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舆论杀人
    李牧对香港娱乐圈的了解并不深,他在今天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祖耀庭,也并不知道香港娱乐圈一直有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词汇,叫做舆论杀人,就连当年在全港闹的满城风雨的“谭张之争”他也只是听说过一点皮毛,毕竟张国容开始在香港娱乐圈大红大紫的时候,四大天王都还没有出道,那个年代太久远,已经超出李牧那个年龄段的人所能了解的范畴。

    就在媒体纷纷因为祖耀庭的出现而兴奋难耐的时候,台下一个身穿全套白色西装的瘦高中年人一路小跑、夸张而又欢快的奔向舞台,在肖芳芳身边站稳,穿着打扮以及站姿表情都透着十足的浮夸风,这个人,便是祖耀庭。

    祖耀庭上了舞台之后,冲着后台方向打了一个响指,一个礼仪小姐便抱着一个硕大的支票模板跑了出来,把支票递给了祖耀庭,祖耀庭双手拿着支票,先是看了看台下的张国容,随后又看了看他面前的肖芳芳,嘴上抹过一丝诡秘的微笑。

    肖芳芳尴尬中也有些提防,所以便想着快点把他这一页翻过去,于是便拿着麦克风说:“非常感谢祖先生对我们护苗基金的支持,我代表护苗基金的全体工作人员以及所有受援助的未成年人,向你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说罢,肖芳芳给祖耀庭微微鞠了个躬,祖耀庭哈哈一笑,把巨大的支票举在头顶晃了半天,这才把它交到肖芳芳的手里,按照正常流程,肖芳芳接过支票就得把麦克风交给捐款方,让他简单的说两句,但是今天肖芳芳可不准备把麦克风给祖耀庭,她一直把麦克风牢牢攥在自己手里,接过支票之后,便对着麦克风说:“好,谢谢祖先生,接下来我们有请……”

    话还没说完,祖耀庭趁她手拿巨大支票的人当口,忽然伸手把麦克风从她手里夺了过去,肖芳芳还没反应过来,他便拿着麦克风,看向张国容所在的位置,用格外夸张的语气笑着说道:“哎呀,leslie!哥哥!没想到你今天也来了!”

    肖芳芳想去伸手夺回麦克风,但奈何身高比祖耀庭差了一截,祖耀庭舞台前方快跑了两步,便已经来到了舞台边缘,在离张国容非常近的距离,语气夸张而又戏谑的说:“哎呀,我的好哥哥啊!最近一直想见你,但又一直没找到机会,前几天我《大众娱乐》的狗仔好像发现你的男朋友、那个叫唐什么来着的先生有在外面背着你偷吃哎,不过当天比较倒霉,没能及时拍下他们偷吃时的照片,据说那个小gay今年才刚刚二十岁,比哥哥你可是嫩了很多啊!”

    祖耀庭的话一出,整个晚会现场满堂皆震惊,谁也没想到祖耀庭说话竟然如此口无遮拦,他旗下的报纸杂志最近一直在拿唐先生偷吃的事情大做文章,但是谁也没料到他会在这里公然说出来,这可实在是太没有道德了,他安的什么心,很多人一眼就能识破。

    今晚的慈善晚会虽然不算是大规模、大手笔,但好歹有几个一线明星坐镇。娱乐记者来的不在少数,祖耀庭当众这么挑衅张国容,在各大娱记眼里是绝对劲爆的大新闻,不用说明天肯定会大篇幅报道,祖耀庭这人早就不在乎名声了,他在乎的就是利益和快感,这么当众羞辱张国容,对他来说不但解恨、给张国容以巨大打击,同样也是给他的报纸杂志打了一个免费的大广告,而且他说的这种含沙射影的事情,法律也奈何不了他,张国容更奈何不了他。

    就连张国容自己也没料到祖耀庭竟然这么过分,顿时气的拳头紧握、青筋暴起,但却一直在用理智按压自己、让自己不要当众失控。

    这种情况下,张国容知道自己极为被动,自己的性取向早就已经被这些无良媒体彻底曝光,眼下同性恋多少会遭到歧视,没错也是理亏的一方,如果今天自己被祖耀庭刺激的情绪失控,那明天的报道恐怕要把自己彻底写烂。

    杜薇急忙伸手轻轻握住张国容的手腕,不断用眼神安慰他,台上的祖耀庭已经石破天惊一回,但却并不满意,哼哼笑笑又道:“哥哥,我手底下的人告诉我,唐先生找的那个小基佬可是有hiv的,你同样身为基佬的一员,一定也知道hiv这种病在你们这个群体里传播起来是非常快的,所以你可一定要小心、不要中标啊!以前就总有人说你得了hiv,我是始终不信的,但是如果你不重视起来的话,我真怕你哪天真得了hiv,那可是我们香港娱乐圈的一大损失啊!”

