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妥善安排
    李牧在春城待了几天。

    这几天,他亲历了一位又一位幸存飞虎队员的抵达,老兵们不管身体情况良好还是较差,全部被安排在了军区医院,将近二十位老飞虎队员便在现代的军区医院里,和当年的战友们重聚。

    许多老兵的身份都可以在这里得到交叉印证,虽然没有一个人能认出其他全部,但每一个人都会被其他一些人认出、记起,即便是不认识的,大家交换一下部队番号、领导姓名以及当年参加过的种种战役,大家总能找到许多共同的经历与回忆。

    于是,这些老人在时隔多年之后,过上了几十年来最梦寐以求的生活,能够与那些战时的袍泽相聚,大家一起畅谈过往,一起哭、一起笑。

    老人的亲属们全部被安排在了军区医院附近的一家酒店,志愿者们向他们转达了李牧的安排:所有陪同老人来到春城的家属,如果希望能够留在春城陪伴老人,都可以无限期免费在酒店居住,如果他们因为工作以及生活上的原因需要先行离开,基金会也将为他们购买返程车票、机票,同时向他们承诺,一定会将留在春城疗养的老人照顾好。

    几天时间,大部分亲属都陆续离开了春城,但是对这些老人来说,他们却一点也不伤感,因为亲人已经陪伴了他们几十年,而此时此刻在身边的这些,都是当年的一起出生入死,又阔别几十年没有再见的战友,能与他们相守,是他们几十年来的一个梦,如今这个梦终于圆了。

    基金会合作的摄制组已经固定在春城驻扎,他们每天会固定对老人们的生活进行记录,并且分批对老人们进行采访,有些采访是单独的,有些是小批量,例如孙孝忠和韩子立这两位老人,就被安排在了一起接受采访。

    这两位老人的身份、精力,在整个老飞虎队员中,都有着非常显著的代表性,孙孝忠老人一生坎坷,但韩子立老人一生要幸福得多。

    当年韩子立老先生从台湾架飞机逃回大陆之后,起初是受了英雄般的礼遇,甚至还成为了一时的代表性人物,当时大陆希望他能够加入解放军空军,但是老人权衡之后还是拒绝了,记者询问起当年的原因,老人解释道:当年最大的想法是想跟家人团聚,毕竟打仗打了十几年,早已经打够了。

    当时大陆方面对老人的决定也给予了足够的尊重,老人冒死开回大陆的那架飞机自然而然的留给了政府,而老人则跟随家人一起到了家人定居的川都,开始了他当年最渴望的平淡生活。

    由于老人投诚的原因,刚回大陆的时候,他原本是有些特殊待遇的,但是抗美援朝的时候,因为前线急缺飞行员,尤其是有经验的飞行员,军方又重新动员老人参加解放军空军、保家卫国,老人死活没有答应,于是那些特殊待遇逐渐的也就无疾而终了,再到后来各种运动的时候,老人还遭了些罪,万幸是当年有一个45年就加入了解放军的袍泽兄弟照顾,让老人从各种运动中得以脱身,然后一直平平淡淡的生活至今。

    文化革命的时候,还有不少造反派和小将惦记着老人当年的**身份,但文化革命一过之后,老人当年的身份就被社会彻底遗忘了,随后进入经济发展突飞猛进的时代,也就更没人再回头去了解老人以往的经历,韩子立老先生对着镜头开玩笑,说:上一次有人翻出他飞虎队员的身份,是因为想批斗他,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还有人会把他的身份翻出来,而且不是为了批斗,而是为了帮助。

    李牧对老人说,老兵不死基金会寻找幸存的老兵不只是为了帮助他们,而且要让全社会重新了解他们的故事,让全社会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和感恩。

    这也是李牧赋予整个基金会的核心理念。

    ……

    在春城忙碌了几天之后,农历春节将至。

    李妈给李牧打来电话,关于春节,李妈给了他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李牧回海州陪他们过年,第二个是他们去燕京陪李牧过年。

    李牧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一种。

    这段时间整天到处奔波已经非常愧对父母,眼看春节将至,又怎么能让他们大老远折腾到燕京陪自己过年,必然是要自己回去陪他们才像话,更何况两家四个老人还都在,自己作为晚辈,过年的时候自然得上去。

