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也有脾气
    李牧此时心里在忍不住感叹,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尿性,如果陈同早几天辞职出来,自己肯定还会再去邀请他一次,还是愿意把yy网总编的职位给他,但他一直以来都积极表现着他对新浪的愚忠,已经逐渐让自己失去了耐心和兴趣。

    恰逢汪楠在yy网上线之后扛起了整个yy网的工作,而且做得可谓是非常出色,这也让李牧最终决定把总编的位置给他,可是没几天工夫,陈同就辞职了,而对李牧来说,他不可能对汪楠这个已经在自己这里证明过自己能力的员工食言,所以他心里很明确,就算是陈同愿意加入牧野科技,yy网也和他没多大关系了。

    如果论前途来说,陈同新浪网总编这个职位的展空间,可能连yy网总编的五分之一都不到,陈同如果灵活一点,来yy网实际上是相当于迈上了一个新高度,不过他自己错失了机会,现在又要被逼的主动辞职离开新浪,真可谓是损失惨重。

    刘师兄心里也为陈同感到可惜,如果就这么离开新浪,那他下一步的展可就真不乐观了,眼下除了yy网之外,其他的门户都沦落成了二线,大家现在都面临差不多的命运,谁还会给陈同一个证明他能力的平台与机会,如果牧野科技不愿意接纳他,那他的职业生涯要妥妥的开始走下坡路了。

    面对刘师兄的问题,李牧感慨一声,说:“yy网总编的人选已经定了,老陈就算现在想进来,也得重新再谈职位和待遇,我觉得他这种人,如果我邀请他做yy网副总编,他肯定不会答应。”

    刘师兄干笑两声:“他如果能意识到现在的局面,或许会答应的。”

    李牧摆摆手,笑道:“算了,yy网这方面我就不考虑他了,让汪楠按照现在的节奏往下做,如果他做得好,就一直用他,老陈如果现在想进来,牧野科技近期要上个新项目,可以让他过来做个项目经理,不过一切都是从零开始。”

    刘师兄没有询问李牧是什么新项目,点点头说:“行,等他离开新浪之后我再找他聊一聊,如果他感兴趣,我让他直接来找你。”

    李牧眼下能留给陈同去做的,就是博客这个新产品,如果他有兴趣加入牧野科技,李牧就准备成立一个博客项目组,让陈同从博客起步,逐渐为将来的微博打好基础,以后他的智能定位就是博客到微博这条线,如果做好了,将来也是一个百亿美元估值的大蛋糕。

    陈同此时的境遇确实有些凄惨,他在新浪的地位,与新浪网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新浪网不受重视了,他自己的地位也就固然不保,尴尬的是,他在公司里并不是真正的高层,如果严格划分,他甚至都不属于管理人员序列,而是属于专业技术人员序列,这种人是公司业务调整时最先被砍掉的一批。

    如果陈同在公司内部能够把多方关系维护的好一些,即便是业务调整,这种骨干型员工也是有机会内部转岗的,但是他偏偏在公司里得罪了不少人,以至于这时候管理层所有人都对他冷眼相待,一下子就被边缘化了,心高气傲的文化人这种时候也没有继续苟且的心思,于是就直接递上了辞职信。

    高层说考虑一下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做好了让他离职的决定,陈同心里也明镜似的,知道领导是怎么个意图,直接同意未免显得太薄情,拖个十天半月、面子上缓和之后就会假惺惺的忍痛批准自己的请求,于是他今天干脆直接到ceo办公室里、往ceo面前一坐,就一句话:“麻烦把我的辞职报告批了吧。”

    ceo假意劝说:“老陈,你可是公司的元老,更是公司的功臣,你要离职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得给公司一点时间考虑吧?”

    陈同把对方的心思看透了,说:“您要是不给我批,那我就把报告收回。”

    陈同这话一出,ceo脸都绿了,真不给台阶下啊!这要是真让他收回辞职报告,万一他跟高层斗气赖着不走,那可真是要了命了。

    见陈同一脸坚定,完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于是ceo咬咬牙,伸出一只手来,开口道:“行吧老陈,共事一场,我祝你前程似锦。”

    这话一出,陈同长出一口气,看起来好像一下子轻松不少,但心里却悲戚戚的,好不难受。

    追随平台创业至今不容易,而今落得这种地步,他心里自然好受不了。

    ceo拿出陈同之前递交的辞职报告,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盖上了签名章,然后对陈同说:“你是老员工了,我让人力给你做个n+1的补偿吧。”