    全场哗然。

    没人明白,祖耀庭为什么要恶毒到这种地步。

    但李牧却明白了,祖耀庭这是在杀人啊!既然他是花边新闻大亨,手底下掌握着全港半数狗仔,那他一定知道张国容已经得了抑郁症,而且情况还很严重,在这个时候还故意这么攻击他,这可不是人身攻击了,这就是带着刀来的刽子手。

    张国容上辈子的最后几年一直饱受香港无良媒体的摧残,就像迈克尔·杰克逊曾多年被各种居心叵测的流言荼毒一样,无良媒体的曲解和诽谤大大加重了他的心理负担以及抑郁症的病情,而他之所以选择轻生,也与那段时间无良媒体的疯狂抹黑有关,这些媒体要么是心怀歹念,要么是利欲熏心,他们根本不在乎什么是道德,甚至在张国容死后,他们还雇直升飞机航拍张国容的家,继续消费他最后的娱乐价值,简直是丧心病狂!

    这个时候,不光在场大多数人气愤不已,李牧心里也相当愤怒。

    然而祖耀庭还没准备收手,他清了清嗓子还想说话,这时候愚钝的音响师才反应过来,在调音台上把麦克风的音量一拉到底。

    祖耀庭对着麦克风说了几句话发现声音已经没了,哼哼一笑,把麦克风丢在地上,指着张国容大喊:“哥哥,我走了,你可一定要洁身自好、不要辜负了我们对你的期待啊!”

    愤怒不已的肖芳芳已经带着几个安保人员围了上来,要把祖耀庭拉下台,祖耀庭嚣张的说:“都别过来,老子自己会下去,但你们谁的手指头要是碰到了老子,老子就废了他的手脚!”

    说罢,祖耀庭整理了一下西装衣袖,大摇大摆的从台上走了下来。

    此时的张国容已经脸色铁青,看得出他的心里承受着极大的屈辱。

    李牧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今天祖耀庭这么一闹,明天各大娱乐报纸再一报道,铺天盖地的新闻又会把张国容推到风口浪尖,从现在算起,往后每一篇关于他的负面新闻,都是压垮他的众多稻草之一,如果没人在这个时候施以援手,恐怕在明年4月之前,最后一根稻草就会把他彻底压垮,悲剧还会重演。

    李牧这个时候忽然起身,迈步走上舞台,从地上捡起了祖耀庭丢弃的麦克风,对肖芳芳说:“肖会长,麻烦让音响师把麦克风音量重开一下。”

    肖芳芳不知道李牧忽然冲上来要做什么,但是现场此时已经非常混乱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在一动不动的张国容,以及走下台还一脸嚣张的祖耀庭身上,这个时候确实需要一个能够转移他们注意力的吸睛点,自己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能暂时相信李牧。

    于是肖芳芳立刻让音响师重新把麦克风的音量键推了上去,李牧敲了敲麦克风,发现有声音之后,立刻对着麦克风重重的咳嗽一声,吓了所有人一跳的同时,又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

    随即,李牧拿着麦克风笑着说道:“刚才祖先生真是风趣,不瞒大家说,这是我第三次见到祖先生了,每一次见他,都觉得他样貌惊奇、气质不凡、确实非一般人能比,不过祖先生贵人多忘事,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吧。”

    祖耀庭听闻有人说及自己,扭头过来,皱眉看着李牧,这人自己并不认识,他为什么说这是第三次见自己?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

    这时,李牧笑了笑,又道:“我第一次见祖先生,是在钵兰街一个外国人聚集的gay吧门口,那天祖先生半夜跟着三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黑人从gay吧出来、一同离开,后来有人跟我说,他亲眼看见祖先生凌晨三点在附近的小公园被这三个黑人猛男轮流走了后门,据说祖先生还非常受用,一路叫爽,不过当天比较倒霉,没能及时拍下他们乱搞时的照片,真是遗憾。”

    祖耀庭一听这话,顿时气炸了,指着李牧就开骂:“我丢你老母,你敢编排我?”

    可他手里没有麦克风,声音小到李牧根本就听不见。

    李牧不管他,接着又说道:“第二次见祖先生,是在伊丽莎白医院,那次也是晚上,我头疼发热去急诊拿药,祖先生在两个白人壮汉的陪伴下、捂着后庭去挂急诊,据当天的值班医生说,祖先生因为玩的太嗨,当晚就被转入急症病房,趴在病床上五天都没能下来,不过按次也是比较倒霉,因为祖先生两个外籍男朋友阻拦,没能及时拍下他当时的照片。”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