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章 妈妈来解决
    今天是周五,赵子秋晚上正好跟同寝几个姑娘在校外凑份子聚餐,忽然接到老妈电话,赵子秋并未多想,顺手拿起电话便按下了接听键,甜甜腻腻的叫了一声:“妈麻!”

    谢芸声音带着十足的愠怒,质问她:“你干什么呢?”

    赵子秋听出妈妈语气不对,心中诧异,嘴上紧张的说:“我跟寝室的姐妹一起吃饭呢,怎么了妈?”

    “我问你。”谢芸恼火的直接质问她:“你跟李牧到底是什么关系?”

    赵子秋急忙起身,从包间里出来,随后才捂着手机话筒,低声说:“妈,你今天怎么了,稀奇古怪的。”

    谢芸声音一凛:“回答我的问题!”

    赵子秋一下子心虚了起来,支支吾吾的说:“妈,李牧是我男朋友啊,你不是早就答应我们在一起了吗?”

    谢芸质问她:“我怎么听说李牧还有个女朋友,而且和他一样都在人大?”

    赵子秋顿时慌了,连声音都有些发颤的说:“妈,你听谁说的?”

    谢芸说:“你不要问我听谁说的,我问你,李牧跟那个女孩,散了吗?”

    “那个……”

    “那个什么?散了还是没散,二选一!”

    赵子秋方寸大乱,本想撒谎,但一想到老妈已经问到了这件事,想来一定是提前有了一定的了解,自己撒谎怕是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可能让事情越变越糟,于是只好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说出两个字:“没散……”

    “赵子秋!”谢芸一下子急了,怒不可遏的斥责道:“你这是要把我跟你爸气死啊!”

    “妈,你听我解释……”赵子秋心里慌张而又羞愧,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谢芸一听赵子秋在电话里哭了,心里一下子也软了不少,但肚子里的气却没减多少,反而又多了几分对女儿的心疼,这种感觉让她格外难受。

    母女俩在电话里沉默了半晌,谢芸长叹一声,率先打破沉默,声音也温和了许多:“别哭了子秋,妈明天去燕京,你给李牧打个电话,就说我明天要见他。”

    赵子秋心里更慌了,急忙问她:“妈,你见李牧干嘛啊?”

    说完,赵子秋生怕妈妈对李牧有意见,又慌忙的解释一句:“妈,你别误会李牧,我跟他的事儿都是我自愿的。”

    “妈当然知道你是自愿的,可是自愿能解决问题吗?”谢芸无奈极了,叹气道:“妈得给你争取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啊,不然你准备这样跟李牧维持到什么时候?”

    赵子秋用哀求的语气说:“妈,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你就别掺和了好不好?”

    谢芸说:“好,我要是不掺和,就让你爸来掺和,还是二选一,是我来解决,还是你爸来解决?”

    说罢,谢芸又道:“不对,是三选一!或者我和你爸一起来解决!”

    赵子秋低声哀求:“能不能让我自己解决……”

    “不能!”谢芸斩钉截铁的说道:“明天周末,你老实在学校待着,哪都不要去,我马上定明天的机票,具体等见面我再跟你说!”

    “妈……”赵子秋还想哀求。

    谢芸已经不给她一点余地:“赵子秋,我暂时不把这事告诉你爸已经非常照顾你了,你如果还得寸进尺的话,那明天我跟你爸一起去燕京找你!”

    赵子秋心里委屈又害怕,生怕妈妈真把事情告诉爸爸,于是只好对她说:“那还是妈妈你自己来吧,能不能先别通知李牧?”

    “可以。”谢芸说:“你在学校等我。”

    ……

    挂了女儿的电话,谢芸心里很是不舒服,原本女儿找了李牧这么个男朋友,自己这个当妈的看着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可是今天才知道,李牧竟然在人大还有一个女朋友,谢芸原本对李牧的所有满意都在一瞬间彻底烟消云散。

    甚至谢芸恨不能现在就飞去燕京当面质问,这小子到底把自己女儿当成什么人人了?赵家的闺女,是你能随便玩弄的吗?饶是你再有钱、再有本事又怎样?

