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 把他查个底朝天!
    看到短信内容,谢芸心里也觉得李牧做的确实太过分,赵家是有头有脸的人,且不说赵贤良的生意规模遍及国内外,谢家是绝对的文化世家、书香门第,一直到自己、到赵子秋都是国内顶尖大学出来的高材生,有这个家庭底蕴以及受教育程度摆在眼前,心气自然就高的多,怎么可能接受女儿男朋友一心二用、在外面勾搭别的女人这种事情生。

    不过,谢芸在与赵子秋有关的事情上,一直比老公更理智一些,虽然心里也生气恼火,但也知道自己不能附和老公,因为如果两人都在这里恨李牧恨的咬牙切齿,这事就没的解决了。

    难道俩人恨到不行、一拍即合一起冲去燕京打他骂他?不现实,男女之间的事情本来就只能在道德范畴下约束,她觉得,不管李牧到底有没有做这么件事情,自己都只能影响自己的女儿,无法也不能去影响李牧,这也是知识分子做事的傲气与清高。

    所以,对谢芸来说,眼下当务之急是怎么稳住老公的情绪。

    于是谢芸说道:“你先别着急上火,这件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们先别太受其影响,可以先让这个人暗中调查着看看。”

    “还有什么好看的?”赵贤良气恼的说:“依我看,回家就把这件事告诉子秋,把话说明白,立刻跟李牧一拍两散,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她浪费感情和精力!”

    “你别这么着急。”谢芸劝道:“反正闺女现在就在家里,你让她今天离开李牧,或者十天后离开李牧没什么本质性的区别,而且你想过没有,万一李牧这么做,是有什么其他目的呢?”

    赵贤良与李牧接触不多,而且作为赵子秋的父亲,他对李牧这个占了女儿大便宜的家伙,自然多少有些不爽,所以他并不觉得李牧做这种事是有什么其他目的,在他看来,李牧就是有钱膨胀了,跟大多数有钱了的男性一样,开始在不同的女性身上寻找满足感。

    赵贤良之所以会对李牧有这种认知,最根本的原因不是看李牧不爽,而是这个阶段他自己也曾经历过,说白了,他自己背着谢芸也曾经在外面胡来乱搞,一个企业家,百万身家的时候尚且能在这方面稳住心神,可一旦身家过千万、过亿甚至过十亿的时候,不用他自己出去找,那些来自异性主动的诱惑简直让人目不暇接,当形形色色的女人如夏天野外的蚊子一般蜂拥而至的时候,有几个人能守的灵台清明?

    就拿赵贤良自己这个年纪、这个身价的成功男性商人来说,当他与一帮跟自己情况相仿的男性私下聚会的时候,大家讨论的已经不是自己玩过多少女人,而是自己在外面藏了多少孩子,赵贤良一直觉得,自己在外面没有私生子,就已经是成功企业家圈子里打着灯笼也少找的好男人了。

    正因为他有这种经历,他才会更加警惕与误解李牧,生怕女儿在李牧那里也吃这样的亏。

    不过谢芸的劝慰虽然没真正说服他,但是他也怕女儿对这种消息并不认同,万一女儿去找李牧询问,李牧亡羊补牢,没准还就让这个人渣给混过去了,所以他决定不管怎样,先调查清楚、掌握了一手证据再跟女儿摊牌。

    于是赵贤良对谢芸说:“我先个信息,让燕京那边深挖一下,等掌握了切实的证据之后,子秋必须离开他!实在不行,就别让她回燕大了,送她出国!”

    谢芸哪舍得把女儿送出国去,只能含含糊糊的说道:“你先让人查清楚再说吧,不急着跟女儿沟通这件事。”

    “行!之前只查了他在户籍、学籍、工商登记的纸面档案,这次我要让人把他查个底朝天!”

    ……

    李牧新买的这套别墅,妈妈肖云芳最喜欢的就是厨房。

    西式设计的厨房足有4、5o平米大,橱柜做了三面,中间还有一张巨大的大理石面操作台,除此之外,油烟机、灶台、洗碗机、消毒柜、烤箱、微波炉、净水器甚至是厨房垃圾破碎机,简直是应有尽有。

    肖云芳做了这么多年的饭,第一次现原来做饭可以这么惬意、这么享受甚至是这么优雅,不用弄的到处是油渍油污与油烟,做完饭之后,也不用把汤汤水水的厨余垃圾收集整理,直接一股脑都丢进破碎机打碎,顺着下水道就处理的一干二净了。

