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五章 就是这么厉害
    创投圈确实疯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都听说过各种关于牧野科技以及李牧的小道消息,很多人言之凿凿的说过:“别想了,牧野科技不会融c轮了,李牧早就说过,他的目标是b轮之后直接上市。”

    这个言论没有任何人怀疑。

    没办法,李牧就是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牛逼人,大家都已经被他折磨的重新建立了新的三观。

    创投圈虽然对没能在牧野科技里插一脚感觉到格外失落,但一想到这事儿大家都没戏,所以也就平衡了。

    但是,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牛逼人,忽然又反悔了。

    李牧在牧野科技召开核心层会议,一开口就是要融c轮,这件事让这些创投圈的大佬们恨不得拿着钱堵在李牧办公室的门口,他一出来就一边掏支票,一边开口问:“爷,您想要多少?”

    而李牧随后表现出来的态度也很耐人寻味,他没有其他欲融资企业的态度,没有拜访投资人的计划,别说拜访投资人了,他甚至不愿意直接见任何投资人,而且他让他手底下负责资本运作的人出来,给创投圈传达了一个消息:有兴趣投资牧野科技bsp;   这个姿态可就太牛逼了,别人融资谁不是巴结着资方?就目前看,华夏互联网行业大部分都是拿的海外资本,这资本怎么来的?哪一笔不是求爷爷告奶奶、拍胸部吹牛逼搞来的?李牧偏不,a轮、b轮都没给任何资方低过头,现在bsp;   不过也没办法,牧野科技自从把腾训qq干掉之后,在华夏互联网就是一骑绝尘的存在,在这个大家都还尿尿和泥的年代,李牧就已经把成熟的互联网生态闭环概念玩的炉火纯青,俗话说单丝不成线,现在的互联网企业还在编单丝的时候,李牧已经把钢丝绳造出来抡的满天沙土了。

    牧野科技融c轮的消息一出,创投行业立刻宣布进入24小时加班状态,眼下想投牧野科技就像是投标,得赶紧研究对方的具体材料,然后出自己的标书,最重要的是投标报价,这个太关键了,报价如果被其他家盖过去,那基本上就彻底跟牧野科技说拜拜了。

    就在整个创投行业紧张准备的时候,雷教主在珠市也一筹莫展。

    牧野科技这头猛兽的影响力太大了,它稍微一点动作就能影响整个行业,这让他感觉到了极强的不安感。

    他开始思考自己眼下的事业布局,软件业务空间不大,游戏业务本来挺有想象空间,可是李牧忽然杀出来挖走了自己在游戏业务上的核心团队,这也就意味着游戏业务的整体进度将受到巨大影响,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不是西山居的核心团队被挖走,而是在牧野科技挖他们的这一举动上。

    牧野科技为什么要挖西山居的人?肯定是要自己做游戏了。

    现在这家企业拥有强大的yy生态链条,他如果真要做游戏,业内游戏行业应该是无人能及的,那样一来,金山下一步的游戏业务怎么定位?是继续招人搭团队接着做,还是就地解散?

    如果继续搭团队,人员不断的招聘、试错、磨合、形成团队战斗力然后再集中精力做开,整个节奏太慢,投入也不小,等自己的网游出来,没准牧野科技的网游也上线了,到时候怎么办?拿什么跟牧野科技比?

    如果就地解散,那自己还有什么奔头?西山居没了;卓越要么没要么死,反正是留不住;还剩下金山软件,怎么玩啊?

    上次自己见李牧的时候,他说他不看好金山,更看好他自己,这是不是说他也有做杀软以及其他软件的准备啊?那样的话,金山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最不可理解的是,李牧这家伙手底下出牛逼产品的度简直比造香肠还快,每一款产品都是那么的牛逼,而且开间隔特别短,未来要真跟金山对怼,金山拿啥跟他竞争?

