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七章 重比泰山的承诺
    不光是陈远惊诧不已,就连陈婉也没想到,李牧今天请爸爸吃饭,竟然是为了如此简单粗暴直接的给他开小灶。』

    她原本还以为,李牧请爸爸吃饭的原因就是因为给自己一个面子、礼仪性的请客吃饭,但是没想到李牧手指头在桌面上点了点,就直接给了爸爸这么大的一番事业。

    陈婉虽然不太懂房地产,但是这么多年耳濡目染,她也知道接下一个楼盘的建材供应是多大的利润空间,那还只是在金陵、还只是不太能上得了层面的中小型楼盘。

    现在,李牧一口气拿出三个大型楼盘和一个大型商业地产楼盘,这里面留给爸爸的利润空间,怕是能直接让他在现有身家的基础上做乘法了,而且至少要从乘以2开始起步。

    一想到这其中的利润空间,陈婉心里非但没觉得开心,反而有些莫名惶恐。

    在一阵心慌之后,陈婉的心底终于抓住了一丝缘由。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此时的心里不仅不为此感到高兴,反而会开始害怕。

    原来,自己内心深处害怕李牧这么做,是在变相补偿自己。

    李牧一定知道自己心里有多爱他,但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李牧本就有女朋友,而自己又大了李牧三岁,还被李牧一手捧成了一个公众人物,恐怕自己很难成为李牧身边有名有分的那个女人,即便如此,她也就爱他,并且全身心的在爱他。

    陈婉骨子里不是个女强人,之所以能够一路走到今天,不是她一心想追求名气与声望,而是她觉得,自己是在走他给自己安排的路、做他给自己安排的事、去他给自己安排的地方,只要是他让自己做的,自己就愿意去做,哪怕会跟他短暂分开、哪怕是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也毫无怨言。

    这就是她心里对李牧的情感,绵长时如涓涓细流,汹涌时如滔滔江水,无论怎样,那如水般的情感都不曾干涸,而且她坚信,情感化作的水只要不间断,总有一天能灌满沟壑、绕过高山,汇入李牧的汪洋大海。

    但是,在这一刻,她心底涌上前所未有的惊恐,她知道李牧是个重感情的人,即便他不爱自己,要在心里将自己对他的爱封死,也一定会用他的方式来补偿自己对他的爱。

    如果真是这样,那眼下或许就是他补偿自己的方式……

    想到这儿,陈婉的心里一下涌上一股悲凉,她虽然也不确定李牧是否真如自己猜测一般,但一想到其中的可能性,她便不由自主的悲从心来。

    而此时,李牧与陈远都没有察觉到她的不一样。

    激动不已的陈远主动端起酒杯,郑重的对李牧说:“李总,这杯酒我敬您,感谢您这么瞧得起我,您放心,我一定尽我所能把建材这一块业务做好!”

    李牧不禁头大:“陈叔叔,您又开始了……”

    陈远一拍脑门,懊恼地说:“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太激动,忘了这茬了。”

    说完,他重新端起酒杯来,道:“来,李牧,这杯酒叔叔敬你,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以后在生意上有任何事情,我都任凭你的差遣!”

    李牧点点头,端起酒杯:“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未来万盈在商业地产上的布局是征战全国,我也希望万盈的铁蹄在开拔之前,身边能够有一批可以完全信任的盟友!”

    陈远在李牧的这句话里感觉到了足够的尊重和重视,虽然自己和李牧的实力以及利益来往完全不对等,但李牧仍旧给了自己盟友般的重视与尊重,这让他心里格外欣喜。

    两人轻轻碰杯,李牧刻意将酒杯放到最低的同时还在保证不流出酒的前提下尽量倾斜杯子、让杯口更低,这是晚辈对长辈的尊重,不在于他有多少钱、比自己差了多少、更不在于他往后是不是要跟着自己赚钱,这是自己对他应有的尊重,也是对陈婉应有的尊重。

    陈远看到李牧事无巨细的向自己表示尊重,心里也格外感激,轻轻碰杯,仰头干尽之后,陈远急忙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来对李牧说:“小婉能走到今天,也多亏你的照顾,既然她待会儿要开车,那我在这里就代表我和她妈妈,以及她在内,代表我们一家三口,感谢你为她所做的一切。”

    陈远怎能不知,李牧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看在女儿的面子,否则自己这样的身份,上赶着想见他都难,又怎可能被他宴请?更不可能得到他许诺的诸多利益。

    总之,他心里格外明白两件事,第一,女儿喜欢他,从她刚才的眼神中,自己可以笃定这一点;第二,李牧对女儿也很重情义,虽然看不出他对女儿是否有同样的儿女情长,但起码可以看出,女儿在他心里的地位很高。

    李牧听完陈远这一席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陈婉,不知怎的,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从陈婉的神情里,看出了些许伤感。

    这么高兴的事情,为什么要伤感?