    可是,一想到女儿电话里梨花带雨的声音,以及她一直以来对李牧的态度,谢芸还真担心女儿是自愿跟李牧维持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或者自愿接受李牧这种脚踩两条船的做法,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这个当妈的心里就太难受了。

    谢芸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赵贤良还没有回来,她一个人心烦意乱,从酒柜里取了一瓶威士忌,兑付了几颗冰块,一边皱眉喝下,一边借酒消愁。

    在谢芸一个人喝了三小杯威士忌之后,赵贤良回来了。

    赵贤良和钟鑫华晚餐也喝了酒,谢芸能够通过他的脸色,以及他的眼神状态判断他到底喝了多少,目前看来,应该是喝了七八两酒,这个酒量对赵贤良来说,属于刚刚好的状态。

    谢芸也喝了点酒,虽然几次有跟赵贤良聊一聊的冲动,但是想一想还是放弃了,她得恪守对女儿的承诺,这次的事情,她决定自己去帮女儿解决,如果自己实在解决不了,到时候再让老公出马。

    她清楚男人更疼女儿,这种事儿如果让赵贤良知道了,不管是不是女儿自愿,他怕是今晚包机也要去燕京跟李牧拼命了。

    两夫妻躺在床上,赵贤良酒意略浓,刚躺下就迷迷糊糊的要睡着,谢芸忽然把他摇醒,对他说:“明天我想去趟燕京。”

    赵贤良愣了愣,回过神来,诧异的问她:“怎么大半夜忽然要去燕京了?”

    谢芸说:“我想子秋了,去看看她。”

    赵贤良说:“那也没必要想起就立刻要做吧?咱俩刚从燕京回来没几天,你要是想她了,就再等几天我陪你一起去。”

    “我不用你陪。”谢芸说:“我就是想她了,想见见她,想个闺蜜似的陪她逛逛街、吃吃饭,你一个大老爷们跟着也不合适。”

    赵贤良想了想,说:“你既然想去,那就去吧,明天我有正事安排,就不陪你一起去了。”

    “好。”谢芸说:“我尽量周一就回来。”

    赵贤良嗯了一声,又问:“那你什么时候走?”

    “明早就走,去机场看看,坐能做到的、最早的航班。”

    赵贤良点点头,说:“对了,老候给送了点茶叶,在书房柜子里,红黑盒子的,这茶一般二般人都搞不到,你带上一盒给李牧尝尝。”

    谢芸下意识的说:“不给他尝!”

    赵贤良没想到老婆反应这么过激,诧异的问:“那不是你平时总是把李牧挂嘴边、当未来女婿那么看的吗?给他拿一盒茶叶你还心疼?”

    谢芸急忙掩饰道:”我不会心疼,会手疼,我可不想带行李来回折腾,明天我就空手去,省事。”

    赵贤良无奈,只好点了点头:“你开心就好,我没意见。”

    ……

    翌日一早,谢芸乘坐八点多的飞机,从杭城飞赴燕京。

    头等舱的报刊杂志都是最新的,谢芸随便翻看了一些,发现头版头条几乎都围绕着两件事进行大肆报道,一件是牧野科技包机送员工赴美,另一件便是李牧那个让国人为之振奋的演讲。

    谢芸随意把这些报刊杂志翻了一遍,随后便毫无兴趣的把它们丢到了一边,她现在可不想关注李牧的正面新闻,她只想赶紧到燕京,找女儿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午十点半多,谢芸从机场出来、坐上了出租车,随后给赵子秋打了个电话,一开口便说:“我落地了,现在打车去你们学校,快到了告诉你,然后你就出来在路边等我,这两天你跟我一起住紫云山庄。”

    赵子秋哪敢忤逆,连声便答应了下来。

    等谢芸乘坐的出租车来到人大门楼的时候,赵子秋背着一个双家包已经在校门口的路边上等着了。

    赵子秋一上车,看着谢芸拉着的臭脸,心里一下虚的厉害,只能试探性的问谢芸:“妈,您这一路累了吧?”

    谢芸面无表情的说:“人不累,心累。”

    赵子秋硬着头皮道:“妈,你别想那么多,凡事豁达一点自然就不会心累了。

    谢芸白了赵子秋一眼,说:“你现在跟我耍什么滑头?我告诉你,晚了。”

    赵子秋满脸尴尬。

    这时候,车载电台里两个播报新闻的男女主持人开口了,其中一个男主持人说:“陈蕾,从昨天开始,到处都在传的一个大新闻你知道是什么吗?”

    被称作陈蕾的女主持人笑道:“我当然知道了,那个大新闻不就是李牧的演讲吗?听说特别的火,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了。”男主持人说:“李牧这次了真是太厉害了,他的演讲说的我都热血沸腾,恨不得赶紧把工作辞了,去学一门计算机技术去。”

    女主持人哈哈一笑,说:“梁龙,你要是真去学了计算机,那可就太好了,以后我家电脑死个机、重装个系统什么的,就全靠你了。”

    这时候,车里的谢芸有些不高兴了,对司机说:“师傅,麻烦你把电台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