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
    李牧对赵子秋的主动完全没有抵抗力。』

    虽然几分钟前,自己还在为找不到完美的方法来解决三个女人的感情而惆怅,但赵子秋的一句话,便让李牧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并且在庆功宴结束之后,直接乘坐王元朗开的车,前往燕大将她接回了紫云山庄。

    李牧平时不回这里的原因,除了远之外,还有一个,就是一个人住实在太空旷,有赵子秋在,就完全不同。

    有过与她在紫云山庄被她父母撞见的经历,两人心里对这个地方都有一种别样的感觉,一分是尴尬、一分是心有余悸,剩下八分,全是略带刺激与快感的别样体验,如同十四五岁的叛逆少年,溜出家门偷偷去网吧时的感觉。

    与赵子秋在一起,李牧总能最大限度的忘记二人世界之外的一切,什么工作、什么互联网、什么亿万富翁,统统都可以抛到脑后,让李牧真真正正成为一个冲动而又拥有无限精力的二十岁男生。

    一夜缠绵,李牧也决定放纵一下,上午就不去任何一家公司了,睡到日上三竿,和赵子秋一起吃顿午饭,然后陪她去机场接她的父母。

    上午,还在睡眠中的李牧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看着怀中依旧熟睡的赵子秋,李牧轻手轻脚的起身出门,到了卧室门外才接通电话,问了一句:“你好,请问哪位。”

    “李总吧?我是顾江河。”

    李牧一愣。

    “顾局?”

    “没错,是我。”顾江河哈哈一笑,随后说:“李总,先祝你国庆节快乐!”

    李牧一脸懵逼,但还是客气的说:“顾局您也国庆节快乐,不知道您休假了没?”

    “我可不敢休假。”顾江河说:“每到逢年过节,燕京治安工作最繁忙的时候。”

    李牧说:“那您真是为燕京治安鞠躬尽瘁了,我代表生活在燕京的两千万本地外地人,感谢您和都公安的辛苦付出。”

    顾江河笑着说:“不敢当不敢当,这是都公安的职责使然。”

    说着,顾江河把话题引入正题,道:“李总,我今天打电话过来,是想提前通知你一下,蔚小姐的案子,我们已经按照规定通报给了部委,现在部委的意思是,要求我们近期召开一个新闻布会,把案情的具体情况公布给大众以及媒体,所以我提前先给你打声招呼。”

    李牧一下子倒也没多想,各地公安局破获大案要案基本上都会召开新闻布会,这也是政务透明的一种,蔚澜这个案子,虽然没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及影响,但这案子的性质非常恶劣,赎金也破了近年燕京市的记录,市局开个新闻布会也是合情合理。

    不过,李牧出于为蔚澜考虑的角度,对顾江河说:“顾局,开布会我个人没有意见,也无权干涉,不过能不能提个要求,把我和蔚小姐的身份隐去,蔚小姐的父母人在美国,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无法回国,如果知道她在国内遭遇这么严重的危险,怕是会非常着急,另外这事情如果公开出去,对蔚小姐的声誉也会有一定的影响。”

    顾江河起初还担心李牧会对布会本身有意见,听他主动提出这个要求,心里顿时松了口气,笑着说道:“李总放心,如果你和蔚小姐不愿意泄露个人信息,那我们到时候就对你们的身份模糊处理。”

    李牧道:“那就行,辛苦顾局了。”

    说着,李牧又问:“顾局,绑架蔚澜的那几个人,目前是什么情况?接下来会怎么处理?”

    顾江河说:“那个主犯宋志磊刚接受完截肢手术,现在还在公安医院恢复,其他疑犯已经全部刑事拘留了,现在正在审查阶段。”

    李牧惊讶的问道:“那个宋志磊截肢了?”

    “对。”顾江河说:“昨天下午在公安医院接受了右腿膝盖以上三公分的截肢手术,我们的办案人员跟医生沟通过了,创面愈合之后就可以收监,最多一个月,宋志磊肯定会住进看守所。”

    李牧感叹一声:“真是自作孽不可活,顾局,这几个人分别能判多久,能给我交个底吗?”

    顾江河微微一笑,说:“案件性质恶劣,涉案金额巨大而且涉枪,所以市局定的基调是从严从重,公诉的时候,两名主犯会建议判决无期徒刑,其他几人全部十年以上。”

    说着,顾江河补充一句,道:“两名主犯判决无期的可能性几乎是十拿九稳,而且将来减刑的可能性很小,就算有机会减刑,最少要在监狱里待个二十几年。”

    李牧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就放心了不少,主犯宋志磊被截肢,已经成了标准的残疾人,再加上至少二十多年的刑期,这个惩罚已经足够严苛了,也算是恶有恶报。

    而且,将来宋志磊要拖着残疾的身体在监狱里生活二十多年,所以也就不会对蔚澜的安全造成任何威胁,倘若二十几年之后他出狱了,也是一个五六十岁的残疾老年人,更不会给蔚澜带来困扰,这样的局面,李牧个人已经十分满意。

    随即,李牧问他:“对了顾局,布会定在什么时候?”

