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扼杀在摇篮中!
    针对电商立法监督?

    甄部长心里极度错愕。

    李牧现在是国内电子商务的龙头,他一个品牌日的销量就抵得上其他几家2c电商一年销售额的总和、是行业里当之无愧的龙头,他主动请求政府针对电商立法监督?这不符合逻辑啊!

    甄部长精通商务,对国内企业的展套路也非常理解,华夏大部分的大企业成长起来都有原罪,原罪不一定是真的犯法,但从某些角度来说,一定会违背商业道德,或者利用法律漏洞,不过这种原罪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大型企业里几乎都是适用的,所以如果李牧要在电子商务立法不清晰、行业一片混沌的时候利用一些特殊手段积累原始资本,在他看来也并非不可。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李牧作为行业绝对的龙头,却主动要求杜绝原罪积累,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甄部长不禁问他:“你希望政府针对电子商务的哪些方面立法监督呢?”

    李牧斩钉截铁的说道:“杜绝假货!”

    “假货?”

    这可是华夏零售行业、知识产权领域十几二十年来所面临的巨大顽疾,背后的产业链条庞大到惊人,现在李牧的电子商务才刚起步,就要在线上封杀假货?

    甄部长心中震惊,口中问他:“能大概说说你是怎么考虑的吗?”

    李牧说:“也没太多考虑,就是想给国内电子商务一个清白干净的起步。”

    甄部长点点头,轻叹一声道:“打假一直一个异常艰巨的大问题,而且牵扯多、难度大,你确定眼下着急要这么做?”

    李牧坚决的说道:“线下打假困难,这个我很理解,毕竟制假售假产业链条牵扯太大,追查难度也大。就拿盗版图书和音像制品商贩,一辆卡车载着机械全国跑,无影无踪;假冒伪劣的服装鞋帽随便从哪个小作坊里就能大量向市场输出;假冒的日用百货也因为日益提升的造假水平而变得真假难分……”

    李牧说到这里,由衷感觉一阵心痛,旋即,他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甄部长,我说的这些可都是线下啊!线下太大、太乱太复杂,不是我一介互联网从业人员能够理清楚的,但是线上不同!”

    “线上的一切都有清晰的链条,一旦线上出现假货,假货是在哪家店上架的、这家店是谁负责的,平台记录一清二楚;”

    “假货是怎么通过一个又一个成交记录卖到用户手里去的,平台记录也同样是一清二楚;”

    “假货涉及的款项是怎么通过用户账户到支付宝再到售假者账户里的、售假者账户是谁在银行开设的,平台与银行记录更加是一清二楚!”

    “可以说,任何人只要在线上卖了假货,从物证到人证到货信息、资金流向等等证据,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但关键是电商平台不具备执法资格,我们能做的最多也就是现有人售假、查清事实之后对卖家店铺进行封禁,但是我们没有能力替受到侵害的消费者追回损失,如果没有法律法规支撑的话,售假份子的售价成本就低很多,他这家店被我们封了,换个身份证重新注册一家店照样上来卖假,我再封,他再换,没有法律制裁,他的违法成本太低了,平台根本就没办法杜绝得了。”

    “如果有法律法规支撑,只要在线上售假,只要平台提供完整的证据链,司法机关就会依法查处、依法审判、依法罚没和赔偿,那么线上售假就成了售假份子最不敢涉足的领域,因为线上的一切销售行为都是被记录的,远不如在线下售假来的隐蔽。”

    说到这里,李牧甚至有些慷慨激昂,他一脸真挚的看着甄部长,自肺腑的恳求道:“甄部长,趁着电子商务刚刚起步、趁着假冒伪劣还没开始在线上肆无忌惮,这个时候出手是成本最低、成效最显著的时候,一旦错过了这个时机,我担心它真如癣疥之疾一样,在电子商务领域生根芽了!”

    顿了顿,李牧又道:“我由衷的希望能由立法监督、严格执法来守住线上交易这个新领域,如果司法部门跨区执法困难,淘宝网愿意每年拿出一千万来支持司法部门跨区执法、打假抓假判假!”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不敢奢望能够杜绝一切假货,只希望能将假冒伪劣全面封锁在线下,让它继续用它十几二十年来的模式、在它十几二十年的土壤里育就好,只是别来祸害电子商务这个新行业了!”

    “在这里,我也替所有互联网人、替整个华夏电子商务行业,恳求政府帮助电子商务守住这最后一块净土,趁着行业刚起步,立法监督、狠打线上售假、把线上售假扼杀在摇篮中!”

