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太目中无人了
    两千万收宋志磊2o%的股份,李牧想象不出,等自己收了股份、拿基金盘活了俊成地产之后,这个人得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不过李牧心里也很清楚,资本领域就是这么残酷,想展、想赚钱,就千万不能有仁慈之心,股市庄家割韭菜的时候也从来没想过,一颗颗绿油油的韭菜,成长到这么大究竟用了多大的努力及多少的心血,他们只会想尽一切办法割的更多、割的更绝。

    更有甚者,庄家和金融公司合伙,后者先卖一波卖化肥,前者在提刀来割,那真叫一个惨绝人寰,相比之下,李牧的玩法还算是温和。

    俊成地产不是上市公司,但资本收割的套路和股市庄家的套路是一样的,想让你接盘的时候,会用全力把地狱描绘成天堂;想让你下车的时候,会用全力把天堂描绘成地狱,你怕了、你怂了、你想最后给自己保住一点本钱,你就会中途下车,甚至是跳车。

    李牧就是这样的庄家,他操盘俊成地产,连蔚澜都只拿到八亿的许诺,如果不把这个宋志磊震下车,将来如果俊成地产那三个楼盘大涨,搞不好他2o%的股份比蔚澜的获益还要多,这别说李牧接受不了,蔚澜恐怕更接受不了。

    好在宋志磊和汪润清抱有一样的看法,他们都认为俊成地产必死。

    蔚澜把万盈地产的地址给了宋志磊,宋志磊立刻联系律师,约定好行程之后订了第二天上午的机票。

    李牧又把宋亮和陈泽叫到自己办公室,将宋志磊妥协的事情通告两人,宋亮和陈泽已经对李牧无话可说了,只能是竖大拇指,由衷佩服他做事的周全和效率,等明天合约一签,万盈就1oo%控股俊成地产了,然后就可以顺势和基金公司合作,行三十亿保本保息的投资基金,来盘活整个俊成地产。

    除了他们俩,李牧心里也很期待,一旦三十亿资金砸进去,把俊成地产盘活,房地产行业一定会被自己弄出一个满堂惊来。

    自己完成了在所有人眼里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以后房地产行业多少也得额外给自己和万盈几分薄面,无论这个行业里的小鱼还是大鳄,估计都会对万盈的套路叹为观止。

    看看万盈是怎么玩的?先用银行杠杆搏出六块黄金地皮,稳稳把至少二十亿利润装进兜里,然后又盘活了俊成地产,稳稳把至少十几亿利润收入囊中,关键是万盈地产到现在,连他妈一个地基都还没开挖!这个谁能比得了?简直溜到姥姥家了。

    给陈泽与宋亮通报完喜讯,李牧便说:“明天我跟蔚澜就不过来了,亮哥,你是法人,明天你代表万盈跟那个宋志磊把合约签了就行。”

    宋亮点点头,下意识的问:“明天不过来?那明天就直接把钱转到你公司账上了。”

    “ok。”李牧说:“明天我得去牧野科技,最近有些收购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我得过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另外,明天晚上淘宝品牌日正式上线,我得去淘宝那边见刘师兄,不光是品牌日的事情需要盯着,他等我承诺的这笔钱等的头都快白了。”

    宋亮无奈的感叹:“你可真是拼命三郎,一天到晚各种事情忙的团团转,受得了吗?”

    李牧随意的笑了笑,说:“年轻,有什么受不了的?关键是我现在虽然忙,但也没有透支体力,状态很好。”

    微微停顿,李牧又说:“互联网、房地产、文化娱乐这三个产业现在都是黄金时期,今天多干一个小时,没准能顶几年后多干一个礼拜,跑马圈地的时候,跑得越快赚得越多,谁能停得下来?别说停了,就是跑的稍微慢一点儿都有满腔的罪恶感。”

    陈泽摇头说道:“亮哥听见没,李总这是逼咱俩拼命呢。”

    李牧笑道:“不光你俩,还有蔚澜。”

    说着,李牧扭头看着蔚澜:“回头我详细跟你说说万盈下一步的商业地产规划,这两天你先好好休息、换换脑子,过几天赶紧融入角色,外面一大堆赚钱的大事儿等着咱们去干呢。”

    蔚澜说:“我明天就可以正式上班。”

    李牧摆摆手:“基金没行之前,你不用过来上班,等基金行之后再到岗,做戏就做全套,不要临到跟前再生变故。”

    蔚澜只好点头:“行,我听你吩咐。”

    李牧微微一笑,转而对陈泽说:“老陈,老周还有那个老赵最看重你的面子,明天只要宋志磊把合同签了,立刻让他用最快的度走流程。”

    当着蔚澜的面,李牧没具体说事情,只说了银行的老周以及基金公司的赵海潮,这两个人是基金操作的关键,虽然他没有明说,但陈泽却很清楚李牧的意思,立刻点头说道:“今晚我再跟他们确认一下,争取提前做好准备,合同签了之后尽快启动!”

