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章 还不清的人情债
    深夜十二点多,回到燕京家中、已经洗完澡的蔚澜,心情极难平静。

    蔚澜刚跟远在美国的父母通过yy视频通话,由于自己平时也是两三天左右主动跟他们联系一次,所以他们对自己被绑架的事情丝毫都不知情。

    最近蔚澜远在美国的父亲蔚俊,心情格外愉悦,靠着李牧的内幕消息,他一口气在ebay的股票上赚了将近两千万美元,这几乎是他一辈子赚过的最快最大的单笔收入,以至于他最近这段时间,一扫先前被迫流亡美国的阴霾,甚至让他真正开始喜欢上了美国这个高度达且金钱至上的国家。

    父母的心情都好得出奇,可蔚澜心里却还在为刚刚过去的绑架而心有余悸,不过她依旧要在视频通话前装作一切很好的样子,好让大洋彼岸的父母放心。

    等结束了通话,蔚澜才长长出了口气,在电脑前掩面不语。

    虽然劫后余生,但蔚澜的心里依旧沉重,鬼门关前走一遭不说,险些让远在美国的父母黑人送白人,蔚澜甚至胡思乱想着,如果自己真的被宋志磊杀了,老父母收到消息会有多痛苦?

    甚至,爸爸蔚俊眼下的情况,都不能回国给自己收尸,因为就算他执意回来,也肯定是刚落地过海关的时候就被抓住羁押了,到时候只剩妈妈一个人,面对自己的尸体,怕是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越是这么想,蔚澜心里就越是后怕,并不是怕自己身死,而是怕给父母带来巨大打击。

    正当蔚澜情绪错乱的时候,杜菲也洗完澡,穿着蔚澜的睡裙从卫生间里出来,眼见蔚澜坐在沙上捂着脸,急忙到跟前关切问道:“蔚澜,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蔚澜微微摇了摇头,随后才将双手从脸上移开,强笑着对杜菲说:“我没事,就是刚刚跟爸妈视了个频,有点压抑。”

    杜菲非常理解的点了点头,在蔚澜身边坐了下来,心里想着,如果想缓解蔚澜心里的压抑,光劝怕是没什么用,对蔚澜这样的人来说,一般人也很难劝得动她,倒是不如跟她由浅至深的好好聊一聊,让她正面面对这件事,从而自己在心里做好调整。

    于是,杜菲便对蔚澜说:“在淘宝网的时候,看着他们当时绞尽脑汁也找不到关键点去营救你,我就觉得特别压抑,一个人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作为一个旁观者都感觉极端无助,而你正被绑匪劫持,心理上经受的折磨要比我多十倍百倍都不止……”

    蔚澜苦笑一声,说:“我心里一开始确实特别绝望,但是当我跟李牧通电话的时候,心里就觉得他一定有办法救我,那种绝望的情绪一下子就缓解了许多。”

    说着,蔚澜好奇的问杜菲:“你刚才说淘宝网?难道你们今天一直在淘宝网?”

    “是啊。”杜菲说:“市局的人,还有两家运营商的人都在淘宝网,他们把营救你的指挥部就设在淘宝网的会议室里了。”

    蔚澜说:“没想到竟然是在淘宝网……还以为你们都去公安局了。”

    杜菲这时忽然想到一个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疑问,便问她:“对了,你是在绑匪让你给李牧打电话的时候,给李牧透露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了吧?”

    蔚澜点了点头,说:“我猜出绑架我的那个幕后主使是谁,就在电话里跟李牧隐晦的说了。”

    杜菲格外好奇:“李牧一直说你特别聪明,但是我是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听说了这件事才去了淘宝网,所以不知道具体情况,你到底是怎么当着绑匪的面,把幕后主使是谁告诉李牧的?”

    蔚澜便将当初李牧要求自己配合、将宋志磊从俊成地产“请”出去的事情大概跟杜菲说了一遍,说完这些,才又解释道:“我知道是宋志磊做的,也知道说那句话李牧一定能够猜到我话里想传达的意思,但是那句话当时说出来在其他人听起来,就是我在求李牧救我而已,所以他们也没有怀疑。”

    杜菲忍不住竖起大拇指:“你真是厉害,那个时候思维还能这么清晰,如果换做是我,怕是早就吓傻了。”

    蔚澜微微一笑,道:“我也害怕,但是又必须强迫自己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来,留意身边一些有价值的细节,不然的话,就算是有机会跟李牧通话,也根本不可能在电话里把幕后主使的信息透露给他。”

