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妈的智障!
    下午五点,李牧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赶到张维斌所在的沪市展银行,张维斌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着,同时在这个办公室里,他已经有两位客人先到了。

    汪润清把张维斌的办公室当成了自己家一样随意,带着萧晨枫在这里喝着茶、抽着烟,好不自在。

    两人打四点半开始就在这里盯着,就等着看万盈这次到底有谁会来,而汪润清和萧晨枫最想见到的就是李牧。

    张维斌此时也颇有些紧张,脑海中不停的复习着自己为万盈地产准备好的台词,对他来说,这一次自然还是要坚定不移的站在蓝科地产的阵营里,所以今天自己也一定要扛住万盈这帮人的压力,无论如何不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借这个机会让蓝科集团、让汪家人看到自己的忠诚以及自己的价值。

    李牧一行人在一名女前台的带领下来到张维斌的办公室,门刚一推开,李牧便看到了会客区沙上躺坐着的汪润清和萧晨枫,同样的,李牧身边的蔚澜也看见了这两人,眼睛一下子似乎要喷出火焰,对蔚澜来说,她尤其痛恨萧晨枫,行事的手段比汪润清还要恶心下作。

    汪润清和萧晨枫看见李牧,自然也就看见了蔚澜,汪润清表情轻佻、眼神轻浮,上下打量着蔚澜的身体,而萧晨枫再次面对蔚澜,也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愧疚,反而是一副愤怒而不爽的模样看着李牧和蔚澜。

    汪润清看见李牧,想起当日李牧在峰会上替蔚澜说话时的所作所为,表情带着冷笑的对李牧说:“李总,咱们又见面了。”

    李牧心里想得很清楚,既然对方是蓝科集团的人,自己又拿了整个俊成地产,那肯定就是死对头的关系了,所以也完全没必要跟这种人留面子,于是李牧皱眉看看他,问:“你贵姓?咱俩认识吗?”

    汪润清被李牧的话憋的心头一堵,冷冷道:“李总果然年轻气盛,跟那天在峰会上一样。”

    李牧反问:“真有意思,我年轻气盛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上赶着跟我套什么近乎?我今天是来找你的吗?”

    汪润清哈哈笑道:“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来找我的,也肯定没想到我会在这,不过我听说你买了俊成地产全部的股份,怎么?今天专程过来,是替俊成还账的吗?”

    汪润清自认为对李牧的情况了如指掌,李牧不可能拿得出三十亿救俊成地产,所以在他看来,李牧今天到这里的目的有很多种可能,但最不可能的就是还钱。

    李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轻蔑的笑了笑,问他:“你这个人听得懂别人说话吗?我不认识你也不想搭理你,你怎么还恬着脸说个没完了?”

    汪润清没想到李牧从开始到现在一点也不知道收敛,忍不住开口威胁道:“姓李的,这是在沪市,不是燕京,你想在这撒野,先要弄清楚这是谁的地盘。”

    李牧皱着眉头问:“你有病是不是?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听不懂我不想搭理你妈?跟他妈智障沟通怎么就这么费劲。”

    汪润清被李牧几个问句问的胸口闷,他确实在一开始就自讨无趣并且落了下乘,李牧压根就是不想搭理他,这时候他也意识到,自己越是上赶着去跟他搭腔,也就越丢面子。

    张维斌见此情形,有意替汪润清找回点场子,便语气冷淡的问蔚澜:“蔚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另外,你带着人在我的办公室对我的客人出言不逊,过分了吧。”

    蔚澜淡淡道:“今天不是我找你,是万盈地产的宋总和李总找你。”

    “噢,万盈地产!”张维斌一拍脑门:“瞧我这个记性,本来我还想着说要联系一下那个什么万盈地产呢,结果一忙起来就忘了。”说完,他看向李牧和宋亮等人,皱着眉头问:“你们两个哪位是万盈地产的法人?”

    宋亮没想到一个银行副行长竟然这么得瑟,语气也有些挑衅的对他说:“我就是万盈的法人,怎么,你想找我?”

    “没错。”张维斌乜了宋亮一眼,说:“既然万盈地产现在已经成了俊成地产的控股方,那我们跟俊成地产的债权关系,也就理所当然的转移到万盈地产身上了吧?万盈地产欠了我们银行很大数额的贷款,而且贷款将于近期6续到期,这件事情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宋亮刚想开口,说老子三十亿拍在这儿你个龟孙告诉我够不够,但是仔细一想,今儿是李牧的个人秀,自己可不能抢了台词,于是便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件事我们的股东李牧先生会跟你具体来谈。”

    张维斌看过李牧的报道,一眼就认得出李牧,于是便看着李牧问他:“李先生,俊成跟我们的债权关系,你们万盈准备怎么解决?”

