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让领导决定
    自从上次把淘宝那一批售假卖家全部从淘宝干掉之后,李牧刻意让人泄露了这批卖家的联系方式,完全不出意外的,这批卖家全部被马老板收入囊中,现在已经成了乐淘的中流砥柱。

    乐淘的平台流水一直在涨,订单量也一直在攀升,不但已经盘活了乐淘,甚至还让乐淘有了点蓬勃发展的味道。

    李牧去美国这段时间,没腾出空来收拾它,所以马老板感觉自己抓住了一个绝佳的良机,现在每天至少18个小时扑在乐淘上,非常卖力。

    李牧走的这段时间,淘宝也确实没再针对乐淘搞什么动作,因为雷教主现在的攻击性还不够,他是个运营上的人才,也是个管理上的人才,但他的攻击性和狼性略有欠缺,暂时还不适合用在沙场冲锋。

    不过,这段时间李牧也确实没想收拾乐淘,自由市场,自己想把乐淘彻底搞死的可能性是几乎没有的,真正能搞死它的只有政策和法律,所以李牧也乐于让乐淘多积攒一些原罪,这样将来有朝一日要清算了,它死的几率也就更大。

    今天是自己消失好几天后第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从下面媒体人的数量,就能够看得出媒体对自己这次露面有多重视,借这个机会,自己重提净化电商环境的话题,一定能够通过媒体投递到高层那里。

    李牧想着,自己提出这个诉求也已经很久了,到现在还没有出一个明确结果,如果再不努把力,万一高层真不准备管这件事儿,那马老板可就如鱼得水了,给他一两年时间,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用乐淘攒够用户,然后就开始寻思着转身了,一旦他转身洗白,那真是再也奈何不了他了。

    对现在的李牧来说,他不是要垄断华夏电商行业,但一定要实现线上打假的目标,除此之外,他还有心里还有一个执念,这辈子有这个实力了,他希望把马老板彻底踢出零售电商行业,无论是b2c还是c2c,都不让他触碰!他如果还想做电商,就还是去做b2b吧。

    当着媒体的面抛出这个小话题之后,李牧便把话题切换了回来,笑着说:“咱们还是接着说一说这套自动分拣系统吧。”

    说着,李牧指着这套自动化分拣系统,继续说道:“淘宝物流之所以投资这么多钱来订购这么昂贵的设备,主要还是我们坚信,自动化才是未来快递行业未来的归宿,而且高度的自动化能够很大程度上借此降低我们的人力以及运营成本、提升我们的工作效率、降低工作错误率,同时也是为了广大网民在淘宝网上网购的时候,可以有更便宜、更快速、更安全的快递服务,所以我们坚信,淘宝物流将来不但会成为国内一流的快递公司,更会成为华夏电子商务领域的一台发动机。”

    该说的都说了,该介绍的也都介绍了,李牧和台下的刘师兄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刘师兄便开始安排接受过伯曼系统培训的员工来到操作台以及其他环节的岗位上。

    眼看运行这套自动分拣系统的人员到齐,李牧便干脆的一拍手,对媒体记者说道:“现在,我荣幸的宣布,淘宝物流首条自动分拣系统正式启动!”

    话音一落,下面掌声响起,这时候,负责主控的员工正式启动了这套价值两三千万的自动分拣设备,在电动引擎加速旋转的啸叫声中,所有的传送带立刻启动,逐渐越来越快。

    另一端,大量的快递包裹开始从源头端被传入分拣机,随后被快速有序的分拣出来,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眼下,淘宝物流本身就已经是国内最受用户喜爱的物流,这不仅仅是因为淘宝物流在时效上的优势,更重要的是,淘宝那套异常强大的物流信息处理系统。

    每一个快递包括,从收件到营业厅、从营业厅到集散地、从集散地到另一个集散地,再到一步步下发,一直到快递员派件,这中间所有的信息都是实时展示的,用户可以随时查询自己快递包括的状态,理论上延迟不超过五秒钟。

    一般情况下,一件快递抵达其中一个节点之后,只要扫码枪扫到快件本身,或者扫到快件本身所在的行包,信息立刻就会被上传到服务器,服务器确认之后,用户就可以查询得到了,整体效率之高,是任何一家快递公司都不敢想象的。

    现在,有了这样的自动分拣设备,快件在集散地的停留时间就能被大大缩短,将来,国内大部分城市陆运两日达、航空次日达根本就不是问题,李牧可以在2003年就实现顺风在2013年的速度。

    自动分拣系统高速高效运转的画面,也让大部分国内媒体的记者激动不已,毕竟是国内最先进的自动分拣系统,这套设备对记者来说还是十分新颖和高端的,这样的画面也非常适合用作媒体报道。

    李牧这时候已经和刘师兄回到了他的临时办公室,外面的媒体记者将全部交给其他工作人员负责,现场会给他们半个小时的自由拍摄时间,然后才给他们每个人发放不菲的车马费,送他们离开。

    两人在办公室一坐下,刘师兄便忍不住问李牧:“你觉得这次报道出去之后,电商售假立法的事儿,高层领导什么时候能给予反馈?”

