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绝佳的信号
    谢芸的身上有浓郁的江南女人所独有的韵味,再加上生在书香门第、做了多年大学教授又在商场磨练多年,见过各种大风大浪,所以早就已经一步步蜕变成了一个实力强大、面面俱到的女人。

    李妈只是在厨房里跟谢芸相处了一个多小时,就打心眼里对这个只比自己小了一岁的女人赞叹不已。

    谢芸很漂亮,四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外观与气质上确实超出李妈不少,而且脑子聪明,很会聊天,就连做饭都特别有条理,普通主妇做饭时厨房像打仗,谢芸做饭的时候,一切有条不紊,哪里都不会有丝毫凌乱,干净而又整齐,而且明显看得出,她对做饭是很有研究的,很懂怎么处理食材、怎么控制火候,有许多操作手法,一般的家常菜里根本就用不到。

    李妈一边看着谢芸做饭,一边学着她的样子给她打下手,两人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些家常,谢芸的方方面面,都让李妈心生羡慕。

    聊天中,李妈知道了谢芸的家世以及大概的人生轨迹,三十岁之前几乎一直在读书,硕士毕业结婚生子还又拿到了博士学位,然后在重点大学任教,后来丈夫事业需要,毅然从学校里辞职,出来做他的左膀右臂,这让李妈不止是羡慕,还多了几分敬佩。

    在谢芸面前,李妈的内心是卑微的,她所接触过的所有同龄女性里,没有一个能拥有谢芸这样的教育背景以及学识见识,论家庭底蕴就更没法比了。

    对李妈来说,无论是李家,还是她的娘家肖家,在李牧发迹之前,都只是非常普通的工薪阶层,底蕴不足所以底气就不够,虽说眼下李牧已经彻底飞黄腾达,身价跟华夏任何一个企业家比都不会输,但李妈心里还没建立起足够的自信心。

    其实对谢芸来说,她也并非是要在李妈面前树立起自己的完美形象,甚至从来没想过要在气质和其他层面上超过李妈,她把自己的优势不漏声色的展现出来,也只是想给自己多一点可以支撑的底气。

    与李妈面对谢芸时内心的那份卑微一样,谢芸心里也有属于她自己的卑微,因为她知道,如果论家业,无论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其他的一切优势基本上都可以忽略不计,这年头,“家业”二字如果抛开政治背景的话,比的就是资产的多少,说白了就是比谁更有钱。

    计算家业的时候,你的家族有多家里有几代文人墨客、几个博士院士、多深的家族背景以及文化底蕴,只是你跟普通人吹牛逼的资本,真要论家业,大家比的就是谁的钱更多,你家清朝时出状元、民国时出大师、解放后出院士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它只能作为次要的对比标尺,而且只有在核心标尺打平或者不相上下的时候才有用。

    一个资产十亿元的家族,和一个资产九亿五千万元的家族比实力,资产不相上下,才会接着比底蕴,如果资产九亿五千万的家族文化底蕴更强,这时候才能在整体实力上稍稍压过对方一些;

    如果这个资产九亿五千万的家族,要去跟一个资产九十五亿的家族比实力,资产层面上就已经被秒成灰了,这时候再去比所谓的家族底蕴,谁还搭理你?就算前者家族里全是博士后也没什么卵用,依旧会被后者瞧不起、再后者面前抬不起头来,因为大家压根就不在一个level上。

    这就好像一个北漂月薪五千元的大学生,去跟一个在燕京有车有房但高中都没能毕业的人比实力,完全没有意义。

    谢芸此时面临着的,就是两个家庭在资本层面上极大差距所产生的压力,两家资产上的差距不止十倍二十倍,而是起码五十倍起,未来这个差距还会越来越大,这种时候,她再不给自己找些底气,怕是都无法与李妈维持正常的交往。

    不过好在,李妈确实是非常友善的一个人,而且没经过这种所谓大家族的长久锤炼,在她心里,也从来没觉得儿子有钱是自己的一个优势,所以与谢芸相处起来,两人都默契的保持着一份谦虚,也算是相当和谐。

    李妈夸赞谢芸手艺好、做事精巧,谢芸就夸李妈性格好、教子有方,李妈夸赵子秋长得漂亮是遗传了谢芸的优点,谢芸便夸李牧高大英俊是继承了李妈的基因,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几个来回,两人彼此对对方都有了极大的好感。

    客厅里,赵子秋在李爸面前也表现出了十足大家闺秀应有的气质,举止言谈、形象气质都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李爸喝着茶,偶尔偷偷打量赵子秋和自家儿子,越看越觉得这两人那叫一个般配,如果李牧将来能领个这样的媳妇儿回家,那可真是无可挑剔。

