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才刚刚开始
    专访结束的时候,李牧一家三口沉默了很久。

    李牧没说话,李爸李妈也没说话。

    李牧脑子里很乱,各种情绪充斥,复杂到了极点。

    一方面他知道,从现在开始,再想低调做事、低调赚钱已经不可能了,一下子成为公众人物,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很快适应;

    另一方面,他也觉得双肩的担子格外的重,自己在央视的镜头前把话说的太重了,想一步步兑现自己的承诺,就像是运作一个重资产项目,压力确实很大。

    而且,李牧也很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所有活法恐怕都要打碎了重新来。

    以后自己是全国知名的亿万富翁,走哪都会备受瞩目,也就意味着,自己要像明星一样,不但要想着在日常生活里躲避公众的视线,还要想着时刻注意公众形象。

    学校还能去吗?就算能去,恐怕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说去就大摇大摆的去了;

    平时还能随随便便出去吃顿饭或者逛个街或者约个会吗?别逗了,就算没人八卦,自己也得为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树大招风的道理他也不是不懂,华夏人讲究财不露白,可一旦露了,先要想到的就是自己的人身安全。

    李牧甚至在想,以现在的情况来说,爸妈还适合回海州吗?出于安全考虑,他们肯定不适合回海州生活,但是对他们来说,半辈子的人生都在海州,所有的亲戚、朋友、社交圈子也都在海州,难道让他们牺牲一切,在燕京和自己这个一天到晚忙到找不到北的儿子?

    不现实。

    李牧在决定为父母投资开美特斯邦威专卖店的时候,就曾经暗暗誓,不能让父母为自己做出牺牲,不能因为自己走到台前,就让自己的父母被迫放弃眼前他们所经营的一切。

    爸妈的抱负是在海州做一个高端些的商场,虽然跟自己的产业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但对他们来说,一定极有意义。

    那么,他们回海州之后的安全怎么保障呢?

    李牧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抽时间,找个什么名义回海州一趟,最好是能直接跟市政府核心领导班子见见面,比如回去捐个学校什么的,提前知会市政府,他们肯定会非常上心,然后自己再私下里提及父母在海州的安全问题,如果让海州市局费点心思保护父母的安全,在海州那个小地方,应该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除此之外,李牧还想让宋亮把海州房地产生意的利益再让出一部分,给张万军,彻底把他攥在手里,他虽然有黑道背景,但也胜在人脉广、手下多,如果他也能出一份力,父母的安全就更有保障。

    最后就是神剑大队了,李牧在想,是不是再找找石雪松,也就是杜薇那个统管神剑大队的大舅,弄俩牛逼点的人,自己给高薪养着,去海州24小时暗中保护爸妈。

    三位一体,基本上也就够了。

    一家三口各自都在想着心事,沉默半晌,打破沉寂的,竟是一声抽泣。

    李牧循声望去,才现妈妈红着眼睛、低头看着她自己的手,眼泪啪啪往下滴。

    李爸默不作声的把李妈揽在怀里,伸手轻轻在李妈的后背抚摸,但李牧这才现,老爸的眼眶竟然也红了,而且噙满泪水。

    李牧急忙开口问:“爸妈,你们……”

    话没说完,李妈便急忙擦了擦眼泪,鼻腔吸了两声,欣慰的笑着说:“妈是心里高兴,我儿子出息了,太有出息了,我一辈子也不敢奢想儿子能有今天的成就……”

    李爸也点头感慨:“真是祖坟都跟着冒青烟了,你这小子也是能折腾,再给你几年时间,你还不得把你爹妈吓出心脏病来?”

    李牧心里一酸,起身蹲在爸妈面前,双手抓住他俩一人一只手,忍着泪笑道:“不是早就跟您们说过吗,路不同了,走法也就不同了,三万家底咱们是一家三口,三十万家底咱们依旧是一家三口,哪怕将来三百亿、三千亿,咱们也还是一家三口,不管什么样的路,不管怎么走,咱们都是一家三口一起走,您俩把心态放平,顺其自然也就是了。”

    李爸连连点头,心头也一下感觉通畅不少,李牧的亿万身家,对他们来说不只是有兴奋,更有压力和莫名的担忧,但李牧的话很有说服力,无论什么样的路,都是一家三口一起走,何必想得太多?

