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物联网的雏形
    李牧重生的时候,华夏的互联网行业正处在巅峰状态,互联网+的概念也正红火,这就进一步催生了华夏当时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在尽可能的与互联网融合,快递行业也是一样。

    李牧印象中,当时的顺风、京东,都是可以向用户提供物流实时信息以及实时位置的,用户可以看到自己的快递到哪了、在哪个位置、由谁派送、派送员离自己有多远,这种完善的客户信心服务,依托的就是gps与网络的实时互通。

    李牧希望淘宝物流也能够在这个年代就具备这样的能力,这样的话,淘宝物流在信息化的层面将至少领先上辈子物流企业八到十年,李牧虽然不太懂硬件,但是他自己梳理了其中的一些要点,感觉在这个年代实现这一点,硬件应该是具备了足够基础的,只是需要一个全新的产品概念去把这些硬件组合起来。

    所以他才让方旭东带着硬件专家过来,向他们提出自己的一些不够专业但又有足够远见的想法。

    李牧对众人说:“我相信实时定位的设备应该不难实现,因为目前gps卫星定位模块和gsm移动通讯模块都是现成的,只要把这两者融合在一起,就可以让设备通过gsm通讯模块,实时传输gps坐标位置信息集装箱配备的实时定位信息,这一点应该没错吧?”

    作为通讯专家的胡博立刻点了点头,说:“现在比较流行的移动通讯技术就是gsm和cdma,它们都可以实现您刚才说的实时传输数据的功能,而gps模块虽然价格比较高,但在很多领域也已经普及了,所以将这两者合二为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李牧点点头:“既然这两个功能都可以实现,那我就来说说我其他的想法。”

    顿了顿,李牧说:“我之所以需要在这两个功能中加入射频技术的支持,是希望将来我们通过给每一辆车、每一个挂车、每一个快递大包裹都安装上这样的设备,再给所有的物流节点安装射频技术的读取设备,借此来提升我们的运转效率。”

    “比如,我们给京a555挂的集装箱内装了十个打好的大包裹,这十个大包裹都要发往沪市进行分拣中转,那么这十个包裹在装车的时候,就直接通过车内的射频技术进行自动读取和记录以及上传,随后车辆上路,我们就可以通过gsm发送的gps坐标数据,实时监控‘京a555挂’这个车厢所处的位置;”

    “当在这辆车的位置进入到距离沪市集散地还有二十公里或者十公里的时候,系统就自动将这辆车的信息挂到集散地接车的工作人员身边的大屏幕,提醒他们这辆车即将进入站点,工作人员就可以即时看到它的载货信息,它装载了十个大包裹,而这些大包裹分别要去往沪市周边的哪些片区营业点,相关信息也都一目了然,这样一来,车还没到,咱们的工人就可以做好准备了,等车一进来,门外的射频读取设备就可以立刻确定这辆车以及车内包裹的身份,直接提醒给我们的接车工人,这辆车已经到了,立刻准备工作,然后车到了立刻就能把这十个包裹立刻运往即将去往它们各自目的地营业点的装车处,这样一来,整体效率应该会提升很多。”

    李牧的这套硬件想法,基本上就等同于一套gps追踪器,外加一套类似高速公路etc的设备,不过李牧并不清楚目前的硬件基础研发这样的设备是否现实。

    作为通讯专家的胡博略一思忖,便对李牧说道:“李总,这套硬件是可以实现的,我先拆开了说吧,因为您这两套设备的想法都包含了gps和gsm,所以我先说说这两块。”

    顿了顿,胡博接着道:“我们可以直接采购gps模块、gsm模块,然后再向运营商购买一批能够跑起来数据的sim卡,使用他们的网络进行支撑,这里面会牵扯到一部分通讯协议,不过都不是什么问题,协议都是开放的,而且成本很低,再融合单片机技术,就可以轻松实现,基本结构就是gps芯片、gsm芯片以及单片机。”

    “至于射频技术这一块,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我也不是非常有把握,不过我之前听说国外有一种不停车收费的系统,虽然在咱们国内还没普及,但是国外已经有少量国家在使用,这套技术应该和我们的需求一致。”

    “的原理就是基于一种名为rfid的射频技术,这套技术大体上需要两套硬件和一套系统,一套硬件放在车内,一套放在公路收费站,用户开车进入或者驶出高速公路的时候不需要停车,当它经过收费站的时候,收费站的设备就会自动读取到车内设备的信息,然后在系统内记录它的起点,等它到了目的地、离开高速的时候,还要再经过一次收费站,并且再次被读取信息,两个数据一合并,就能知道这辆车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上了高速,也能知道这辆车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下了高速,然后计算出所需要支付的金额,再进行一套费用计算,我想这套技术的原理,就足够支撑您之前所说的需求了,我们只需要把这个功能跟gps、gsm模块进行整合,就能够实现您的全部需求。”

    李牧赞同的点了点头,笑着说:“就是需要这样的技术来做支撑,如果技术问题都可以解决,那这样的硬件产品开发起来应该不是那么难吧?”

