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少年郎的苦恼
    吃过午饭,李牧便驱车前往机场,把车停在机场之后,他带着苏映雪过了安检,在vip候机室里见到了早一步抵达的宋亮。

    宋亮带了一个随身的年轻男助理,那个小伙子李牧很熟悉,名叫陈放,是宋亮一直非常信赖的一个手下,从宋亮刚开始入行就一直跟着他。

    这次宋亮定的是头等舱,一路飞行相当舒适,当飞机在金陵机场降落之后,又有宋亮安排的人专程开车到金陵机场接机,这次接机宋亮安排了两辆奔驰,他带着助理坐一辆,李牧和苏映雪坐另一辆。

    汽车往海州行驶的途中,李牧问苏映雪:“待会到了海州,叔叔阿姨会出来接你吗?”

    苏映雪说:“我没告诉爸妈今天回来。”

    李牧好奇的问她:“为什么没提前说一声?”

    苏映雪便道:“昨天白天我妈还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去,我说要等几天,学校还有点事情,结果晚上你就说今天回来,我就想着干脆别跟我妈说了,等我到家之后他们如果问起来,我就说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惊喜。”

    李牧说:“你姑姑、姑父应该也会跟他们知会一声吧?”

    苏映雪摇摇头:“我跟他们说了,让他们也别说,就当是配合我给他们制造惊喜了。”

    李牧微微点头,便道:“那就让司机直接送你到小区门口?”

    “好的。”

    回去的路上,李妈打电话问李牧行程,还不忘告诉他,大舅在海州宾馆提前订好了酒店,一家人都已经准备往饭店去了,让他一回来就先去饭店吃饭。

    李牧虽然对大舅心里有些成见,但想明白家和万事兴的道理之后,心里也就不再较劲了,回到海州之后,他先是让自己送苏映雪到家,然后看着苏映雪进了小区之后,才又乘车去了海州宾馆。

    奔驰车开到海州宾馆大门前的时候,李牧就看见了在大门口站着的小舅以及自己的表弟肖昊,肖昊比李牧上次见他的时候长个儿了,正贼头贼脑的到处瞅,看起来好像是在等自己。

    肖昊今年十三岁,正处在还没完全长开的尴尬期,穿的人五人六的,但是杆儿瘦,嘴上还带着一撮小黑毛,看起来还挺猥琐。

    李牧知道这小子未来初中几年身高蹿的那叫一个快,逐渐摆脱尴尬期之后,长得也是越来越有模有样,否则就以他现在这个衰样,就算他爹支持他搞对象,他也压根没戏,更别说还把早恋对象的肚子搞大了。

    李牧让司机在两人跟前停车,谢过司机之后便推门下车,肖昊正朝他爹嘀咕:“爸,我哥啥时候来啊?”

    小舅说:“快了吧。”

    肖昊直跺脚:“哎呀急死我了。”

    李牧这时推门下车,抬起头来就问肖昊:“毛蛋孩子你急什么呢?”

    李牧忽然出现把两人吓了一跳,肖昊最快反应过来,一下子扑进李牧怀里兴奋的叫了两嗓子,说:“哥你可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李牧先是跟小舅打了声招呼,小舅笑着说:“家里人都在上面等你呢,咱们也上去吧。”

    “好。”李牧点点头,拍了拍抱着自己腰的肖昊,说:“走了走了,上楼吃饭。”

    肖昊起了身,仰头看着李牧,垫脚伸手把手掌搭在李牧肩膀上,江湖气颇浓的说:“哥,我现你又帅了。”

    “少拍马屁。”李牧太了解这小子的揍性,从小就油嘴滑舌。

    三人一起进了海州宾馆大门,肖昊拉住李牧,对走在前面的爸爸说:“爸,你先上去,我跟我哥有点悄悄话说。”

    小舅催促:“小毛蛋哪来的悄悄话,赶紧走!”

    肖昊站在原地撒娇:“哎呀爸,我真有话跟我哥说!”

    小舅见状,略一犹豫,对李牧说:“小牧,这小子要跟你要钱你可别给他,哭穷也别搭理他,我跟你舅妈平时没少他零花钱。”

    李牧笑着点点头:“行,我知道了。”

    肖昊朝他爸做了个鬼脸,等他爸走了之后才对一脸哀求的看着李牧,说:“哥,你能帮我报一个散打培训班吗?”

    李牧诧异的问道:“报那个干什么?”

    肖昊比划了一个拳头,说:“练散打啊!少年宫开了个散打培训班,教练说是得过省里面的什么散打冠军,我想报名,结果学费是一次交半年的,要八百块钱,太贵了,放暑假我妈一天只给我十块钱,等我攒够了都开学了。”

    李牧笑道:“你学点别的不行?学散打干什么,难道你想练散打泡妞啊?”

