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央妈的邀请
    当全球网民疯狂迷恋《植物大战僵尸online》的时候,**还在继续发展,但是,它的发展速度,相比上辈子已经有了很大的减缓。

    淘宝网发给全国各地医疗单位的物资,为一线医护工作者提供了非常大的防护和帮助,所有发现**的城市,所有已经成立的**指定治疗单位,都拿到了淘宝捐赠的物资,医护人员全部抛弃了防护等级较低的普通棉口罩,一律换用了n95以及更高级别的口罩,防护服以及全身消毒设备在抵抗**的最前线也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央妈没有对《植物大战僵尸online》在全世界的风靡程度进行报道,这可能也跟国内媒体对游戏极少正面报道的历史遗留原因有关系,不过央妈最近一直在报道与淘宝有关的新闻,专门为淘宝物流的一线工作者拍摄了访谈,同时追踪记录他们每天在疫情下坚守岗位的全过程,新闻在电视上播出之后,为快递员群体,也为淘宝快递在全国人民面前塑造了一个极好的形象。

    最新的新闻联播,央视追踪报道了好几个正在对确诊的**病例进行隔离治疗的治疗中心,采访了工作在最前线的医护工作者,同时也报道了淘宝赠送给他们的物资,对他们的人身安全所起到的积极效果。

    这使得李牧再次成为全国人民所津津乐道的话题,关键时刻,稳定了防疫物资的物价,又捐赠了大批早已经囤积好的防疫物资,现在又用一款《植物大战僵尸online》火遍全球,李牧基本上成了现如今全世界新闻媒体最关注的个体,全国人民对于李牧“未卜先知”的讨论,再度热了起来。

    央妈的一个副总编跟李紫薇联系,表示希望能够对李牧做一个专访,李紫薇询问对方采访的主要目的和侧重点,对方回答说是:希望李牧能够参加一个抗击**公益广告的拍摄,这个公益广告邀请了很多名人,包括知名的民营企业家、艺术家以及当红明星,目的是希望以非官方的角度,给全国人民增加一些抗击**的信心,同时要科普一些抵抗**的常识。

    除了这个公益广告的拍摄之外,央妈还希望能够趁着这个机会,给李牧做一个简短的采访,采访的方向,也都和**有关,主要是李牧对**的看法,态度,以及他实际在抗击**的过程中所做的努力。

    李紫薇把这件事转达给李牧的时候,李牧没有考虑就答应了,他知道央妈一定会找自己,就算是没有公益广告的事情,央妈也一定会找自己,因为现在,全社会都在揣摩自己,他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够做到“未卜先知”,在绝大多数人还没有察觉这场疫情的时候,就已经把极大量的物资堆满了淘宝物流的仓储。

    虽然自己一直没有给出任何反馈,但李牧心里也很清楚,这个问题必须要给全国人民一个可以信服的解释和说法,否则,一定有人会认为,事出反常必有妖。

    于是,在答应对方后的翌日上午,李牧在李紫薇的陪同下,前往央视的录影棚。

    车里,李牧、李紫薇以及司机王元朗全都带着严密的口罩,李紫薇随身的包里还专门装了免洗消毒液、消毒湿巾以及一个体温仪。

    李牧要去央妈的录影棚,让李紫薇有些紧张,她现在最怕的就是李牧前往公共场合,尤其是不受控制的公共场合。

    所以一路上,李紫薇都在跟李牧嘱咐,说:“李总,今天到了央视,您尽量不要跟别人握手,口罩也是能不摘的时候就不要摘,非常时期,还是安全第一。”

    李牧笑着问她:“如果有人找我握手怎么办?”

    李紫薇认真的说:“如果有人找您握手,您就双手合十、点头示意一下就好,我相信这个时候,大家都能理解的。”

    李牧问:“你去卫生和交通相关部门的时候,不也跟所有的领导们握手吗?自己怎么一点也不注意?”

