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遭遇变故
    湘南卫视毫无疑问是失望的。

    李紫薇虽然现在已经小有名气,但她毕竟只是李牧的私人助理,如果真想让这场晚会上一个台阶,必须把李牧本人请到现场才可以。

    可是,李牧的回复在公对公的层面上来说,已经非常给面子了,自己不能来,但也没有拒绝参与,并且派遣了自己的私人助理,代表他以及两家企业,这也就是说李牧除了人不能到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会怠慢,该表态就表态、该捐款就捐款。

    对湘南卫视的野心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请不来刘德桦,只把刘德桦的经纪人请过来,有什么意义呢?观众真正买单的,就是刘德桦一个人而已。

    所以,湘南卫视的领导立刻就想到了陈婉。

    公对公的路子既然不行,那就得想办法走私对私。

    湘南卫视的台柱子陈婉,跟李牧的关系一直非常密切,两人的私交很好,这一点在湘南卫视是公开的秘密,所以台领导在李牧婉拒了邀请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婉。

    陈婉正在央视跟导演组开会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一把手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对方先是毫无领导架子的嘘寒问暖,然后又充分肯定了陈婉与何囧这次来支援央视的重大意义,最后才说到正题上,用商量与恳求的语气对陈婉说:

    “陈婉啊,有件事,我想代表咱们整个湘南卫视,求你帮个忙……”

    陈婉心里立刻意识到了领导的真正意图。

    李牧昨天才跟自己说过这件事情,他猜湘南卫视一定会邀请他,而且也猜到他如果婉拒了台里的邀请,湘南卫视一定会从自己身上找寻突破口。

    陈婉一边感叹李牧对台里领导的准确判断,一边故作好奇的询问:“台长,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就尽管开口,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办不到的也一定努力办。”

    说完这话,陈婉惹不住的连连摇头,自己原本是个连撒谎都不会的人,结果被李牧培养成了一个装傻充愣也可以信手拈来的小狐狸。

    台长这时候开口道:“哎呀是这样,台里这次的抗击**晚会,希望能够邀请到李牧李先生做现场嘉宾,但是我们跟牧野科技的公关部门沟通之后,李先生通过助理和公关回复我们,说他没有时间来参加,台里觉得,李先生是国内企业家里做慈善的先驱,如果他能够到现场的话,对咱们的晚会,甚至对咱们湘南卫视都是一个意义非凡的肯定,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跟李先生沟通一下,动用你们的私交,看看能不能邀请李先生过来。”

    陈婉略一迟疑,便答应道:“好的台长,我可以试试,不过我可不敢跟您保证一定能成。”

    台长忙道:“不要紧不要紧,你尽力就好。”

    说完,台长又补充一句:“不过这对台里真的非常重要,所以还请你一定要尽量争取。”

    “好的台长,我尽力。”

    回到会议室里时,陈婉发现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出去之前大家还讨论的非常热烈,没想到一进来,会议室里变得冷清了不少,而且大家表情都有些凝重。

    陈婉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低声问身边的何囧:“发生什么事儿了?”

    何囧压低声音,轻声回复道:“世界卫生组织又发布了一则警告,好像是夸大了华夏目前的疫情,还说我们并没有把疫情相关的信息全部公开,所以严重警告海外民众,说华夏目前非常危险,提醒他们尽量避免前往华夏,尤其是粤省和燕京。”

    陈婉皱了皱眉:“政府的防疫工作不是做的非常及时吗?疫情整体蔓延的速度远低于海外媒体的预估,世卫组织怎么还发这种警告?而且政府现在的信息公开已经做到了100%透明,他们这不是血口喷人吗?”

    何囧说:“外交部门已经表示抗议了,世卫组织这次明显有些夸大了国内的疫情发展。”

    说完,何囧接着道:“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这个,世卫组织发表这个警告之后,原定要参加咱们慈善晚会的几位港台明星纷纷跟晚会节目组沟通,说暂时还是比较担心大陆的疫情,所以临时决定不参加这次慈善晚会的录制了。”

    “啊?”陈婉一下子愣住了。

    片刻后,陈婉追问一句:“一共有几个人缺席?”

