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前往春城
    李牧仅用了一次面谈,就正式开启了淘宝物流信息化的2.0时代,并且在牧野科技埋下了物联网的种子,李牧就像是一个播种者,满心等待着这颗种子从泥土中颇尔而出的那一天。

    值得欣慰的是,牧野科技是国内互联网以及高新技术产品孕育的最佳沃土,李牧相信用不了多久,牧野科技就能够在技术层面也走在整个世界的前端,如果大家能在这个项目中积累成功经验,一定能为将来的硬件时代打下坚实的基础。

    结束了这次意义重大的会谈,李牧顾不上吃饭,带着李紫薇前往机场,与刘新颖团队碰面。

    这一次,刘新颖从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带来了一支四人的专业摄制团队,据说他们是最擅长纪实拍摄的团队之一,不仅与许多卫视台有深入合作,甚至还为许多国内顶尖企业拍摄过企业宣传片,“老兵不死”的这次“寻找幸存飞虎队员”的公益活动,所有宣传片都将由他们团队来制作。

    这支团队在此之前已经派了一支三人团队,跟随前端工作人员去了春城,这次再加四个人,是因为刘新颖要将那位老人的事迹当成是整个公益活动宣传战中的重中之重。

    用刘新颖的话说,她一方面虽然不想让这些老人凄惨的生活公布于众、希望给老人留下足够的尊严,但是换一个方面去考虑这个问题的话,确实需要让社会大众看到老人晚年真实的凄惨,才能够唤起民众的慈善意识。

    李牧对刘新颖的看法非常支持,所谓的大众慈善,就是要让那些有能力帮助别人的群体看到其他群体的苦难,让他们知道,其他群体对外界的帮助有多么的迫切甚至刻不容缓。

    希望工程当年正是因为如实展现了那些贫困山区孩子们上学的艰难,才让全国人民掀起了一阵助学热潮,许多城市里有足够经济能力的人,在贫困山区寻找一对一的帮扶对象,每月给孩子学费生活费,而在这个唤起社会善心的宣传过程中,那个”我要读书“的大眼睛女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李牧对刘新颖说,如果把这位老人的事迹做好,老兵群体就能真正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而且,这和希望工程不一样,希望工程是呼吁人们恩泽他人,老兵不死是呼吁人们报恩还债。

    在李牧的价值观里,当年那些为了抵挡日军铁蹄献出生命的老兵,整个民族都亏欠他们的恩情,这份恩情已经入土,这辈子也偿还不了,如果仅存的那些老兵也悄然离逝,这个民族亏欠的恩情,便永远都偿还不了了,所以未来的十几二十年,是这个民族偿还当年那份恩情的最后机会,在李牧眼里,这件事比希望工程还要重要得多。

    当公务机在西南春城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钟,公务机在跑道的后端减速,随后转弯驶向指定的露天停机位,飞机驶入机位时,李牧隔着车窗,看到机位旁边停了三辆军车,一辆绿色涂装的丰田考斯特,以及两辆绿色涂装的大型suv,几位穿着军装的士兵和军官此时正站在车外,目视着这架逐渐靠近的飞机。

    飞机停稳,李牧在舱门外礼貌的示意刘新颖先下机,毕竟外面接机的军车都是奔着她来的,她是主,自己才是客,不过刘新颖却坚决不同意,非得推着李牧第一个下机,自己则跟在了他的身后。

    李牧没法在舱门处跟刘新颖来回谦让,于是便干脆顺水推舟的先走下了飞机,当李牧下旋梯的时候,其中一个校级军官立刻走到旋梯处,待李牧下来之后,立刻敬了一个军礼,伸出手去对李牧说:“李先生,欢迎来到春城,我叫陈成伍,受上级指令,前来迎接您和刘小姐。”

    李牧与他握手,感谢一声,道了一句:“辛苦您了。”

    陈成伍微微一笑,说:“应该的,上级对您这次来春城非常重视,让我们一定做好接待和安保工作。”

    这时候,刘新颖也跟在李牧身后走了下来,笑着对陈成伍说:“伍哥,这么晚了还辛苦你亲自跑过来。”

    陈成伍笑道:“您二位都是军区的贵客,而且这次来春城做的事情也特别有意义,首长非常非常重视,说你们这是替他还债来了,如果不是身份多有不便,他都恨不得亲自参与进来。”

    刘新颖这时在李牧耳边说道:“军区首长的父亲就是一位抗战老兵,从红军时期一直打到朝鲜战场,我在电话里跟他聊及过老兵不死这个慈善项目的大概定义,他非常推崇,还说这是他听说过的,最有意义的慈善项目,没有之一。”

    随后,李牧一行人被安排上了那辆军绿色涂装的丰田考斯特,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行驶,来到位于市郊的军区驻地,车队在军区内部招待所门前停下。

    由于地处西南,春城军区的驻地里绿化非常好,植物茂密而建筑又相对低矮、稀疏,所以显得非常静谧,一行人在陈成伍的带领下走上长长的台阶,来到三层招待所的中央大厅时,早已经准备好的服务人员也急忙上前问候,并且接过众人手中的行李箱,准备先帮他们送进早已经准备好的房间。

    陈成伍对李牧和刘新颖说:“你们折腾了一路,肯定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咱们明天还要早起,到时候我陪你们一起过去。”

    李牧道了声谢,刘新颖调侃他一句:“伍哥,还劳烦你这个大忙人亲自陪着我们过去啊?”

