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七章 攻与防
    几位好友把酒言欢,大家既是朋友,又是合作伙伴,关系本身就很亲近,而且这次聚会无论是环境还是美食与美酒都无可挑剔,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难得放松的好机会。

    刚一开餐,李牧让法悦餐厅的服务人员给大家倒酒的时候便表示,好不容易时间和机会搞个聚会,大家尽量别拘谨,今晚能喝就喝,喝多了没法开车的话,可以让王元朗帮忙开车送回去,也可以干脆就在这里住。

    除了宋亮的儿子小宝,所有人都响应了李牧的这个提议,蔚澜和杜菲专程挑选的稀有红酒最先被打开,李牧作为这套别墅的主人,端起酒杯来致辞,他没有提及蔚澜前几天的遭遇,而是举着酒杯对所有人说:“这杯酒祝大家,也祝我们,祝大家越来越好,也祝我们越来越好。”

    大家,是指大家各自的一切;我们,是指众人的友情,以及众人共同经营的事业。

    今天在场的这些人能够坐在一起喝酒,几乎全靠李牧在其中穿针引线,作为一切的起者,李牧给了所有人一个全新的广袤天地,所以很大程度上说,他就是这个小群体的核心,也有足够的资格说这句话,大家兴致高昂的举起酒杯,所有的酒杯碰撞在一起,大家异口同声的说:“越来越好!”

    第一杯酒下肚,李牧笑着说:“大家能够聚在一起做一番事业,而且又能这么合得来,确实是个难得的缘分,我们一起努力,相信在未来的几年之后,万盈一定能够在主板或者在香港上市,成为一家市值数百亿甚至更高的地产公司,所以这第二杯酒,就为了万盈的美好明天,在通往得道大成的道路上,希望大家每一个人都不掉队。”

    李牧这话,主要是说给蔚澜听的。

    宋亮和陈泽都是万盈的股东,所以基本上不存在掉队这么一说,即便将来又谁退出万盈的实际业务,但也依旧是万盈的拥有者;而杜菲是朋友的角色多过是同事,李牧心底并没有真正把她视为万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之所以邀请她加盟,其实主要还是为了陈泽泡妞方面罢了。

    排除这三人,蔚澜才是李牧希望长久留在万盈的那个主力队友。

    李牧对蔚澜的各方面能力都非常认可,甚至在自己没有过多精力顾及万盈具体操作的前提下,蔚澜就是自己对万盈未来最大的依仗,而蔚澜的情况也实在过于特殊,父母还在海外,李牧不希望哪天蔚澜忽然萌生退意。

    如果是住宅房地产是个至少五到十年的买卖,那么商业地产就是个至少十年到二十年的买卖,想要在商业地产大获丰收,需要用相当长的时间培育,蔚澜三年后能拿到自己应得的八亿元现金,包括自己承诺给她的万盈股份,李牧不心疼股份,怕的是蔚澜会在三年后突然想退出。

    其他人纷纷点头,满腔热血的说自己当然不会掉队,一定会在万盈奋斗到底,一时间每个人都豪情万丈,尤其是宋亮与陈泽,宋亮是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万盈地产上了,陈泽现在是少部分心血倾注在顺义的赛车场和csc俱乐部上,大部分的心血已经给了万盈。

    李牧眼看着身旁的蔚澜,等待着她的表态,蔚澜也听出李牧这话的深意,以往,她内心深处对李牧可以说言听计从甚至有些盲目崇拜,但这一次,她心里竟然有些害怕,她也不敢做什么表示,她怕自己将来会对李牧食言。

    见蔚澜一直轻咬着下唇却不说话,李牧专门将酒杯与她碰了碰,用只有她能够听出来的声音,开口说:“如果你爸爸的判决对他不利,你也不用担心,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后,我一定让你一家人在国内团聚。”

    这是李牧的承诺。

    李牧坚信,如果法院判蔚俊有罪,给自己三年的时间,自己一定能完全摆得平,让他放心大胆的回国,哪怕这种事情需要自己暗箱操作,为了蔚澜,为了万盈,为了自己对她的那份责任感,自己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蔚澜一听李牧说出这话,顿时便明白李牧其实什么都看得很清楚,他知道自己最担心的就是远在美国的父母,他知道自己在履行完三年的期限之后,有可能没办法一个人在国内继续扛着、有可能想要拿着那笔钱去美国与父母相守,所以他给出了这份承诺,一句话就说到了自己心中最敏感、最柔弱处,让她眼眶瞬间噙满泪水。