    “三号。”

    “ok。”李牧微微一笑,说:“那就祝市局的布会圆满成功。”

    顾江河爽朗笑道:“谢谢李总,那就先这么说,这是我的私人手机号,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打这个号码联系我。”

    李牧客气的说:“好的顾局,您先忙,我这就把号码存上。”

    挂了顾江河的电话,李牧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回事,不过为了不让蔚澜到时候被市局的新闻布会搞个措手不及,他便决定先给蔚澜打个电话知会一声,然后告知她不会公布个人身份,好让她放心。

    蔚澜此时早已经起床,因为李牧晚上要在紫云山庄搞个party,杜菲便拉着她早早出门逛街,说是要买身漂亮衣服,然后再找朋友拿些绝版的好酒。

    蔚澜本不想出门,但一想到晚上是李牧专门为自己搞的party,而且还贴心的把地点选在自己紫云山庄那套别墅,所以蔚澜便也格外重视起来,不但要把自己打扮漂亮,还要通过考究的装束来显出足够的重视。

    两人此刻正在王府井的奢侈品店里试衣服,接到李牧的电话,蔚澜心里一喜,开口便问李牧:“李总,昨天庆功宴没喝多吧?”

    李牧笑道:“没喝多,你呢,在干什么?”

    蔚澜说:“在跟杜菲一起逛街,她说第一次参加你组织的party,得拿出足够的诚意出来才行,所以我俩就出来买衣服了。”

    “哎呀,两位美女这么给我面子,真是三生有幸啊!”

    李牧一听蔚澜在逛街,当即放心不少,这么看,蔚澜似乎已经逐渐从被绑架的阴影中缓过劲来。

    蔚澜笑道:“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哪能受得起。”

    李牧道:“对了蔚澜,市局的顾局刚才打电话过来,说市局三号要针对你的案子搞一个新闻布会。”

    “新闻布会?”蔚澜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几分,紧张的问道:“能不能跟他们说说,请他们别开什么布会了?”

    李牧道:“顾局说这是公安部的意思,不过我跟他提了个要求,让他在布会上隐去你和我的真实身份,应该不会有人联想到你的头上。”

    电话那头的蔚澜松了口气,说:“能隐藏身份就再好不过了,否则真不知道我爸妈知道之后会是什么感受……”

    李牧说:“放心,市局既然能打电话过来跟我提前打招呼,说明他们对你的身份曝光与否的问题还是很重视的。”

    “嗯。”蔚澜轻轻应了一声,说:“如果能隐藏身份,那我也就放心了。”

    李牧当蔚澜是默许了,便安慰她道:“你也别想太多,我就是跟你传达一下、让你放心。”

    ……

    下午两点半,当李牧正陪着赵子秋在机场等着接赵贤良与谢芸夫妇的时候,李牧的私人助理李紫薇正在紫云山庄的别墅里,帮着李牧和法悦餐厅来的厨师以及服务人员做准备。

    这次,法悦餐厅的老板李童对李牧这次别墅party格外重视,派了一个由三名法餐厨师,两名调酒师、两名西式烧烤师以及三位服务人员下午就开始在李牧的别墅里准备,规格极高。

    至于赵子秋,今晚自然是没机会跟李牧见面了,她父母要带她赴约,所以李牧暂定明天请赵子秋一家吃饭,也尽一尽地主之宜。

    两点五十分,赵贤良与谢芸乘坐的飞机开始缓缓下降,距离燕京机场还有不到二十分钟的航程。

    谢芸看着窗外的景色,对赵贤良说:“对了,登机前闺女短信说李牧会陪她一起过来接机。”

    赵贤良一愣,随即问她:“是吗,你怎么没提前告诉我?”

    谢芸笑道:“我那不是怕你多想嘛,两个小时的路程,不想万一又弄得你心里不自在。”

    “我有什么不自在的……”赵贤良摆摆手,心里知道老婆想说的是什么,她肯定是怕自己看到女儿和李牧一起来接机,本能往昨天晚上去联想,于是便对她说道:“我现在已经完全看开了,孩子的事情,以后就随她去吧。”

    说罢,赵贤良感叹一声,道:“不过话说回来,子秋找的这个男朋友,可真是个万中无一的妖孽啊!一个网站一天卖八十多个亿,想想我就肝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