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这不科学!
    赵贤良被谢芸一句话弄的一头雾水。

    他刚说完等女儿大学毕业就退休的想法,但搞不懂老婆为什么忽然说自己八十岁都退不了休?

    正想问她,谢芸却开口问:“你是不是找人调查李牧了?”

    赵贤良点点头,哼哼道:“他把我宝贝闺女骗走了,我不查他个底儿掉能行?我不但要查他,还得把他全家往上三代都……”

    谢芸没等他说完便打断他的话,点了点桌子上放着的文件,说:“你先别说话,看看这些刚发来的传真再说。”

    赵贤良撇撇嘴,翘着二郎腿顺手拿起那一小摞文件便看了起来,打眼一看第一张,他便忍不住坐直了身体,好嘛,第一张a4纸上面全是李牧的个人资料,哪年哪月哪日、在哪个城市、哪所医院出生,父母是做什么的,籍贯在哪里、受教育程度如何都写的一清二楚,当看到李牧父母都是高中毕业且都是煤矿工人的时候,赵贤良心里一阵发堵。

    倒不是赵贤良瞧不起煤矿工人,只是对方这个家庭情况以及家庭文化底蕴,看起来跟自己家差距也太大了,自己好赖也是个大学生,后来也读了国内的mba,老婆一家那可是正经的书香门第啊,一大家子全是高级知识分子,浙大教授好几个,还有海归博士和中科院院士这种大拿级别的人物,两家底子拿来一比,这哪是一个世界的人?

    再往下看,李牧一直到高中毕业也都是平淡无奇,教育系统的档案显示,他在学校里一直比较遵守纪律,成绩中等偏上,从来没有被学校处分过,看起来和大多数学生一样中规中矩,考上人大是属于超常发挥,平时模拟考试,英语最多也就能摸到及格线,可是高考英语一口气弄了个满分,这才考上了人大。

    赵贤良看完第一页,深深的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谢芸,说:“你看看,你看看,这家庭成分,这家庭底蕴,跟咱家差了多远?没十万八千里也得五万四千里啊!我就不说我了,就李牧的这种情况,我老丈人能同意?他宝贝子秋比我宝贝的还狠,给她找这么一个外孙女婿,还不把他鼻子气歪了。”

    谢芸撇撇嘴说:“你不要在这里瞎琢磨我爸的态度,我爸疼子秋那是发自内心的真疼,从小到大,子秋喜欢什么他就给买什么,想做什么他都支持,子秋上大学之前他就跟我说起过,让我以后一定要保障子秋自由恋爱,他才不舍得他外孙女成利益婚姻的受害者。”

    赵贤良觉得谢芸现在莫名其妙的明显偏袒起了那个李牧,忍不住说:“那你把这份资料拿给我老丈人看看,看看他怎么说。”

    谢芸神秘兮兮的笑了笑,说:“我爸要是看了这份资料,保准笑的合不拢嘴。”

    赵贤良怒道:“就这个情况,你爸看了要是笑的合不拢嘴,我把头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谢芸说:“你可别把话说这么满,虽然现在就咱俩也没别人,我也不想你回头自己弄自己难堪。”

    “我有什么好难堪的?”赵贤良有些恼火,悻悻道:“所以我就说你这人意志一点都不坚定,一开始你还老说许嘉辉是个难得的好小伙子,怎么一转眼就偏袒李牧偏袒到这种地步了?”

    谢芸说:“你接着往下看,看完再说话。”

    赵贤良哼哼道:“有什么好看的,我看下面的内容肯定就是那个3321了,这小子不就这点能拿出手的东西么。”

    说着,赵贤良往后翻了一页,果然,这一页就是关于3321的详细介绍,不过赵贤良已经对3321非常了解了,他承认3321确实很厉害,现在和全国高校合作之后,简直遍地开花,可是那又怎样?能解决双方家庭各方面的巨大悬殊吗?