    想到这个问题,雷教主感觉有些绝望,心里开始真正考虑起了李牧对自己的邀请。

    眼下,金山的三块业务被李牧废掉了两块,前景堪忧,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如果金山的展得不到保障,自己不如接受李牧的邀请,加入他的阵营。

    随即,雷教主想到了一个人。

    腾训的创始人马总。

    他和马总有不少的交集,最早的时候,马总刚创业还找他试图融资,那个时候雷教主并不看好他的模式,但是在腾训qq用户开始起量的时候,他也曾有过片刻后悔,但随后李牧的出现,让他在心底庆幸,看来自己的眼光还是准的,觉得他不行,他就真的没行……

    雷教主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想起马总,是因为他觉得马总应该是最了解李牧的人之一,毕竟曾经跟他竞争的如此激烈,甚至自己几度以为他将彻底碾压李牧这个初生牛犊,但没想到,战局在一夜之间被颠覆,李牧反过来把qq碾压到了停止维护的地步。

    雷教主很想在做出最终决定之前,跟马总聊一聊,问问他对李牧怎么看、对牧野科技或者淘宝网的未来怎么看。

    巧的是,刚好自己就在珠市,与马总所在的深市隔海相望,乘船一个小时就能抵达。

    于是雷教主找人打听到了马总的手机号,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自从qq停止维护之后,马总一直在研究新的产品,即时通讯领域被牧野科技一家独大,他也果断放弃了即时通讯这个分类,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处理腾训公司的资本问题,好不容易缕清了头绪,又进入到了持续的低迷阶段,之前尝试过研其他产品,但是一直没有调整好状态,也没有选择好领域和方向。

    忽然接到雷教主的电话,马总整个人颇为惊讶,雷教主在行业内的地位一直比他高很多,他尝试过追赶,也几乎就要追上他,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李牧。

    现在的马总更觉得自己与雷教主差距极大,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雷教主上来便问:“马总,很久不见了最近在忙什么?”

    马总说:“好久不见雷总,我最近也没做什么,想找个新产品思路,还在构思。”

    雷教主问:“你现在还在深市?”

    “对,一直在。”

    雷教主便说:“正好我在珠市,离你那不远,手头的事情也办完了,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如果有的话,我去深圳跟你见一面。”

    马总一听这话,立刻说道:“有时间,您什么时候过来?”

    雷教主看了看时间,说:“这样吧,我待会就去坐船,你给我个地址,我争取六点之前到那,然后咱们一起吃个晚饭。”

    “好的雷总,我把地址到你手机上。”

    ……

    雷教主只身一人从珠市乘船,一个多小时便已经到了深市,马总虽说给他留了个地址,但考虑到对方是业内大佬,便专门到码头接他。

    两人见面之后,马总打了辆车,带着雷总在山南区找了一家不错的潮汕风味饭店,两人坐下之后点了些饭菜,便随意的聊了起来。

    雷教主想拉着马总喝几杯,马总略一犹豫,还是答应了。

    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了些许醉意,聊天也就更加的随意。

    马总问雷教主:“您到珠市,应该是去西山居了吧?”

    马总对互联网行业的情况非常了解,知道金山有个游戏工作室叫西山居,而且就在珠市。

    雷教主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随后轻叹一声:“西山居的核心开团队被牧野科技一锅端了。”

    “牧野科技?”马总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格外复杂,片刻后感叹一声:“李牧这是要搞游戏了啊!”

    雷教主点头说道:“是啊,他们有这么好的底子,如果再有好的游戏,那国内网游市场又要大变样了。”

    马总苦笑一声:“没办法,这就是高粘度用户群体的效果,yy的用户粘度太高,转化率也高,理论上他无论做什么互联网产品,都比其他公司有基础,起步就高出不止一个层级。”

    雷教主咂了咂嘴,问马总:“你觉得李牧这个人到底有多大能力?他这种摧枯拉朽的势头到底能保持多久?”

    马总听到这个问题,摘下眼镜揉了揉眼,良久不曾开口,随后,他长叹一声,说:“我是做技术出身的,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李牧就是一个变态级的互联网天才,央视说他是互联网骄子,这句话一点都不为过。”

    雷教主不禁问道:“怎么说?”

    马总摊开手:“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啊,qq多好的局面,近亿注册用户,数千万实际用户,华夏当时几千万网民几乎平均人手将近两个qq号,但就因为没能看透李牧的套路,被他拖住之后一个逆袭,大战就打了一轮,qq就彻底败下阵来了。”

    雷教主问:“qq失败,是因为李牧的那个《开心农场》吧?我不是太了解那款产品,真的有这么厉害?”

