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 带着种来的
    李牧的举动和言语让几个警察都傻眼了,而他四个保镖也下意识的就要上来干预,这时倒是黄锦潇一摆手暂时让四个保镖停住,不是他不跟李牧计较,而是他没准备让保镖在这里对李牧动手。

    但是李牧刚才那一声老杂种,已经让黄锦潇最后一点耐心都彻底耗尽,演了半天的戏,他自己也早就快忍无可忍了。

    在这一瞬间,黄锦潇整个人凶相毕露,盯着李牧的目光中满是狠毒的说:“小伙子,自己说的话自己要负责任,不要以为这是在公安局你就能为所欲为,你跟我对着干,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包括你那个女朋友,甚至你的家人!今天我念你是初犯,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你跟你的女朋友能识相点的话,我就不跟你计较,否则……”

    黄锦潇压根没把李牧放在眼里,但他知道李牧的女朋友,也就是刚才那个受伤的女孩是整个案子的亲历者,也是最直接的目击证人,所以他也根本不在意身边还有几个目瞪口呆的警察就在身边,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威胁李牧,就是要让他识相一点,意识到真正的肇事司机另有其人并不要紧,但一定要把嘴闭紧,至于这几个警察就太好办了,他们审这个案子的时候一定会现真正的肇事司机另有其人,不过不要紧,自己早就打点好了一切,有人来压住他们,让他们按照自己的要求办事。

    只是,黄锦潇没想到李牧此刻非但不买他的账,反而已经彻底爆,丛生至此,甚至包括上辈子的三十年,李牧都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么龌龊恶劣的事情,两辈子没动过这么大的气,现在,他已经决定跟这个黄锦潇动真格的了。

    黄锦潇威胁的话还没说完,李牧忽然爆喝一声:“我草你大爷!”,说罢,用足了全身的力气,猛挥一拳直接打在黄锦潇的鼻梁骨上,这一拳力道十足,李牧甚至能感觉到他的鼻梁骨在自己拳面暴击下断裂的动静,紧接着,黄锦潇如杀猪一般哀嚎出声,两个鼻孔的血流几乎如喷射状,惨不忍睹。

    四个保镖在惊骇之下也出离愤怒了,几乎立刻就同时朝着李牧难,李牧根本不可能应对得了这四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他在动手那一刻就已经豁出去了,豁出去今天让这四个保镖打个半死,他也要先把这口气出了!不光是为了自己,也不光是为了苏映雪,更是为了生命已止在2o岁大好年华的蔡知晓。

    出了眼前这口气,自己还要继续跟这个黄锦潇死磕到底,这件事情就像是一场不公平也不对等的赌局,如果自己不跳进来,赌台上的黄锦潇根本没有对手,蔡知晓的家庭情况一般,苏映雪的爸爸虽然是海州市局的局长,但是放在燕京根本不够看的,他们不可能是黄锦潇的对手,如果强赌这一场,两家人恐怕会输的家破人亡。

    所以李牧没有任何选择,也不想有任何选择,他必须跳进来,扪心自问,他可能是唯一能够在这场赌局上和黄锦潇势均力敌的对手,所以他责无旁贷。

    出手的那一刻,李牧心里早就做好了跟黄锦潇豪赌一场的准备,大不了把自己所有的家底子都一股脑的压在这场赌局上,你不是牛逼吗?你不是自以为没人惹得起你吗?行,今天老子带着种来的!先他妈让你见识见识,一个带种的男人是怎么把你这老狗的鼻梁骨打断的!

    黄锦潇是很有名气,也很有钱,但不见得自己就会怕了他。

    黄锦潇的人脉关系也可能比自己强出很多,但不代表他就一定能只手遮天。

    李牧血性冲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死磕到底!死磕到底!宁玉碎不瓦全!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四个保镖冲上来就立刻对李牧动手,苏映雪刚跑出来,上气不接下气的看见这一幕,吓的惊叫出声,本来整个人就如同低血压低血糖一样浑身无力,但这一刻却了疯一般朝着李牧飞奔。

    李牧眼看四人同时攻向自己,咬紧牙就一个念头,只要他们上前、只要让自己抓住其中一个,自己一定会不顾一切的用任何能用到的办法反击,拳打脚踢不够狠,手指头如果能动就戳瞎他的眼,嘴如果能动就咬下他的耳朵。

    身边那些警察也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李牧这小子作死打了黄锦潇,现在他的保镖要动手,李牧肯定没好下场,自己身为警察,拦住他们,可那岂不是把黄锦潇得罪死了?如果不拦,万一真出了重大伤害,这可是公安分局大院里啊!万一闹出大事怎么收场?

