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六章 纯粹的好哥们
    赵子秋和韩潇潇以及王雅楠一起来到约好的路边烧烤排挡时,李牧的五个同寝已经等候多时了。

    三个女孩一到,五位男士急忙起身腾地方,不过此时李亚唯即便是站起身给女朋友腾位子,嘴上还滔滔不绝的跟其他几个哥们说着:“你们没现吗?现在国内这么多媒体竞相报道yy在海外有多牛逼,网上网友早他妈炸了,你们去各大网站、各个跟牧哥有关的新闻下面看看那些评论,网民直接把牧哥当成咱华夏的民族英雄了!”

    李亚唯说的兴高采烈,搭配着那副认真的表情,感染力非同一般,燕京人能说会道,或者说没事臭贫的本事,在他一人身上展露无遗。

    其他哥几个都纷纷点头,孙坚附和说:“你看的是网上,我看的是电视、报纸,我的妈,一点不夸张的跟你们说,所有报纸,包括法制日报,都把yy放在头版头条,这可真是太牛逼了!”

    年纪最小的刘念说:“我最近给一个刚上高三的小伙子补课,他们家知道我是人大的,一上来就问我认不认识牧哥,我说我跟牧哥是同寝,他们死活不敢信,后来我让他们找当年报道3321的新闻看,他们才认出我来,你们都不知道,小伙子的爸妈对我那叫一个热情,非说要收我做干儿子,我不答应,他们就让他儿子认我做干哥哥……”

    薛剑锋笑着调侃刘念:“下回你别给小伙子补课了,找个小姑娘,没准人家一高兴,把姑娘许给你,你不就财色双收了吗?”

    刘念红着脸说:“锋哥你别瞎说,我可不给女孩补课,会紧张……”

    孙坚笑骂道:“你紧张个屁啊,给高中女生补课你都紧张,以后怎么在学校里把妹?”

    韩潇潇坐下之后开口笑道:“你们别老调看人家刘念,没见人家脸都红了吗?”

    李亚唯接过话茬,笑道:“是啊是啊,刘念脸皮最薄,你们俩年纪最大的别老拿人家开涮。”

    说着,李亚唯又道:“我今天听说,校领导跟大一新生训话的时候说,2o号牧哥要回来给大一新生做个演讲。”

    “是吗?”孙坚掰着手指头算算,说:“这也没几天了,李牧能来吗?”

    李亚唯说:“应该会来吧,他肯定答应过校领导了,否则校领导也不会空口乱说。”

    薛剑锋说:“那等他回学校,说什么也得找他一起吃顿饭,否则我怕咱们这辈子都见不着他了,以后人家哪还有工夫搭理咱们。”

    赵子秋眼看薛剑锋说的不像是开玩笑,急忙替李牧找补,解释道:“剑锋你别瞎说,李牧肯定是现在太忙,所以才没时间找你们,你们每天看各种新闻也知道,他一个人要扛多少事啊,比尔·盖茨都不见得比他忙。”

    孙坚点点头,兀自说道:“这倒是,李牧现在肯定忙的不可开交,也可以理解嘛,人家这是干大事儿,为国争光的大事儿。”

    说完,孙坚又看向赵子秋,问她:“子秋,你跟李牧联系的肯定比我们多,他有跟你说过要回学校做演讲的事儿吗?”

    赵子秋略有些羞涩的摇摇头,违心的说:“我跟他也不是很经常联系……”

    毕竟在李牧这些同寝眼里,李牧的正牌女友是他们学校的苏映雪,而自己和李牧的关系,身边的同学都不知道,他们也就更不会知道了。唯一知道的是王雅楠,当初她妈妈病重时,自己和李牧在她家里倒是有过一次相拥而眠,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两人有实质性的关系。

    韩潇潇这时候说:“你们几个真是,想找李牧就给他打电话啊,直接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出来吃饭,他就算真没时间出来跟你们一起吃饭,接电话的时间总是有的吧?”

    这话一出,寝室几人面面相觑,理是这么个理,但是谁好意思给李牧打电话啊?打不通还好,万一不接,这脸上挂不住、心里也不是滋味啊,再者说了,真接了的话聊什么?聊什么能跟亿万富翁聊到一个频道上?这都是问题。

    韩潇潇无奈的叹了口气,刚好大排档的老板烤好了一批肉串,拿两个铁盘装着给端了上来,韩潇潇便岔开话题说:“哎,算了,咱们还是赶紧吃点东西吧,我饿坏了。”

    赵子秋忽然说:“那个,要不咱们再等会儿?”

    韩潇潇伸手正要拿肉串,听到赵子秋的话,不禁问她:“还等什么呀,肉串就是刚烤出来的最好吃,待会儿凉了,那肥肉一凉可就不好吃了。”

    赵子秋心说李牧刚才说尽快忙完就过来,这前后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到呢?

