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绝望的滋味
    徐晖自从变成不良学生之后,就几乎没再罚过站了,他一直以为顶撞了老师、让老师害怕自己之后,就不会再受这种罚站被人观赏的鸟气,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又重蹈覆辙。『

    只不过,这一次徐晖不敢顶撞任何人,他的老大就在他的身边,与他一样唯唯诺诺的站着,而他的老大二次方、老大三次方、以及老大四次方和老大四次方的老板,都在饭桌前坐着,冷脸盯着自己和老大,比班主任,甚至比校长都要可怕。

    徐晖心里吓坏了,总觉得这件事怎么想都不对劲,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惹祸了还是老大惹祸了,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为什么要点名把自己叫过来?如果是前者的话,又哪需要搞这么大的阵容?

    黑子心里也纳闷,而且还极度害怕,徐晖一个学校里的学生见识的少,他根本不知道张万军、6勇这样的人有多残暴,这回他们给自己整了这么一出,如果真是自己不小心捅了什么篓子,今儿个怕是要交代在这儿了。

    两人正极端忐忑的时候,包厢门又开了,黑子两腿软又只能强迫自己直愣愣的站着,心里却欲哭无泪,这是又有大人物要来的节奏?

    门一推,两人瞬间傻眼了。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走了进来,莫非是走错房间了?

    黑子自然是不认识李牧和肖昊,而徐晖平日里欺负过的学生多了,根本就不记得肖昊是谁,所以此时也是满心诧异。

    李牧带着肖昊一进包间,饭桌上坐着的几个人都站起来了,张万军摸不透李牧的底,但知道他是谁,李牧的事情被央视报道过几次,被海州和金陵电视台报道过无数次。

    张万军能混到今天的地步,眼光还是非常准的,他意识到宋亮去燕京展和李牧有脱不开的干系,基本上可以笃定,他跟宋亮的关系非常好,而且非常密切。

    李牧一进门就看见了角落里的两人,两人中一个年龄大一些,留着寸头,黑胖;一个年龄小一些,留着长毛挡住眼睛,还染成了黄色,心里便猜测,这个长毛应该就是徐晖。

    这时,包厢里的四人纷纷跟李牧客气的打招呼,李牧也礼貌的与几人寒暄,一旁的肖昊进门没注意到里面角落里罚站的两个人,只是眼看有四个成年人,一下子有些没回过神来,他以为大表哥带他来吃饭就是他们两个人单吃,不明白为什么现场还有陌生人。

    确定眼前这四个人自己都没见过之后,肖昊这才注意到里面墙角还站着两位,搭眼一看顿时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两人他都认识!徐晖打过他,对肖昊来说,就算是徐晖化成灰他也能认得;至于黑子,因为他是五中旁边的大哥级人物,五中的学生基本上都认得他。

    肖昊自然知道黑子是徐晖的老大,眼下这两人就在同一个包间里,他心里惊讶又担心,悄悄拉了拉李牧的衣角,低声说:“哥,里面站着的那个瘦子就是打过我的那个徐晖……”

    李牧扭头看着徐晖,故意提高了音量,拧眉说:“你说哪个打过你?里面那个瘦小子?”

    徐晖一看李牧瞪着自己说话,顿时吓的一个激灵,心说我打谁了?再仔细一看他身边的肖昊,只觉得眼熟得很,绞尽脑汁想了片刻,瞬间如遭雷击的愣住了。

    这不是跟自己弟弟同班的那个小子吗?有次课间弟弟跑来找自己,说班上有个孩子不服他,自己还专门跑到他们班门口把这小子叫出来抽了几个耳光……

    想到这里,徐晖的表情瞬间绝望,眼前的肖昊,再搭配今天这个阵容,他就算是反应再迟钝心里也知道是自己闯了大祸,这小子的哥哥跟饭桌上四个自己死都惹不起的大人物谈笑风生,不用说也知道关系很好了,现在自己又被他当场认出来,这真是……

    就在徐晖吓的快出心脏病的当口,身边的黑子也意识到了今日事情的缘由,因为不是自己惹得麻烦,他心里瞬间松了口气,但片刻后又涌上一腔愤怒,好你个徐晖,你真会给老子惹麻烦,今天老子要是因为你出点什么事,你给老子等着,我他妈不整死你!

    正想着,肖昊这时候指着徐晖说:“哥,就是他,他叫徐晖,我们学校高二年级部的,开学高三!”

    李牧还没说话,6勇瞪着吴斌,指着黑子问:“这逼是你带的小弟?”

    吴斌连忙点头:“对不起勇哥,是我没管好手底下的人。”

    6勇指着黑子,对吴斌说:“那就现在管!”

