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九章 抱歉,我无能为力
    蔚澜一直拒接宋志磊老婆电话的时候,身在会场贵宾休息室的汪润清倒是一身轻松,但是在他面前的萧晨枫已经气的脸色铁青,快要暴走了。

    萧晨枫的脸上还留着昨天被蔚澜用包砸出来的淤青,只有汪润清知道他这伤痕是拜蔚澜所赐。

    眼看萧晨枫气的连抽好几根烟,汪润清心里开心极了,嘴上却劝慰他道:“晨枫,不就是一个女人嘛,还他妈是个女表子,至于把你气成这样?”

    “我艹她个妈的!”萧晨枫怒气冲冲的骂道:“最可气的就是她既然是个女表子,为什么让李牧艹不让我艹?我他妈昨儿给她承诺的可不只是八个亿,我承诺的是救整个俊成地产和她爸爸,就那她都不为所动,结果李牧开口八个亿她就把腿岔开了?!老子比他妈李牧差哪儿了?”

    汪润清很喜欢看萧晨枫吃瘪时恼羞成怒的样子,也知道怎么说话才能看起来像是劝他,其实却能让他更加恼火。

    只听汪润清轻叹一声,道:“你啊,别自己跟自己犯别扭,没准蔚澜那个骚-货就是喜欢李牧这样的年轻男孩也说不定。”

    “妈的!”萧晨枫怒骂:“李牧屁大点的年纪,能不能硬起来都他妈是一说!”

    汪润清哈哈笑道:“其实我看啊,并不是你在蔚澜眼里真不如李牧,关键是蔚澜这个骚-货精明的很,她知道你是在耍她,所以你开的条件再好,她也不会信你。”

    萧晨枫咬牙道:“我他妈昨天说的真的是很真诚了,连他妈我自己都以为我真是要帮她了。”

    “没用。”汪润清摆摆手:“你能跟她签个合同、承诺以几十亿的价格收购她手里的股份吗?”

    萧晨枫不说话了,他心里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帮蔚澜,趁她有求于己,玩玩也就罢了。

    想到这里,萧晨枫悻悻说道:“这个李牧是真舍得,八亿包蔚澜三年,莫不是蔚澜镶了金边了这么值钱?”

    汪润清微微一笑,道:“我是结过婚了,而且我岳父我得罪不起,不然的话,我也愿意花八个亿玩蔚澜三年,你心里也清楚,像蔚澜那样的女人,几乎就是男人的终极幻想了,李牧又不缺这点钱,何乐而不为呢?只能说李牧活得明白、活得敞亮。”

    萧晨枫听到这话,心里颇不是滋味,心说你汪润清什么意思?看我笑话也就算了,还他妈冷嘲热讽?李牧泡妞花八个亿就是活得明白、活得敞亮,你这就是说我活得不明白、不敞亮、泡妞不舍得花钱了?

    萧晨枫心里正恼火,汪润清又咂嘴说道:“这蔚澜也有意思,当了表子还想立牌坊,八亿现金卖身也就算了,还他妈挺懂得装正经,八亿卖身费通过卖股份换到手,太尼玛有才了!你想想看,她的心里肯定是这么考虑的:我陪你李牧睡三年可以,但我不能直接要你的钱,否则外面的人怎么看我?要不这样,你把我手里的股份收购了吧!李牧肯定也觉得:我好歹也是个杰出青年企业家,花八亿包一个大我六七岁的女人传出去对我名声的影响太大,但是换成收购就名正言顺了!俩人一拍即可,这一对奸-夫-****真他妈绝了!”

    说到这里,汪润清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大笑不止,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萧晨枫心里恼火极了,他也不是傻子,自然清楚汪润清为什么这么得意,先,他觉得李牧不可能救俊成地产,只是为了蔚澜的人,所以俊成地产已经被彻底宣布死刑,他只等着行刑的那天到来了;其次,他这是在看自己的笑话,两人虽说关系不错,但也都是虚的,两家公司规模差不多,两人年纪也没差几岁,彼此都憋着劲跟对方在各个领域一较高下,所以他看到自己闹了这么大笑话,又被蔚澜拿包砸了脸、拿行动打了脸,肯定是高兴的不得了。

    看着汪润清大笑不止的样子,萧晨枫哼哼一声,提醒道:“你先别高兴的太早,堤防一下,万一李牧真要出手救俊成地产,你到时候可就遇上大麻烦了。”

    汪润清听到这话,知道萧晨枫有意酸自己,哈哈一笑,撇嘴说道:“你别以为李牧这家伙真有多牛逼,我了解过他的情况,他身价是挺高,但手里没多少钱,他的牧野科技也好、淘宝网也罢,现在都只是做一做概念,但是真要看公司流水,他还不如蓝科地产一个大点的楼盘呢!想救俊成地产,光靠名气大没用,他得拿钱出来,拿实实在在的钱,三十亿,不是我瞧不起他,除非他为了蔚澜卖公司或者卖股份,否则他根本就无能为力!再说了,李牧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么大的影响力,多少资本一直追着他要投钱他都不要,你觉得他真会蠢到为了蔚澜去卖股份?”

