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李牧又火了
    时至中午,陈光华在燕京心急如焚的时候,李牧实名举报徐、单二人的事情已经彻底成了今天最热门的社会新闻。√

    上午,李牧亲自手写了一份检举材料,把自己举报的内容详细写明,这一次他还附上了徐、单两人的全名,并且印上自己的手印,交由董艾传真各大媒体,于是在中午各电视台的新闻播报中,媒体纷纷对这件事情进行了更细致的报道,甚至专门展示了李牧检举材料的扫描件。

    检察院反贪局响应非常迅,上午就和市局共同成立了专案调查组对李牧举报徐、单二人的事情进行立案侦查,徐、单二人立刻被检察院监视居住,案件审查期间,两人不得离开燕京。

    电影学院在这个时候为了自身形象,完全撇开了这两人,连两道声明:第一,电影学院对徐、单二人两人操控艺考、收受贿赂的事情并不知情;第二,电影学院暂时对两人的进行停职处理,将全力配合公检法的调查,一经查证,绝不姑息。

    徐、单二人现在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在家里惶惶不可终日,精神与身体都遭遇到了莫大的恐惧与打击,家人试图到处活动,但是打探到的口风是:这件案子现在是公检机关一把手亲自下令彻查,并且严格督办,这么多媒体盯着,谁疏通关系都不好使,所以就别动这个心思了,有这个工夫不如想想办法怎么表现能够减轻处罚。

    眼看距离七月初的高考还剩不到俩月时间,正是全民最关注高考的时候,全国有这么多艺考生,几乎大家都在关注着这次事件,可以说,这个事件一出,对教育体系的从业人员来说,就宣布进入了高压状态。

    这次连电影学院的主管部门燕京市政府都表态了,要对教育机构的蛀虫进行最严厉的打击,给广大学生一个公平、公正、健康、纯净的学习环境。

    燕京市政府一表声明,各地政府和教育机构都跟着表态,借着全民关注高考的这个关键节点,放出狠话要严惩教育体系蛀虫,这下搞得全国教育体系的从业人员风声鹤唳。

    也正因为媒体的关注,以及各地政府的表态,网上支持叫好声简直达到了一个无人企及的高度!

    所有的贴吧、论坛、聊天室、yy群甚至是游戏里,都在讨论这个忽然间爆炸的全国性热点事件,民众对事件的主人公李牧给予了极高的赞扬,这种赞美,简直过当初全国人民知道李牧创建3321时对他的赞赏。

    李牧还真没想过,自己竟然借这次事件狠狠的收割了一次声望与信仰,现在自己简直是各种光环加身,一方面是3321创始人、创造了全国最大的助学慈善组织,一方面,又是用于同教育系统蛀虫斗争到底、捍卫普通学生权益的战士、英雄。

    也不知道是谁创建了李牧贴吧,以前这个贴吧的人气并不算高,现在则成了全国网民都要来瞻仰膜拜的一个地方,有人在李牧贴吧里了一个帖子:“全力支持李牧打击教育蛀虫、为李牧盖楼助威!”

    这个帖子到下午的时候,创造了数百万次浏览、三十万回复的惊人数据,比贾君鹏那条贴吧来的还要凶猛的多。

    毫无防备的,李牧又火了。

    ……

    心急如焚的陈光华从得知国内的变故之后就开始打电话,可是电话打的越多,他的心里就越惊恐。

    以前那些拿自己钱、吃自己饭、喝自己酒的“靠山”们纷纷倒戈,甚至都不接自己电话,偶尔有人接了,语气还非常生分,当自己询问他们,自己厂子到底被什么人盯上的时候,他们说的也都是一些官面套话,比如:你的消防不达标、生产安全隐患大、你的工厂废料处理不达标、你的车队证件不齐等等等等。

    陈光华惊恐的不知如何是好,日企谈不拢自己咬咬牙也就忍了,但这厂子是自己全部的心血,如果真被人搞黄了,自己就完蛋了,先不说工厂停摆所产生的巨额成本,光是采购商那边就够把自己玩死的了。

    采购商的合同里都有十分明确的违规条款,订什么货、订多少、什么规格、什么要求、哪天交付、残次率低于百分之多少等等问题都有明确的权力与责任,交付晚了要赔偿,如果不支付赔偿,采购商可以直接从积压的货款里扣除,甚至不结算,而且赔偿事小,真正要命的是渠道,如果自己一段时间交不上货,采购商就会立刻找其他供应商解决需求,等自己处理好问题再重新投产的时候,生意早被别人抢了。

    陈光华心急如焚,不管是谁要搞自己,这都是要往死里搞啊!而且最要命的是,对方的来头到底有多大?自己打电话问了一圈、好话说尽,竟然都没有问出到底是谁在搞自己,这就太可怕了!

