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航天梦背后的大图谋
    李牧对军事知之甚少,不像一些喜欢军事的男生,能够把全世界各国的主力战机、战舰、坦克,甚至是单兵武器都了解的滚瓜烂熟,李牧对军事以及军工发展的了解,都是被动的,电视报道歼十战机,他才知道有歼十这么个东西;新闻说美国把f22派到了朝鲜半岛,他才知道有一种飞机叫f22。

    所以,当,埃隆·马斯克说起无人机,李牧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什么掠食者,而是大疆。

    一想到大疆,李牧就想起自己当初花不少钱买的大疆精灵4,买回来还没新鲜俩礼拜,就因为炸机再也找不到了。

    炸机的过程很符合李牧身上的理工科男生气质。

    理工科男生对这种高科技的小玩意上手很快,而且学理工出身的对这种东西永远有着一种“不服气”的劲头,比如大疆无人机有一个电量管理系统以及智能返航系统,当飞机飞到一定距离之外,且电量不断下降的时候,大疆这套系统能够判断出一个飞机安全返航的点,也就是说,大疆认为,在当前的距离和电量下,飞机已经到了安全返航的决断点,如果再不返航,很可能因为电量不够而中途炸机。

    李牧一开始还不敢跟系统装逼,但是玩了几回、自以为熟练了之后,就认为这东西也不过尔尔,他开始觉得,自己比这套系统更了解这家无人机的极限,所以当他决定挑战系统的那一次,飞机在返航的半道上电量耗尽,掉进河里了。

    想到那架无人机,李牧至今还觉得可惜。

    埃隆·马斯克见李牧好像心不在焉,根本没听自己说话的样子,不禁有些失望的说道:“老大你要是对这方面不感兴趣,那咱们还是聊别的吧。”

    李牧这才从炸机的回忆中回过神来,急忙摆摆手道:“别,我挺感兴趣的,刚才就在琢磨这东西到底该怎么玩,要不你再给我详细介绍介绍?”

    埃隆·马斯克喜上眉梢,身子前倾、坐得离李牧更近了一些,认真说道:“关于这方面,我是这么想的,咱们的互联网行业,技术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壁垒,产品才是,大家都用一样的环境、一样的语言搞开发,有人就能搞出一套完整的操作系统,有人搞一个小插件还全是bug;你能搞出yy这种超级产品,微软却只能弄出一个一塌糊涂的msn。”

    “不过,在航天领域,重要的不只是产品,还有相关核心技术,以及技术链条,就比如运载火箭,值钱的不是某一个型号的运载火箭,而是它背后的技术链条,多级火箭技术、固体、液体火箭推动技术,飞控技术,甚至是一级火箭回收技术,一旦这些技术链条搞定,未来在多个领域都会大有可为。”

    李牧听的一知半解,他对spae-x的东西并不清楚,所以只能虚心请教:“这样的技术民用的范围大吗?”

    埃隆·马斯克想了想,说:“如果是别人问我,我一定说很大,但老大你问我,我不敢跟你瞎扯淡,我只能说,航天技术转民用的范围和空间目前还不确定,不过商业航天的市场空间本身还是很有潜力的。”

    李牧点了点头,道:“详细说说。”

    埃隆·马斯克认真说道:“无论是nasa也好,还是华夏的航天部门也好、欧洲的航天机构也好,他们的技术和产品虽然各不相同,但根本上却都有一个完全一样的共同点。”

    “是什么?”

    “花政府的钱!”

    埃隆·马斯克侃侃而谈:“这些政府机构研发航天技术,最不在意的就是成本,nasa在航天领域的技术积淀世界第一,但他们的技术都是冷战时期美国政府用数以千亿的美金砸出来的,华夏的运载火箭这几年发展势头很猛,但背后也离不开政府的通力支持,有政府作为支撑,这些机构研发出来的运载火箭,都有一个通病,就是他吗的性价比太低!”

