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什么仇、什么怨?
    ,精彩小说免费!

    背靠着一个强大的生态,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很大加成作用的,实际上,在华夏后世的互联网行业里,所有基于用户层面的产品,腾训都要比一般公司更容易成功,事实上腾训也确实把很多业务都做的非常成功,至于那些不够成功的,要么是腾训自己做的不够好,要么是敌人太强,强大到足以超越腾训给予的加成作用。

    用一个假设的公式很容易解释这个问题,例如,腾训本身因为有巨大的用户基础,腾训无论做任何基于用户的业务,都有50%的加成,如果腾训游戏本身做到了80分,那么再加上40分的附加分,那腾训游戏实际的分值就有120分,市面上其他的公司累死累活也就能做到90分,所以腾训游戏可以做到业内第一。

    但是,像电商业务,腾训之所以一直没做起来,不是因为腾训自己不适合做电商,而是腾训自己没有把电商做好,如果阿里吧吧的电商是做到了100分的极致,那么即便拥有50%加成作用的腾训,本身也就把电商做到了0分,自己都没有做好,就算是加上了生态的加成都没能及格。

    微博也是一样,如果新浪微博做到了80分,腾讯微博也就做了个2、0分不能再多。

    现在,李牧的本身就是一个更强大的腾训qq,所以理论上,李牧做任何基于用户的产品,都能够得到自有生态的巨大加成,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勉强做个及格都能够超越绝大多数对手,如果稍微用点心,更是无人能及,再多用点心,那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tunes,是李牧基于音乐打造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超级产品,这款产品不但融合了后期itunes本身的几大功能,甚至还在这些功能上做到了更大的优化提升,而建立在音乐本身、由社交功能支撑的“音乐社交”,更是其他任何同类产品都无法比拟,甚至是无法复制的超级武器。

    而itunes是苹果今年才刚刚推出的产品,虽然反响很不错,但毕竟还只是初生代产品,成熟度以及战斗力比李牧操刀的tunes要差得远,如果把这个产品推出去,在海外市场,一定会对苹果的itunes带来很大的冲击,在国内市场,会把百度刚买走的易听网直接打残。

    如果说苹果还有ipod硬件作为终极防御的话,百度手里的易听网,在音乐面前,连一点防守之力都没有。

    李牧无心坑百度一把,但是在苹果这个大敌面前,他已经没办法顾及百度的死活了,即便他本身就是百度的股东之一。

    为了彻底砸断苹果在itunes以及ipod上的产业链,李牧早在授意开发tunes的时候,就专门批了一笔资金,用于做mango-me的二代升级,tunes剑指itunes,而mango-me则剑指ipod。

    这段时间来,牧野科技的硬件实验室,以及牧野科技收购的内地、台湾几家mp代工企业,都在合力研发新一代的mango-me,这其中还有几个高级工程师是高薪从台湾英华达挖过来的,英华达是苹果ipod的代工企业,生产线就在内地,所以在新一代的mango-me上,借鉴了相当一部分ipod的工业工艺。

    新一代的mango-me现在已经研发完成,开始进入了批量生产,新一代的mango-me定名为mango-me2,在mango-me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实用的功能,例如更大的屏幕、更强的音效、更好的滚轮触摸操作以及更合理化的ui界面以及人机交互。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增强mango-me2的音效,牧野科技买断了台湾一家知名播放器生产企业的音频处理技术,在mango-me2中提供了多种可调度极高的均衡模式,音质上有了足够的支撑保障。

    除此之外,团队还在原本64mb、128mb的基础上,大大增加了内存容量,新一代mango-me有128mb闪存、256mb闪存版本,以及5gb、10gb、0gb硬盘版本。

    mango-me以及me2本身的工业设计理念,是李牧从数年后的ipod身上取得的灵感,整体领先现阶段ipod好几代,而且制作工艺都是师出同门,一点也不逊色于苹果ipod。

    而且,mango-me2对p可以完美支持,比ipod对p的支持度要高很多,而且即便是用户使用苹果系统,也能够得到很好的兼容支持。

    至于生产成本,目前已经可以控制在苹果同容量产品售价的%,据说苹果ipod的生产成本,占到终端售价的0%左右,这个数字包含了研发和生产成本,而剩下的65%中,一部分是净利润,大概应该占比在20%左右,剩下的,一部分是各种软成本支出,包括各种税收、包装物流、经销商利润以及售后服务成本,除此之外,还有少许苹果的品牌溢价。

    现在的苹果逼格还没有真正打造出来,所以品牌溢价相对还低一些,如果到了iphone时代,由于品牌溢价的提升,苹果产品的生产物料成本在售价中的占比会更低,不过由于苹果手机背后的技术含量以及软件支撑力度远大于ipod,所以到那个时候,苹果在研发上软性成本也在提升,但相对的,销量越大,研发成本均摊的也就越厉害,笼统的说,花一亿元研发一款产品,卖掉一万台,单台的研发成本均摊下来就是一万元;但如果卖了一亿台,单台的研发成本均摊下来不过只是一元钱了。

    总体看下来,mango-me2的成本并不比苹果低,甚至因为要承担研发成本的缘故,成本比ipod还要高出一点,正常来看,这样的产品比拼相比竞争对手来说,是有软肋的,但李牧最硬气的一点是:他不需要靠mango-me2赚钱。