    胡博说:“主要看采用什么样的硬件和解决方案,然后再进行整合,以及还需要编写单片机程序,另外还得同时进行工业设计,工业设计说起来简单,但是实际还是比较麻烦的,比如手机,我们要反复想办法对主板进行尺寸上的缩减,跟外观设计进行互相的磨合与妥协,好不容易碰出一个最终的反感之后,再找代工厂进行开模生产,不过如果我们只是自用的话,工业设计这一块可以不用那么精益求精,这样的话我们的整个流程都可以快上不少。”

    李牧说:“这块设备主要是安装在卡车拖头、拖车以及集装箱、快递大包裹内的,所以不需要太繁琐的工业设计,只要可靠实用就行。”

    说着,李牧又道:“不过我刚才说的快递员手持终端,这个牵扯到我们的企业形象,所以还是要设计的好一些、有科技感、高端感一些。”

    胡博说:“您说的手持设备,除了刚才说的gps以及gsm模块之外,还需要一套扫码设备,不过这倒不是难题,扫码设备咱们现在的系统就已经全线支持了,扫码枪将编码快速识别出来并且上传到服务器,这个问题我们是早就解决了的,就算是换成手持设备也不是很麻烦,就是把数据从网线传输变成gsm模式无线传输。”

    李牧点了点头:“理论上确实是这样,不过我们不能只开发一个瞎子一般的扫码设备给我们的快递员,我们要给他一块屏幕、给他们一套系统,让他们能够有更多的操作空间,例如,我们在这套设备上增加一块手机屏幕,他就可以选择是做取件扫码,还是做投递前扫码,亦或者是投递后扫码;”

    “同时,我们还要让这台设备成为一台远程的业务处理终端,比如,我们这栋大厦里的某个用户在网上下单,填写了这里的地址要发送快递,那么我们的服务器在接收到他的订单需求之后,就要立刻通过我们快递员身上终端设备的位置,来寻找周围距离最近的快递员,然后给他发送一条取件通知,同时把订单信息以短信的形式传递给他。”

    “亦或者,我们通过快递员出发时携带快件的扫码记录,来自动筛选快递员的投递进程,如果快递员a此时虽然距离这里还比较远,但他身上携带了目的地在这栋大厦的快递,而且还没有妥投,我们就可以判定快递员a在这栋大厦有投递业务,所以他必然会来到这座大厦,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优先把取件的任务发放给他,这样就能最大程度减少我们的人工浪费,让整个流程变得更有效率。”

    方旭东立刻说道:“李总,我今天就组织一个新的项目组,攻关你说的这几种硬件设备。”

    李牧点点头:“跟专利部门的同事沟通一下,研发过程中所有能申请的专利一个都不要放过。”

    “明白。”

    李牧说:“把这件事看作是我们硬件实验室的第一个重点研发项目,你们在研发gsm与gps模块组合使用的同时,一方面要让这两套模块的兼容适配性更强,一方面要多想一想它们与其他设备组合时能够产生的效果,gsm、gps和单片机,三者只要很好的融合起来,我们就可以让所有可能的东西都接入互联网,这也就是未来的物联网时代。”

    物联网在这个年代还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抽象概念,即便是西方国家也没有着手进行真正的物联网研发与发展,所以当李牧聊及物联网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露茫然,他们虽然听说过这个概念,但脑子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把这种概念落地。

    李牧说:“我们给车辆安装的这套设备,其实就是已经实现了基础的‘物联网’,但是,物联网的未来不应该只是信息的单向传输,它应该还有更多的、实际的智灵功能,给大家打个比方吧,如果我让你们研发一种新型的自行车锁,这种锁没有钥匙孔,而是通过gsm模块与单片机模块,来控制一套微型的继电器,然后再接入gps模块,用一块锂电池作为电源,这样的话,配备了这个自行车锁的自行车,本身就已经连入了互联网。”

    李牧想把共享单车的远程开锁概念作为物联网的一个案例给几人做个科普,但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现在没有智能手机,也不存在手机扫码,于是李牧便把逻辑修改了一下,把智能手机扫码的环节改成了普通手机通过gsm发短信。

    随后,李牧接着说道:“我给这辆自行车一个独一无二的id,并且在服务器留存匹配的信息,然后把这辆自行车丢到大街上,供我们特定的用户自由使用,具体的逻辑是:如果这辆车的id是6666,那么当用户看到这辆车的时候,只需要把6666的编号用短信发送到我们的服务器,服务器在核实判定他的手机号具备开锁资格之后,就会通过gsm模块,向这辆自行车上的锁发送一个开锁指令,随后gsm模块将接收到的指令传递给单片机,再由单片机控制继电器,你们说,会发生什么?”

    方旭东一脸兴奋的说道:“单片机接到zhi指令向继电器通电,在一瞬间打开车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