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走火入魔
    肇事司机自的消息在李牧听来格外刺耳,那家伙不但撞伤了蔡知晓,还为了逃逸而伤了苏映雪,他恨不得想尽一切办法把那个混蛋找出来,然后亲手弄死,至少也要弄个半残,没想到那家伙竟然这么快就自了!

    逃逸后的自在李牧眼里根本就不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更不是他良心现,只是他意识到不可能逃脱法律制裁后的一种止损方式罢了!

    蔡知晓还在急救、生死未卜,苏映雪无论如何也不愿离开医院,即便是肇事司机就在公安局等着自己去指认,她还是希望能够先等到蔡知晓脱离危险。

    女警也理解她的这种心情,说:“也行,我跟我的同事就在急诊部门口等着,等你同学脱离危险,你就过来找我们,抽一两个小时就能把事情办完,只要录好口供、形成证据链,肇事司机自然会受到法律制裁。”

    苏映雪点点头,又跟对方道了声谢,女警说了声不用,随后便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到外面等着。”

    这一等,就是差不多一个小时,这期间急救室里没有出来一个人,大门上方的红灯一直亮着,鲜红的颜色让人变得更加焦躁。

    李牧没有过多用言语安慰苏映雪,只是让她轻轻依靠在自己侧身,紧握着她的左手,反复用手指摩挲着她的掌心。

    下午一点半,急救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一名男医生从急诊室出来,苏映雪和李牧急忙起身上前,苏映雪紧张不已的追问:“大夫,她脱离危险了吗?”

    戴着口罩的医生看不出任何面部表情,他只是看了苏映雪一眼,随后又左右张望片刻,问她:“伤者家属还没到吗?”

    苏映雪下意识的说:“她不是本地人,父母在湘南……”

    医生问她:“你是她什么人?”

    苏映雪急的再度流下眼泪,说:“我是她同学,大夫,她到底怎么样了?”

    那男医生看着苏映雪,犹豫片刻叹了口气,这才说:“伤者的肋骨、颅骨损伤严重,脾脏破裂导致内出血,我们已经尽力救治,但她的伤势实在太重,没能挺过来……”

    医生话刚说完,苏映雪眼睛一黑险些昏过去,李牧急忙把她扶住,在她后背轻拍,苏映雪回过神来已经泪如雨下,那医生迟疑再三,开口说道:“你节哀顺变,另外让她的家属尽快赶过来吧。”

    医生说完这话,人就已经转身进了急救室,苏映雪哭了很长时间才泪眼婆娑的看着李牧,眼泪不止,口中说:“李牧,这不是真的对不对?我是在做梦对不对?我一定是想你了所以才做了这么离奇的梦对不对?”

    李牧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但这一切都是真真切切的事实,他虽然没有见到蔡知晓,但也知道,医生绝对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李牧没有说话,只是把苏映雪抱在怀里,用自己的手掌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她的后背。

    苏映雪的身体在李牧怀中持续剧烈的颤抖,泪水打湿李牧的肩膀,李牧不想亲口再把残酷至极的话再说一遍,在他看来,那是对苏映雪的二次伤害,只能让她自己慢慢接受这个事实。

    苏映雪接受这个事实的度比李牧预想的快,她在李牧的耳边充满自责的哭诉:“我早上应该拦住她的,如果我拦住她不让她来,她也就不会……”

    李牧在她耳边轻声说:“别胡思乱想,这件事的责任不在你,而在那个闯红灯的人渣。”

    苏映雪又说:“她说中午要请我吃附近一家韩国烤肉,出事的时候我们就是在去吃饭的路上,如果我不答应她,我俩直接回学校的话,就不会走那条路了……”

    李牧看着她,表情严肃的说:“到此为止,不要再胡乱往自己身上扣责任了,这件事你和她一样也是受害者。”

    苏映雪闭上眼睛,两行热泪连成了线,说:“如果不是我临时起意要求个护身符,我俩也能错开那个事件,她也就不会……”

    说到这里,苏映雪已经再度泣不成声。

    李牧实在不明白,苏映雪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开始自责,这件事情她没有任何责任,她举的所有例子也都是伪命题,可苏映雪却在不断的找她自己的“责任”,甚至有些走火入魔。

    李牧上辈子虽然过的不算太顺心,但生活一直也是平淡无奇,从来没有经历过身边有同龄人意外离世的事情,上辈子陈婉的追悼会虽然自己也去了,但是此前自己跟她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当时自己在追悼会上也只是惋惜,并没有痛苦,和苏映雪此时的情况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他不理解苏映雪此时此刻的心情和她的思维模式所陷入的那个怪圈。

