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六章 只为让你侧目
    蔚澜此刻感觉李牧就像是一个传销头子。』

    他站在落地窗前,指着下面热闹的三里屯,便说让自己去创造繁华,而且还把自己说的满心期待。

    李牧指着上辈子三里屯vi11a所在的区域,对蔚澜说:“你看那块地怎么样?”

    蔚澜顺着李牧手指的方向看去,眼神中闪过真真惊讶,开口道:“那里占据十字路口的西北,两侧沿街,交通方便,而且斜对面就是工体,整体距离十号线规划的团结湖站很近,中间隔着的全是使馆区,可以称得上是得天独厚了。”

    李牧点点头:“分析的很到位,这块地在我看来,非常符合我们的需求。”

    蔚澜说:“那边我了解过,现在是一些7、8o年代的老楼房,拆迁难度应该不大,成本也不会太高。”

    李牧微微一笑,问蔚澜:“你是不是也很看好那块地?”

    蔚澜耸了耸肩膀,略微有些索然的说:“是啊,不过我本来以为你并没有明确的规划,所以我还想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来让你认可我的观点,没想到你自己就已经挑出这块地了。”

    说罢,蔚澜看着李牧,认真的说:“你什么都能考虑得这么周全,做你的下属真是太没有成就感了。”

    李牧笑道:“我没有你看的这么深入,只是单纯的觉得那块地还不错,你能同样看中那块地,肯定比我看的更为透彻。”

    说着,李牧又补充道:“既然你也看好那块地,那我们就把它拿下来,开万盈第一个商业中心。”

    蔚澜说:“商业中心的品牌你准备叫什么?”

    李牧脱口便道:“万盈广场,简单直接,还能提升企业品牌的知名度。”

    蔚澜说:“未来你要在国内开多少家万盈广场?”

    李牧道:“理论上我不想干涉未来万盈的展与运营,但目前来看,未来的战略规划还得我来做主,所以我给万盈商业地产项目的规划是,未来十年内,在华夏建立一百家万盈广场。”

    蔚澜惊讶的看着李牧,被他这个庞大的构想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十年一百家,就算是三五线城市的成本较低,但综合下来,百家商业广场的市值也至少是千亿规模的市值,眼下国内的地产公司还没有任何一家能够做到千亿规模。

    不过,在李牧看来,十年一百家虽然听起来很恐怖,但是上辈子万达建成九十多家万达广场的时候,也只是用了十几年的时间。

    从万达的展规律可以看得出,万达广场的模式就像是细胞分裂,一开始好像进展缓慢,一个展成熟之后,才会分裂催生出第二个,可一旦熬过前期阶段,具备十家以上万达广场的规模之后,整体增将进入飞快展阶段,同时期可能就有至少十家万达广场在全国各地开工建设。

    蔚澜也很快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如果是其他人跟她说起这么宏大的构想,她一定会觉得对方有些痴人说梦,不过换做李牧说出来,她却觉得这一天极有可能被李牧实现。

    一想到李牧的规划这么久,蔚澜摸着精致的下巴,双眼在李牧身上流转,半晌才含笑问他:“你的商业地产项目计划都已经到了十年以后,如果三年后我们的合约到期,你还跟我续约吗?”

    李牧笑道:“我当然是愿意跟你续约的,不过就怕你到时候拿到了那笔钱之后,又想要自己重新开始。”

    蔚澜说:“我可不想再重新开始自己做房地产了,太累,而且我已经意识到,凭我自己是扛不起整个公司的。”

    李牧便道:“那到时候我就再给你签一份无限期的合约,只要你愿意,你永远是万盈的一份子。”

    蔚澜问:“我到现在什么实际的事情都还没做的,你就这么相信我?”

    李牧点点头:“我相信你能做好,完全是处于个人的直觉,就好像你当初愿意相信我一样。”

    蔚澜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那个最绝望的晚上,本以为城建集团的萧晨枫能救得了自家的俊成地产,但没想到的是,萧晨枫竟然精心给自己设下了一个凶险的圈套,在仓促逃离酒店之后,蔚澜几乎对这个世界绝望。

    正因为极度的绝望,她才会在机场附近的宾馆内哭着给远在美国的爸爸打电话,当时的她已经决心放弃俊成地产,不再对能够救回它而心存幻想,赶紧离开这个城市、赶紧离开华夏,去美国与父母团聚。

    但是,出于对李牧的那一份感激,她才在走之前主动联系李牧要请他喝酒,本来只是想还个人情,没想到明明已经绝望到心如死灰的自己,却偏偏选择相信李牧的话,在那个晚上上了李牧的车、去了李牧的家中过夜,对自己来说,当时之所以信任李牧,也完全是出于一种直觉。

    明白了这一层,蔚澜心中涌上浓浓的感激之情,不光是感激李牧帮助了自己一家,也感激他对自己的肯定和信任。

    蔚澜在这一刻坚定的对李牧说:“将来如果你需要,我愿意一直在万盈干到退休,如果有一天我的存在不再能帮助万盈展,那我就立刻主动离开。”

    李牧笑着说:“你这可就是把自己都许给万盈了,难道就不问问未来万盈准备给你什么条件和待遇?”

    蔚澜微微一笑,看着李牧说:“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能够在万盈这个舞台上把我的角色演好,给这台戏增添光彩才是最重要的。”

    有句话蔚澜没说,因为心中持续了十几年女强人梦想,让她一直不曾顾及过自己的感情生活,她也一直没有真正喜欢过任何男人,直到那天陪李牧接受专访,在现场看到李牧那慷慨激昂的自我表述,在那一刻,她就意识到,自己在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个小自己七岁的男人。

    从那天起,推动她前行的动力不再是去做一个女强人,而是要努力做出成绩、只为了让李牧对自己侧目、为了让李牧有朝一日也会像自己喜欢上光芒四射的他那样,喜欢上光芒四射的自己。

    李牧并不知道这些,只是单纯对蔚澜的专注决心而惊讶不已,同时他也说出了自己心里早就已经做出的决定,道:“三年的合约期到了之后,除了合约里承诺的资金,我和亮哥以及陈泽也会从各自的股份中拿出一小部分作为给你的激励。”

    蔚澜说:“我说这么多,可不是为了找你要股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