    所谓n+1的补偿,是在公司辞退员工的时候才会给的,如果月薪一万,在公司做了三年,辞退的时候公司一共给3+1也就是四个月的公司作为补偿,正常说来,陈同这种自己辞职的行为,公司最多是把工资股权结算清楚,是不可能有n+1补偿的,ceo这么说,也是心里对陈同多少有些愧疚。

    但陈同却不乐意了,他觉得自己是主动辞职,拿新浪的n+1算哪门子事儿?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肯定会以为自己是被公司辞退的,这种屈辱他可受不了。

    于是陈同面无表情的说:“n+1就不必了,走正规流程吧。”

    ceo看了他片刻,见他坚持,微微点点头:“行,那我就让人力过来,带你去办手续吧。”

    ……

    李牧与刘师兄聊完整个物流的规划,刘师兄决定明天就立刻着手,把那家物流公司收了,赶紧把车调到南方去,全力备战品牌日,自己再赶紧飞一趟沪市和粤省,带着双倍薪资的offer去跟这些关键人谈一谈,如果谈妥了,物流体系的人事框架基本上就搭建起来了,等钱一到,就可以立刻转化成实际的覆盖网。

    李牧跟他聊了一天,把关键环节都疏通之后刚说要离开,刘师兄便接到陈同打来的电话,接通电话之后,陈同的第一句话就是:“镪东,晚上有空吗?”

    刘镪东问:“陈师兄,有什么事儿吗?”

    陈同笑了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喊你出来吃个饭,喝点儿,我从新浪离职了。”

    “离职了?”刘镪东惊讶的问:“怎么这么快?”

    陈同笑道:“我强烈要求的,不想给那帮人做伪君子的机会,所以干脆趁早走人了。”说完,陈同又问:“晚上有空吗?”

    刘镪东略一犹豫,还是嗯了一声,道:“晚上几点?”

    陈同说:“六点半吧,咱回人大附近吃吧,旁边巷子里有家烧烤,味道不错,我们上学那会儿这家就在那儿了。”

    刘镪东笑道:“我知道你说的那家了,东北烧烤是吧,成,六点半咱俩那儿见!”

    两人约好,刘镪东把电话挂了,对李牧说:“老陈辞职了,还真是快啊,据说是自己要求的……”

    李牧点点头:“也可以理解。”

    刘镪东问:“晚上一起去吗?正好跟他说说牧野科技的事儿。”

    “我不去。”李牧撇撇嘴,说:“他是知识分子,有脾气;我不是知识分子,我也有脾气,这时候我还上赶着请他啊?”

    刘镪东笑道:“人家这不是特殊情况嘛,需要安慰。”

    “得了。”李牧说:“大我十好几岁,还需要我安慰?我没那个闲工夫,现在该是我拿架子的时候了。”

    刘镪东知道李牧心里对陈同也有点怨言,虽不至于说心有芥蒂,但多少也是有点脾气的,于是也就不再劝他,说:“这样吧,我先旁敲侧击一下,看看他的意思。”

    说着,刘镪东问李牧:“你想让他干哪块新业务?给我介绍一下,我跟他说说,问问他有没有兴趣。”

    李牧脸一本,道:“我不说,他乐意来让他联系我,不乐意就算了,这时候还想挑呐?”

    刘镪东无奈一笑:“行行行,我不问了,晚上我跟他聊。”

    李牧点点头,说:“你抽空盯一盯国内好的互联网技术大拿,方旭东现在手头的事情太多,一个人带好几个项目组,精力有限,以后我得把他的精力都集中到核心解决方案上去,尤其是眼下的物流管理系统,以后淘宝这边最好能有一个技术牛人坐镇。”

    刘镪东问:“方旭东以前是谷歌的吧?”

    李牧嗯了一声:“是的。”

    刘强东说:“要不让他联系一下以前在谷歌的同事,争取从谷歌里面挖几个大拿级的技术人员出来?”

    李牧说:“行是行,不过挖谷歌的人肯定很费劲,先你挖不动那些外籍员工,他们对华夏的互联网缺乏了解,肯定也不会感兴趣,就算是挖谷歌里面的国人或者华裔,隔着大洋,具体沟通交谈都是问题,估计周期也比较长,这事儿你可以找方旭东谈谈,不过眼下我看你还是先找个合适的人先把淘宝的事情顶起来。”

    刘镪东想了想,说:“我在沪市有几个朋友,其中有一个一直在做技术方面的工作,上次去沪市跟申通的人谈,没来得及见他,要不我这次去沪市约出来聊一聊吧。”

    李牧点点头,一想到沪市,脑子里竟然莫名其妙的浮现起那个沪市美女蔚澜,自己那套别墅的原业主,上次见面她好像遇到些麻烦,不知道眼下渡过难关没有……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