    几名警察迟疑的时候,四人已经出手了,这四人出脚有声、挥拳带风,一个个实力非凡,就在李牧已经决定拼死一搏的时候,忽然几道黑影从几辆车后闪出,其中一道黑影飞起来一脚踹飞了距离李牧最近的一个,整个人身形抛物线下坠的时候还用手肘死死卡住另外一人的脖子,用自己下坠的力道猛然一甩,将那人整个如倒栽葱一般放倒在地!

    另外两道黑影也在一瞬间缠上另外黄锦潇的另外两个保镖,一个用重拳猛打在其中一人的侧脑,使其一米八五的大高个在一瞬间失去知觉轰然倒地,另一个则被一个飞起侧踹踢在腰部,对方整个人被踹飞了出去。

    一瞬间的功夫,刚才还气势汹汹要对李牧动手的四个人轰轰轰全倒下了,李牧这才看清那三个冲出来的黑影,一个是王元朗、一个是吴学文,另一个是周战,正是神剑大队出来给李牧做私人保镖的三人战术小组!

    这三人一直悄悄尾随李牧,从牧野科技到水潭医院,又从水潭医院跟到这里,他们的车进不来,于是三人便把车停在外面潜伏进来,一直在停车场的车辆之间藏匿,见李牧遭遇攻击,这才瞬间都冒了出来。

    李牧这才意识到,妈的自己是有保镖的人!而且全他妈是神剑大队的特种兵!

    几个警察早就吓傻了,他们在警务系统混了这么久没见过这么牛逼的身手,这三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实在是太厉害了,四个高大健壮的保镖,竟然被这三人在一瞬间就解决了,四个人现在昏倒两个,剩下两个都是被踹飞出去的,还没能爬起来,就被其中两人死死踩住了脖子,如死狗一般动弹不得。

    黄锦潇满脸是血、整个胸襟也都被鲜血浸染,刚想着自己这四个保镖好好替自己出口气,把李牧打个半死的时候,他四个保镖就被撂倒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李牧先反应过来了,刚才打这老杂种一拳根本就不解恨,眼下他的保镖都躺下了,李牧立刻冲上去,一脚就把黄锦潇踹倒在地,随后跳起来在他身上爆踹一通,口中骂道:“老杂种,威胁我是吧。恐吓我是吧。今天我把话撂在这里,不管你这个老杂种有多大来头,今天我跟你玩到底!说,肇事司机到底在哪。别他妈光顾着叫唤!说话!”

    黄锦潇如被宰了一刀的猪一样在地上哀嚎个不停,劳斯莱斯的司机下意识想上前救主,还没摸到李牧的衣服,就被王元朗一把揽过去,抓住他的头干脆利落的往劳斯莱斯的前盖上用力一撞,就直接把他撞的昏死过去。

    姓吴的律师吓的尖叫出声,指着李牧对那几个警察喊道:“你们快拦住他啊!他们在公然行凶!你们赶紧把他们都抓起来!”

    几个警察哪敢乱动,这三人的战斗力简直爆棚,自己又没有配枪,上去就是被一招秒杀的下场。

    李牧抬眼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姓吴的律师,忽然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抬手就是最狠最大力的耳光猛抽个不停,口中恨恨道:“我他妈最恶心你这种懂法不守法,还他妈想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败类!”

    一连十几个耳光,抽的他整个脸肿成猪头,眼镜早他妈飞了,俩眼镜里噙满泪水,口中呜咽求饶。

    这时候,分局大楼里面冲出十几个警察,其中五人持枪,把李牧几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其中一人枪指李牧:“住手,不然开枪了!”

    李牧胸前剧烈的起伏,不过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眼看有警察带着配枪出来,便立刻停了手。

    这时候,姓宋的警察回过神来,也有了底气,怒指着李牧和王元朗三人:“把他们都给我铐上!”

    李牧主动把手并拢放在身前,苏映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跟前,没说话,只是死死抓住他的手臂。

    李牧对她说:“你先走,别跟我一起。”

    苏映雪用通红的双眼紧紧看着李牧,连连摇头。

    李牧把车钥匙掏出来放在她手心里,说:“他们抓我可以,但没理由抓你,你现在赶紧走,免得再有什么意外。”

    这时,两个警察上前把李牧双手铐住,拖着他就要往楼里面走,苏映雪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流眼泪,看着李牧问他:“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李牧扭头说:“你给赵康打电话,让他找宋亮,就说是我说的!”

    现在李牧最先想到的人是陈泽,这么大的事情,自己得有一个能扛得住的人来震慑住黄锦潇的背景,他不要求陈泽帮自己太多,不需要他直接参与进这场赌局,只要他能制衡对方的背景,让自己和黄锦潇的这场赌局各自凭自己的实力来战、谁也别搬救兵就足够了。

    黄锦潇虽然是很牛逼的房地产商,但李牧并不怕他,眼下房地产还没进入飞展的时间段,现在排名前五的房地产公司,跟十年后排名前五的房地产公司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自己不一定比黄锦潇有钱,但真要豁出去干,自己并不怵他!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