    从日本飞回燕京只需要两个多小时,前后一共也就用了六个小时左右,当陈光华在燕京落地的那一刻,他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给卢军民打了过去。

    “到底弄没弄清楚是什么情况?”飞机还在滑行的时候,陈光华就抱着手机吼起来了。

    卢军民说:“目前还没打听到任何消息……”

    陈光华气急败坏的骂道:“废物!这么长时间还没弄清楚,我要你有个毛用啊!”说完他愤怒的挂断电话,继而给自己的老领导打了过去。

    当初塑料厂资产重组,陈光华就是靠着老领导的关照,才以很低的价格拿到了当初厂里的生产设备,老领导当初也只是想着破产之前最后再捞一笔,所以两人算是各取所需。

    但是谁也没想到,企业破产之后,老领导反而时来运转,一纸调令去了刚组建的地方信用合作社,这些年一步步的往上爬,现在已经是某大银行在燕京分行的高管了,陈光华见老领导得势,曾经很想再跟他拉拢关系,但对方似乎是已经瞧他不上,又或许因为往事是想跟他保持距离,所以陈光华一直都没能重新攀上这条线。

    现在,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自己找的那些人甚至都不愿意告诉自己事情的原委,这让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解决问题,所以他打电话给老领导。

    老领导并不想跟他有什么联系,陈光华的家史太简单直白了,就是从国营塑料厂重组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利用灰色手段捞了第一桶金,甚至他现在还在从事着塑料行业,所以跟他有过多接触,有心人一下就会联想到当初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于是老领导也和其他人一样,在电话里打着马虎眼,虚无缥缈的说了一通,没一个字脚踏实地。

    陈光华苦苦哀求道:“老领导啊老领导,我知道您一直不想跟我走太近,我也不会死皮赖脸的缠着您,如果您还念咱俩之间那点情分,您就当可怜可怜我,我不求您帮我解决问题,您只要告诉我我到底惹了什么人、是谁在整我,我一辈子感激您的恩情!”

    老领导迟疑片刻,叹口气说:“我打听一下吧,有消息告诉你。”

    陈光华急忙说道:“老领导我谢谢您!”

    挂了电话,陈光华匆忙就往厂子里赶,他老婆张岚平时只是挂个总经理的职位但很少到厂子里来,今天接到卢军民通知的时候也已经提前过来了,眼下,厂子整个都被贴了封条,包括张岚、卢军民还有其他几个厂子里的骨干都在门口傻站着,见陈光华来了,张岚急促的上前问道:“老陈,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什么人了?”

    陈光华摇摇头:“我想不出来啊。”

    张岚忍不住道:“你没招惹人,他们怎么只针对咱们下手?整个工业区就咱一家被查封了。”

    陈光华说:“我是真不知道,打了无数个电话也没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别说厂子里的事情,日本的合作也黄了,对方临到跟前突然变卦,翻脸不认人,我看也跟这件事情有关。”

    张岚抱怨道:“肯定是你在外面得罪人了!你平时跟谁说话都那股横劲儿的,不得罪人还怪了!”

    陈光华火了:“就他妈会说我,你在外面也没少得罪人!闺女上电影学院的事情是不是黄了?赖不赖你?今儿回来的航班上有国内今天的报纸,我都看了,姓徐的和姓单的现在自身难保,咱闺女的事儿肯定没戏了,你要是别逞能好胜,能有这事儿?”

    张岚跺脚骂道:“你少放屁,那他妈能赖我?还不是那个姓李的小子骂你闺女没教养!”

    卢军民叹了口气,硬着头皮上来说和:“陈总、张总,眼下就别光顾着吵架了,咱们得拿出对策来啊,消防部门说了,得先交罚款才能撕封条进去整改,否则不能撕封条,得交了钱他们来撕,您二位商量一下,咱是不是先把罚款交了?”

    陈光华说:“交什么交,没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交钱有什么用?交了钱让咱整改,他要是纯心想整咱们,咱们怎么改也改不完,不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找出来,工厂根本别想开工!”(未完待续。)8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