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我帮你打110!
    早在蔚澜没到燕京的时候,萧晨枫就已经开始积极为她布这个局了,今日与汪润清配合虽说中间杀出个李牧,但好歹还是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从那时开始,萧晨枫就规划好了每一步,一直到让蔚澜放下戒备、心甘情愿和自己进酒店房间。

    餐饮部楼上的雅间里,除了散客提前预定的包厢之外,其他的全部都是萧晨枫授意自己的公关部门以及汪润清包下来的,处心积虑的做好这些准备,又演了一大通戏,现在萧晨枫终于能如愿了。

    萧晨枫为今天做了很多准备,也提前想好了多种可能,当蔚澜终于答应去酒店房间吃饭的时候,在萧晨枫的眼里,蔚澜基本上就已经是任他刀俎的鱼肉了。

    随后,萧晨枫没有急着带蔚澜去客房,而是找来餐饮部负责人,让她带着菜单过来,一本正经的邀请蔚澜点餐。

    蔚澜没有胃口,便全权委托萧晨枫来负责,萧晨枫点了一堆法式餐点,随后开口说:“再来一瓶红酒吧,要你们这里最好的。”

    刚说完,萧晨枫甚至没看蔚澜的表情便立刻自己改口,摆手说道:“算了,红酒就不要了,谈事情更重要,来点葡萄汁吧。”

    蔚澜看着萧晨枫的眼神里满是感激,她酒量一般,而且要谈这么重要的事情,她需要保证大脑清醒,如果萧晨枫非要喝酒,怕是她也没法拒绝,幸好萧晨枫表现的颇有绅士风度。

    一步步的做完全套戏份,萧晨枫专门找来客房部的负责人,让他带着早已经备好的房卡,带着两人乘坐电梯,来到客房部的九层。

    客房部负责人一路陪伴,极大的避免了两个人会产生的尴尬,这也是萧晨枫早就安排好的套路,在进房间之前,给足蔚澜内心所需的安全感。

    客房部负责人亲自为两人打开房门之后便将房卡交给蔚澜,随后便恭恭敬敬的告辞离开,萧晨枫站在门口先向蔚澜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蔚澜也没多想,微微点头道谢,随后便先走了进去,萧晨枫紧随其后,轻轻关上房门。

    这确实是一间豪华套房,面积过一百五十平方,装修豪华,一进门的外厅很大,连着的开放式餐厅也非常有格调。

    萧晨枫打开中央空调,随后便邀请蔚澜坐在外厅的欧式沙上,向她介绍起这家刚刚投入使用还不足半年的五星级酒店。

    蔚澜一直想着找机会和萧晨枫聊俊成地产的事情,但是萧晨枫一直在聊及城建集团的一些新动作,让她一时间不好引导话题,聊了约莫十分钟,敲门声响起,几名厨师和服务人员推着装满餐食的推车进来,用最快的度把餐厅布置了一下,然后将丰盛的餐点逐一摆放。

    萧晨枫热情的邀请蔚澜用餐,好像看出蔚澜的心思,他还刻意对蔚澜说:“咱们先吃饭,正事儿放在饭后再聊,我今晚没别的安排,聊到几点我都奉陪。”

    听他这么说,蔚澜稍稍放下心来,只要给自己谈正事的机会就好,虽说没有任何胃口吃东西,但出于礼貌,也要先坚持一下。

    晚餐很丰盛,而且还有厨师和服务人员在跟前专门服务,不过蔚澜没有吃太多,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一点意思一下,萧晨枫见她吃得很少,自己便也有意加快了度,没让蔚澜等太久,他便一边用热毛巾擦着嘴,一边吩咐厨师和服务员收拾餐桌。

    厨师和服务员前脚刚走,萧晨枫后脚便回到沙上,一本正经的直入正题道:“蔚澜,你这次是想跟我谈俊成地产的事情吧?”

