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分手的隐情
    李牧算是半个球迷,上辈子偶尔遇到大赛也会熬夜挺着看,但真要说对足球有多热爱,那倒是不至于,喜欢看,但从来不踢,也没有自己真正喜欢的球队,偶尔看个西班牙德比,他也会摇摆不定,这场支持皇马,下场没准就支持巴萨,全看心情。

    这届世界杯,当年李牧也是跟大家一样,受到全民狂热的影响,一路追着看,结果越看越失望。

    被李亚唯一通电话刺激的,李牧顺手在网上搜了一下国内关于国家队比赛的预测,当看到普遍专家都预测国家队可以胜哥斯达黎加、平土耳其、负巴西然后积四分以小组第二的成绩出线,李牧撇撇嘴,自言自语道:“放你吗的屁!”

    幸亏今晚的比赛不是国家队的比赛,不然李牧甚至懒得多看一眼。

    本来寝室六人约好了一起到李牧租的房子那里喝酒看球,结果下午的时候,胡正道给李牧打电话,着急忙慌的说:“三哥,今晚大家约看球,我没法去了,打电话来跟你说一声。”

    李牧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李牧瞬间想到的是王雅楠的妈妈,胡正道这段时间以来,基本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她身上了,也只有和她有关的事情,才能让胡正道这么着急。

    胡正道说:“一个贩子给我打电话,说他手底下有一个供体跟雅楠的妈妈配型配上了,我得赶紧过去一趟。”

    李牧问:“配型配上了就让他带人来燕京做手术啊,该多少钱给他就是了,你还亲自跑过去干什么?”

    胡正道说:“人来之前,得先付三万块定金,他才会带着人过来,人来了这钱就不退了,万一对方年纪很大或者身体很差这都是麻烦,所以我觉得还是先过去看一眼,如果没什么问题,我当场把钱给他,直接把他和供体都带回来再安排一次配型,没问题就直接住院准备手术了。”

    李牧便道:“这是大事,你赶紧去吧,需要钱的话跟我说一声。”

    胡正道说:“钱够,就是觉得约好的聚会要爽约不太好,给你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

    李牧说:“你跟我还这么见外做什么,先去忙吧,等忙完回来咱们再聚。”

    胡正道笑着说:“今天大家还商量呢,说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大家琢磨着一起请你跟嫂子吃顿饭,给你过个生日,那咱们干脆就等你生日那天聚吧。”

    李牧爽快答应下来,道:“行,到时候再聚。”

    因为和其他人都约好了看球,李牧下班之后便先在自家楼下买了一些下酒的零食和小菜,又要了一筐啤酒,费劲巴拉的把二十四瓶啤酒连带着其他东西弄到楼上,李牧便给李亚唯打电话,让他们直接过来。

    哥几个聚到李牧租住房里,大家一起喝酒聊天等着球赛开始,气氛倒是好的不行,连平时没什么酒量的刘念都因为心情好而喝了将近两瓶。

    几轮酒下肚,孙坚开口说:“李牧,你过几天生日,我跟其他几个兄弟合计了一下,准备一起请你吃顿饭,给你过生日,你到时候有时间没?”

    李牧笑道:“有啊,正道在电话里跟我说了。”

    孙坚笑骂道:“正道这家伙,一天到晚神秘兮兮的,关键时刻总掉链子。”

    李牧说:“你们得体谅他,他身上的担子比咱们重得多。”

    薛剑锋点点头:“正道压力是挺大的,雅楠她妈这事儿,换别人恐怕根本扛不下来。”

    李牧笑问:“假设这种事发生在陈娇身上,你怎么办?”

    薛剑锋微微一笑,说:“李牧你不知道吧,我跟陈娇分手了。”

    李牧好奇的问:“什么时候的事儿?”

    “半个月前。”

    “为什么分手?”

    “性格不合适。”

    一旁的李亚唯笑着调侃道:“老薛你睡了人家这么久,早先咋不说性格不合适的事儿,睡够了就说是性格不合适,这可有点臭不要脸了啊。”

    薛剑锋撇嘴说道:“你别以为陈娇跟我在一起是她吃亏了,当初我跟陈娇的事儿也是她先主动,再说她压根不是处,床上经验比我还丰富多了,我有好几个姿势就是跟她在一起才学会的,等什么时候你准备跟潇潇结束初哥生涯的时候,提前找我,我把我从陈娇那里学到的技巧传授一点给你。”

    李亚唯哼哼道:“我不用你教,饭岛和苍井就是我最好的老师。”

    薛剑锋点点头:“你想跟谁学都不要紧,只是千万别觉得我跟陈娇分手,是我伤害了她就行了。”

    李牧见薛剑锋表情隐隐有些压抑,便意识到这件事情可能还有自己甚至李亚唯不知道的隐情,于是也担心他俩在这个话题上呛起来,便拿起一瓶啤酒,说:“来来来,再走一个,球赛马上开始了。”

    薛剑锋看了李牧一眼,主动拿起酒瓶来,跟李牧碰了碰,说:“咱俩走一个。”