    李紫薇说:“我不要紧啊,牧野科技和淘宝少了我也不会受影响,但您就不一样了。”

    李牧无奈一笑,说:“燕京不是还没发现确诊病例呢嘛。”

    “那也要小心为上。”李紫薇说:“燕京人口基数那么大,交通也四通八达,万一真有了确诊病例,我担心都不是一个两个……”

    李牧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心里也有同样的担心,疾病的传播,不是一对一,而是一对多,一列火车上有确诊病例,那整列火车上的人都有被感染的风险,一架飞机上百号人,空间完全密闭,如果有一个病人,整个飞机上的人也都有可能携带上了病毒,下了飞机之后,上百号人散落全市各地,又极有可能把病毒继续大面积扩散。

    上辈子,燕京的疫情发展的非常快,好像没过多久,大学寝室、普通小区就有整栋楼被隔离的情况,从这种隔离的策略上可以看得出,病毒传播的能力确实很强。

    ……

    李牧抵达录影棚之后,央妈安排的医护人员专门为他以及随行的李紫薇量了体温,确定两人没有发烧后,便有专人带两人去了央妈专门为李牧准备的休息室。

    休息室的大门外贴着一张a4纸打印的消毒情况公示表,显示这间休息室在今天上午九点钟的时候已经进行了全面消毒,消毒人员名叫张桂玲。

    李牧看到这个表格,心里格外感慨,上辈子**疫情严重的时候,所有的公交、地铁以及大部分公共场合都有一个消毒公示牌,上面写着类似“今日已消毒”的醒目字样,那时候的人们出门已经养成习惯,先看有没有这样的公示牌,如果有,再看看时间是不是当天,如果是,心里就放松了不少,如果不是,那基本上会掉头就走,远远躲开。

    李牧在休息室坐了几分钟,央妈的那位副总编辑就带着一位导演过来跟李牧打招呼,敲门进来时,对方两人都戴着口罩,李牧和李紫薇也都一直没有把口罩摘下来,不过在这个特殊时间,大家都没有感觉突兀和不自然。

    那位副总编辑与李牧曾经有过几次交集,相对熟络,一进门就忙跟李牧打声招呼,说:“哎呀李总,好久不见!”

    说罢,伸手上来,要跟李牧握手。

    李紫薇忙给李牧使了个眼色,希望他能够按自己所说的婉拒握手,但李牧还是伸出手去跟对方认真握了握,然后问了声好。

    对方忙得又对李牧介绍起了身边的导演,说:“李总,这位是咱们这次公益广告的导演,陈清奇,你叫他小陈就行了。”

    李牧看不见对方的容貌,但从眼角细微的皱纹来看,这个陈清奇起码也有三十六七岁了,叫人家小陈肯定是不合适,于是便非常礼貌的说道:“陈导你好,待会儿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尽管跟我提就行。”

    陈清奇急忙说道:“感谢李总您能参加咱们这次公益广告的拍摄,荣幸之至!”

    说罢,陈清奇也伸出手来,要跟李牧握手。

    李牧也没多想,自然的伸出手去,与他握了握。

    收回手的时候,李牧余光瞥见李紫薇,李紫薇的眼珠子都快翻上天去了,显然是对李牧这种完全不注意的举动格外不满,不过又没法说什么,只能用眼神略微表示。

    陈清奇告诉李牧,今天的公益广告,一共有十位演员、企业家参与,但是比重拉的太大,演员九个,企业家一共就只有李牧一个。

    李牧本来还想问怎么就自己一个企业家,但仔细想想,便没问出口,这种事情,央妈必然有他们的考虑,自己来都来了,配合央妈把这个公益广告拍完就是,没必要过问太多。

    李牧今天的拍摄任务很简单,他一共有四句台词,第一句是自我介绍,第二句是介绍**的传播途径,第三句是呼吁大家理性对待疫情,第四句是一句防御**、从我做起的口号。

    整个公益广告的文案是由导演拆散了给到每一位录制者手中的,李牧四句台词里的后三句,便是从整个文案中拆出来的,估摸着是要在录制结束之后,通过剪辑的方式将十个人的台词串起来,这样的公益广告,李牧看了不少,没什么新意,不过就一个公益广告本身来说,也算是中规中矩。