    蔚澜都没想到萧晨枫刚吃完饭就聊起了自己最想聊的话题,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片刻之后才急忙说道:“是的萧总,您也知道,俊成地产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

    萧晨枫点点头,微微笑着说道:“蔚澜,你要是别叫我萧总,我觉得我们能聊的更顺畅。”

    蔚澜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硬着头皮说道:“好吧,晨枫,我还是说回刚才的话题,俊成地产现在因为牵扯进了贪腐案子,所以我们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开的三个楼盘全被法院查封了……”

    蔚澜将目前俊成地产面临的问题详细的跟萧晨枫讲述了一遍,随即又从包里拿出一摞文件来,递给萧晨枫道:“这是俊成地产目前的资产和债务明细,以及我们三个楼盘的具体情况介绍、周边房价近半年的涨幅统计,您看一下就能大概知道俊成地产整体的资产情况了,我们现在最大的压力就在银行,至于楼盘本身,法院将来判罚也最多是以当初我们拿地皮的价格做参考,根据历来类似案件的判罚标准,一般来说罚款不会过当初拿地总价的2o%,所以只要能解决银行的问题,俊成地产绝大部分的资产都可以保住。”

    萧晨枫接过资料大概的翻了翻,蔚澜继续说道:“如果您能帮俊成地产渡过眼下的难关,我愿意拿出俊成地产5o%的股份作为酬劳……”

    萧晨枫表情诚恳的对蔚澜说:“蔚澜,说实话,我听说俊成地产的遭遇之后就一直很想帮你,所以在你没找我之前,我就已经了解过俊成地产眼下的情况。”

    蔚澜感激的说:“实在是太感谢您了,我之前还担心您对俊成地产的态度和其他人一样……”

    “怎么会。”萧晨枫一本正经的说:“我很想帮你,但是我研究过俊成地产的情况,说实话我感觉救回来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就算真救,操作起来的成本也太高了,尤其对房地产公司,你肯定是非常清楚房地产操作套路的,现在是地产黄金期,拿一个亿买地,贷两个亿出来,建市值八个亿的楼盘,一个亿的启动资金能撬动多大的利润空间,你应该比我还清楚。”

    蔚澜表情凝重的点点头,这其中的环节她确实非常清楚,可谓是了然于胸。

    萧晨枫接着说:“正常节奏是,八个亿的楼盘在建的过程中就已经预售收回资金,偿还贷款、缴纳税收之后剩下的钱立刻重新投入到新的地产项目,继续撬动更大的利润空间,三十亿能撬动多大的盘子,你比我还要清楚的多,所以对地产公司来说,每一分钱的现金意义都很重大,城建集团这么大的盘子,账面上可供自由支配的资金也不过五个亿,剩下的全是专款专用,要么是后续工程款,要么是即将到期要还给银行的贷款,再要么是留着投标下一块地皮用的,这种情况下,我是很想帮你,但是代价实在太大了,相比之下,俊成地产5o%的股份真的很不划算,就算我同意,董事会也不会同意。”

    蔚澜抿着下唇,一双眼眸看着萧晨枫,声音透着几分绝望的问:“您的意思是,您也帮不了俊成地产是吗?或者您是对5o%的股份不满意?这个我们还可以谈。”

    对蔚澜来说,再不济哪怕只能保全俊成地产两成的资产,也比全部损失掉要强,所以如果8o%能打动他,那自己也会咬牙同意。

    不料,萧晨枫这个时候却笑着说道:“钱的问题只是一方面,我知道蓝科集团想趁这个机会吞并你们,蓝科集团在行业内的地位你也清楚,和城建集团不相上下,说实话我虽然跟汪润清不太对付,但我们父辈的关系都非常密切,你说,如果我跟我爸说,让他想办法帮你家的俊成地产渡过难关,他在汪润清爸爸那边怎么说得过去?”

    “这个……”蔚澜心底已经感受到了绝望,她觉得萧晨枫这话基本上已经是拒绝自己了。

    正这时,萧晨枫的话锋一转,说:“其实,说到底,钱不是大问题,面子也不是大问题,但关键是,这种事情我搞不定,必须得我爸出面,让他出面,就必须要有能打动他的理由。”

    蔚澜问萧晨枫:“那依您看,怎么才能让萧董愿意帮忙?”

