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一章 感情的事情先放一放
    其实无论是楼梯上的李牧和赵子秋,还是楼下沙发上坐着的赵贤良与谢芸,四个人此刻心里都各有紧张。

    此刻最紧张的莫过于赵子秋,转过楼梯,她只是看了父母一眼,便如做错事的小孩子,羞愧的不敢抬头,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就这么被李牧一步一步的牵下楼梯。

    来到两人跟前,还是李牧先开口说:“叔叔、阿姨你们好。”

    赵贤良看着李牧,心里的气虽然消了大半,但还是带着几分火气的说:“你觉得我们现在真的好吗?”

    李牧哑然。

    一上来就这么冲,赵爸爸看来真的很恼火啊……

    倒是谢芸,一直盯着李牧看,看了半天才忽然问他:“小伙子,你是叫李牧吗?”

    李牧闻言,诧异的看向谢芸,近距离看,赵子秋的妈妈与赵子秋一样,都是万里挑一的美女,而且赵妈妈的面向看起来比赵爸爸要柔和许多,应该不会像赵爸爸这么大的火气。

    于是李牧点点头,用尽了所有礼貌和谦逊,微微鞠躬,说:“阿姨您好,我确实叫李牧。”

    赵贤良听到李牧和老婆的对话倒是愣了愣,李牧?他听这名字可是很耳熟啊,仔细想想,好像是女儿跟自己说起过。

    回忆一下子打开,赵贤良顿时恍然大悟,死盯着李牧看了半天,心说原来是他!

    赵子秋最早在赵贤良面前提及李牧的时候,还是去年国庆放假回家,她回家跟爸爸说起有一个男同学专门租车送自己去机场,当时赵贤良并没多想,问了赵子秋对方抽不抽烟之后,就顺手给了赵子秋几个熊猫硬特规礼盒,后来李牧做了3321,赵子秋还专门跟赵贤良说起过李牧的事迹。

    赵贤良忍不住拍了拍脑门,当初自己就跟老婆聊起过女儿谈恋爱的问题,自己和老婆很希望女儿能够和许嘉辉在一起,毕竟两人都是要相貌有相貌、要气质有气质、要家世有家世,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过那个时候女儿好像对许嘉辉一点感觉都没有,赵贤良还曾经说起过,担心女儿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个做家教网站的小子,没想到还真是一语成谶,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谢芸也是一样,她本身是教育体系出来的,虽然有几年没回学校了,但是偶尔也会跟以前的同事一起聚会,之前还没有对3321有过什么关注,但是后来的这段时间,自从3321在全国范围内跟重点高校合作之后,3321在杭城也成为了一大热门话题,她也陆陆续续听到一些关于3321的介绍,也主动去了解过更多3321的相关内容,当得知3321的模式,以及3321在贫困大学生和贫困高中生中起到的强大的促进带动作用之后,抛开今天的事情不说,她对李牧还是有几分欣赏的,毕竟这个年轻人靠一个网站就创造了国内最大最务实的教育基金,惠及的贫困学生以十万、百万计。

    谢芸看向李牧身边低着头的女儿,忍不住问她:“子秋,李牧还知道跟我和你爸打个招呼,你怎么不跟爸妈说句话?”

    赵子秋羞愧的抬起头,没底气的叫了一声:“爸、妈……”说完便又深深低下头去。

    赵贤良带着几分不满,下意识的用严肃的语气对赵子秋说:“你也知道没脸面对我跟你妈了?”

    谢芸急忙说道:“老赵,别这么跟孩子说话。”说完又急忙对赵子秋说:“子秋,你爸没别的意思,你别多想。”

    赵子秋轻轻点点头,赵贤良则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用谢芸说,他自己也意识到刚才说的话确实有些重了,不管怎么说,闺女跟这个李牧肯定是自由恋爱,纵使不该发展到这样的地步,自己也不该把话说的那么严重。

    一念至此,赵贤良心立刻就软了下来,对赵子秋说:“你们俩也别站着了,在对面坐下吧。”

    赵子秋抬头看了赵贤良一眼,竟是带着几分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爸……”

    赵贤良心里听了有些不是滋味,自己刚才一句话说的太重,女儿心里就已经跟自己有些疏远了。

    谢芸倒是接受的最快,虽然她一直很喜欢许嘉辉、希望女儿能够跟他走到一起,但那也是建立在女儿会喜欢许嘉辉的前提条件上,如果女儿真的不喜欢他,自己也不可能逼着女儿妥协,对许嘉辉,她只是用过来人的角度、用最客观的眼光去给女儿一个最合适的参考,眼下女儿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且对方各方面看起来也让自己内心深处比较满意,这种时候她的负面情绪也消散了不少。

    于是,谢芸担当起了舒缓气氛的职责,找了个话题问李牧:“小李啊,你们那个3321现在做的挺厉害的,流水应该很厉害吧?”