    吴斌三两步冲到黑子跟前,一句话没说,先是抡起胳膊连抽了他十几个耳光,抽得黑子黢黑的脸上都泛起血丝来。

    吴斌动手打自己,黑子一点也不敢动弹,只能咬牙挨着,一旁的罪魁祸徐晖听到旁边噼里啪啦的耳光声,吓的肝颤,双腿险些就没撑住一屁股摊在地上。

    肖昊都看傻了,他搞不懂打黑子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怎么这么厉害,连五中名声极大的黑子哥都敢打,而且打的这么狠。

    十几个耳光抽完,吴斌不停的拍打着黑子的脸,冷声问他:“知道错了吗?”

    黑子急忙点头:“知道了二斌哥……”

    肖昊扭过头,一脸震惊的看着李牧,眼神和表情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李牧微微一笑,没说话,这时吴斌再次问黑子:“说说,哪错了?”

    黑子一脸悔意的说:“我没管好小弟,给您和勇哥、军哥添麻烦了。”

    吴斌又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不是你没管好小弟,是你不该乱收小弟,我他妈早跟你们说过,不要从学校里收小弟,你他吗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

    黑子眼泪汪汪的说:“二斌哥我真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吴斌指着他身边的徐晖,说:“你带的小弟,把军哥、亮哥朋友的弟弟给打了,这事儿你准备怎么办?”

    黑子这时候哪还顾得上徐晖,恨不得杀他的心都有,为了在老大和老大的老大等人面前证明自己,黑子脱口说:“二斌哥你放心,我这就废了这个王八蛋!”

    徐晖吓的魂飞魄散,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刚上完初一的学生竟然会有这么骇人的背景,他一个高中小混混,惹上黑子这样的人都等同于是大祸临头,现在看来,自己打了这个弟弟的同班同学,几乎等于是捅破天了。

    黑子说要废了徐晖是认真的,眼下他心里压力巨大,自己小弟捅了篓子,他这个做大哥的难逃干系,如果不做出点样子来让在场的大佬满意,怕是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于是,黑子一扭头便对徐晖大打出手。

    此时的黑子不光是要表现给在场的大佬看,还要泄自己心里的愤怒,所以他一点都没手下留情,几乎是使出浑身气力、打的徐晖抱头哀嚎不已。

    黑子暴打了徐晖半天,打的自己都吭哧吭哧喘粗气,李牧就在一旁冷眼看着,眼看徐晖被打的浑身是伤、跪地求饶,口中呜咽哭喊:“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别打了!”

    李牧便对那黑子说道:“先停一下。”

    黑子虽然不认识李牧,但也绝对不敢忤逆,急忙停下动作,等着李牧开口。

    李牧看着鼻青脸肿的徐晖,问他:“说说,你哪错了。”

    徐晖跪在地上哭着说:“我不该打您的弟弟,是我不对,求您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李牧冷着脸说:“不该打我弟弟,那你该打谁?”

    徐晖急忙改口:“我谁都不该打……”

    李牧训斥道:“年纪轻轻你不学好,在学校里当霸王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徐晖哭着说:“我错了,我不该……”

    李牧打断他,对黑子说:“你不是他大哥吗,那你就好好扮演你这个大哥的角色,以后你就给我好好盯着这小子,今天之后,还敢留长毛染颜色,你就打他一顿;开学之后,他只要敢逃一节课,你就打他一顿;敢去一次网吧,你打他一顿;敢欺负其他同学,你就打他一顿;敢跟别人动手动脚,你就打他一顿;敢跟别人说一句脏话,你就打他一顿;敢抽烟你打他一顿、敢喝酒你打他一顿;要是敢他妈退学、转学的话,只要一天没回五中,你就每天打他一顿,一直给我打到他回五中为止。”

    黑子哪敢说半个不字,连连点头:“您放心,我一定照做!”

    李牧冷冷道:“你可给我盯紧了,从今天就开始,一直到他高中毕业,他不是没人管吗,那你就给我好好管好他,未来这一年的时间里,管好他就是你最大的任务,如果我听说你有任何失职,我就把帐全算到你的头上!”

    黑子吓的一个哆嗦,急忙承诺道:“您放心,我一定认真照做,绝不松懈!”

    徐晖此刻心里绝望到了极点,这是要玩死自己的节奏吗?真这样的话,自己往后这一年还怎么活?以后在五中哪还有脸做人?

    此时,6勇见他表情绝望,冷笑道:“小子,还不赶紧磕头道谢?要换了我处理这件事儿,早他妈把你丢进建筑工地、拿水泥把你灌进地基里去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