    不过刚才开口说再等一会,完全是下意识的来了这么一句,韩潇潇这么一问,她觉得还是不要提前说的好,起码等李牧来了,还能给他们一点惊喜。

    于是赵子秋嘻嘻一笑,对韩潇潇说:“没事儿,我就是看你那么馋,故意晃点你一下。”

    韩潇潇白了赵子秋一眼,说:“我早就饿不行啦,同志们咱们赶紧趁热吃吧。”

    孙坚拿起桌上的啤酒杯,对几位同寝的哥们说道:“来来来,咱们先走一个。”

    李亚唯端起酒杯,臭贫的劲头又上来了,说:“6o6寝室六壮士,今儿牧哥缺席,不过不要紧,我们权当他也在,来,哥几个,一起走一个!”

    说完,李亚唯刚把酒杯端起来,一个戴着口罩的人影忽然拿着一个塑料凳子在他旁边的空隙里坐了下来,这忽如其来的人影吓了所有人一跳,什么情况?忽然有个陌生人坐在自己桌上了?

    正当大家诧异的时候,刚坐下的男子把口罩一摘,笑着对众人说道:“是谁说我缺席的?”

    赵子秋捂着嘴偷乐,斜对面那个忽然出现的男生不是李牧是谁!

    眼看李牧脸上带着坏笑的模样,从侧脸看去,五官迷人、棱角分明,不仅帅,而且帅的颇有男人味,心里如吃了蜜一般,甜的齁。

    其他人都炸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牧,前三分钟,几个男生除了会说:“我艹、我艹”,似乎就不会说别的话了。

    李亚唯最先回过神来,看着身边的李牧,欣喜不已的惊叹道:“牧哥,你怎么……我天,媳妇儿快掐掐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韩潇潇伸手在他大腿内侧猛掐了一把,掐的李亚唯险些跳了起来,不禁埋怨她:“好家伙,你真掐啊!”

    “废话,不是你主动要求的吗?”

    “就算是我要求的,你也不能这么使劲儿啊……”

    李牧这时候说:“大老爷们,掐你一下还能少块肉啊?不是说要喝酒吗?来,给我开瓶啤酒,我跟你们一起走一个。”

    李亚唯也忘了疼了,急忙给李牧开了瓶啤酒,又招呼老板给送了个杯子过来。

    好在天色昏暗,老板也没太在意,否则看见李牧,一结合今天主动、被动看过的那些新闻,怕是要被李牧这个亿万富翁给吓一跳。

    其他哥几个也是惊喜不已,纷纷端起杯子,二话不说,先跟李牧一起走了一个。

    一大杯啤酒下肚,大家立刻聊开了,孙坚惊喜的问李牧:“你怎么来了?我们也没通知你啊。”

    李牧看着赵子秋,说:“子秋给我短信,说你们正背地说我坏话呢,我一看到短信,这还了得?然后就赶紧赶过来了。”

    孙坚信了,急忙说:“我们可没说你坏话啊。”

    赵子秋也笑着说:“你可别瞎说啊,不然回头他们该误会我了。”

    李牧笑道:“好好,不开玩笑,子秋说跟你们一起吃饭,我一听你们聚会竟然不叫我,就主动问清地址跑过来了。”

    孙坚说:“我们也不是不叫你啊,主要是怕你忙,顾不上跟我们一起吃饭。”

    李牧说:“忙归忙,吃饭归吃饭,这俩互相没太大影响,再忙不也要吃饭吗?再说,我特想跟你们一块喝酒撸串,就是最近实在忙的我焦头烂额,开学这么多天了,也没时间跟你们约个饭局。”

    薛剑锋说:“李牧,你最近在国内这名声是如日中天啊,你的所有新闻,哥几个都关注着,没别的,就想跟你说俩字儿:牛逼!真是太他妈牛逼了!你不光是给咱哥几个长脸、给人大长脸,甚至给整个华夏长脸。”

    李牧笑道:“咱们哥几个,还整这么虚吗?什么牛逼不牛逼、长脸不长脸的,往这一坐、酒杯一端,大家就是纯粹的好哥们,我就是我,是你们的哥们,是你们的同寝,是你们的同学。”

    李牧不想哥几个在心里跟自己划清界限,或者把自己看得太高,那样的话,大家还真很难像以前那样,轻轻松松的吃喝玩乐。

    孙坚这时候一脸正经的说道:“李牧,哥们归哥们,但是哥们牛逼了,我们心里也高兴啊!你知道吗,哥几个经常在谷歌上搜你的消息,都他娘是全英文的,遇到看不懂的,正道抱着一本英汉词典翻,亚唯抱着文曲星查,几天下来,我们全寝室的英语水平都提高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