成了坏账,而止损派依旧要为ipod以及itunes两个事业部的所有员工支付遣散费,与微软比起来,我这个愿意全盘接手的接盘侠,才是苹果最期待的救世主。”

    路易斯·马丁耸了耸肩膀,笑道:“这么说也有道理。”

    雷君说:“我觉得李总分析的很对,即便是止损派也不希望手里最后留下无用的坏资产,同时还要从有限的钱里拿出一部分赔偿员工,微软现在肯定觉得,资本市场根本没有人愿意接手苹果,他们有可能是苹果唯一的买家,所以不愿意给苹果任何多余的offer,如果微软保持这种态度,对我们收购苹果将是一个巨大的帮助。”

    负责资本运作的丁健开口问李牧:“李总,既然微软已经跟苹果取得了联系,我们近期是否有必要也跟苹果接触一下?”

    李牧说:“暂时不用,否则微软如果知道我们也在盯着苹果,很有可能提高自己的报价和条件,以免夜长梦多。”

    说罢,李牧对路易斯·马丁说道:“路易斯,让你的眼线盯着苹果跟微软的动静,我要知道微软给苹果到底报了什么样的价格,以及苹果内部对微软报价的反应。”

    路易斯·马丁点了点头:“请放心,我会密切关注,有任何动静都会第一时间跟您汇报。”

    李牧说:“转告红杉的高层,让他们也保持沉默,别把牧野科技在准备收购苹果的消息透露出去。”

    路易斯·马丁急忙道:“明白,我会沟通的。”

    李牧满意的笑了笑,道:“剩下的,就等我到美国之后,亲自跟他们聊了。”

    话音刚落,李紫薇急促的敲门进来,一脸兴奋的对李牧说道:“李总,世界卫生组织刚刚发布消息,华夏全境都已经解除疫情警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