    马总摇摇头:“我说句话雷总你别生气。”

    雷教主连连点头:“你请说。”

    马总说:“只有看不透的人才会觉得qq是败给了《开心农场》,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李牧当初拿《开心农场》出来,是为了在他的产品体系内养成用户人脉,你也知道,社交最重要的就是人脉,社交软件更是如此,但是《开心农场》这款游戏确实很魔性,它就是一个促使用户不断拼命加好友的产品,所以《开心农场》运营的一段时间之后,用户在它里面养成的人脉关系,就已经过qq将近一倍了。”

    顿了顿,马总又说:“当时有一个统计结果,qq注册用户的人均好友数是82个,《开心农场》注册用户的人均好友数却过了2oo……”

    雷教主说:“这么说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开心农场》啊。”

    “不是。”马总摇摇头,说:“《开心农场》用户人脉再强,它是游戏,qq是即时通讯软件,双方没有直接竞争,qq不会直接失败。而qq之所以会失败,就是败给了yy。yy在刚推出来的时候,总体素质实在是太强大了,简直领先了我一个时代。界面设计过qq太多、用户体验也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更厉害的是那些新的产品功能,简直让人拍案叫绝,最杀手锏的就是yy群,它对qq的打击是致命的。”

    “你知道吗,yy上线的当晚,开心农场的用户人脉直接移植到yy上之后,yy群立刻就爆火了,我公司的一个维护主管,当天晚上在yy的同学群里听说前女友在燕京,当天晚上就买火车票去燕京了,后来听说还加入了牧野科技,你说,yy这种全方位领先qq的产品上线之后,零门槛移植了用户在《开心农场》上累积的人脉,全方位碾压qq,我怎么能撑得住?而且我后知后觉,直到yy上线,我才彻底弄明白李牧做《开心农场》的真正目的,《开心农场》就是他为了击败我而开的产品,在yy上线之前,它一直扮演暗渡陈仓的作用。”

    雷教主这才恍然大悟,他一直没有太关注过即时通讯领域,这其中的细节,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

    此时,雷教主也不免感叹:“这个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啊……金山随便开什么软件都是耗时耗力的大项目,动辄一年起步,李牧这一年多倒是搞出多少产品来了,不敢想象他是怎么实现的。”

    马总自嘲一笑,闷了一口酒,说:“大部分公司要开一款软件之前,先要立项、然后要由产品部门出框架、出需求,大家反复讨论,把整个需求定下来之后,交由设计部门负责视觉呈现、由技术开部门要反复思考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解决产品的每一项需求,这这种事情远不是一次能成功的,需要不断的试错,不断的测试,如果错了,还要推倒重来。”

    “当技术和测试用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各种需求都解决了之后,产品可能忽然换了需求或者又提出新的需求,于是他们又要重新去开、去测试、如此反复。”

    “除此之外,技术开还要面临着整体运行的压力,哪里有bug,哪里不兼容,哪段代码过于繁冗,遇见bug就解决、遇见不兼容就调试、遇见繁冗就想办法精简,如此反复。”

    “正因为如此,开周期非常长,但是在李牧那里不是,他的开团队效率高的简直不敢想象,咱们普通企业做开,相当于步行上千公里还经常走错路、绕弯子,在李牧那里,永远是直接坐飞到目的地。”

    马总作为一个真正做过开的人,他很清楚一款产品在开的过程中,绝大多数精力都是在试错和改错,这也是为什么后世的网络上会有大量调侃软件开各岗位的热门段子。

    比如:设计总是想砍死那些不断对自己的作品提出新意见的产品经理和项目经理;

    比如:技术总是想砍死产品经理,因为他们总是在自己开完之后临时改需求,让自己之前的工作都成了无用功;

    比如:技术键盘旁边永远摆放着一把菜刀,当产品过来要改需求的时候,技术要么直接砍死他,要么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质问他:“你说,这他妈到底是不是最后一次改需求!”

    因为了解这其中的内耗有多严重,马总才真正对李牧这种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雷教主没他对技术了解的深入,但听他如此推崇李牧的高效率,便忍不住问他:“那李牧的公司是怎么做到这么高开效率的?”

    马总轻叹一声,说:“以前我也好奇,所以后来我专门打听过,后来我才知道,在牧野科技和淘宝网,产品开的流程和其他公司是完全不一样的。”

    雷教主问:“什么意思?”

    马总说:“其他公司一切靠碰,靠商讨,靠研究和尝试,但是在牧野科技和淘宝网,李牧是唯一的产品经理,永远都是他给出产品架构、然后给各部门提出最直接的命令:设计,你怎么做;技术,你怎么做;支撑,你怎么做,所有人听清楚之后就按照他说的去做就行了,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只要按照他说的做,就一定能成,这就是他最吓人的地方,这人对产品的敏感度以及把控的精准度,简直高的匪夷所思,不是天才是什么?”

    雷总心里咯噔一声,说:“有这么厉害?”

    马总一耸肩,苦笑一声:“就是这么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