    李牧笑道:“高层肯定不会给咱们什么直接的反馈,最多是开会再讨论一下我之前的请求,如果他们真觉得有这个立法管理的必要,那估计会直接出台一个管理办法。”

    刘师兄点点头,咂嘴说道:“乐淘的发展速度很快啊!我前两天听说,乐淘派了几个商务代表去普田考察了,好像要暗中为乐淘的一批商家牵线,搞定低价货源的事情。”

    “普田?”李牧皱起眉头:“那不是江湖游医的故乡吗?”

    “对。”刘师兄笑道:“除了出游医,还出仿鞋,那可是国内最大的仿鞋产地。”

    李牧这才想起,普田确实是一个制鞋大市,仿鞋产量也非常高,当即脱口问道:“你的意思是,乐淘官方去跟普田的制假厂家谈合作,给乐淘商家搞货源?”

    “对啊。”刘师兄说:“现在乐淘的仿品销量极好,有的假耐克鞋,一个月能卖出去好几千双,不过这些买家大部分也都是心甘情愿、知假买假,少部分是抱着贪便宜的心态上当受骗。”

    李牧点点头,叹道:“这种情况最可怕,造假的没有法律意识、售假的也没有法律意识,买假的明知道是假货但为了各种目的还是会买,整个形成了一条产、销、购完整的产业链,如果这么发展下去,造假的越来越多,售假的也会越来越多,最后我市场上绝大部分都是假货,坑的还是普通消费者。”

    刘师兄说:“按你所说,线下造假的作坊和售假的门店虽然很难管理,但是线上却是无处可藏的,每一笔交易、每一个包裹都是清晰可控的完整链条,如果高层出台电商打假的法律法规,乐淘这样的网站一个也别想活。”

    李牧咂嘴道:“就看这次间接传话的效果了!如果能传到领导耳朵里,就让领导来做决定。”

    两人正聊着,陈婉给李牧发来信息,信息上写着:“坏小子,什么时候抽时间让我给你做个简短的专访?台里领导知道你现场没安排回答记者提问的环节,所以一直在打电话问我呢,说是哪怕能私下里采访你几个问题,也是给台里立大功了。”

    李牧心念一动,急忙回复她:“告诉你们台领导,我今天没有时间接受采访,如果想采访我的话,明天晚上八点可以。”

    陈婉的信息很快回来:“明天晚上八点?那我可没办法采访你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明天一早就走,台里还要等我回去进棚呢……”

    李牧回她:“所以啊,你让你领导自己选择,如果想采访我的话,就留你等到明天晚上八点。”

    “坏蛋你要折腾死我了!明天上午飞回去,下午我还要赶着进棚呢,而且晚上八点采访你,再快结束也要八点半了,我再从这赶去机场,再快也要半小时,你让我坐几点的飞机回去啊?总不能十点钟甚至更晚吧?”

    李牧无奈:“你四不四洒?明天晚上采访,自然就有理由明天暂时不回去了,再多陪我一天,后天早晨再回不就行了?”

    此时,陈婉在厂房外一个无人处拿着手机发愣,李牧刚才发过来的内容,她看懂了后面,但是前面那句没看懂。

    四不四洒,什么意思?李牧想表达什么?

    于是,陈婉指尖飞快的按动键盘:“后天肯定来不及,不能让整个制作组等我一个人啊!我要是后天早上再走,最快也要等后天下午才能进棚了,整个制作组等我一个人,实在是不合适啊……对了,什么是四不四洒?”

    李牧心中叹气,指尖回复:“是不是傻!你这是为了工作才晚回去一天,有什么不可以的?你让你们台领导自己选,要么就留你在这等着明天采访我,把你那边的录制工作整体往后移一天;要么就别采访了,你明天早上回去,不耽误进棚录影。”

    陈婉这才明白,原来“四不四洒”的意思,是“是不是傻”,看明白这个,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有趣呢?

    仔细想想,李牧说的办法倒也合适,自己当然也想留下多陪李牧一天,但是如果自己主动提出让制作组等一天,自己是肯定开不了口的,心理上也过意不去,不如就交给领导来做决定,如果领导决定让自己多留一天,那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制作组那边等一天肯定也心甘情愿。

    想到这里,她也不禁感叹李牧这家伙真鸡贼,这种办法都能想得出来,不过再一想,李牧想这种办法,不也是为了能多些时间跟自己在一起吗?

    于是,她心里美滋滋的,回信息道:“那行,我问问领导是什么意思,让领导决定。”

    ……

    ps:抱歉,今天加班太晚,实在太累,只能更一章先,上周末还欠了大家的更新,这周末一定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