    本身李爸就是那种传承意识极强的传统男人,从不反对儿子早恋,而且农村出身的他甚至认为,男人在18岁之后就结婚生子也是人之常情,而且农村特别重视人丁兴旺,早些年家里儿子多的在村子里地位就高,甚至遇上天灾**,这样的家庭都更容易度过,将来儿子们长大后又分别开枝散叶,三代人就能出一个大家族,真是羡煞旁人。

    到了吃饭的时候,李爸李妈两口子坐在饭桌上不停的递眼色,尤其是李妈,总是抽着机会就盯着赵子秋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怎么喜欢。

    李牧没跟李爸李妈说过太过赵子秋的情况,李妈就在饭桌上找着机会各种打听,学校啊、专业啊、生日啊、爱好啊,有没有男朋友啊……能问的基本上都问了,不合适问了也问了。

    赵子秋一度被问的非常紧张,小心翼翼、毕恭毕敬的对答,而谢芸却越来越感觉轻松,她看得出,李妈是真喜欢自家闺女,这是个极佳的信号。

    李妈确实很喜欢赵子秋,虽说不知道她跟自己儿子的关系,但一想到她是儿子的朋友,两家又住的这么近,她就感觉格外高兴。

    谢芸把李牧带来的红酒醒了,五个人多少都喝了一点儿,这点红酒便成了饭桌上气氛的催化剂,很快就使得饭桌上的气氛更加活跃。

    李妈开始询问李牧和赵子秋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李牧便如实告诉她:两人认识是因为两人的寝室里有一对燕京的情侣,于是小两口便撮合大家一起认识认识。

    李妈听完连连点头,一个男孩带着自己的室友,去跟自己的女朋友以及女朋友的室友聚会,这样的社交方式还真是符合大学生的实际情况,合情合理,而且又非常有意思。

    于是,李妈故意问:“那他们俩就没想着撮合你们两边寝室的再出几对小情侣?”

    李牧说:“撮合了,一开始成了两对,后来又散了一对,现在还剩一对。”

    李妈笑道:“小年轻谈恋爱,偶尔分分合合也正常。”

    说着,李妈又问:“他们撮合别人,没撮合你俩?”

    李牧没想到老妈忽然问的这个直接,一旁的赵子秋急忙低下头去,恨不得把脸都埋进了碗里。

    谢芸饶有兴致的看着,想看李牧该怎么跟他的妈妈解释。

    李牧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不是忙嘛,一天到晚连课都不上,所以他们就没人张罗过我的事情。”

    打了一手太极,虽说不那么高明,但好赖也把李妈这个问题化解了一下。

    李妈这时候也感觉到李牧有些躲避,毕竟不能为难自己儿子,于是就说:“忙事业是要紧,但有些私人方面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李妈的话也是点到为止,随后就没再继续就这个话题延伸下去。

    谢芸这个时候见李妈已经有了点到为止的意思,便非常适事宜的转移了话题,问李牧:“对了小牧,你的牧野科技跟央视合作,资讯方面肯定比较及时,燕京的**情况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发现的那个确诊病例,后续还有其他的说法吗?”

    李牧说:“目前还没收到有其他感染案例的消息,燕京疾控中心现在已经进入最高防护状态了,相信一定能够起到很好的防护效果,不过眼下最危险的是跟这个确诊病例接触过的二百多位乘客,接下来的重点应该是密切关注他们的情况,一旦发现有人感染,就立刻进行隔离。”

    谢芸点点头,说:“传染病这种一传十、十传百的性质实在是太让人没有安全感了,紫云山庄里还好,外面公共场合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还是有些不安全。”

    说完,谢芸看看赵子秋,道:“我打算明天开始给燕大打个招呼,让子秋暂时在家自学。”

    赵子秋急忙说:“妈,你不是说暂时不着急、先看看**发展的情况吗?”

    谢芸不由分说的道:“我那是缓兵之计而已,你还真信了?明天起你就老老实实在家待着,我会跟你们校长联系的,他跟你外公关系莫逆,这点方便应该是能行的通的。”

    其实谢芸之前确实没想着立刻就让赵子秋停课,她的消息虽然没有李牧那么及时,但起码也能知道个七七八八,眼下疫情在燕京刚开始萌芽,还没有渗透到高校,再加上自己老公今天刚给燕大捐了五百万专款专用的防疫款、把燕大的疾控等级提升了一大截,所以最近一段时间,燕大应该还是很安全的,倒是可以让赵子秋再上一段时间的课。

    但是,就在刚才,谢芸忽然改了主意,李妈对赵子秋的喜欢,是一个绝佳的信号,她必须得帮女儿抓住机会。

    看着一脸不解又有些不太情愿的女儿,谢芸在心里感叹: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单纯的傻姑娘!难得李牧爸妈这么喜欢你,你自己心里还不赶紧趁热打铁?这点心思都没有,竟然还惦记着去上课?对你来说,想让李牧妈妈对你越来越喜欢,最好的时间窗口就是李牧不在家的工作时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