    也就是说,李牧可以把苹果原本留给他自己的15-20%净利润全部丢掉不要,这样一来,立刻就能在价格上拥有碾压对手的优势,再加上李牧准备采用直销的模式,在经销商利润上,又能够压下5-10个百分点,这样一来,他至少能跟苹果产品拉开20-25%的价格差。

    拿没有关税的香港售价来比的话,刚刚上市不久的ipod-0gb版本,售价大概在4500港币,如果mango-me2同样在香港开卖,李牧600就敢卖。

    而且,更便宜的mango-me2,还搭配了更好用的tunes,又整合进了整个的社交生态以及推广资源,这相比苹果itunes+ipod的优势要大得多得多。

    软件、硬件产品都已经定型,李牧便在会议上给核心管理层制定了一个战略规划:tunes在两天之后正式面向全球用户发布,而mango-me2的进入积极备货阶段,同时与世界各国的进出口贸易公司合作,尽快完成产品销往世界各国的进出口相关流程,力争在一到两个月内,将产品销往发达国家市场。

    在李牧看来,牧野科技就算亏损上亿美元,也要用mango-me2把苹果的营收支撑击垮,如果itunes和ipod的组合双双gg,苹果的发展轨迹至少滞后数年,而且极有可能落下残疾的病根。

    于是,为了跟好的达到目标,李牧在会议上临时起意,对方旭东说:“旭东,让你的硬件团队派人去趟德国,找森海赛尔以及拜亚动力这两家专业生产耳机的企业,跟他们分别沟通联名定制耳机的相关事宜。”

    “联名定制耳机?”方旭东惊讶的说:“您的意思是mango和这两家企业的联名定制款耳机?”

    “对。”李牧点了点头,国内很多人对“联名”的运作模式还不是太了解,但方旭东这种海外归来的高端人才对“联名”一定不陌生,西方品牌经常会有联名合作,而且大都是跨界合作,比如时尚界的品牌和运动品牌联名推出一款运动鞋,这样的东西往往能够实现1+1大于2的价值。

    李牧说:“我们要进一步提升我们产品的性价比,播放器本身是一款听音乐的产品,而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使用mp听音乐,影响音质的主要就是解码和耳机这两点,我们的解码已经有了收购来的处理技术,但台湾技术生产的耳机,表现力还是差了很多,这种成本价还不到二十元的耳机,音质只能勉强说得过去,如果耳机也得到比较大的提升,音质就会得到质的提升。”

    方旭东问:“那您的意思是,我们去跟这两家合作联名定制款耳机,作为mang-me2的标配耳机卖给消费者?”

    李牧点了点头,说:“我们只跟森海塞尔或者拜亚动力的其中一家合作,合作的前提是,我们向他们订购百万条以上的联名款耳机,这上百万条联名耳机只有一个款式,但这个款式必须是和我们共同设计,不得与他们任何一款现有产品高度相似,同时必须要有我们mango的logo展示,而且他们要给我们足够低的价格,以及足够好的品控。”

    说罢,李牧又解释道:“说具体一点,我们现在需要把我们的耳机成本,从不到20元,提高到120元左右,我相信按照正常的电子产品利润率,120元的生产成本,生产出来的耳机至少能在终端市场卖到500元以上,我们自然不能指望这两家耳机公司会以成本价为我们生产耳机,所以我们要给他们保障一定的利润率。”

    “这样的话,我们付给森海120元每条的成本,至少要换回品质相当于市面上00元到50元森海塞尔耳机的品质,而且我们向他们承诺,所有联名定制款耳机都只搭配mango-me2播放器销售,绝不会拿出来单独销售,所以他们也可以放心,我们会拿他们低价给我们的产品,再去冲击他们的市场。”

    “正常情况下,100万个mango-me2用户,会额外购买品牌耳机的人可能还不到5%,而根据森海塞尔在整个耳机市场的占有率来看,也就只能获得这5%里的20%,折算下来,100万个mango-me2正常情况下,只有1万人会购买森海塞尔的耳机,而通过跟我们的合作,这100万人,全部都会被打包购买森海塞尔的耳机,对森海塞尔的销量拉动作用是非常大的。”

    “除此之外,我们还会把联名耳机融入mango-me2的推广中,而且我们会采用推广的方式,面向全球用户投放,这对他们的品牌会有很强的拉动作用,如果他们能看到这一点,即便是联名耳机的利润对他们而言微乎其微,他们冲着这个全球推广的机会,也会接受我们这次合作的。”

    方旭东说:“李总,如果我们给每一台mango-me2,都标配一条定制自森海塞尔的联名耳机,每台机器的成本就要额外增加100元,价格优势就再度缩小了。”

    李牧摆摆手:“不要紧,消费者是会算账的,他能够算得出联名耳机的价值,然后把它放入总价中计算性价比,所以只要这两家企业中有一个答应低利润为我们生产联名款耳机,增加的100元成本虽然缩小了我们与ipod在价格上的差距,但是却拉大了我们与ipod在性价比上的差距,在我们狙击苹果的道路上,会起到更大的积极作用。”

    在场的人无不惊叹,李牧为了对付一个市值还不到一百亿美元的公司,竟然做了这么多手准备,大生态、tunes、mango-me2、森海塞尔或者拜亚动力的联名耳机……

    李牧这不是商业竞争,他是准备挖好了埋尸坑、准备好了枪和子弹以及裹尸袋,准备了这么多已经不可能是普通打架的架势,而是不把对方弄死誓不罢休的架势!

    那么问题来了,他跟这个公司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