    陈成伍说:“我本来确实有事去不了,但首长特批,让我陪着你们,他说你们来到云省,一切出行、安全就都是我们的责任了,所以必须要足够重视。”

    刘新颖说:“我们明天几点出发?”

    陈成伍点点头,说:“我七点钟来接你们吃早饭,首长说到时候会陪你们一起。”

    “那太好了。”刘新颖说:“我明天得当面谢谢他。”

    ……

    军区招待所的环境虽然算不上豪华,但绝对非常的干净整洁,房间里一尘不染,而且没有丝毫的异味,这一点比许多五星级酒店做的都要细心。

    李牧在这个静谧的环境中睡的很好,翌日清晨起床,洗漱一番便在陈成伍的带领下前往餐厅用餐,在餐厅里,他见到了刘新颖口中的张伯伯,一个六十多岁、精神健硕而且老当益壮的老人。

    老人对老兵不死的慈善项目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的一句话让李牧印象深刻,他说,这个社会如果有亏欠孩子们的、亏欠年轻人以及中年人的地方,我们未来还有机会不断的弥补,但是这个社会亏欠这些老兵的,我们弥补的机会已经所剩无几了。

    这个观点,李牧非常赞同,对老兵不死的项目,他是真正怀揣着一颗敬畏之心去运作的,这可能是呼吁这个社会弥补这些老兵的最后机会,再耽误下去,怕是要成为这个民族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了。

    因为考虑这次要去的目的地地处偏远,所以陈成伍就没再让昨天那辆丰田考斯特参与,这次一共八辆车,清一色都是军区的大型越野,除了一行十人之外,还有十名士兵跟随,老人特意嘱咐他们从军区食堂里拉了整整两后备箱的米面油盐,说是代表军区给那位老兵的一点心意,然后自己又拿出一千块钱现金,希望李牧能够转交给那位老兵,军区其他人也都纷纷捐款,最后除了老人的一千元钱之外,其他的都被李牧婉拒了。

    他们这次要去救助的是一个孤寡老人,而且根据描述来看,老人脾气执拗,也不在意金钱物质,这次去的当务之急,其实不是给老人送钱送粮,而是想办法劝老人下山,离开那个山窝窝,到春城来接受体检与疗养,如果太多现金在这样的一位老人身上,对他来说也未必是件好事。

    军区的领导和战士们也接受了李牧的这个观点,随后便决定在军区内发动一起捐款,再把善款全部捐赠给老兵不死慈善基金会。

    李牧对军区指战员们的真诚格外感动,军人是一个具备特殊意义的群体,所以基于军人身份的很多情感都更加的深沉而又纯净,他们身为和平年代的军人,对那些经历过战火洗礼的老兵,心里有着超越普通人的尊崇。

    车队出了市郊就是山区,在绵延无尽的大山里开了四个小时才抵达一个位于山谷腹地的小镇,说是小镇,但规模看起来连平原地区的村庄都不如,镇上萧条而又败落,即便是军用的越野车,也只能在坑洼的道路上缓慢行驶,如果换成轿车,是死活都开不进来的。

    镇子上似乎没有什么汽车,所以人们对这一排高大威猛的军用越野车都格外好奇又充满敬畏,许多人站在路边,不顾车辆行驶时掀起的尘土,眼睛不眨的盯着车队。

    刘新颖隔着车窗看着路边的人们,对身边的李牧感叹:“这个地方,真的是太穷了……”

    李牧点点头,有些沉重的说:“云省的国家级贫困县数量全国第一,基础经济确实比东部地区差了很多。”

    刘新颖叹了一声,说:“其实根据我们目前的调查,幸存的华夏籍飞虎队员,一部分在台湾,小部分在海外,大部分在大陆,而在大陆的那一批中,大部分都在云川两省,这两个省份的基础经济都不是很好。”

    李牧说:“国家经济腾飞还是很快的,十年后的2013年你再看看,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刘新颖点头道:“我相信一定会快速发展的。”

    话音刚落,副驾驶上的陈成伍回过头来,说:“前面到山脚下了,车上不去,咱们得步行了,新颖,你待会跟大家说一声,随身的物品、设备都交给咱们的战士们,我选的这些人,都是25公斤加强负重行军比赛中排名最靠前的。”

    n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