    说到这里,埃隆·马斯克来了精神,唾沫横飞的说道:“老大你看,打个比方,美国政府要搞一套军用卫星定位系统,把十几颗卫星的发射任务全部交给nasa,对军方来说,他们这种动辄千亿美元的架构里,根本不在意发射成本里多了几亿美金,华夏政府想必也是一样,但是将来商用卫星背后的金主可都是企业而不是国家,如果火箭发射成本太高,整个商用卫星的发展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可偏偏nasa这样的大老爷衙门根本不去研究怎么降低成本,所以商用火箭发射的市场才因为成本的居高不下而停滞不前,如果这时候出现一家私企,全力研究如何降低商用卫星的发射成本,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

    李牧恍然大悟。

    埃隆·马斯克在航天上盯的原来是这么一块市场。

    他说的确实有道理,政府在航天项目上的大笔投入,追求的永远是高性能而非性价比,所以整个航天领域的发展,就好像是一个畸形的官方市场,如果拿汽车来作比喻,就好像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国有汽车生产企业,他们都在拼命研发跑的最快的汽车、载重最大的汽车、科技型最强的汽车,所以他们造出来的汽车或者快如闪电、或者动力超群、又或者科技性强大无比,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贵的要死,普通人别说买回去开,连他妈烧油都烧不起。

    但是,有汽车需求的不只是每一个国家,除了国家之外还有许多个人以及个人团体对汽车抱有渴望,这种时候,如果有一家公司专注于打造性价比最高的车,那么一定能够在这块市场中占据最大的主动权。

    一家通讯公司如果要放十颗卫星到固定的轨道,找美国发射可能需要三十亿美元,找华夏发射可能需要二十亿美元,但是如果有一家公司十亿美元就能做,而且还能给自己留两亿美元的利润,毫无疑问将来在商用卫星的市场里,它的发展空间将变得非常大。

    想到这里,李牧咂了咂嘴,看着埃隆·马斯克说:“听起来好像有那么点意思,不过这种行业的前期投入太大,而且你总要有技术储备吧?不可能从零开始研发,所以你的技术储备从哪里来?”

    “nasa!”埃隆·马斯克笑道:“你可以把nasa理解成一个大部分都被废弃的宝库,它里面有大量闲置的人才和技术,只要我们有了足够的起步资金,我可以从nasa找到一大堆精通某种技术并且能迅速把某种技术改头换面为己用的人才,直接从70%、80%的完成度开始开发,起步会非常快,而且我们的研发方向跟这些机构不同,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风险。”

    说完,埃隆·马斯克解释道:“拿汽车来做个比喻,nasa研究的是昂贵顶尖的f1,欧洲和日本研究的是v12、双增压、马力动辄一千以上的超跑,华夏研究的是v8、增压、马力在600以上但又没那么昂贵的跑车,我们拿来他们的发动机技术、发动机变速箱调教技术、底盘调教技术以及其他的电子辅助技术,但是我们不造赛车、不造超跑也不造跑车,就造四缸2.0的经济车型,把这个车型造好,到时候在这一级别的市场里,我们就是最大的占有者。”

    “试想一下,当市面上只有千万美元的f1、百万美元的法拉利以及数十万美元的梅赛德斯奔驰时,我们造出了几万美元的丰田普锐斯,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

    如果不是碍于身份,李牧真想一边给埃隆·马斯克鼓掌,一边送他一句叼叼叼,怪不得这家伙被称为硅谷的钢铁侠,看起来是在搞匪夷所思的行业,而且前景一点也不乐观,但其实他早就已经把未来的发展空间规划的非常清楚了,spae-x可能一辈子也赶不上nasa,赶不上华夏长征系列、赶不上俄罗斯航天局,但是他只要能做到比他们性价比更高就足够了。

    当市场上全是法拉利这种车的时候,车就只能是顶级富豪的玩具,毕竟能买得起法拉利的是社会的极少数,可一旦普锐斯这种皮实抗造又省油的混动车型面世,对普通民众来说,吸引力可就太大了,能负担起一辆普锐斯的消费者,比能负担一辆法拉利的消费者至少多出万倍,这才是埃隆·马斯克在航天上的抱负。

    而且,李牧本身就是互联网技术出身,他知道互联网技术发展的突飞猛进,卫星在将来互联网发展中的地位将越来越重要,上辈子,faebook、google、苹果好像都有自己的卫星发射计划,搞不好十几年以后就是卫星互联网的时代了,到那个时候,不只是互联网产品需要自己的卫星,硬件发展也需要自己的卫星,很可能未来光是自己的产品体系下,就有几十颗卫星发射的需求,这么看来,全世界的商用卫星发射市场前景确实非常广阔。

    理顺了这些之后,李牧忽然对埃隆·马斯克的航天事业感到格外有兴趣,他对埃隆·马斯克说道:“埃隆,你已经说服我了,什么时候你想正式开动,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准备一亿美金跟你一起玩一玩。”

    “那真是太好了!”埃隆·马斯克认真的说:“如果这样的话,明年我就从paypal套一笔钱出来,咱们一起来投资干一干航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