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父母的遗憾与追求
    认干亲在海州风俗来说,是件很正式也很隆重的事情。

    只有关系极好的朋友之间,亦或者遇到非常喜欢的晚辈时,才会认下一门干亲,而且这干亲认了之后,基本上会维系一辈子的。

    80后、90后长大之后,对这种干亲关系处理的相对随意了许多,有时候孩子还没生下来,就已经给他找了一堆干爹干妈,可是,在上世纪的海州,极少会出现一个孩子有好几个干爹干妈,亦或者一个成人有几个干儿子或者干女儿的事情,一般来说,一个孩子只有一个干爹和干妈,一个长辈也最多只有一个干儿子或者干女儿,老一辈的人非常注重这一层关系,某种程度上,比西方的教父还重要得多。

    海州人重承诺,不只是干亲非常正式而且重视,就算是朋友之间的把兄弟,也不是随随便便就结拜的,不但感情要到位,而且还要重承诺、讲规矩,把兄弟的父母、爷奶若是去世,按照规矩,把兄弟都要戴孝,而是戴重孝,不像十几年后,十三四岁的孩子都有几十上百号把兄弟,但拜的随意,相处的也很随意,十年后还保持联系的,能有一两个就不错了。

    李牧和李紫薇一起回家的时候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妈妈和爸爸没想到李牧提前回家,于是赶紧开始张罗晚饭,接完李牧的电话,李妈忽然有些紧张,问李爸:“你说紫薇要是不乐意怎么办?”

    李爸说:“应该不会吧。”

    李妈说:“我也不知道,就是心底有些没底,咱们之前也从来没认过干闺女,也不知道人家紫薇老家都是什么规矩。”

    李爸笑道:“只要人家姑娘答应,咱就按人家家里那边的规矩来,再说这事儿人家姑娘也未必敢直接答应,八成是要跟父母商量一下的。”

    李妈点点头,说:“紫薇爸妈还都是挺好的人,一看两口子就是标准的知识分子,好像都是教师吧?”

    “紫薇妈妈是教师,已经退休了,爸爸是他们当地教育局的官员,不过早些年倒是人民教师来的,后来调到教委工作,上次见面听紫薇她爸爸说起来,他好像也要退了。”

    过年的时候,李紫薇作为李牧的贴身助理,一直跟着李牧,为了也让她跟家里人团圆,李牧特地邀请她的父母到海州过年,李爸李妈和李紫薇的爸妈有过几天的接触,对两人的印象很好,对李紫薇的印象更是不错。

    李紫薇出生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早些年文革前最后一批靠真才实学考上大学的大学生,毕业之后两人都一腔热血投入教育行业,在教育领域忙碌了半辈子,两人无论是人品、秉性,还是学识以及谈吐都非常好。

    李妈笑道:“要是紫薇的父母也答应,咱们两家六口人找个时间一起吃顿饭,以后咱也是有闺女的人了。”

    “正好还都姓李,跟亲闺女一样……”

    李妈点点头:“是啊,都是你们老李家的人。”

    李爸点头一笑,说:“没有儿子之前,你做梦都想要个闺女,要真是个闺女,怕是难有今天咱儿子这份成就啊!”

    李妈摇摇头说:“要是小牧真是个闺女,我可舍不得她这么打拼,大学毕业就回家考个公务员,有个稳定的工作,嫁人也别远嫁,这样还能多陪陪咱们。”

    说完,李妈又道:“你看现在,你儿子大学还没毕业,一天到晚满世界跑,再等几年我怕是一年都见不上他几回,成就再大,咱们一家三口不还是很难团聚吗?成就都是做给外人看的,长相守的日子才是一家人最幸福的。”

    “你说得对。”李爸点点头,感叹道:“将来啊,说什么都得劝儿子多要几个孩子!”

    ……

    李牧没有告诉李紫薇,关于妈妈想认她做干女儿的意愿,但自己心里却想了一路。

    上辈子,李牧常听妈妈感叹,羡慕别人有女儿的,尤其羡慕女儿守在身边的,就算是成家了,每天也都能见面,有了孩子之后,父母还能每天帮忙带带孩子,老两口的生活也充实。

    不像她,儿子常年在外,一年也就能回去三两次,而且每次也就几天的时间,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当妈的还没稀罕够,儿子就又走了。

    上辈子的生活没这么顺序,李妈真可谓是辛苦了多半辈子,到老了儿子却不能守在身边,对她来说实在是难免伤感。

    李牧总觉得特别亏欠父母,可是苦于生活和现实,自己也没能尽到一个好儿子应尽的义务,那时候,李牧每当听说妈妈发烧感冒,心里就觉得特别过意不去,平时没能陪伴,有个头疼脑热的,也没法回家照顾,那时候李牧经常幻想,如果自己有个姐姐,或者有个妹妹,能在家守着爸妈,那该多好。

