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最好的生日礼物
    早在过年之前那次送赵子秋去机场的时候,赵子秋就曾经说过,让李牧过年去杭城,她有最好的礼物送给他。

    李牧自然明白她说的最好的礼物是什么,而且内心深处也对此无比向往,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没有想明白,即便是赵子秋毫无怨言他也不敢贸然,但中关村天桥上的那次恍惚中两世的重叠,让李牧明白了重活一次的弥足珍贵,也让他变得更加贪婪,只要是喜欢的,他都想要,这其中必然也包括赵子秋。

    让李牧惭愧的是,自己和赵子秋之间的许多事情竟然都是她一个女孩子在主动,以往暂且不提,明天是自己的生日,她知道自己和寝室的几个室友约了一场各自带女朋友的饭,便准备提前一天陪自己守岁,甚至还费尽心思把自己骗上她的车、骗到了这个自己也不知道是哪的别墅里,她的这份心思让李牧心里感动,更是坚定了一个信念:无论如何,不可辜负……

    娇躯在怀,再加上此时一片漆黑、丝毫不受外界影响的环境,李牧已经情难自禁了。

    于是,李牧一边与她激吻,一边喘着粗气向她讨要生日礼物,这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这一次他不想再错过了!

    赵子秋做这个准备做了半年了,听到李牧在耳边问起礼物,她嘤咛着低声呢喃:“这么大的生日礼物就站在你面前,你看不见吗?”

    李牧在黑暗中一把将她抱起,仰起头去向她索吻,又在她小巧的耳垂上轻轻一咬,感觉到怀里的躯体不自觉的一阵轻颤,李牧才低声说:“这里太黑,黑的我都我看不见我的生日礼物,再说礼物还被衣裳包着,你快告诉我卧室在哪,我现在要拆包装。”

    话音刚落,李牧的嘴唇便顺着赵子秋滑嫩的脖颈一路向下,轻轻印在了赵子秋隆起的锁骨上。

    赵子秋生怕自己就这么瘫软在李牧怀里,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自己敏感的锁骨,轻声说:“一楼的楼梯转角有间卧室,你抱我过去……”

    李牧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借着微弱的光线找到楼梯,然后在楼梯的转角找到一扇房门,李牧没问赵子秋,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纱帘透进来淡淡月光,李牧一眼就看见了那张足有两米宽的豪华欧式软床。

    李牧将怀中的赵子秋轻轻放在床上,伸手打开了床头的台灯,灯光一打开,李牧便看到此刻的赵子秋俏脸如桃花一般嫣红,甚至红到了脖颈,眉目娇羞却又含情,一个闪电般的对视之后,她急忙扭过脸去不敢看他。

    李牧双膝撑在床上,嘴唇在赵子秋的嘴唇与锁骨之间肆意游弋,早已经按耐不住的双手也沿着衣摆内侧一路向上,穿过滑腻滚烫的肌肤,准备再次攻陷她那一双堪称是造物主杰作的峰峦。

    赵子秋感觉李牧的双手环绕背后,解开了金属质地的挂钩,也感觉到李牧双手再一次的旧地重游,只是这一次李牧明显不只是满足于旧地重游那么简单,李牧像一个掠夺者,一件件夺去她身上的衣物、又一点点攻陷她坚守多年的圣洁领地。

    赵子秋心里格外紧张,但却又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充满期待,对她来说,女孩子最珍贵的第一次固然重要,但如果最珍贵的东西没能给最爱的人,那恐怕将是自己一辈子的遗憾。

    她不知道将来李牧能陪伴自己多久,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方式陪伴,毕竟他太优秀,以后会遇到的、对他倾心的好女人肯定不计其数,或许将来有一天他遇到更好的红颜知己,会逐渐疏远自己并慢慢把自己从记忆中抹除,可这都不要紧,因为她爱这个男人,一辈子就活一次,唯有把一切都给他,自己才不会在将来感到后悔。

    李牧一点点剥除包裹着赵子秋的一切束缚,当最后的蕾丝薄片也即将被剥离的时候,赵子秋娇羞着求李牧:“先把灯关了好不好?”

    “不行。”李牧坚决摇头:“这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我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赵子秋脸红的几乎快滴出血来,虽然心里羞到极致,但还是轻轻点点头,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轻声提醒道:“快十二点了,祝你生日快乐。”

    “已经无法再快乐更多……”李牧动情的说着,同时俯下身去,一边轻吻她的红唇和脸蛋,一边温柔的、一点点的、彻彻底底的占有了这个燕大无数男生心目中的第一女神……

    凌点在赵子秋那醉人的喘息声中到来,李牧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也开始不停的收到各种短信提示,一条接着一条,一刻不停息的响了将近十分钟。

    所有的短信提示音李牧都不曾理会,他此刻的眼中只有这个忘情投入自己律动中的赵子秋,而赵子秋也是一样,眼中只有这个带给自己痛苦、欢乐、崇拜与幸福的男人,紧抱着他,急促喘息着说:“我要你以后你每个生日的零点都会想起我。”

    “今天晚上我会记一辈子!”