    “四个。”何囧说:“一共二十五位明星歌手,十五位大陆歌手,十位港台歌手,但是现在少了四个人。”

    陈婉问他:“那现在怎么办?”

    何囧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节目组目前最大的担心是会不会有更多的港台歌手临时爽约,毕竟这次世卫组织的警告有很大的夸大成分,这些明星担心身体安危也是人之常情……”

    陈婉叹气道:“要不就换人吧,想在燕京找四个补位歌手还是很容易的。”

    何囧说:“补位是很容易,但是味道就不太一样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央视肯定还是希望让两岸三地的歌手一起联手来完成这场抗击**的慈善晚会,毕竟这次受到疫情影响的不只是大陆,港台地区也是一样,这个时候如果能联合两岸三地的明星一起登台,不但对两岸三地的民众是一个莫大的安慰,更能凸显出两岸三地团结一致、共同抵御**的民族精神,如果顺利不出意外,必然会成为很正能量的一场演出。”

    陈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何囧的经验确实比自己要丰富的多,看问题也更能看到本质,两岸三地民族团结,本身就是华夏民族的大基调,在面对共同的疫情时,如果能够把这个基调准确到位的宣传出来,绝对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一位助理急匆匆的进来,在导演的耳边低语了一句,原本表情就很难看的导演顿时又多了几分阴霾。

    片刻后,导演站起身来,对大家说道:“诸位,又有一位港台歌手因为世卫组织的警告,而临时决定退出这场晚会,节目组的筹备人员与公关人员留下来开会讨论应急方案,其他人就先回去休息吧。”

    何囧和陈婉对视一眼,两人是主持人,不是幕后工作者,更不是节目的筹备人员,这个时候继续留在这里自然也不太合适,于是两人以及其他不相干的工作人员纷纷起身退出会议室。

    其他人退场之前,导演又说了一句:“对了诸位,如果大家手里有靠谱的港台歌手资源,麻烦大家帮忙梳理一下,如果有合适的并且愿意来补位的歌手,还请提前告知我一下,感谢了!”

    大家纷纷点头答应,这才陆续退场。

    出了会议室,何囧看了看时间,说:“也差不多快六点了,要不咱们就直接下班吧,我回去梳理一下手头的资源,挨个联系一下我比较熟悉的港台歌手,看看现在有没有人愿意过来救场,小婉你如果有相关资源的话,咱俩可以先捋一捋,如果有重合的,我们可以一起劝对方,增加成功率。”

    陈婉尴尬的说:“何老师,我好想没有私交不错的港台歌手资源,认识的那些基本上都是上过咱们节目的嘉宾,并没有太多的私交,要不我跟他们联系一下试试看吧……”

    何囧摆了摆手,长叹一声,说:“算了小婉,私交如果不够的话,这时候提这种邀请是容易得罪人的,你不提,本来人家可以完全不用考虑这些事情,但你一提邀请,就等于是把对方弄的不好下台了,不想答应,但又不好拒绝……”

    说着,何囧无奈的摇头道:“这个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我晚上好好梳理一下,如果邀请,必须得是有一定私交的人,只有这样,对方才能信任你不会扩散你邀请过他的这件事情,他才可以在不受任何道德绑架的前提条件下,自主的考虑这个问题。”

    ……

    陈婉在央视内的水吧坐了一会儿,喝了杯咖啡,等着李牧来接自己一起回紫云山庄。

    李牧下班之后,自己驾车来到央视,给陈婉发了条短信之后,没几分钟,陈婉便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见陈婉神情有些疲惫,李牧便问她:“还三天就彩排了,最近是不是特别累?”

    陈婉点了点头,说:“累倒是挺累的,不过也习惯了,《快乐大本营》有时候连着录两期,比现在还要累得多。”

    李牧心疼的说:“这场完了之后,回湘都又要筹备湘南卫视那一场,这么连轴转,身体怕是要吃不消吧?”