    正因为心里一直知道妈妈心里的这层遗憾,李牧一点也没有反对她想认李紫薇当干女儿的事情,相反,在他内心深处,对这件事还格外支持,唯一的希望,是自己父母一颗真心对待李紫薇,也能换来李紫薇发自真心的反馈,那样的话,也算是弥补了妈妈内心的一个遗憾。

    两人回到紫云山庄,李爸李妈还在厨房忙碌着,李紫薇一到家就赶忙去厨房帮忙,主动抢下了李爸的工作,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干活,用她的话说:“厨房的事儿我跟阿姨一起忙活就行,叔叔您去跟李总一起聊聊天吧。”

    李妈笑道:“你叔叔估计早就想出去抽烟了,他烟瘾大着呢。”

    李紫薇说:“虽然戒烟很困难,叔叔平时还是要尽量少抽点烟,我回去找朋友给您带点尼古丁口香糖,到时候您想抽烟了就嚼两颗,它能减少烟油的摄入。”

    李爸好奇的问道:“还有这种东西?“

    李紫薇点点头,说:“美国市场上销售很长时间了,通过fda认证的,很安全,它的原理其实跟人对烟草的依赖是一样的,您抽烟有瘾,其实只是对尼古丁有瘾,但是对烟焦油没有,犯烟瘾了也是身体需要摄入尼古丁,尼古丁口香糖里添加了天然提取的尼古丁,但是没有任何烟焦油,所以要健康得多,毕竟烟草里面最有害的就是烟焦油里面的各种元素和重金属。”

    说着,李紫薇又道:“而且那个东西可以减少您对香烟的依赖程度,一边用它,一边减少抽烟量,一段时间之后没准还能把烟彻底戒掉。”

    李妈一听,急忙说道:“听着就很靠谱!老李,回头让紫薇给你买点你试试。”

    李爸也没拒绝,笑道:“要是能无痛苦的戒烟,我是肯定没意见的,其实我也想戒,就是抽了这么多年,一下子可戒不掉。”

    李妈点点头,笑道:“行啦,知道你什么德行,想抽就到院子里抽一支吧。”

    李爸笑道:“好嘞,那你们忙活着,我偷个懒。”

    李爸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李牧正在客厅通过笔记本电脑查看邮件,李爸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对李牧说:“儿子,走,出去抽根烟。”

    因为知道李牧偶尔抽烟,李爸有时也会给李牧丢根烟爷俩一起喷云吐雾,只是李牧的烟瘾几乎没有,所以抽的比他少得多。

    李牧放下电脑,跟着老爸一起来到院子里,四月的燕京天气已经开始转暖,爷俩在别墅院子边的木制长椅上坐下,李爸抽出两只烟,递给李牧一支,李牧从爸爸手里拿过火机,先帮爸爸把烟点燃,这才又点燃自己叼着的那支。

    抽了两口烟,李爸指着院子里已经开出来的一小块菜地,自豪的说:“看看,你老子三十年没种地了,乍一种还挺像个样子。”

    李牧无奈的看着院子里开出来的几垄地,笑道:“到您这个年纪,种菜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李爸笑道:“不只是成就感,还有怀旧,还有自在。”

    说着,李爸又感叹:“小时候种地可没这么心情,小时候爱偷懒,你奶奶就拿棍子逼着我下地干活,那时候除了上学,就是干农活,所以从来不觉得种地是一种享受,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一定要想办法摆脱黄土地,所以高中毕业就赶紧接你爷爷的班下矿去了,不过这可就苦了你叔,我把你爷爷的工作顶了,他读书又读不会,就只能在老家种地,有时候想想啊,总觉得对不住他。”

    李牧点点头,说:“不过这么多年您也一直想方设法的帮衬着我叔,现在他日子已经过得很好了,而且以后还会更好的。”

    李爸微微一笑:“是啊,现在过得好多了。”

    说到这儿,李爸又道:“你叔刚摆脱黄土地,我是离开黄土地三十年,你现在让你叔种地,他怕是一万个不乐意,可我呢,就特别想弄个一亩三分地种种,等那些辣椒、茄子、西红柿长出来,翠绿绿水盈盈的,看着就高兴。再等个十年八年的,我就跟你妈去找个四季如春的地方,弄套民宅,租点田地,平时除了种点蔬菜,还可以种点瓜果,看你将来的儿子和闺女,他们喜欢吃什么,我跟你妈就种什么……”

    李牧忽然涌出一个念头,说:“爸,要不我在燕京北郊给您买块地吧,找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买块地建套别墅,再开几亩地出来,弄个果园,弄个温室,弄个花房,以后可以把爷爷奶奶也接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