    赵贤良看到这里,抬起头对谢芸说道:“我知道你们教育体系里出来的人,对这个3321都高看一眼,但是我说句良心话,这个模式是很厉害,很有效果,但是有什么意义呢?能赚钱吗?李牧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想着沽名钓誉,他难道还想以后靠这么一个网站走仕途不成?”

    谢芸说:“人家李牧根本就不准备拿3321赚钱,况且这点钱我看他也根本瞧不上眼。”

    赵贤良笑出声来,说:“你真瞧得起他,3321的钱他瞧不上眼?他现在也就一个支付宝能赚点钱吧?我找人估算过,支付宝一年的收入也就几百万,都到不了一千万。”

    谢芸见赵贤良对李牧满腹不爽,便摆摆手道:“我都快被你这种幼稚的针对和不满烦死了,你先看完再说话吧。”

    赵贤良撇撇嘴、嗤之以鼻的说:“有什么好看的,我都不用想也知道,后面肯定就是那个支付宝的情况了。”

    接着往下看,让赵贤良觉得有意思的是,这一页的后半部门是3321目前活动的一些动态,竟然没有关于支付宝的介绍,李牧赚钱不就是靠那个支付宝吗?还是3321的伴生品,作为李牧唯一的收入渠道,资料里怎么没有和3321一起体现?这一页没有,那肯定就是在下一页了。

    想到这里,赵贤良指尖捻动纸张,缓缓翻页,这一翻,第一段内容就让他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这份资料显然是按照李牧在工商登记的所有公司的先后顺序排列的,所以第一个和李牧有关的公司,是易听科技。

    李牧最早的创业,是见不得光的石器霸主,后来他利用简单计划不断提高的人气搞了易听网,成立了易听科技,这才是李牧真正创业的起始端。

    当赵贤良看到易听科技的相关资料时,他才猛然意识到,李牧其实并不想自己想象中或者看到的那么简单,他还有自己并不知道的产业,易听科技是干嘛的、值多少钱他不是很清楚,但是这起码证明了李牧除了3321和支付宝还有其他的产业。

    再往后看,下一个公司名称如同旱地惊雷一般,让赵贤良瞬间张大嘴巴,惊的目瞪口呆!

    牧野科技!

    我的天!牧野科技竟然是李牧创建的!而且即便是融资两轮之后,他也还是绝对大股东!

    最近这段时间,无论是做互联网的人,还是做实体经济的人,甚至是什么生意都不做的普通民众,只要他有正常的新闻获取渠道,他就不可能不知道牧野科技。

    这可能是华夏目前公司最庞大的互联网公司了,但是因为现在牧野科技完全拒绝融资,所以谁也没办法给他一个精准的估值。

    牧野科技的估值,在资本市场的价码至少在七十亿人民币以上,而且这还只是保守估计。

    牧野科技最近牛逼动作连连,又根本不开放资本合作,谁也不知道牧野科技到底会接受什么价位的估值,所以现在资本市场的估值都是做不得准的,牧野科技上一次的融资估值是八亿,如果下一次融资没有发生,谁都说不准它到底值多少钱,说它还是值八个亿也没错,说他值八十亿他还不一定愿意以这个价格融资,没准现在有人愿意给牧野科技超过一百亿的估值也说不定,毕竟眼下对牧野科技这样炙手可热的企业来说,它的估值溢价肯定会非常高。

    总而言之,还是回到那个全行业给的保守价格上,牧野科技至少值七十亿是妥妥的。

    最牛逼的是,牧野科技创立到现在,一共只有两轮融资,第一轮是百度领投,估值五千万,但是几个月之后,由铭诚资本领投,估值八个亿,铭诚资本赵贤良很了解,是许嘉铭的公司。

    赵贤良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前段时间他就听说许嘉铭投资了一个非常牛逼的公司,半年多时间的盈利就已经翻了**倍,自己当初只是听说他投了一个互联网企业,不过赵贤良不懂互联网,所以也就没太详细了解,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投了牧野科技,最让他感觉到震惊的是,牧野科技竟然是李牧的公司!

    ab两轮投资李牧都只是出让很少比例的股份,而且b轮融资之前,还把百度给骗下车,收回了百度之前占去的10%,现在李牧仍旧是牧野科技的绝对大股东,在他名下的股份将近超过75%,大概算算,李牧的身家已经超过五十亿。

    赵贤良感觉自己几十年积攒的世界观在这一瞬间便轰然崩塌!