    但是李牧仔细想想,自己和蔡知晓没什么交情,虽然见过几次面,但是一直没有任何真正的交情,至多算个熟人,可苏映雪却不同,蔡知晓是苏映雪在人大最好的朋友,她们两个朝夕相处了一年,关系亲密,她心里此刻的痛苦是自己无法真正感知的。

    李牧理解她的痛苦,但不能眼看她的思维误入歧途,于是便冷着脸说:“你要是这么说的话,这件事的责任全在我,你给我的短信里说那个平安符是给我求的,按照你的理论,是我害了蔡知晓。”

    苏映雪不停地摇头:“这件事没你的责任。”

    李牧说:“没我的责任,自然也没你的责任,责任在肇事司机一个人,你现在拼命往自己身上找责任,是想给那个人渣开脱吗?合着这件事情不怪他,都怪你?”

    苏映雪被李牧问的无言以对,李牧这个论点有些残忍,逼着她在脑子里又把当时的情形重现一遍,但李牧同时也点醒了她,当那残忍的一幕在脑海中再次浮现,苏映雪恨极了那个肇事司机,若他遵守交通法则,蔡知晓自然不会有任何危险,哪怕他开的稍微慢一点,也能给蔡知晓留一条活路……

    苏映雪伏在李牧怀里渐渐停止哭泣,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对李牧说:“我想去看看她……”

    ……

    李牧最终还是没让苏映雪进急诊室,他怕里面的场景太血给苏映雪带来难以磨灭的阴影,更何况医生也未必真的会让她进去看蔡知晓,毕竟刚经受过急救,遗体的现状或许比出事的时候要更加残酷,如果想见最后一面,也要等遗容化妆师处理过之后再让她见。

    苏映雪是哭着被李牧拖出来的,李牧的理由是尽快去录口供,尽快让公安系统把肇事司机绳之以法,这才是告慰死者的最佳方式。

    一辆警车停在急救部的门口,无声的闪着警灯,见李牧和苏映雪出来,那个中年女警急忙从副驾驶里出来,快步走到两人跟前,见苏映雪极度伤心的样子,想问什么却没能开口。

    李牧问那个女警:“我们自己开车去分局,没问题吧?”

    女警点点头:“没问题,不过你们还是跟着我们的车走吧,我带你们过去对接更顺畅。”

    李牧道了声谢,便扶着苏映雪往自己的车走去,女警又想开口询问,但还是强忍住了,李牧侧脸看见她满脸的纠结,轻轻对她摇了摇头,女警一惊,下意识的伸手指了指急救部幽深的长廊,一脸不敢置信。

    李牧这次点了点头,见那女警表情瞬间悲伤而又愤怒,便知她领会了自己的意思。

    来到车前,先前的保安见苏映雪哭的伤心,也意识到李牧刚才肯定真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所以才把车停在了禁止停车的区域,所以也就没多说什么,默默的上前把钥匙递给了他。

    李牧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扶着苏映雪坐上去,自己才来到驾驶室,帮苏映雪扣好了安全带,自己也扣好之后才开车出去。

    警车里,开车的男警察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牧那辆奔驰g55,开口对身边的女警说:“这小子来头不小啊!”

    女警不太如男警察似的那么注重汽车和车牌,瞥了一眼车牌号,只知道这牌子来头很大,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部门,便问他:“车牌是哪的?”

    男警察说了一句:“国管局”随后动普桑,从李牧身边开了出去,李牧随即跟上,两辆车快驶向城西区分局。

    前面那辆警车开进分局大门之后,跟看门的保安打了个招呼,保安也就没拦着李牧的车,在办公大楼前找车位把车停下之后,李牧扶着苏映雪下车,那女警来到两人面前,说:“分局负责这个案子的同事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咱们走吧。”

    两人跟随两位民警进了办公大楼,先是来到一个大办公室,那女警把两人带到一个男警察面前,对他说:“薛礼,这位苏小姐就是车祸伤者的同学,是目击证人,本身也是受害者。”

    名叫薛礼的男警察看了一眼苏映雪手臂上的伤,对她说道:“苏小姐,疑犯现在正在接受审讯,我先给你录个口供吧,然后我再安排指认。”

    苏映雪默默点了点头,这时,另一个民警快步走到跟前,开口道:“薛礼,车主来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