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单纯的过分!
    李牧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不只是吉米愣了,在场的人都愣了。

    吉米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李牧,这家伙一上来就跟自己说话这么不客气,但是李牧这尊大神,他还真惹不起,眼下德丰杰这种vc,在创业者面前能算是牛逼,但是在李牧这种大神面前,连个屁都算不上。

    德丰杰管理的基金总规模才十亿美元,这钱还不都是他们自己的,别说他一个德丰杰的亚洲总裁,就算是德丰杰的总裁来了,李牧怼他,他照样不敢吭声。

    ron惊讶于李牧对吉米的态度,但心里却是高兴的,李牧起码是帮自己出了口气。

    吉米在自己面前非常强势,甚至屡次对百度的业务发展指指点点,这让ron自己心里也很是不爽,但是没办法,他拿了德丰杰的钱,就得给人家面子。

    而且,百度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整个发展路线还在烧钱状态,接下来无论是并购易听科技,还是进行第二轮融资或者增资,他都得求着德丰杰。

    其实李牧想的也很简单,他跟百度谈并购业务,这应该是业务层面的运作,本来德丰杰这样的存在就不该出现在今天的谈判会场上,自己才不管德丰杰在百度占了多少股份,你占股再多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私下里跟百度沟通,甚至你私下里把ron痛骂一顿都没关系,自己也管不着,但是两个业务团队谈判,你非要应插进来,这他妈就有点恶心了。

    对李牧来说,吉米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所以对这样的人,又何必留什么面子,没把他赶出去,就已经给他脸了。

    而且,李牧料得到这个吉米过来,就是想插手今天的谈判,所以为了避免他多**,先给他一个下马威。

    随后,谈判双方各自入座,李牧看了ron一眼,说:“ron,你先开始吧。”

    ron点了点头,说:“李总,我们之前已经和贵公司的团队沟通了几轮,双方的意向其实已经高度统一了,百度希望并购易听科技,而您这边也希望易听科技被并购,只是我们在估值的问题上还没有达成共识。”

    李牧道:“ron,百度目前的估值是多少?”

    ron说:“我们上一轮融资是按照6500万美元进行的,经过这段时间的发展,我们自信百度的估值目前可以达到一亿两千万美元。”

    李牧问他:“ok,你说值一亿两千万美元,这个数是怎么来的?”

    ron解释道:“这个估值还是比较合理的,我们百度最近的流量增长趋势比较好,而且……”

    李牧微笑着打断他的话,说:“ron,虽然我不想打断你,但你有些答非所问了,我的问题是,一亿两千万美元的估值是怎么来的,是有权威的第三方机构给出来的,还是你们自己信口开河的?”

    ron尴尬的说道:“李总,我们估这个金额,还是非常有把握的……”

    李牧摆摆手:“ron,你们信口开河的数据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如果你说百度值一亿两千万美元,那ok,我说易听科技值三千万美元,你并购易听科技之后,总市值是一亿五千万美元,我的三千万应该占20%的股份,那我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百度并购易听科技100%的股份,易听科技的全体股东获得百度并购后20%的股份,你同意吗?”

    ron急忙说道:“李总,这个就太不合理了……”

    李牧反问他:“有什么不合理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说你值一亿两千万美元,我说我值三千万美元,为什么你就有道理,我就不合理?”

    ron被李牧的强势搞得有些发虚,解释道:“李总,易听科技目前的uv和pv,比起百度要差上不止一个数量级,而且易听科技目前也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搜索引擎的发展潜力,比垂直领域的潜力要大得多……”

    李牧笑道:“ron,搜索引擎的发展潜力是很大,但别忘了,你背后还有一个谷歌,我有理由担心,未来谷歌在华夏市场发力,从而不断餐食百度的市场份额,可是,放眼整个市场,能在在线音乐以及音乐下载领域同易听网竞争的对手一个都没有,到那个时候,很可能用户都在用谷歌搜索引擎,但还在用易听网听歌,那你说,到底谁的发展潜力更大?”

    吉米一直低声听着身边翻译的叙述,这时候有些按耐不住,用英语开口说道:“李总,我觉得你这是在混淆视听,ron想说的是两个领域的发展前景,就好像一家汽车制造企业,和一个火柴生产企业一样,就算火柴生产企业在行业内占的份额再高,它的发展空间也比汽车制造企业差得多!”