    这一瞬间,与世界观一起崩塌的,还有他的大脑,他的脑供血在这一瞬间有些不足,以至于眼前有些发黑,头也有些昏沉,差点没借着这股劲儿晕过去。

    毫无疑问,李牧的资料彻底把他给惊住了,目瞪口呆也好、瞠目结舌也罢,这样的文字根本不足以形容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正因为他之前对李牧一百个瞧不上,李牧亮出冰山一角下面隐藏的庞大身形时,才会对他造成如此大的冲击力。

    此前,赵贤良觉得李牧唯一的亮点就是3321,这让他惊讶,却不足以让他震惊,更不足以给他以震慑,犹如正常人看一只蚂蚁,当看到一只蚂蚁举起比自己大几倍的物体时,就算是赵贤良这样能够力拨千斤的牛人也会感觉惊讶,惊讶于微小的蚂蚁所爆发出来的、与自己身体大小完全不对等的力量,但即便是这样,他们高傲的内心也绝对不会被一只蚂蚁所震惊,因为蚂蚁终究是蚂蚁,对他来说无足轻重,甚至根本瞧不上眼。

    但是,对眼下的赵贤良来说,如果他是力拨千斤,那李牧这只他眼里的“蚂蚁”,就至少力拨数百斤,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换谁都会被吓的脑供血不足,可是这偏偏就是事实,让他一时间怎么能够接受得了!简直让他怀疑自己、怀疑人生、怀疑世界!

    谢芸见赵贤良一副被抽空气力的样子,便在他身边坐下,问道:“怎么?吓着啦?”

    赵贤良一手拿着资料,一手在自己的鼻梁处用力捏了捏,拿着资料的手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长叹一声,半晌都没说话。

    倒不是他不想说,只是他的大脑实在是太乱,他得先接受自己看到的这些都是事实,然后才能去回答谢芸的问题,可是眼下他最难过的就是这一关,他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是真的。

    谢芸忍不住又催促一遍,问他:“老赵,你倒是说句话啊。”

    赵贤良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说:“哎呀你让我说什么,这件事一点都不科学!我肯定是在做梦!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可怕的噩梦了……”说罢,他无力的抬起头看着谢芸,道:“老婆,我肯定是在做梦对不对?这太匪夷所思了,你赶紧把我叫醒……”

    谢芸忍不住摇头苦笑,问他:“你自己找人调查的李牧,现在调查结果白纸黑字就摆在你面前,怎么就不科学了?我印象中你应该不是这么自欺欺人的啊,怎么现在你却开始自欺欺人起来了?你现在是不是做梦,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有数……”赵贤良哼哼一声,闭上眼睛,身体已经软软的滑了下去,犹如葛优出名的燕京瘫一样,半晌才无力感慨道:“一个成立还不到一年的公司,估值几十个亿,放在特殊的领域里,我信,但是这个李牧才二十岁,又没有什么家底、没什么人脉、也没什么基础,他创业的时候甚至还没上大学,这种事情你觉得这正常吗?”

    谢芸笑了笑,说:“凡是天才做的事情,在普通人眼里好像都有点不正常。”

    赵贤良反问她:“你觉得这小子是天才吗?”

    谢芸说:“20岁白手起家、一年时间有这么高的身家,不是天才又是什么?”

    赵贤良哑口无言,半晌才一脸窝囊的叹气说:“可这也实在是太打击人了,他怎么就能有这个能耐?”

    谢芸看了看他手里的资料,好心提醒道:“你才刚看完第三页,后面还有很多呢,接着看。”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