    说着,蔚澜轻叹了一声,又说:“其实,如果不是李牧在电话里,从气势上把那个绑匪给震住了,对方也不可能给我求情的机会,那个绑匪之前警告过我,他说什么,我说什么,多一个字或者少一个字就要切我一根手指,后来能让我开口求情,完全是李牧的功劳。”

    杜菲点点头,回想李牧今天一举定乾坤的表现,杜菲心里也是由衷感到佩服,不由感叹一声,道:“李牧这个人真的是太厉害了。”

    蔚澜应了一声,随即问她:“对了杜菲,他们到底是怎么找到平古县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杜菲一听这个问题,顿时直起身来,一脸佩服的说道:“这个过程真是太精彩了!我上午到淘宝网的时候,市局的警察同时在追好几条线索,包括绑架你那两辆车的车牌号、包括你的车还有你的手机号定位,但是一个一个都失败了,那个姓宋的家伙也狡猾得很,虽然知道是他绑架了你,但是死活都找不到他的任何信息,他老婆孩子好几天前就去澳大利亚了,他的手机从那个时候起就没开过机,也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行踪记录,当时警察简直快疯了。”

    蔚澜在将宋志磊绑架自己的信息透露给李牧之后,心里一边期待着李牧能够引导警察营救自己,但一边也在担忧李牧很难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宋志磊这帮人格外谨慎,哪怕是让自己给他打电话,都要把自己的眼睛蒙住、专门开几十分钟的车去一个几十公里外的地方,自己当时听绑匪之间的对话,得知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避免警察通过手机定位。

    当时开车的绑匪还曾经问过那个让自己给李牧打电话的家伙,他们现在用的手机会不会被定位,当时那个家伙的回答是:绝不可能,因为现在所有人用的电话,都是全新的不记名手机号,警察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就算知道是谁,也查不到这些手机号的头上。

    在那个时候,蔚澜也在心里反复推敲,但是想来想去,她也不知道警察到底有什么合适的方法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这个疑问,即便是现在,蔚澜也没有弄明白,她被营救的那一刻确实很激动,但是现在想想,她也好奇警察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于是,她迫不及待的问杜菲:“那后来呢?警察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警察?”杜菲摇了摇头,说:“根本就不是警察找到的你。”

    蔚澜急忙问她:“那是谁?”

    杜菲嘴里吐出两个字:“李牧!”

    “李牧?!”蔚澜瞪大了眼睛:“他是怎么做到的?”

    蔚澜虽然一直坚信李牧会救自己,但救的方法肯定是李牧把宋志磊绑架自己的信息传达给警察,再由警察来营救,她从未想过,就连怎么找到自己的具体位置,也是李牧做的。

    一听蔚澜问这个问题,杜菲立刻就来了一百二十分的兴致,说:“说到这个,那我必须得跟你详细的解释一下了……”

    说着,杜菲绘声绘色的,将今天李牧如何灵光一现,抛开所有其他的所谓“线索”,只从宋志磊开始,一步步把他正在使用的手机号找出来的。

    说到精彩处,杜菲甚至一点淑女形象都不顾,不是皱眉头就是拍大腿,有时候甚至唾沫横飞,蔚澜也充当了一次最好的观众,集中起所有的精力,去听杜菲的描述,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漏听了任何细节。

    当蔚澜听杜菲描述完整个惊心动魄的过程之后,心里对李牧的感激,再度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升华。

    没出这件事之前,蔚澜对李牧一直心怀感激,感激的原因有很多,早先李牧不还价买自己那套别墅的时候,就已经帮过自己一次;而当初自己孤立无援时,同样是李牧出手救了俊成地产,救了自己一家的心血;随后,李牧邀请自己加入万盈地产,也给了自己丰厚的待遇和照顾……

    光是这几点,就已经让蔚澜觉得欠下了他天大的人情,但紧接着、当自己在万盈地产还没有体现出任何价值、没有做出任何贡献的时候,李牧送来一个内幕消息,让自己老爸在美国赚了一个多亿……

    自己刚请他吃过饭,算是聊表一下谢意,没想到在淘宝网大促销开始的前两个小时,自己就忽然遭遇绑架,也幸亏李牧能在电话里压住绑匪,才给了自己传达信息的窗口。

    即便这样,蔚澜就已经对李牧满怀感激了,但是做梦也没想到,原来真正指引警察找到自己的,竟然也是李牧……

    蔚澜心里顿时有了一种颓然的无力感,无力是因为,她忽然觉得,自己这辈子,怕是都还不清李牧的人情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