    李牧谦逊一笑,说:“阿姨,3321和全国的985、211高校合作之后,现在的月流水已经突破三个亿了,每个月的账面营收也超过三千万。”

    “这么多?”谢芸惊讶的问他:“那每年的营收将近四个亿?”

    李牧说:“如果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来看的话,最终的年营收应该是超过五个亿的,毕竟3321现在已经几乎拿下了高中生家教市场50%以上的份额。”

    谢芸点点头,问李牧:“我听说这所有的钱都是要用来做慈善的?”

    李牧一脸淡定的说:“准确说是助学基金,这些钱会全部用来帮助贫困的初、高中生,让他们能够顺利参加高考,如果他们把握住3321给他们的机会、高考顺利被心仪的大学录取,那么他从暑假就可以通过3321平台去做家教赚钱,上了大学之后也可以一直在3321兼职,不但能赚出自己的学费、生活费,甚至还能补贴家用。”

    谢芸是做教育出身的,听李牧这么说,她很是赞同的点点头,说:“这样正好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受过3321帮助的学生,考上大学之后通过3321自食其力,再帮助其他的学生。”

    “没错,是这样。”

    赵贤良对李牧的淡定自若有些不满,因为这种时候,他觉得李牧不光要对自己和老婆心怀敬畏,还要心怀愧疚,可是他却如此淡定的聊及自己的业务,竟然还这么自信满满,多少让赵贤良感觉有些不舒坦。

    赵贤良咳嗽一声,盯着李牧问:“院子里那辆奔驰应该是你的吧?”

    李牧点点头,坦诚道:“是我的。”

    赵贤良用批判的语气说道:“做慈善就踏踏实实做慈善,想赚钱也无可厚非,但是不要一边做着慈善,一边又开这么贵的车、挂这么张扬的车牌,年轻人要学会内敛一些,不要因为手里有点钱就沉不住气。”

    李牧立刻受教的说道:“叔叔提醒的是,我记住了。”

    赵贤良又问:“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李牧说:“我爸妈是国有煤矿的下岗工人,自己再就业搞了点小生意。”

    赵贤良脸上看不出什么,只是微微点头,随后他从口袋里掏出烟和火机,依旧是熊猫硬特规,他自己抽出一根点燃,随后又丢给李牧一根,问:“你跟子秋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李牧便用赵子秋交代好的说法回答道:“去年国庆回来没多久就在一起了。”

    赵贤良心算了一下,说:“那也挺长时间了,半年多了。”

    李牧附和着说:“是啊,半年多了……”

    赵贤良心里吃味,嘴上说:“你们才都刚上大学,这时候得以学业为重,我觉得你们啊,感情的事情可以先暂时放一放,专心把学习顾好,等毕业之后再谈感情也不迟,小李你说呢?”

    李牧不能反驳,只能顺着他的话说道:“叔叔您说的有道理,是应该以学业为重。”

    倒是一直没说话的赵子秋这个时候忽然抬起头来,一脸坚毅的开口说:“爸,你怎么不跟李牧说,你跟妈当年是高中同学、你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追她了?”

    赵贤良一下子尴尬了起来,没想到一直不说话的女儿这时候竟然主动将了自己一军,还没顾得上说话,赵子秋又说:“姥爷说你高中的时候就给我妈写情书,还专门跑去姥爷家门口藏起来学猫叫,被姥爷发现追了好几里地,那个时候你怎么没以学业为重、把感情的事情先放一放?”

    赵子秋觉得今天被父母撞见的这一切,虽然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决定,但出于自己辜负了父母对自己的期许,所以心里觉得愧对他们,但是愧对不代表自己做的一切就是错的,她做的无怨无悔,父母如果责怪,她可以接受,但父母不能横加阻拦,这是完全不同的性质,爸爸在这个时候跟李牧说要以学业为重、把感情的事情先放一放,让赵子秋心里很难接受。

    赵贤良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女儿揭了老底,脸上有些挂不住,随即咳嗽两声、清清嗓子,略带尴尬的对李牧说:“小李啊,我跟子秋她妈妈刚从澳洲过来,今天早晨八点钟才刚下飞机,有些疲劳,思维也有些跟不上,要不改天咱们再约个时间好好聊聊吧。”

    李牧知道赵贤良这是隐晦的下了逐客令,但是他实在不放心把赵子秋一个人留下,否则万一她爸妈把矛头都对准她,对她来说怎么能受得了。

    可是,这种时候自己如果硬要留下也不太好,不但帮不到赵子秋,反而会激怒她的父母、给赵子秋徒增压力,正矛盾着,李牧忽然心生一计,说:“叔叔阿姨,您们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肯定也特别累了,要不这样吧,我跟子秋先走,让您二位安安静静的好好休息,等您二位休息过来之后,我再上门拜访。”

    赵贤良听闻这话表情一怔,心里暗骂:“你小子可真够鸡贼的!”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