    李牧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蔚澜忽然有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豪情壮志,心底埋藏的感情也蠢蠢欲动,随即她决心一下,一语双关的说:“我只有我自己,将来我的一切就都任你差遣吧。”

    不解风情的李牧喜悦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一起努力。”

    ……

    当紫云山庄的私人party,随着进行的节奏而越来越有感觉,远在杭城的技术团队刚开完自动抓取的脚本。

    在计算机与互联网的时代,一切讲究的就是效率,但有些时候,单纯的效率会催生出一种特殊的对抗。

    任何网站的承载能力都是有上限的,如果一个网站的登6机制有访问次数的上限,那么随便一个黑客、写一个不断登6的脚本,让这个脚本一秒钟送几百几千甚至几万次登6请求,很快就能够摧垮整个网站的登录机制,以至于让所有用户都无法正常登6。

    为了应对这种“效率”,聪明的互联网人明了一种人机鉴别的机制:验证码。

    如果没有验证码,一个脚本一秒钟可以提交一万次登6请求;可是一旦加了无法依靠脚本识别的验证码,纯自动化的脚本就立刻被扼杀在了网站门外,想提交登6请求?可以,先填对验证码,识别有些难以辨认的验证码,至少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填写也需要几秒钟时间,就算是一次就能成功,想提交一次登6请求,也至少需要十秒钟。

    一秒钟一万次,和一次十秒钟,效率差了十万倍。

    马老板的技术团队开的就是一秒钟一万次的全自动化脚本,而淘宝网的服务器能够承载千万人同时浏览,这么强大的带宽与服务器支撑,马老板的技术团队可以在几个小时之间把淘宝网所有的页面全采集一遍。

    可是一旦水印上线,马老板这个如意算盘就要落空了。

    到时候,摆在马老板面前的选择只有三个。

    第一个选择,为了保证效率,硬着头皮也要用!那李牧求之不得,到时候整个乐淘全是打着淘宝水印1ogo的图片,这广告做的真是太合适了;

    第二个选择,为了不给李牧的淘宝打广告以及同时打自己的脸,放弃效率,改为批量采集,但要人工遮挡之后再进行上传,这样一来,效率将大大拖慢。眼下,淘宝网商品介绍的平均图片数差不多在5张左右,如果五张图片随即在不同的位置出现水印,五张图片都要进行人工遮盖的话,至少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第三种选择,乐淘不再帮淘宝卖家采集并上架,让淘宝卖家自己上传商品,他们手里的原始图片是没有淘宝网水印1ogo的,可这样虽然减去了乐淘的麻烦,但是一下子把这么大的工作量丢给淘宝卖家,他们能乐意吗?

    晚上九点,6照喜兴奋的来到马老板办公室,激动地说:“马总,我们的采集脚本和上传脚本都已经搞定了,比之前预计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

    终于有了点好消息!马老板立刻站起身来,高兴的说道:“很好很好!技术团队的同事们这么高的效率值得夸奖!”

    说罢,马老板又道:“对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让技术部门立刻把淘宝网所有的商品页面全部采集下来,记得用一个更换ip的脚本,如果一个ip产生极大量的访问,李牧一定会有所察觉!我们要在他察觉之前,先把这些商品信息都采集过来,这样就算他想办法封堵也没有意义了!”

    6照喜立刻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吩咐!”

    自动更换ip的功能,网络上有大量现成的软件和脚本,各种小网站刷独立ip、刷pv都用能够不断更换ip的脚本实现,乐淘的技术人员自己就有现成的脚本,几乎是拿过来就用了。

    九点十分,乐淘正式启动了对淘宝页面的采集,对百度这种搜索引擎来说,采集一个淘宝的页面对它的整个采集工作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但是对乐淘来说,这还真是个浩大的工程。

    今晚,雷教主在淘宝网加班坐镇。

    淘宝这次批量增加1ogo所采用的技术手段并不是给服务器上的每个图片都加上1ogo,而是直接在网站程序中增加一个功能,一旦这个功能开启,在开启之后访问网站的用户,在访问产品详情页的时候,服务器将自动把logo叠加在图片上进行展示,所以乐淘需要一点点采集页面,但淘宝却掌握了一个瞬间给所有图片加上水印1ogo的开关。

    更重要的是,这个开关,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悄悄打开。

    当乐淘的采集脚本工作开始力起跑的时候,技术部门的负责人重点监督着采集的数量以及度,却在不经意间现了异常:6续采集到的商品页面信息中,商品的每一张图片介绍上,竟然都多了一个两行的半透明白色1ogo!

    1ogo的上一行是:“淘宝网”三个字;下一行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