    李牧哼哼一笑,径直走到会客区的另一排沙上坐了下来,看见对面的萧晨枫跟前摆着一包熊猫香烟,便直接那过来抽出一支点燃,随后没理会萧晨枫诧异恼火的眼神,抽了口烟才斜着身子问老板桌里坐着的张维斌:“既然你这么强势,肯定什么底都很了解,来,你先给我介绍介绍。”

    张维斌清了清嗓子,一脸正色的说道:“俊成地产跟我们的债权其实很清晰,一共六笔,总额共计二十八亿五千余万元,目前第一笔贷款很快到期,如果俊成地产无法偿还的话,按照合同规定,俊成地产还可享有半年的违约期,不过违约期内会按天产生违约金,违约金为欠款总额的万分之五,半年之后如果还没有偿还的话,我们银行就有权向法院起诉,申请强制执行。”

    说着,张维斌还故意看向蔚澜,伸手指了她一下,对李牧说:“其实这些蔚小姐都很清楚,她应该及时详细的告诉你,这样你也就不用专程跑一趟了。”

    话音刚落,张维斌装作又想起什么,脱口道:“哦对了李先生,鉴于万盈地产现在已经成了俊成地产的控股方,从法律的层面上,我们到时候好像也是有权向贵公司提出债权执行要求的,如果贵公司拒绝履行的话,好像我们是也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要求万盈地产偿还债务的,不过这个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让您的律师帮忙解答一下吧?”

    李牧还没说话,刚刚吃了瘪的汪润清便笑着插嘴道:“李总,全资收购不光是收股份和资产,还有债权关系,俊成地产欠了银行这么多钱,这些债现在都自然转嫁到万盈地产身上了。”

    李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然后呢?”

    汪润清冷笑一声,道:“债权期限一到,而万盈地产又偿还不起的话,银行就会向法院起诉万盈地产,向法院申请,拿万盈地产的资产抵债。”

    李牧故作诧异的问他:“俊成地产现成的三个楼盘摆在那里,市值至少五十多亿,凭什么起诉万盈地产,要拿万盈地产的资产抵债?”

    “年轻人果然思想单纯。”汪润清嘴角微微上扬,满是威胁意味的说道:“我告诉你,我有很多种办法可以让法院不支持你拿俊成那三块楼盘抵债,不支持你拿那三块楼盘给银行强制执行,只要法院咬定这三个楼盘涉及贪腐案,就会一直保持它的被查封状态,被查封的资产是不能拿来抵债和强制执行的,所以到时候银行作为万盈地产的债权人,在贷款到期并且出违约期之后,有足够的法律支持来向法院起诉,要求先用万盈地产的资产抵债,到时候俊成被查封,你自己的产业也会被查封!”

    说完这些,汪润清哼哼两声,语气缓和下来,一副好言相劝的语气说:“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守着你在燕京那几块地皮、专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尽可能别给自己找麻烦。至于俊成地产,我给你作价四个亿,从你手里把俊成地产的股份和债务全收了,你看如何?这样你八亿包-养蔚澜的投资还能收回一半成本。”

    蔚澜脸色淡然、古井不波,李牧则哼笑道:“不必了,我不缺你那四亿,至于俊成地产,你想查封的话随你查封就是,你能查封多久?半年还是一年?只要贪腐案结案了,俊成地产这三块楼盘就必须吐出来,到时候我自然可以盘活俊成地产。”

    汪润清哈哈笑道:“半年、一年?你未免想得太好了!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俊成地产的楼盘至少要被查封三年!”

    李牧皱眉问他:“凭什么你说三年就三年?”

    汪润清一脸狂妄的说道:“就凭老子姓汪,叫汪润清!在沪市,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牧表情极度不屑的吐出四个字:“妈的智障!”说完,凝眉看着满脸怒火的汪润清:“如果查封不到三年怎么办?难不成你改名改姓、滚出沪市?”

    汪润清咬牙说道:“如果查封不到三年,我他妈随你姓!”

    “好,这是你说的。”李牧一扭头,看着张维斌说:“你!打个电话,让你们负责给大客户开户的员工上来,我要在你们银行开个账户!”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