    李妈对李牧的这个决定自然是蛮喜欢喜,说家里人都等着他回来过年,今年李妈已经把海州生态园最大最好的包厢定了下来,超大的包厢能摆下两个二十多人的超大桌,按李妈的意思,她是希望今年过年让李家和肖家的亲戚都在一起过。

    在这之前,两家从来没有一起过过年,毕竟老一辈都不是独生子家庭,李爸家里不止他一个儿子,李妈家里也不是她一个女儿,大家实在没有足够的理由,两大家人为了一小家人迁就。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之所以这么考虑,其实主要也是因为李牧。

    李牧现在已经是两家最大的骄傲,用两家老爷子的话说,真的是祖坟冒烟了才出得这么一个人才,两大家人都希望能和李牧一起渡过春节。

    其实不只李牧成了两大家的焦点,李爸和李妈也都成了两大家人现在的顶梁柱,李爸李妈的生意虽然跟李牧比起来规模小了很多,但李爸李妈一直试图让更多的亲戚能够从他们的生意里分到一块蛋糕,所以眼下的实际情况是,两大家人都在跟着李爸李妈赚钱发财。

    李牧原本不太希望父母在生意上和亲戚交叉太多,他不心疼钱,但心疼爸妈万一被谁伤了心,不过李爸李妈都是重情重义的人,用他们的话说,他们的买卖一共也就是几千万多了说一个亿的规模,哪怕是让亲戚坑了也认了,如果真被坑了,他们俩就立刻收手,再也不做买卖了,专心跟着儿子享福。

    既然爸妈这么豁达,李牧也就没再干涉,不过让李牧欣慰的是,亲戚里虽然以前有些势利眼和小肚鸡肠,但在这样绝对不对等的依附状态下,没有人是吃里扒外的白眼狼,两大家子的生活水平火箭般上升的同时,彼此之间的亲情也比之前更浓了不少。

    正是因为家庭和睦,李妈和李爸一合计,才决定把两大家人拢到一起热热闹闹过个年。

    李牧盘算了一下时间,决定干脆直接从云省飞金陵,在家休息三五天,然后就直接回京。

    于是,李牧便找来刘新颖,跟她交代了一下云省这边的事情。

    首先,基金会出钱组织这些飞虎队的老兵们一起过年,包括他们的亲属都可以参加,把年夜饭做成一个战友大联谊,不光是让这些老战友联谊,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的后代联谊,暮年的生命在不远的将来或许会流逝,但流传于家族与血脉之间的情谊却是可以一代代传下去的,在将来的某个年代,可能这些老兵全部都不在世了,可他们的儿子之间还可以兄弟相城、一起为老人祭奠,亦或者一起在生活中把酒言欢;

    当然,如果老兵和亲属不愿意的,基金会也绝对不强求,到时候由基金会把想回家过年的老人送回去。

    其次,基金会给所有飞虎队的老兵每人五千元过节费,而且从今年起,每年的春节、中秋节两大节,都要给老人五千元过节费,同时对老人做一次家访,老无所依者,由基金会负责养老;子女不孝者,由基金会负责养老的同时,将不孝子女的行为曝光给全社会,这个一旦开始,就要坚持到每一位飞虎队老兵离世方可停止。

    再次,由李牧个人牵头、牧野科技、淘宝科技配合,共同出资五百万赞助云省军区,在云省军区内成立一个烈士家属基金,这算是李牧对整个军区的投桃报李。

    军区这次承担了老飞虎队员的体检、治疗以及疗养所有费用,给了基金会极大的支持,所以李牧也必须要为军区做点什么,军区的政策福利自然相对完善,李牧也没能力为几十万的士兵做某些普世的福利,于是便把自己当初给神剑大队的慈善项目也做了一套给云省军区。

    这些天在春城,李牧也了解到了不少与云省军区有关的情况,虽然是和平年代,但云省因为地处边境、武装犯罪较多,所以士兵经常参与实战,所以牺牲烈士的数量明显大于其他地区,国家虽然对烈士有抚恤金等福利,但是毕竟逝者已矣,对死者亲属的补偿再多也不为过,李牧这五百万,主要将用来援助烈士亲属的生活,以及子女的教育。

    五百万,在03年不是一笔小数目,李牧的这个决策,博得了军区上下的一片好感,战友情深,有些烈士的战友至今还在援助着牺牲战友的亲人,李牧这次一把拿出五百万来,确实让他们感觉格外暖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