    ……

    万盈收购俊成股份的消息,在地产行业里确实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过行业新闻毕竟是行业新闻,出了这个圈子,也就很少人能接收到这个圈子里的讯息了。

    不过,这个消息自然是逃不过苏映雪的姑父王少华的耳目,他本身就是建委的人,而且还参加了这次峰会,所以他不但收到了这个消息,也听说了李牧包-养蔚澜的传闻。

    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王少华心里颇为不满,恨不得立刻给李牧打个电话求证一下,虽说自己以及苏家跟李牧的差距极大,但在他看来,李牧堂而皇之拿八个亿把蔚澜弄到万盈,如果真是包-养关系,那这种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苏映雪是老婆的侄女,自己也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哪能看着她受这种委屈?于是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打电话先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老婆。

    不过电话掏出来即将拨号的时候,王少华又逐渐冷静下来,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不是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

    在别人眼里,李牧可能是年少轻狂,赚了钱之后开始了青年人普遍会有的膨胀阶段、开始花天酒地、胡作非为,但是他跟李牧接触过很多次了,看得出李牧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骄不躁,谦逊内敛,做事也很严谨、比一般的中年企业家都要沉稳的多,按理说,他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李牧真的对蔚澜有那种兴趣,以李牧做事的套路,也不应该把这件事情处理的这么低端粗暴。

    王少华仔细思考这个问题,也猜测过李牧是不是想盘活俊成地产的死局,但是他也清楚俊成地产的情况,对李牧来说,俊成地产确实是一个死局,想在眼下这个年月,拿三十亿现金出来,别说李牧,换哪个企业家估计都很够呛,李牧这么做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

    想来想去想不通,王少华决定暂时先不告诉老婆,耐心等几天,看看会不会有更深层的东西浮出水面,虽然内心矛盾,但他在这一刻选择相信李牧。

    不过,赵子秋那个远在杭城的老爸赵贤良可就不这么认为了。

    赵贤良虽然不是地产领域的人,但他在燕京耳目众多,早先就让人查过李牧在商业上的一些情况,对方的老本行就是做商业调查,各行各业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到他的耳朵里,当他现李牧这条新闻之后,立刻就意识到赵贤良应该会对此感兴趣,于是他立刻给赵贤良了一条短信,把收到的信息大概的汇总给了赵贤良。

    赵贤良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听下属汇报工作,手机一响,拿起来随便翻了几眼,脸色立刻就变了,他伸手打断下属的汇报,说:“今天先到这,明天再说,我现在有点紧急事务要处理。”

    下属急忙点点头:“董事长您先忙。”

    待下属出门之后,赵贤良立刻拿起桌上的座机,给自己老婆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语气很严肃的说道:“来我办公室一下,有急事。”

    一分钟不到,赵贤良的老婆谢芸便急匆匆的进了门,赵贤良虽然在公司里经常用公务的语气跟自己交流,但是这次在电话里说的这么严肃,让谢芸有些诧异,觉得一定是真生了什么大事,所以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赶了过来。

    谢芸一进门便看见赵贤良脸色铁青的坐在办公椅上,似乎很生气的模样,便关上门问他:“生什么事了?”

    赵贤良指了指桌面上的手机,说:“你自己看。”

    谢芸来到跟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一看也是被短信的内容给惊呆了,只见一个署名o1o8的人在短信里写道:“赵董您好,刚收到一个地产行业的消息,可能对您有些价值,故汇报给您过目:您上次让我调查的李牧刚刚作价八个亿收购了俊成地产8o%的股份,有传言说李牧此举是为了包-养俊成地产的总经理蔚澜,现在已经证实蔚澜昨晚确实住进了李牧在紫云山庄新买的别墅,而那套别墅的前主人就会蔚澜,如果您需要,我会进一步跟进调查更多信息。”

    谢芸心里咯噔一下,脱口问道:“这是刚生的事吗?”

    “嗯。”赵贤良脸色难看至极,冷冷道:“这个李牧做事也太目中无人了!子秋跟他在一起,她自己决定的,你也不反对,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李牧连我的女儿都敢欺负,这个我绝对忍不了!”

    谢芸说:“你先别生气,俊成地产的事情我听说过,好像背后还挺复杂,先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

    “查什么?”赵贤良冷声问道:“查一查李牧背后除了这个蔚澜之外还有几个女人!”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