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表示最大尊重
    翌日,在停放这架波音747的机库内,二十四名白发苍苍的美国前飞虎队员,身穿美军二战时期的飞行员军装,在家人的陪伴下,站在旋梯外久久不愿登机。

    超过预定的登记时间已经半小时了,但是这些老人凝望着波音747上那熟悉的鲨鱼嘴涂装,一个个感动的老泪纵横。

    现代的美国人,已经不认识这个由迪士尼在二战时专门为飞虎队设计的涂装了,老人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多年不再见到、对他们来说有着非凡意义的涂装竟然会出现在一架波音747上。

    二战时特有的战斗机涂装,如今在一架现代客机身上得到复现,古今交错,让这些老人心中回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以及离开战场后这么多年的人生历程。

    老人们相拥着流泪,一旁的家人们也都彼此依偎,看着他们的爱人、父辈、爷爷在那里唏嘘感叹,这一刻,这些已经无限苍老的老人们,却闪耀着无限的伟大光辉。

    登机时间已经过了,塔台已经在催促飞机准备滑行排队起飞,机长不忍打断这些老人珍贵的情感,只能亲自向塔台解释登机有所延误,只能将起飞时间向后推迟一个小时。

    随行的摄影师一直在时刻不停的抓拍,这些被感动到极致的摄影师们,也在想尽一切办法,尽所有努力为这些老人留下最珍贵、最完美的记忆,也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至极的记录。

    一位华夏来的摄影师忽然提议道:“我们帮诸位跟飞机拍个合影吧,像你们当年在飞虎队与飞机一起拍的照片一样。”

    老人们纷纷兴奋的点头,一位老人一边拭去眼泪,一边笑着说道:“我们在飞虎队的时候,每一次和飞机一起拍照,我都要爬到机身上、站在最高处,只是这架波音客机实在是太高了,上不去了。”

    旁边的老人们一下子哄笑起来,气氛一下子活跃了不少,老人们纷纷在机首下方站成长牌,头顶便是那巨大的鲨鱼嘴。

    华夏与美国的摄影师都在认真的为他们从各个角度拍摄,家属们在一旁看着,也被这副情形打动,于是他们也加入到了合照中。

    为这些老人们拍了无数照片之后,时间已经超过了第二次的起飞时间。

    国航派来的五星级机长、也是这次机组的机长陈旭,此刻一点也没有着急,除了跟塔台申请晚些起飞,他一直都在舱门处,一动不动的向外面的老人们行注目礼。

    只是在老人们相互拥抱流泪的时候,陈旭也转过身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他也曾是一名空军飞行员,后来转业到了民航,凭借着精湛的飞行技术和强烈的责任感成了国航最优秀的飞行员兼教员,他现在已经不经常值飞了,只是偶尔值飞比较重要的航班以及航线带飞、飞行员升机长的飞行任务,但因为国航对这次的包机活动非常重视,所以专程组建了一个最好的机组,所以才派他来担当这次包机的机长。

    陈旭未曾亲历战争,之所以那么受触动,但是他当年在空军的时候,曾经带过的一位飞行员,两年前牺牲在了南海。

    那位名叫王伟的空军飞行员,牺牲的时候年仅33岁,第一次放单飞就是在陈旭的教授下,两人是标准的师徒关系,两年前王伟奉命驱赶闯入华夏领空的美军侦察机,与美军侦察机发生碰撞,在海上跳伞,下落不明,最终被确认牺牲。

    虽然王伟牺牲的时候,陈旭已经转业多年,但这个消息依旧让他悲痛万分,当时他正在为一次航线带飞的飞行做起飞前的准备,副驾在下面与机务做绕机检查以及确认加油量,等他上来的时候发现,平时不苟言笑的机长、一个已经五十多岁的大老爷们,愣是自己在驾驶舱里哭成了一个三岁的孩子。

    全机组的人员除了留下两名空乘接待登机乘客之外,所有人都涌入驾驶舱安慰陈旭,那个时候他们还以为陈旭的家里出了什么变故,后来才知道,是机长在起飞前收到了老战友发来的消息,经过多日寻找,军方正式宣布英雄已经牺牲,所以对奇迹的希望在瞬间破灭,剩下的只有悲伤。

    此时,陈旭看到这些经历过二战的老飞行员,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那个长眠南海的英雄,算一算,快是他的两周年祭了,有人还在惦记着五六十年前的老英雄,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惦记着那个牺牲了不到两年的年轻英雄。

    偷偷哭了一场之后,乘务长来到陈旭身边,在他耳边说道:“机长,差不多该让老人们登机了,二号让我转告你,塔台已经在催促了。”

    陈旭点了点头,长叹一口气,说:“你去跟咱们华夏的志愿者代表说一声吧,我按规定,这时候不能随便下机了。”