    “不会的。”陈婉笑着说:“自己台里的演出,我们就没有那么拘谨了,心理上能轻松不少。”

    “那就好。”李牧稍稍松了口气,说:“如果你要是太累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把这场演出尽量往后推一推。”

    陈婉好奇的问:“你怎么推啊?”

    李牧笑道:“你们湘南卫视的人联系我们公关部门,邀请我过去参加这场晚会,如果我愿意去的话,演出的时间可以迁就我,五号到十号都可以按照我的时间来定,如果你想先休息几天,我可以跟他们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定到12号或者更晚。”

    陈婉说:“今天台长给我打电话专门说起这件事儿,说是想求我帮忙,看看能不能请得动你。”

    李牧点头一笑,说:“我就知道你们台里一定会找你帮忙。”

    说着,李牧问她:“你怎么回复的?”

    陈婉道:“我说我尽量。”

    李牧点了点头,说:“那你明天就可以告诉他们,就说我经过你的邀请之后,同意参加了。”

    陈婉抿着嘴沉默片刻,忽然换了个话题,对李牧说:“央视这场晚会出了点变故,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

    李牧问她:“出什么变故了?”

    陈婉问李牧:“你听说世卫组织又发警告的事情了吗?”

    李牧点头道:“听说了,刚才在公司还在讨论这件事情。”

    陈婉问:“那你怎么看?”

    李牧说:“世卫组织的说法肯定是不负责任的,现在国家把所有的疫情进展实时公开,没有任何隐瞒,这一点是毋容置疑的,而且全国的媒体都有自主调查、自主报道的权利,国家专门颁布文件,任何部门与个人不得干涉媒体正常报道,所以我们现在的疫情确实没西方人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陈婉好奇的问:“那世卫组织为什么还要发这种不负责任的警告?”

    李牧微微一笑,道:“这么跟你说吧,本来西方国家和媒体是很想趁这个机会,对华夏疫情的事情大肆渲染一番的,一边黑一黑华夏在西方民众心目中的印象,一方面再妖魔化我们的政府,但是,这次政府对疫情的处理已经无可挑剔,让西方媒体很难借题发挥,这下他们心里就很难受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原因,在西方,眼下大家都在忙着玩《植物大战僵尸online》,没工夫搭理这些新闻,所以西方政府和媒体就更郁闷了。”

    陈婉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世卫组织的警告,其实也是他们对我们变相的抹黑。”

    “没错。”李牧笑道:“西方媒体黑我们不是一天两天了,很多看似权威的国际组织,其实也是受西方把控的,所以他们有时候也会做一些狼狈为奸的勾当,yy已经针对这件事情给全球用户发了澄清推送,应该能挽回一部分,剩下的就没办法了,只能说黑黑更健康,这么多年我们已经被黑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这次的力度跟以往比,还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陈婉无奈的说:“可是他们这么做,确实会有很多人被他们诱导,央视这次晚会有十位港台歌手,但因为世卫组织说燕京现在很危险,所以有五个人已经退出了,他们不愿意在这个看起来很危险的时间段来华夏。”

    “这么坑?”李牧皱了皱眉,随后摆摆手道:“不过他们这时候担心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而且其实这件事情也无所谓,燕京有这么多歌手,随时可以找足够的人过来补位。”

    陈婉说:“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觉得,但导演和其他筹备人员好像都非常失望,何老师分析说,央视这次可能是想通过两岸三地明星参与晚会的形式,来推动两岸三地团结一心、共同抗击**的精神,所以还挺有高度的,现在这么一搞,这个想法恐怕就很难实现了……”

    李牧感觉如醍醐灌顶一般,原本以为就是一场针对疫情的慈善晚会,所以他也没有非常的重视这场晚会的形式,更没用心去思考这场晚会的深层意义,经过陈婉这么一说,他才瞬间看清了更深一层的用意。

    想明白这一层,李牧的眉头顿时紧锁起来,这种深层寓意非常好,而且意义重大,就这么流产实在是有些可惜……

    几乎是一瞬之间,李牧就做出一个决定:要想办法帮忙救场啊!

    n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