    一家三口随后喜逐颜开,新闻频道十一点半还要重播《面对面》,李爸李妈都想再看一遍,李牧劝不动,只好劝他们先回房洗澡,躺在卧室的床上看重播,怎么也要比在客厅坐着强得多。

    李爸李妈一听在理儿,二话不说起身便上楼回房,留下李牧一个人在楼下客厅。

    爸妈回房了,手机也关机了,李牧也终于能够静一静,他走出别墅大门,在院子里站了片刻,快立秋了,但天气依旧炎热,好在深夜的户外凉爽了不少。

    李牧在自家别墅院子里的藤椅上躺了很久,脑子里出奇的什么都没有去想,从重生那一天起,一直到现在,李牧大脑在除了睡眠之外的时间里几乎都在不停的高运转着,想展、想布局、想对手、想战略,能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在静谧的夜晚、在户外凉爽的藤椅上大脑放空去看星星,几乎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夜深了,蔚澜又和大洋彼岸的爸爸打了一通电话,爸爸对李牧的评价高的出奇,蔚澜并不觉得奇怪,这就是李牧身上的魅力,他可以一句夸张的话都不说,云淡风轻的便让听者内心臣服,自己便是其中一个,甚至不夸张的说,自己连那颗埋藏了许久的女儿心都向他臣服了。

    蔚俊原本对蔚澜还要一个人在国内熬三年的事情很不放心,他是有罪之身,想自由就不能回国,如果将来法院判了自己承担刑责,那就更没机会回来了,而自己身体不是太好,需要老伴儿一直在身边陪护,也就是说,未来三年,他们老两口都不能来国内陪在蔚蓝身边。

    而蔚俊也担心蔚澜在未来三年会受委屈,合约签的是三年后才能拿到八亿现金,这三年蔚澜还要给万盈卖命,社会险恶、女儿又如此优秀,他太担心她会受委屈。

    但今天的专访,让他彻底放下心来,虽然他也想念蔚澜、希望她能在自己老两口的身边,但在见识了李牧这场震撼人心的专访之后,他立刻意识到,这是女儿人生中最好的机会,能跟在李牧这样的人身边学习、熏陶、磨练,比跟在自己这样一个搞房地产的俗人身边要强得多得多,三年之后,或许蔚澜自身的能力会得到飞跃式的提升与蜕变。

    蔚澜流着泪向爸妈请罪,她说自己未来可能要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美国太远,她可能很难有足够的时间陪伴他们。

    爸妈却在电话那头欣然安慰:“我们才五十出头,正壮年,你这几年好好努力,等我们六七十岁真成老人之后,你再陪我们也不晚。”

    蔚俊信佛,还语重心长的说:“机会比眼下的陪伴更重要,你跟李牧有缘,他又在危难关头救了咱们一家、给了你一个更广阔的展空间,可能这个人就是佛菩萨安排来渡你的,是天大的机缘。”

    蔚澜连连点头,无声流泪:“爸,我明白了。”

    ……

    平静的夜晚背后,由李牧引的地震才刚刚开始。

    李牧通过这次专访,一个不小心,给社会的五个群体带来了五种非同一般的巨大影响。

    先是女性群体。

    从14岁到34岁的女性几乎都把李牧当做了最理想的另一半对象,李牧贴吧里涌现出无数女性帖,绝大部分就一个核心:我想嫁给李牧。

    其次是青年群体。

    相当一大批没有上大学的青少年立志要进入互联网行业;相当一大批已经上了大学或者年龄相仿但已经辍学的青年,立志从现在开始为进入互联网行业做准备;还有相当一大批已经参加工作的非互联网行业人群,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够跳槽去干互联网。

    还有中老年群体。

    几乎所有的中老年人都在了解李牧之后,出感慨:为什么我没有一个这样的儿子我的儿子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李牧那样的人才;同时,所有青少年的父母阶层观念都在悄悄变化,因为他们现,以前他们死活都不愿意孩子触碰的互联网,竟然蕴含着这么大的意义,竟然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创造出李牧这样一个空前绝后的杰出青年,他们也不再将互联网视作虎豹豺狼,有些能力的甚至在想,是不是该给孩子买一台电脑,让他能够避开网吧复杂的环境,在家里接触与了解互联网?

    除了以上三类普通民众之外,被李牧深深影响的,还有同行业者。

    李牧在节目中详细剖析了自己在互联网行业一路走来的展历程,一个小小的音乐网站,在打开局面之后迅起到了由点到面的作用,以星火之势,迅燎原,让别人意识到李牧在互联网行业的逆天优势。

    眼界牛逼!意识牛逼!产品思维牛逼!展思维牛逼!生态闭环牛逼!战略部署牛逼!每一点都值得同行业者静下心来认真研究和学习。

    另外还有,一个新的互联网产业概念诞生了,那就是o2o。

    2o11年才会被人提出来的o2o概念,被李牧在节目里提出来之后,成了他的原创,李牧“o2o之父”的名号已经坐实。

    这也是世界互联网领域,第一个由华夏互联网人所提出的新模式,也打响了华人影响互联网世界的第一枪。

    最后被李牧深刻影响的,是媒体。

    正能量!短短的三个字,简直让媒体人拍案叫绝!不,拍案叫绝远远不够,它甚至让每一个媒体人都激动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么多年媒体在号召人民群众三从四德、五讲四美、八荣八耻的时候都绞尽了脑汁、用尽了想象,无数媒体人写了无数个看起来很牛逼的文案,结果今晚被李牧一句“正能量”击的粉碎,碎成齑粉。

    正能量三个字之绝妙,简直是媒体人共同的福音!

    而这个夜晚,被“正能量”这个概念震撼的又何止是民众与媒体……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