    萧晨枫哈哈一笑,说:“我爸就我这一个儿子,我都快三十了还没找女朋友,他一直比较着急,我觉得如果咱们两家能够结个亲家,我爸一开心,再大的麻烦他也愿意帮忙。”

    蔚澜的心一下子凉透了,她一直把萧晨枫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所以才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但当他说出这一席话之后,蔚澜心里瞬间明悟,原来萧晨枫的真正目的是自己。

    这一刻,蔚澜明白,自己不可能从萧晨枫这里得到真正的帮助,因为自己不可能答应他话里的“条件”,她家的产业虽然深陷囫囵,但她起码的骨气和退路还是有的,大不了什么都不要了去美国一家人重新开始,也决不能出卖自己。

    于是,看透了萧晨枫动机的蔚澜从茶几上收回自己带来的资料,放回包里,站起身来淡淡说道:“萧总,对不起,是我想多了,谢谢您的关心,我想俊成地产不需要什么帮助了,先告辞了。”

    萧晨枫没想到蔚澜翻脸竟然这么快,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很委婉了,怎么还引起她这么强烈的反应?

    眼看蔚澜这架势是要走,生怕鸡飞蛋打的萧晨枫急忙站起来解释道:“蔚澜,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蔚澜微微笑笑:“萧总,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再见。”

    萧晨枫今天做了一整天的戏,就是为了把蔚澜带到房间里来,而且他早就做好了决定,今晚要是骗得了蔚澜,就地收了她是最好不过;如果她不上钩也不要紧,直接他妈用强的!在老子的地盘、在老子的酒店、今天这间房都是用老子的名字登记的、你刚跟老子在这里吃过私密的二人晚餐,老子在这里对你用强,你出了这扇门就算是去报警老子也不怕你,到时候不但白干了你,一生气还反过来告你故意引诱老子然后又诬告老子、目的是逼老子出手救你家的地产公司,这前后的证据链、说辞以及事件因果完全倾向于自己,就算是闹到媒体那里,自己也是占绝对优势的那个!

    正因为一切都已经盘算好了,萧晨枫这时候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蔚澜转身离开,于是他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抓住蔚澜的手腕,开口挽留:“蔚澜,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蔚澜一边挣脱,一边带着几分愤怒的说:“我去哪和您没关系,麻烦您放手!”

    萧晨枫恬着脸说:“蔚澜,你怎么就这么轴呢?你要是真跟了我,别说俊成地产的事儿,就连你爸的事儿我都能帮你搞定!三个月之内绝对让他踏踏实实的回国继续经营俊成地产!”

    无论萧晨枫说的话是否处于真心,蔚澜都丝毫不为所动,她的语气更加严厉了几分:“萧总,麻烦您放开我!不然的话,我就……”

    “不然你就报警是吧?”萧晨枫打断她的话,脸色立刻变得阴沉无比,如狼一般的双眼紧盯着蔚澜,咬牙说道:“想报警可以,等我爽完了,我帮你打11o!”

    话音刚落,萧晨枫猛的一拽,就把蔚澜拽进了自己怀里,这一刻的萧晨枫已经完全撕下伪装,p1an-a行不通就立刻换p1an-b,反正都是计划好的,照着计划硬上就是,谁怕谁?今儿为了万无一失,这间套房上下左右以及对面五间房全都是内部预定的状态,没人入住,蔚澜在这里真的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正所谓日后再说!以自己的能量,走投无路的蔚澜有能翻起什么波澜?!

    蔚澜大惊之下却也十分镇定,趁着萧晨枫猛拽了自己一把,立刻双手举起自己的香奈儿挎包,忽然用力将包底一面砸向萧晨枫的面部。

    萧晨枫哪想到蔚澜的反应会这么快,皮包看起来柔软,但底部为了塑形有着非常坚硬的内衬,萧晨枫还没看清飞来的是什么,瞬间感觉面部一阵剧痛,连带着脑子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砸的嗡嗡作响。

    萧晨枫哀嚎一声,紧随剧痛的便是鼻梁强烈的酸麻感,疼得他下意识放开蔚澜、双手捂住脸、弯下腰,口中怒骂:“我艹你妈!”

    蔚澜见此机会,没有半点迟疑转身便逃,飞快地冲到门口,拉开门便仓惶逃走……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