    李牧看着他,给了他一个友善的笑容,吉米却不知道为什么,从李牧的笑声中感受到了一种寒冷。

    李牧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来,用英语对吉米说道:“第一,我刚才已经跟你说了,听就行、少说话。”

    说完,又伸出一根手指:“第二,你如果跟我谈资本问题,我还愿意听你说两句,但是你跟我谈互联网领域的具体业务,你的观点对我来说没有一点可以采纳的价值;”

    随后,李牧再伸出一根手指:“第三,你刚才的比喻明显是在贬低我的易听科技,如果百度是一家汽车制造企业,那么易听网至少也得是一家轮胎制造企业,而且,百度目前在行业里的地位,在汽车领域还不能排入一线,对应的,百度最多就是汽车制造企业里的法国标致或者雪铁龙,而易听网,是轮胎领域的米其林,或者普利司通!”

    说到这里,李牧看着吉米,认真说道:“而你,就像是贷款给雪铁龙的某家银行,竟然还跑到雪铁龙和米其林的业务合作层面大放厥词,你有这个资格吗?”

    吉米被李牧怼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李牧的英语口语好的一塌糊涂,说话也损,吉米压根就不是对手。

    ron拼命憋着笑意,待李牧说完、吉米低下头示弱之后,他才接着说道:“李总,如果您对估值有意见,我们可以找第三方审计公司,对我们的企业进行审计评估,看看第三方权威公司对我们双方企业估值的认可程度。”

    李牧摆摆手:“ron,别绕我了,审计公司能做的也就是净资产和账目层面的审计,他们能看清未来行业的发展方向吗?能看清每一家企业未来的发展潜力吗?如果看不出来,那他们来审计什么呢?咱们都是互联网公司,净资产有什么?你百度除了一堆电脑、机房以及专利之外,有什么净资产?”

    ron有些头大,李牧有些时候就是不按套路出牌,而且他太强势,所以有些时候他另辟蹊径,反而要把对方也绕进去,让对方把他的蹊径当成大道。

    李牧见ron正在思考,便开口阻拦他深入思考问题,说:“ron,我坚持易听网置换百度15%的股份,这一点是不可能退步的,而且我可以作为一个朋友,非常坦诚的告诉你,易听网就是百度的投名状,现在给你的选择,不是并不并购易听网的问题,而是想不想上牧野科技的车、上我的车的问题;”

    “如果你纳了这个投名状,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牧野科技在未来五年之内,不会考虑做搜索引擎,并且把搜索引擎相关的资源都导给你;”

    “如果你不纳这个投名状,那出了这个会议室,百度就是牧野科技的敌人,我可以挖你的人、挖谷歌的人来自己做一个搜索引擎,也可以去找谷歌合作,一起成立一个谷歌牧野合资企业,共同来开发华夏市场,甚至我可以投资其他像你一样有兴趣做搜索引擎的大拿!”

    ron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牧,惊呼一声,问:“李总,你上次不是跟我说,你不准备做搜索引擎吗?”

    李牧点点头,面不改色的说:“上次是上次,我现在改主意了。”

    “你怎么能这样呢……”ron郁闷的看着李牧,一脸被欺骗的样子。

    李牧笑了笑,说:“ron,你是不是想说我这个人言而无信?”

    ron立刻点点头,没说话。

    李牧大笑两声,乐道:“ron,你不要被主观好恶影响了判断,这样会显得你这个人幼稚的可爱。”

    说罢,李牧又道:“这么说吧,假如你养了条狗想出手,我想买,付完钱了,我说不好意思我不买了,请你把钱退给我,这确实是我言而无信。”

    “但是!”说到这儿,李牧故意顿了顿,看着ron笑道:“比如还是你养了条狗,然后有一天你问我想不想也养一条,我说我不想养,可过了一段时间你看见我养了条狗,然后就跑来指责我言而无信,这就不是我言而有信还是无信的问题了,而是你这个人是不是单纯的有点过分的问题了!我就是想养了怎么着?我他娘的一高兴还不是养一条,我养十条!家里就是有这条件!怎么了?”

    所有牧野科技一方的工作人员全部控制不住笑出声来,而百度来的那些员工也都一个个忍俊不禁,憋的格外难受。

    反观ron,他立刻就被李牧说的面红耳赤。

    他也在心底反思,本来就是自己太单纯,还在这里责怪李牧不讲信用,确实是有些单纯的过分了。

    李牧的口头表态有什么意义?他昨天可以说不想干搜索引擎,今天也可以拍着桌子说老子又他妈想干了,这完全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谁又能把他怎么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