    宽敞高档的空间设计、丰富科技的现代化设备,让肖云芳彻底爱上了这间造价比海州一套房子还贵的厨房。

    两口子下午出去买了不少新鲜食材,李妈准备在家里做顿丰盛的晚餐,于是提前让李爸通知李牧,今晚不许在外面吃饭,一定要回家吃。

    李牧一听老妈下厨,自然是满口答应,六点钟便开车载着蔚澜一起往回赶。

    蔚澜坐在李牧的车里,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才说:“等过了这几天,我就搬出去住吧,总在家里打扰也不合适。”

    李牧也没拒绝,自己也不可能一直留蔚澜住在家里,于是便道:“行,等我把大戏演完,你就在公司附近买套房吧,燕京房价的涨势空间你肯定很清楚,租房远比不上买房划算。”

    “这是当然。”蔚澜笑道:“你给我开这么高的年薪,我怎么可能再租房住,这两天我就留意搜集一下附近的楼盘信息,买一套合适的。”

    李牧点点头:“买哪里都好,不过紫云山庄那套别墅我是肯定不会还给你了。”

    蔚澜笑道:“那是肯定,卖给你了我怎么可能再要回来。”

    “那就好。”李牧说:“这套房子我很喜欢,爸妈也很喜欢。”

    “喜欢就好!”蔚澜点点头,思忖片刻,问出了心底一直想问的问题:“对了,能不能提前给我透露一下,你准备用什么办法解决俊成地产眼下的问题?”

    李牧微微一笑,吐出两个字:“砸钱。”

    “砸钱?”

    “没错,不是欠了二十多亿不到三十亿贷款吗?而且还分了好几期期是吧?”

    蔚澜点点头:”没错,大体上分了三期,三个楼盘先后抵押贷款,但是地皮抵押、楼盘抵押,一共做了两轮,其实应该分六期来偿还。”

    李牧淡然一笑,财大气粗的说道:“等明天宋志磊签约之后,俊成地产就是万盈1oo%控股的子公司了,到时候直接让万盈给你们的债权银行转三十亿建立一个监管账户,让他们自己慢慢扣,扣完剩下的就直接在他们银行存起来!”

    蔚澜眼看李牧这股暴户的模样,特别想笑,但又有些担心的问他:“三十亿的资金,就算拿出来,对万盈以及你自己的企业影响也非常大吧?”

    李牧笑道:“没有影响,不过具体怎么操作我得留点悬念,现在揭晓就没有意思了,你就别追着问我了,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蔚澜见李牧胸有成竹,虽说心底好奇的很,但当下也不再多问,轻轻点了点头。

    ……

    此时,李牧的g55后面出现了一辆特殊改装过的普力马七座商务车悄悄的跟在了李牧的车后,这辆车的车玻璃贴了颜色非常深的膜,几乎很难看见里面的情形,车里除了驾驶员之外,副驾驶坐了一个年轻人,后面坐了三个年龄不等的男子,年纪稍大一些的那个看起来已经快四十了。

    这个快四十的家伙名叫于虎,是燕京出名的私家侦探之一,和许嘉铭当初介绍给李牧的那个私家侦探徐建军差不多,都是比较高端的那一小撮之一,不过两人各有不同的高端用户群体,私家侦探这种产业,一般都是老主顾给饭吃,所以他和徐建军也够不上正面竞争,两人之间的关系也算是说得过去,否则上次徐建军知道于虎在查李牧的档案资料,也不会只提醒李牧,却不告诉他具体信息了。

    于虎此时此刻心情挺美丽,他收到李牧的消息之后,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念头就是赶紧通知赵贤良,倒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免费主动提供给老主顾一个他可能会关注的消息,让老主顾心里知道,自己一直在为他服务,这一项,是自己建立的crm(客户关系管理)服务体系中的重要核心点。

    努力就有回报,老主顾赵贤良收到信息之后立刻就给了他一个新工作:调查李牧跟蔚澜在一起的详细情况,并收集尽可能多的图片、视频证据。

    赵贤良一句话,对于虎来说就等于钱来了,于是他赶紧派出几路人马,到牧野科技、淘宝网以及万盈寻找相关线索,果然在万盈所在办公楼的停车场现了李牧的车,于是于虎便带人赶了过来,正好,刚到不久李牧就开车出来,载着蔚澜回家,于是便带人一路跟拍。

    当于虎指挥着手下,长焦相机、摄像机隔着深色车膜对着李牧的车拍个不停的时候,不远处一辆奔驰s级轿车里,开车的男子对副驾驶坐着的人说:“队长,前面那辆普力马有点问题。”

    副驾驶坐着的中年男子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先别急,跟着他,大路车多人多,等快到紫云山庄的时候再动手。”

    这个说话的中年男子,正是李牧的保镖——王元朗。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