    ……

    两赴巫山之后,李牧才暂时放过赵子秋,被抽尽所有气力的赵子秋伏在李牧的怀里,轻声问他:“你今晚不会回去了吧?”

    李牧轻拥着她说:“我今晚哪也不去了。”

    赵子秋放下心来,如撒娇的小猫一般往李牧的怀中蹭了蹭,说:“忽然觉得,寒假的时候你没去杭城是对的。”

    李牧问她:“为什么?”

    赵子秋娇羞一笑,说:“不只是没去杭城,还有上次在雅楠家也是,例假也来的恰到好处,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今天做准备,今天是你20岁生日,这件事只有在今天发生才最完美。”

    李牧点点头,没说话却把她抱得更紧,他也觉得,19岁到20岁的这个过渡,简直完美到超乎想象。

    赵子秋又说:“今天把你骗过来还挺费心思的,知道你在家跟正道他们一起喝酒,怕你喝多了,又怕他们几个在你那留宿或者拉着你回寝室,我在你家楼下等了一个晚上,看到你下来送他们走才算是放心。”

    李牧说:“他们十点多就走了,你在车里等了一个小时?”

    “是啊。”赵子秋翻过身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李牧,笑着说:“我要是十点多就把你骗过来了怎么办,咱俩总不能大眼瞪小眼在床上等着到十二点吧?如果是在十二点之前发生意义就不是那么完美了。”

    “强迫症,果然是处女座啊!”李牧忍不住笑出声来,想起上辈子微博上狂黑处女座的各种梗,心里忽然觉得处女座的女人竟然还挺可爱。

    赵子秋诧异的问李牧:“处女座怎么了?强迫症是什么?”

    李牧这才想起来,强迫症、处女座的梗现在还没有火,于是便笑着说道:“有人说处女座都是完美主义者,在你身上算是彻底印证了。”

    赵子秋嘟着嘴说:“本来就是,这个时间安排刚刚好,我那样陪着你从6月5号到6月6号,意义就更特别了……”

    李牧直勾勾的看着她,问:“你哪样陪着我?”

    赵子秋被李牧这么直接的问题问的羞怯不已,一下子把头埋在李牧的臂弯里,说:“你自己心里知道干嘛还问我。”

    “我不知道啊,你说说,你到底是哪样陪着我?”

    “我不说!”

    “你不说就再那样陪我一次好了。”

    “不要……哎呀……嗯……”

    ……

    李牧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怀里的赵子秋还睡的深沉无比,李牧看了一眼墙上的欧式挂钟,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可能是昨晚折腾的太厉害,这一觉睡的有点太猛了。

    看着怀里如婴儿般酣睡的赵子秋,李牧心中的满足感几乎满溢而出,若不是重生,自己生命中恐怕一辈子也不会与她有任何交集,而现如今,她成了自己重生之后的第一个女人,在自己二十岁生日的当天,把一切都奉献给了自己。

    扔在地上的床单泛着鲜红,醒目而又鲜艳的颜色让李牧心里的成就感达到巅峰,男人崇尚力量、崇尚权势、崇尚财富,这些都是男人在社会中主动或被动磨练出的喜好,而男人真正从骨子里崇尚的只有女人,所以,对李牧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比占有和征服赵子秋这样完美的女人更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这时,李牧裤兜里的手机开始震个不停,他轻轻把赵子秋的手移开、轻手轻脚的下床、从地上捡起裤子,掏出手机来一看,打电话来的是刘镪东。

    李牧刚接通电话,刘镪东就问他:“大哥今天淘宝就上线了,你怎么还玩起失踪了。”

    李牧轻轻走出卧室,说:“昨晚几个朋友喝酒庆祝生日,喝多了刚睡醒。”

    刘镪东无奈笑道:“年轻真好,你晚上不是还有事吗,八点上线你肯定没法在公司盯着了吧?”

    李牧嗯了一声:“什么都安排好了,上线的时候我就不在公司陪你们盯着了。”

    刘镪东说:“那你下午抽空来一趟呗,这么关键的时刻,你不在大家有点群龙无首的感觉啊。”

    李牧说:“你不就是总经理吗,有你在不就行了吗?”

    刘镪东说:“关键我也感觉群龙无首啊!”

    “擦。”李牧说:“那我看看下午过去一趟。”

    “那我等你。”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