    萧晨枫悻悻的点点头,汪润清说的没错,是个有正常思维的人也知道,牧野科技一直不融c轮,原因就是李牧不想稀释手里的股份,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为了蔚澜杀鸡取卵。

    不过,萧晨枫还是哼哼唧唧的说:“反正我劝你还是谨慎一点,李牧这家伙邪门的很,搞不好真让他找出个什么办法把俊成地产给救了。”

    汪润清一眼就识破了萧晨枫的心理,大老爷们跟我这儿酸什么酸?俊成地产的事情,你当李牧想救就能救得了?你把老子当摆设啊?瞧不起人啊?

    想到这里,汪润清冷哼一声,说:“李牧是挺牛逼,但也不是什么事都能罩得住的,别说他了,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俊成地产这事,有我汪润清在,谁他妈也救不了!”

    说完,汪润清点燃一根香烟,抽了一口才又补了一句,道:“就是这么自信!”

    萧晨枫心情烦躁,摆摆手说:“行行行,你牛逼,行了吧?”

    汪润清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行啦,你也别太郁闷了,不就是个女人嘛!有空去沪市,我给你找几个洋妞好好乐呵乐呵,保准没人拿包砸你!”

    萧晨枫听的烦躁,更是毫无兴致,摆摆手说:“你留着自己乐呵吧!”

    ……

    万盈收购俊成地产8o%股份的一系列事情在行业内越炒越热,把宋志磊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他老婆给蔚澜打了十几个电话,一个都没打通,蔚澜要么是直接按掉,要么是干脆不接,就差关机了。

    没办法,越来越惊慌的宋志磊用老婆的手机,了一条信息给蔚澜:“澜澜,我是你莉姐,刚才是志磊太冲动,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房子还着贷款不说,三个孩子还要上学,志磊他爸妈身体不好,处处需要用钱,他也实在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求求你看在他跟着蔚家兢兢业业这么多年的份上,帮帮忙、拉我们一把……”

    短信出,宋志磊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期待着蔚澜能够回复。

    蔚澜收到短信,把手机递给李牧,说:“看来他真的坐不住了。”

    李牧点点头,看完短信之后,笑着说道:“他能坐得住就怪了。”

    说罢,李牧指尖在键盘上打了几个字,道:“我先回她一句。”

    蔚澜微微点头,凑过来一看,只见李牧在回复中打出一行字:“抱歉莉姐,我无能为力。”

    一句抱歉,一句无能为力,在李牧看来就足够了,不需要说任何与事情本身有关系的字眼,说得多了反而容易让人生疑。

    点击送,李牧把手机递还给蔚澜,说:“估计她马上会再次给你打电话,这次你就接吧,无论她怎么诉苦、怎么求你,你就说抱歉,帮不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用说,如果宋志磊亲口给你道歉了,并且拿孩子出来博取同情了,你再松口。”

    蔚澜问:“到时候我就说帮他问问你的意思?”

    李牧点点头:“如果推进到这一步,我会主动介入的。”

    此时,宋志磊看到蔚澜回复的短信,立刻捕捉到了一丝希望,最怕就是没回应,只要有回应,哪怕对方骂娘都不要紧!于是他立刻把手机递给老婆:“快,给蔚澜打电话!”

    “我怎么说?”

    宋志磊说:“道歉、求情、让她帮忙跟李牧说情,就说我愿意低价出售手里的股份。”

    片刻后,蔚澜的手机再度震动起来,蔚澜看了一眼,果然是宋志磊的老婆。

    李牧提醒她:“响五声之后再接。”

    蔚澜点点头,等手机震动五次之后,她才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每一次提示音响起,都让宋志磊夫妇两人倍感煎熬。

    “喂,莉姐。”

    宋志磊的老婆一听到蔚澜的声音,立刻欣喜的说道:“澜澜,你终于接电话了,莉姐给你道歉,对不起了,志磊这人就是嘴欠,说话不经大脑,他也后悔了,自己抽了自己好几个嘴巴子,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嗯,我知道了。”

    宋志磊通过扬声器,感觉电话那头的蔚澜很是敷衍,心里咯噔一声,急忙对老婆比划口型:“求情,诉苦,孩子!”

    老婆得到这三个关键词之后,立刻便对蔚澜说道:“澜澜,咱们两家一起做事情也很多年了,不光有这么多年的感情在,我家的情况你也清楚,做那三个楼盘的时候,志磊也把身家性命都砸进去了,我们家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三个孩子未来生活、上学的开销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如果真是血本无归,我们一家人就完了,看在这些的份上,你不能袖手旁观啊……”

    蔚澜说:“莉姐,这件事我真的无能为力。”

    宋志磊坐不住了,脱口说道:“蔚澜,蔚姑奶奶!我错了,是我不对,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眼下你甩手走了把我一个人晾在这儿,我只能是死路一条啊!你帮帮忙,跟李总说说,手头的股份我愿意低价转让给他,让他好人做到底,我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