    李牧不明白,陈远还在自己面前端着酒杯,李牧也没有机会多想,主动端起酒杯来,对他说:“叔叔您客气了,您说的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

    李牧说的坚决,因为这句话完完全全自肺腑。

    他对陈婉的感情很奇妙,先,他明确的知道,陈婉上辈子开车撞了自己,影响了自己高考的挥,从而间接影响了自己一辈子。

    但是李牧一点也不怪她,上辈子就不怪她,因为上辈子陈婉解决问题的态度就非常积极,她一直希望出钱资助自己复读,是自己急于摆脱高中生涯,执拗的放弃了复读。

    后来这么多年,他的生命中再没出现过这个人,即便是自己蹉跎的时候,也从未在心底怪过她,毕竟人家愿意全方位弥补,是自己选择了放弃。

    直到陈婉意外辞世,自己才知道,在自己上大学那一年,在自己爸妈下岗那一年,在李牧一家三口最最最艰苦的时候,是她默默承担了李牧四年大学的学杂费,如果不是她,李牧不敢想象,对自己隐瞒下岗消息的父母,要如何努力才能够在那个下岗工人遍地走的年代,填补上这么巨大的资金空缺。

    如果没有她的帮助,自己可能在大二、大三就辍学了,或者自己的父母会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为自己付出更多的努力与艰辛。

    李牧是个三观正确且格外感恩的人,刚知道这些的时候,是在陈婉的追悼会之前,自己已经无力偿还她的恩情,谁料到,上天竟然给了自己一个重活一次的机会。

    重活的契机,依旧是陈婉的那一撞,李牧甚至觉得,如果上辈子没有这一撞,自己恐怕也不会重生。

    李牧甚至还曾经有过一个念头:自己上辈子光顾着独善其身,没积什么德,上天为何眷顾自己?让自己重生?而且让自己重生后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陈婉,是不是意味着,上天送自己回来,就是让自己搭救陈婉的?

    光是这些,就足以支撑李牧尽心尽力为陈婉着想,更不用说,陈婉在这辈子给了他太多的关爱,而在关爱的同时,又给了自己太多的爱。

    为了陈婉,给她爸爸这点儿利益,又算得了什么?

    况且,自己心里对陈婉远不只是感激与报恩,他心里也无法抗拒陈婉这个体贴、善良而又柔情似水的女人所带给自己的别样感觉,在这么久的接触中,心里早已经自然而然对她产生了越感激的情意,重活一世,这份情意怎可辜负?之所以不敢正面回应,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安放之处罢了。

    可是李牧没想到,此时此刻,自己在回答陈远时,语气上的这份坚决,更加重了陈婉心底那一丝敏感与不自信,在她看来,李牧果真已经把对自己好看成了一种无可推卸的责任。

    激动难耐的陈远没观察到女儿神情间的落寞与哀伤,他只顾着抒自己心里的激动,拉着李牧,一杯又一杯,喝到中间,自己的眼眶都红了。

    陈远苦苦奋斗几十年,也算是颇有一番成就,而如今一个年轻人的一席话,其间蕴涵的利益,就足以抵得上自己几十年来的艰苦奋斗,甚至还要远出去!这实在是太让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仿若是南柯一梦那样不真实。

    在反复确认真实之后,陈远不禁回想起自己这几十年商场上在峻岭中翻越的艰辛、在风雨中行船的困阻、在白刃中求生的凶险……

    所有的这一切对自己来说,重比泰山!但若是全拿出来、压在天秤的这头,却都还压不起天秤那头,李牧的一句承诺。

    可喜、可贺、可悲、可叹!

    可喜可贺的是李牧带给自己的利益,不光是李牧今天许诺给自己的利益,还有与李牧捆绑在一起、成为李牧阵营中一员的长期利益;

    可悲可叹的是眼下的自己,在品尝过几十年的酸甜苦辣咸、在自以为自己已经相当成功之后,再拿自己与现在眼前这个二十岁年轻人比较,他才意识到这中间所存在的巨大差距。

    所以,李牧许诺的一切对他来说,意义真的是太重大了。

    ……

    ps:三更送到!本月才刚进入第八天,刚好过去了四分之一,我们还有四分之三的路要走,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就显露颓势!兄弟姐妹们,求持续的奋起!月票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