    聊完台词之后,导演便给了李牧具体的拍摄安排,工作组给十位嘉宾安排的时间都不一样,在李牧来之前,已经拍了五组,现在正在中场休息,李牧排在第七个,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应该是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后开始拍摄,拍摄过程快则十分钟,再慢二十分钟也就足够了。

    说完正事之后,导演身上的对讲机里有人通知他还有两分钟开始录制第六组,于是他和副总编辑便先告辞离开。

    两人刚出门,李紫薇便赶紧把门关上,然后从包里翻出免洗的洗手液,来到李牧身边,说:“李总,手心向上。”

    李牧伸出双手,李紫薇在他两只手的手心各挤了一大坨酒精洗手液,叮嘱道:“您最好把整个手都抹匀一点,那样杀菌更彻底。”

    李牧一边搓手,一边调侃道:“你可真是比我妈还仔细。”

    李紫薇说:“要是肖阿姨在,怕是都不让您出门……”

    正说着,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李紫薇急忙低声对李牧说:“李总,这次可千万别再握手了,酒精擦多了对皮肤也不好的。”

    李牧应付的点点头,李紫薇忙去把门打开,没想到这次来的,竟然是主持人孙俊益。

    孙俊益虽然带了口罩,但他一进门,李牧就认出了他。

    李牧跟孙俊益也算是老相识了,之前孙俊益就曾经做过他的专访,李牧对他的印象很好。

    孙俊益看到李牧,便走到李牧面前,伸出手来热情的说:“李总,咱们又见面了。”

    李牧也伸出手去,跟孙俊益握了握,笑道:“你好孙主持,又见面了。”

    一旁的李紫薇眼睛圆瞪,却又没法说什么,只能悻悻的站在一旁,盼着孙俊益赶紧走,然后给李牧再挤一些洗手液。

    孙俊益很快道明来意,说:“李总,是这样,我们想给您做个专访,这个之前胡副总编跟您联系的时候应该都说过了吧?”

    李牧点了点头:“说过,这次专访还是你来做?”

    “对。”孙俊益微微一笑,说:“台里让我来做这个专访,所以我就过来跟您提前沟通一下,这次专访时间不长,预计总播出时间是五分钟左右,我们会放在今天晚上的焦点访谈、晚间新闻以及明天早晨的东方之子播出。”

    “播出怎么安排的这么密集?”

    孙俊益说:“非常时期嘛,最近央视的担子挺重,压力也挺大的,光是海外的那些刻意抹黑和夸大的负面新闻就很头疼,不过好在您及时推出了《植物大战僵尸online》,我们现在海外的舆论压力已经减轻许多了,台里领导一直在说,您是我们的神队友,救我们于水火,简直是有救命之恩。”

    李牧微微笑道:“这都是应该做的,台里千万不要太客气。”

    说罢,李牧问他:“对了,这次采访,你主要想采访哪些方面的问题?”

    孙俊益忙道:“这也是我过来想跟您提前沟通的。”

    李牧点点头:“你说。”

    孙俊益便道:“我这里准备了一些问题,但每一个问题您都可以选择是否要在专访中做,如果您对一些问题比较避讳,您可以直接提出来,到时候我就不提问了,只提问您确认的。”

    “好。”

    孙俊益说:“那我把问题跟您一条一条的对一下吧。”

    “第一个问题,您怎么看待这次**疫情?”

    “可以。”

    “那第二个问题,您觉得,这次**疫情能否快速渡过?”

    “可以。”

    “那第三个问题,您为什么会向卫生和交通相关部门捐赠了那么多的物资?”

    “可以。”

    “第四个问题,淘宝网在关键时刻拿出大量平价防疫物资来稳定物价,您觉得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会给消费者带来怎样的变革?

    “可以。”

    问到这里,孙俊益看了李牧一眼,迟疑片刻,说:“李总,第五个问题可能有些主观猜测,您如果不想回答直接告诉我就行。”

    “好。”

    孙俊益深吸一口气,看着李牧,道:“第五个问题,是什么驱使您提前几个月就开始筹备这些物资,难道您真的如网友所说,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李牧心中感叹:“终于来了!”

    嘴上却是轻声一笑,认真的点点头:“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