    肖昊表情有些暗淡,说:“如果努力练两个月散打,成了高手,学校里就没人敢欺负我了。”

    李牧看他表情不对,忍不住问:“怎么,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嗯。”肖昊低着头说:“我们班有个小子总找我麻烦,我跟他打过两次,没打过他。”

    李牧急忙问他:“没受伤吧?”

    肖昊说:“都是轻伤,挺挺就过去了,本来单挑我是不怕他的,关键那家伙有好几个死党帮忙。”

    李牧问:“他有死党,你就没朋友了?”

    肖昊踢飞了脚下一块小石子,一脸苦恼的说:“有是有,但他们不敢帮忙。”

    李牧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属于交友不慎,以后这样的朋友少来往。”

    肖昊抬起头来,认真的说:“不怪他们,关键是那家伙他哥哥在高中部是出名的混子,经常跟社会上的大哥一起混,之前初三的一个家伙找他麻烦,被他哥打的住院好几天,从那以后就没人敢惹他了。”

    李牧急忙问:“他哥打你了吗?”

    肖昊迟疑片刻,低着头说:“有一次课间到我们班门口抽了我两巴掌。”

    一开始李牧还觉得这不过就是小孩打架磨牙,屁大点小事不值得当真,不过当听到这里的时候,李牧心里一紧,便觉得自己一定得把这件事重视起来。

    他也是从初中高中一步步走过来的,学校里打架斗殴的事情见识多了,现在的校园里拉帮结派的现象很严重,动不动就拜个把兄弟、成立个小组织,然后抱团欺负同学,李牧上辈子上高中的时候还被人收过保护费,所谓收保护费,其实就是一帮学校里的混子找到老实学生“借钱”,话说的都很江湖,借点钱救急,借了就是朋友、就是哥们,以后出事儿了可以提他们的名字,或者直接找他们帮忙,不过这钱借出去是肯定要不回来的,而且真出了什么事找他们帮忙也压根没可能;可是如果不借,那就是不给面子,轻则警告以后要当心,重则甚至有可能当场挨打。

    李牧上辈子挺怂,经常隔三差五被人“借”走个三块五块的也不敢吭声,有时候被这种人堵住,不愿意借钱也没用,对方会胁迫搜身,一般情况下也不敢告诉老师家长,怕事后遭到报复,但是心里面却是恨得牙痒痒,有时候那股平日极少见的男子气概忽然涌现,会恨不得三块钱买把水果刀给对方拼了,但这种男子气概一般情况下坚持不了多久,所以拼了的这种念头一直都有,但却从来没实现过。

    正因为如此,李牧心里才能够理解肖昊的这种滋味,而且他也知道,肖昊肯定不会告诉父母或者老师,如果不是觉得自己能负担得起散打班的学费,怕是他也不会告诉自己。

    于是,李牧问他:“八百块钱够吗?”

    “够了。”肖昊点头如捣蒜。

    李牧点点头:“明天我陪你去报名。”

    肖昊立刻喜上眉梢:“太好了,谢谢哥!”

    李牧微微一笑,问他:“知道那小子他哥叫什么吗?”

    “知道,他哥叫徐辉,都叫他辉辉。”

    李牧又问:“他在外面跟谁混的?”

    肖昊脱口说:“黑子哥。”

    “黑子哥是干啥的?”

    “五中西门开歌吧的,他老大是西关二斌哥。”

    李牧一巴掌拍在肖昊后脑:“你小子一天到晚不学好,学习没见你弄利索,道上的事儿你整的还挺明白,想辍学混世去啊?”

    这一巴掌力度并不大,肖昊还是一脸委屈的说:“我可不想混世,混世有什么好的,那个辉辉在学校混的挺好,大热天买汽水都得诈初中生的钱,丢死人了。”

    李牧见他说的情真意切,心里就踏实多了,不好好学习不要紧,有自己在,他将来怎么都能有个出路,要是年纪轻轻想当小混混,那真是不知好歹了。

    没想到肖昊下一句哼哼唧唧的说:“不过混世有一个好处。”

    李牧问他:“什么好处?”

    肖昊想也没想,脱口说:“混得好不愁找马子。”

    “我擦!”李牧又给他一巴掌:“你就不学好吧!”

    肖昊吐了吐舌头,摸着后脑勺说:“我说是真的啊,学校的小女孩都喜欢那样的。”说完,又一脸诚恳的说:“哥你放心,我是肯定不会去混世的!”

    李牧点点头,虽说答应给他交钱学散打,但李牧也不想他以后真的在学校跟别人争强斗狠,想到肖昊这才刚上完初一,以后在海州还有至少五年学要上,小地方的校园就是个小江湖,他得保证肖昊往后五年在学校不受人欺负,于是就对肖昊说:“明天我就给你解决那个辉辉的事儿,让他以后见了你躲着走。”

    肖昊脱口说:“算了哥,我自己能解决,你明天带我去散打班报名就行了。”

    李牧伸出个大巴掌,威胁:“再废话学费也不给你交。”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