    说到这里,李牧已经口干舌燥、气喘连连,但他觉得还不够,顿了顿继续加猛料:“另外,电子商务也是最容易与国际接轨的商业模式,如果我们从一开始规范电子商务市场,将来华夏电子商务与全世界接轨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挺直腰杆,不心虚也不露怯,更不会落人话柄,这也影响到行业未来的国际观瞻问题啊!”

    甄部长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牧,惊叹于这个年轻人总是用他自己的实际表现来让自己心里对他更加的赞赏,这小子的格局,真是有些让人看不透了。

    李牧一席话虽然慷慨激昂,但说的很客观,也很走心。

    从客观事实上看,假货最难藏身的地方就是线上;售假者暴露信息最彻底的售假渠道也是线上;调查取证最容易的打假还是线上,综合这些来看,线上最不应该存在假货的地方,就算是有人冒险在线上售假,凭借清晰的链条关系,总是一抓一个准,如果全力去抓、抓住就按照涉案金额走司法程序,几个回合下来,肯定没什么人敢继续在线上售假了。

    但是,新兴事物最容易钻漏洞,所以华夏上辈子的电子商务起步时几乎是没有监管、自由挥,而平台也为了自身利益、对此不闻不问、不管不顾,这也就导致了线上售假从一开始就很猖獗,到最鼎盛时期的时候,几乎就已经彻底失控了。

    等企业自己过了原始积累期之后,再重新洗白、再重新转过头来打假就已经晚了,假冒伪劣就已经成了电子商务的一颗毒瘤。

    李牧要做的,就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想办法劝说领导立法监督,并且严格执法,打!从一开始就狠打!狠到让人畏惧、让人退避三舍!只要做到这一点,不仅没人敢到线上售假,就算有,所有后面的电子商务平台就都不敢纵容假货!如果大家从一开始就抱着杜绝假货的共同目标,那么线上这块净土就一定能守得住!

    此时此刻,李牧想起的是自己上辈子在五台山旅游时一个最大的印象:整个五台山到处布满标语,标语六个字,简单粗暴——谁点火,谁坐牢!这个警示语没一句废话,而其狠劲十足,弄得他在五台山那几天,心理一直忐忑不安,甚至都不敢在室外抽烟,这就是严格执法的威慑力!

    如果换个套路,把标语换成:“山林防火、人人有责”;“人人防火、户户平安”;“森林护我家,防火靠大家”这样的套路,能有什么威慑力?能有他娘的什么威慑力!

    所以五台山在这一点上就很牛逼,我不跟你废话,就六个字:谁点火,谁坐牢!

    现在,李牧想要的就是把杜绝假货的电子商务市场,打造成一个杜绝火患的五台山,让所有人进入这个行业之前,先看到随处可见的警告:谁卖假,谁坐牢!

    而且这可不是忽悠你说着玩玩的,有法律支持,真卖就真抓!

    只要这个目标达到,李牧倒要看看,谁还敢说华夏电商假货杜绝不了?谁还敢说杜绝假货华夏电商就是死路一条?

    不光是甄部长,刘镪东也傻眼了。

    他知道李牧痛恨平台售假,但是没想到竟然恨到这个地步。

    一年拿出一千万来资助线上打假,钱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键是李牧这个态度简直是太坚决了。

    事实是,李牧知道自己必须坚决。

    重生到现在,他早已经不是刚重生时那个只想着赚点钱改善生活、解决爸妈下岗困难的李牧了。

    他在越来越成功的同时,对互联网的使命感也越来越强,这种日益提升的使命感促使着他必须要为华夏的互联网行业做出一些实实在在的表率和改善。

    他希望yy全球化;希望华夏真正能出一个被全世界所认可和使用的互联网产品;希望电子商务能够给上亿人口带来更加完美的购物体验的同时,又能拉动内需、提升经济、增加就业岗位、减少失业率,为国内整体经济出一份力、为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出一份力,这些都是他对互联网行业心存的使命。

    除此之外,他也希望能够杜绝上辈子华夏互联网行业走过的弯路,不是只有假冒伪劣才能促进消费,也不是必须依靠假冒伪劣才能做大平台,更不是所有的网购用户都主动想着在线上购买假冒伪劣产品。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有一批这样的特殊网购用户,李牧也更希望把他们全部封锁在线下,想买假货可以,出了电子商务这扇门,左右两侧地摊上都是,尽情去买,但别想在自己这里买到假货,自己也不稀罕赚他们那一份钱,牺牲他们、净化网购市场,李牧觉得这买卖值得,而且是太值了!

    …………

    ps:请关注微信号:gzbu,微信名:公子不歌,谢谢!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