    球赛踢到九点多,西班牙以3:1的比分轻易取胜,击败了斯洛文尼亚,整场球踢的挺漂亮,在小组赛里算是相当精彩的比赛了,大家一边看球,一边聊天,吃饭喝酒,等球赛踢完的是偶,24瓶啤酒喝的就都差不多了。

    人均应该是不到五瓶,但李牧一共就喝了四瓶,酒量很好的薛剑锋喝了不少,在喝出状态之后,喝酒速度非常快,李牧目测他今晚就至少喝了十瓶左右。

    球赛踢完了,几人便准备回寝室休息,李牧本来准备把他们送走再收拾收拾屋子,结果孙坚喝的有点多,大着舌头问他:“李牧,你跟苏映雪是不是经常在这儿幽会?”

    李牧讪笑一声:“没,就我自己住。”

    李亚唯诧异的问他:“牧哥,难道你跟苏映雪还没到最后一步啊?”

    李牧问他:“你跟韩潇潇到了吗?”

    李亚唯说:“我跟潇潇情况不同。”

    李牧一肚子苦水荡漾:“我跟你情况也不同。”

    另一句话李牧没说,韩潇潇起码住校的时候没人管她,苏映雪住校还有个姑妈一天到晚查岗。

    孙坚搭着李牧的肩膀,说道:“你说你自己在这住有啥意思,要不今晚一起回寝室吧,咱们待会儿再买点啤酒带回去,到天台上喝点,这个季节,晚上去天台吹吹风、喝喝啤酒,感觉老他妈爽了。”

    李牧问他:“你有天台钥匙?”

    孙坚指了指李亚唯:“这小子有。”

    李亚唯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亮出其中一把,对李牧说:“上次宿管来查房,我正好切完西瓜,跟他客套一句,结果他跟没见过西瓜似的,我花二十块钱买半个西瓜,他自己就给我吃了一半,气得我差点没骂娘,他吃饱抹嘴走了,把钥匙落咱们寝室了,我第二天就把寝室楼和天台顶的钥匙都配了一套……”

    李牧自己住在裕城花园主要也是为了去牧野科技方便一些,不过今晚大家吃喝都很尽兴,球赛看的也尽兴,他也感觉还不够过瘾,于是便点点头说:“你们几个,帮我收拾一下,收拾完咱们就回寝室。”

    “好嘞!”

    五个人买了二十几个易拉罐啤酒混进学校,一路爬到寝室楼的天台顶,眼下燕京的天气已经热起来,不过好在晚上还是非常凉爽的,李牧还是第一次坐在天台顶上喝酒,五个男人在天台顶比较安全的内檐上坐了一排,一边看着对面灯火通明的女生寝室,一边喝酒谈天,感觉仿佛一下子脱离了商场上的繁忙劳累,顿时又找回了大学生活的美好惬意。

    李亚唯中途回了趟寝室,再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个迷你的双筒望远镜,举着望远镜对着对面女寝搜寻了半晌,叹口气道:“现在的女生在寝室里怎么都穿的这么保守,没什么看头。”

    孙坚一把夺过望远镜,一边举起来就看,一边嘀嘀咕咕的说:“这季节晚上有点凉,姑娘们要是只穿内裤和奶*罩会冷的,再等一个月你看看试试,包你放眼过去全是内衣模特。”

    李亚唯说:“你就会扯淡,再过一个月就他妈放暑假了,我特么看鬼去!”

    俩人正针对女生寝室聊的出神,刘念晕晕乎乎的好像要睡着了一般,薛剑锋忽然递给李牧一罐刚刚打开的啤酒,低声说:“我家里前两个月出了点变故,爸妈手头紧了一点,生活费给的少了,陈娇吵吵着想换手机,我说等俩月再给她买,结果她一转眼就跟她们学校一个本地男的勾搭上了,那个男的给她把手机换了,她就跑来要跟我分手,真他妈贱!”

    李牧诧异的问他:“家里什么情况?”

    薛剑锋摆了摆手,说:“家里倒是没啥大事儿,就是一时间资金周转上有点问题,过段时间就好了,只是陈娇那娘们实在是太他妈贱了,自己干出这种事儿,还跟她们寝室那几个姑娘说是我把她玩够甩了,搞得她们寝室几个女的对我都有意见,你没见今儿亚唯都有点拿话堵我那意思。”

    李牧往李亚唯那边看了一眼,见他还忙着跟孙坚抢望远镜,便伸手拍了拍薛剑锋的肩膀,说:“亚唯不知道实情,可能受韩潇潇她们的影响,对你跟陈娇的事情有点看法,你既然没准备把事情告诉他们,自己就也别往心里去。”

    薛剑锋认真的点了点头,自己确实没准备说出实情,倒不是想给陈娇留点面子,主要是自己不想丢这个脸。

    但是,不愿意说出实情,却不代表他愿意吃这个哑巴亏,此刻的他没多说话,可李牧却从他喝多了的眼神里看出一丝怨恨。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