    “好的。”乘务长立刻答应下来,正要走下旋梯,忽然又回过头来,对陈旭说:“机长,我相信81194也一定会被所有人铭记的。”

    陈旭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感激而又欣慰的点了点头。

    王伟牺牲时的飞机编号是81194,很多人因为看了美国人在空中拍摄的照片,以为照片上的81192战机就是王伟牺牲时驾驶的战机编号,其实那张照片并不是在撞击当天拍摄的,撞击当天,王伟驾驶的战机编号实际是81194。

    这位乘务长与陈旭合作多年,也是国航的五星乘务长,对陈旭格外了解,当初陈旭在驾驶舱内嚎啕大哭时,她就在旁边,而刚才,陈旭悄悄拭去眼泪的举动,她也一样看在眼里,她几乎在瞬间就明白陈旭这眼泪到底是为谁而流。

    乘务长将塔台的要求转告了华夏这边的志愿者代表,也是这次华夏方面的负责人,对方便赶紧跟这些还在鲨鱼嘴下面合影、观看的老兵们说明情况,当听说飞机已经推迟了一个多小时起飞的时候,大家都纷纷配合的开始准备登机。

    所有机组人员都集中在了舱门内外,机长与副机长站在舱门外旋梯的两侧,神情庄重而又充满尊敬,向每一位从身边过的老人敬礼,并且用英语说道:“欢迎您乘坐华夏航空公司的航班,能为您服务,是我们的荣幸。”

    老人们也都非常礼貌的回应,甚至有一位老人握住陈旭的手,说:“是不是值飞完这次飞行之后,你们就会把飞机的涂装换掉?”

    陈旭急忙说道:“不会的先生,为了表示对您以及像您一样的老飞虎队员的尊重,华夏航空公司已经与老兵不死慈善基金会达成共识,将永久保留这架飞机的涂装,直至飞机退役!”

    老人一听这个消息,立刻激动的说道:“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希望你们这架飞机以后能够多值飞到美国的航班,我太老了,老到将来恐怕不会再有能力去一趟华夏,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她,那实在是太遗憾了,如果她还会飞美国,我一定会到机场多看看她!”

    陈旭眼眶一红,急忙说道:“我一定把您的要求反馈给公司,希望未来能让这架飞机固定值飞到华夏到美国的航班。”

    老人兴奋不已,大喊一声:“嘿兄弟们,你们听到没有?这架飞机以后不会改涂装,而其她还有可能固定飞到美国!”

    已经登机的、上了旋梯的、准备登机的人群都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都以为这架飞机值飞过这个航班涂装就会被改回去,没想到竟然能永久保存,还有可能定期飞往美国,这对他们来说,是个莫大的好消息。

    斯皮尔伯格在心中感叹无比,他想到自己拍《辛德勒的名单》时的心情,跟李牧一样,都是希望世人谨记当年自己民族所遭遇的磨难,但是,自己显然没有李牧想的更深远,自己只是拍了一部电影,但李牧却策划了一个整套的庞大方案,其中各种心思之细、考虑层面之广,让斯皮尔伯格也自叹不如。

    半小时后。

    另类鲨鱼嘴涂装的波音747在长空中腾飞而起,飞向华夏、飞向那个发生过无数场激烈空战的故地。

    机上的老人们格外亢奋,他们在飞机上激动的大喊着他们早就想好的口号:“五十八年后,我们又回来了!”

    ……

    农历正月十四上午十点半,西南春城机场,天气晴。

    天公作美,今天春城的天气好得出奇,万里晴空,能见度简直突破天际。

    温度也不是太冷,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格外舒坦。

    机场没有任何媒体,有的只是老兵不死基金会雇佣的摄制组,以及yy网的前线记者,所有华夏籍的飞虎队员全部都在机场准备好的停机坪上等待着,机场的关系不是李牧去疏通的,是云省军区疏通的。

    军区在民航机场有着极高的话语权,因为从法律上来说,空域都是归军方管控,民航一切都要服从军方调度,所以军方提出了要求,机场方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要照章办事。

    此时,国航那架波音747已经开始准备进场,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老人们虽然身体疲倦,但情绪却格外亢奋,从进入华夏,他们就已经开始了这种极度的亢奋,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哪一刻飞机经过的空域,就是当年他们驾驶飞机与日军战斗过的地方。

    陈旭与塔台进行着进场前的例行沟通,塔台的航管在与747做好进场对接之后,忽然接到上级指令,立刻对747说道:“上级要求你们在进场之前在300高度绕场飞行五圈。”

    陈旭一愣,诧异的问:“上级要求?”

    对方心里其实也很诧异,但嘴上只能回答道:“没错,军区领导发来的命令,要求执行,还有六个字的附言:表示最大尊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